我的冤家住对门剧情介绍

19-24集

我的冤家住对门第19集剧情介绍

  罗洁质问蔡郝贵,假酒的事情是不是他干的,蔡郝贵表示不是自己干的,是白志友干的,罗洁不但不相信,还指责蔡郝贵卑鄙无耻。直接被蔡郝贵赶出了门外。张粉红冲回潘向东家里,见到潘向东就开始哭诉,称自己不想跟柳楚蝶干了,潘妈妈看见,实在看不惯,把潘向东拽进了屋,让儿子开除张粉红。潘向东倒是痛快答应了。这不,出来后,潘向东一转身,从衣橱中拿出一杯脉动,一愣,点了根烟,抓起梁某就往出走。

  罗洁又跟白志友见了面,白志友继续编谎,称潘向东给了他一笔钱,让他闭嘴。罗洁信了。张粉红听了潘向东要开除他,嚎啕大哭。而潘向东搬出母亲来劝张粉红,告诉她这只是权宜之计,让她先住到酒吧。罗洁晚上回到家,躺在床上勾引潘向东,潘向东让她出去。这时候天打雷了,变天了,罗洁称自己害怕,就躲到了潘向东怀里。可是又激起了潘向东耿耿于怀的事情,质问罗洁天打雷往他怀里钻,遇到天塌的事情却往别的男人怀里钻!罗洁气得开始逃离,被罗洁一把推倒在地。

  罗洁正襟危坐,开始和潘向东面对面相谈,潘向东卖假酒的事。罗洁直接问,潘向东是不是在卖假酒?并指责潘向东是在害人。潘向东瞬间就知道罗洁是从白志友那里听到的,他感到很愤怒。而罗洁还一副谆谆教诲模样,教导潘向东把假酒销毁,潘向东告诉罗洁,她愿意听白志友的话就去听,不要对他指手画脚。他做人有他自己的原则。潘向东问罗洁,白志友是怎么说的,罗洁却不让潘向东管这件事白志友是怎么说的,只让潘向东告诉自己,他卖假酒是不是真的!潘向东明显是经常告诫潘向东,不管从哪一个方面来说,最后潘向东也是很生气,自己的妻子告诉他,假货绝对绝对不会有处理的,从别的地方到哪里都有假货,假货让白志友很是恶心。

  潘向东把罗洁赶出了门外,张粉红也心安了,就要去睡了。被罗洁拉到一边,问她卖假酒的事。清早,酒吧门还没开,白志友就带着工商局的人来了,潘向东还自信自己这里没料可查,但工商局的同志们很快发现了假酒箱子,但是箱子里空空如也。白志友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如果罗洁站到他这一边,潘向东会觉得自己赢吗?而潘向东和蔡郝贵也怀疑起了小高。小高加入了晚婚俱乐部,还跟着一起,小潘问罗洁:小高他会娶我吗?罗洁对小高说:你不该这样问。

  潘向东和蔡郝贵对小高严刑逼供,小高讲述了白志友收买他的事情。把假酒又运了回来。这时候蔡郝贵想到了张粉红,难道是张粉红把假酒喝光的?张粉红昨天被潘向东赶出来,嚎啕大哭,来到了酒吧,蔡郝贵搬出红酒给她喝。这张粉红却哪壶不开提哪壶,特意提起蔡郝贵老婆的事情。问他是否恨他老婆,问他女儿,问他是否孤独,而对于张粉红的问题,蔡郝贵掉了泪,但也真诚解答了,他不恨他老婆,觉得把女儿留给老婆比留给自己好。但到最后一个问题,蔡郝贵就不行了,嚎啕大哭,边哭边喝。醉倒在沙发上。潘向东到酒吧问了问怎么回事,叫好友来劝劝他,真的哭得一塌糊涂。

  谁知这却是罗洁的计。趁着这时候,张粉红把罗洁放了进来,二人把假酒全倒了。谁知这二人不但倒了假酒,还倒了真酒,这边蔡郝贵看到拉菲也被倒了,大骂着蠢女人,惨烈的嚎啕大叫。潘向东来到汽修厂,看到柳楚蝶在他的办公室里,柳楚蝶仍然要买这个汽修厂还有潘向东这个人。潘向东威胁要扔他。柳楚蝶逼着他扔,把潘向东逼坐到了桌子上。这时候,罗洁来了,正看到这一幕。拉菲的刺看到了,不想惊扰到罗洁,刺又发作了。

  蔡郝贵和王爱萍办好了离婚手续,王爱萍交代了有些事情,蔡郝贵表示从今往后自己是死是活跟爱萍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潘向东和保洁和声叫保安,把柳楚蝶赶了出去。而罗洁也跟着潘向东出来,潘向东质问罗洁红酒是不是她倒的,罗洁兴奋的讨功,却被潘向东责骂。他希望罗洁能够明白,他是个男人,罗洁不要再来安排他的生活,不要安排他的工作,不要安排他的任何东西!罗洁就这样红了眼睛,泪流了出来。潘向东出门办事,所有的门都是关上的,只有潘向东是打开的,看起来他挺忙碌的,潘向东看着他站在外面,有点感动。

我的冤家住对门第20集剧情介绍

  张粉红一边哭一边在家收拾东西,潘妈妈也是好生劝着。罗洁回来了,看到粉红这就要走了,她给了张粉红她的工资,让她一定要把钱拿着。而蔡郝贵也过来接粉红了,临走之前,他送罗洁一句话,就凭罗洁现在不信任潘向东的态度,就算她把潘向东身边的女人都赶走了,也回不到潘向东的身边。张粉红能独善其身,潘妈信任罗洁,罗洁忠于张粉红,都不是因为张粉红最后,张粉红去了美国深造,罗洁也没有去,俩人要按照他们自己的想法走。

  回去酒吧的路上,张粉红又一次的嚎啕大哭,边哭边问蔡郝贵,潘向东为什么不要她了?蔡郝贵劝张粉红,潘向东不是不要她,而是另有打算。张粉红哪里听,一个劲的哭。直到蔡郝贵喊了出来,张粉红的哭声才慢慢止了。张粉红为昨天提蔡郝贵前妻和女儿的事道歉,又跟他说,以后就把自己的不开心和蔡郝贵的不开心交换,这样两人就都开心了。蔡郝贵点了点头。为了劝张粉红跟她熊抱了一个,结果被张粉红认为占她便宜!蔡郝贵答应了!这么多年来,张粉红已经让自己的不开心全部承担,为朋友变成一个绝情的人,最后却又会为朋友失去爱情。

  柳楚蝶气冲冲的来到父亲办公室,说起自己的收购计划失败,以及潘向东对他做的一切过分行为。父亲表示自己明天就去会会潘向东。柳楚蝶兴奋了。父亲又问起柳楚蝶收了秘书的事情,柳楚蝶表示,自己从明天起要开始上班了!从前她觉得自己什么都行,现在发现在一个陌生人眼里她什么都不是,她要证明给潘向东看,她行!接着,秘书老秦就领着柳楚蝶来到了办公的办公室。又委婉的替柳父传达了柳父的一个条件,汽修厂可以买下来,但是要去相亲。柳楚蝶把老秦赶出了门外。又飞奔回家。父亲得知后大惊失色,从此自暴自弃,之后便不再和柳楚蝶相见。

  真酒品牌的老总找到潘向东的酒吧,称潘向东卖假酒对他们的品牌造成了很坏的影响。潘向东表示会妥善处理。而小高,潘向东没有把他开除,而是给了他一次机会。潘向东和蔡郝贵庆祝混乱的日子从此结束,蔡郝贵称有罗洁在,混乱的日子不会结束。潘向东表示自己想到了新的一招对付罗洁。而罗洁还在苦恼和潘向东之间的关系一点起色都没有,其实罗洁也知道自己错了,知道潘向东有多好。潘妈妈劝她,知道自己错就行了,只要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就行了。罗洁就跟潘妈妈说起了假酒的事,潘妈妈表示罗洁做的没错,夫妻就应该帮衬着。二人相谈甚欢,一块去逛了街。街边的罗洁在电话里说,没等知道罗洁的真身出现,罗洁便急匆匆的离去了。

  张粉红又是大变样,换了一身职业装,来见潘向东,传达柳楚蝶的意思,约潘向东去吃饭。张粉红的样子把潘向东吓了一跳。继而明确表示他不去。衣服也不要了,身份证也还给柳楚蝶。柳楚蝶父亲柳董事长约了潘向东见面,潘向东也不去。柳董事长也是有些惊讶。而柳楚蝶听到潘向东拒绝了自己的相约后,十分气恼。罗洁和潘妈妈逛完街回家,罗洁就接到白志友的电话,约她见面。这时候,潘向东又回来了。潘向东正想带二人去吃饭呢,罗洁还是出去了。于是潘向东约二人吃晚饭。潘向东约好上楼,但楼道里没有灯。

  潘妈妈这两天就要走了。潘向东还没好好带着她出去看呢。潘妈妈是惦记着潘爸爸,才要回去的。接着又问起潘向东什么时候复婚。潘向东表示自己和罗洁中间还有其他的事。潘妈妈就逼着他。潘向东突然称,自己有女朋友了!潘妈妈不相信,让他三天之内带女朋友给她看。潘向东找蔡郝贵出主意。柳楚蝶站在窗边站了几个小时,竟都在想着潘向东。张粉红要下班,柳楚蝶便问了她潘向东的事情,从她口中得知了潘向东酒吧的位置。说起酒吧,柳楚蝶就想起了和潘向东在酒吧发生的事情。又来了劲,她要搞定潘向东。那为什么潘向东要找一个女孩加入她的酒吧呢?潘向东以为潘妈妈要复婚了,这事便交给了客人。

  张粉红下了班,来到酒吧。跟蔡郝贵商量,自己不想给柳楚蝶当秘书了,蔡郝贵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这时候,柳楚蝶又来了,她要包这家酒吧一晚。白志友和罗洁见了面,激动的称,潘向东咬着他不放,说这假酒是他弄的。白志友想要鱼死网破。罗洁在一旁问,要自己怎么做白志友才能放过潘向东?白志友表示,办法有一个,潘向东的酒吧是一个富婆给他的,白志友让罗洁找到潘向东和富婆的合同,拍下来给白志友看,白志友去调查。这时,张粉红神秘的化身大v回答,自己知道了,内容很写实,我给钱就做,打死也不反驳!张粉红看到罗洁的话马上警觉起来。

  晚上,罗洁辗转难眠。柳楚蝶在潘向东的酒吧里跟人拼酒闹事,潘向东和蔡郝贵出来平息事情。潘向东赶柳楚蝶走,谁知道柳楚蝶一脚踩到了玻璃碎片,惨叫一声倒在了潘向东身上。潘向东把她带到了急诊让医生处理。柳楚蝶是一路惨叫。出了医院,柳楚蝶一定要潘向东抱她,潘向东迫不得已抱了她。柳楚蝶开始哀嚎。柳楚蝶也难过。

我的冤家住对门第21集剧情介绍

  潘向东和蔡郝贵把柳楚蝶送回家,交到她家的阿姨手上。这柳楚蝶临走时,还暴凶的要求潘向东明天带她换药,不然把他的酒吧砸了。而柳楚蝶的父亲柳董事长就在楼上完整的观看了这一幕。回去的时候,潘向东和蔡郝贵谈及潘向东的感情,潘向东已经决定找一个充作女朋友以对付罗洁。潘向东把罗洁去过的所有医院都去了一遍,确定了罗洁说的是真的。可是潘向东仍然没有决定和罗洁复婚,并不是他不爱她,而是罗洁一遇到事就和男人跑了,他打算用语言外的力量好好治一治罗洁。和潘向东去阿婆家,和她睡在一张床上,这又是柳楚蝶第一次和大家在一起,她的错误在于没有把父亲的梦想收进去,违背了父亲的意思。

  第二天一早,蔡郝贵就告诉潘向东他的女友候选人已经备妥当,地点在酒吧。柳楚蝶从别墅里醒来,带着笑容,她想着和潘向东相遇后的一幕幕,很是开怀。罗洁给潘向东煲了粥,做了菜,放到保温盒里给潘向东带去。她打定主意,决不能这么坐以待毙,万一潘向东糊涂,就一失足成千古恨了。她要给潘向东敲敲警钟。想到这里,罗洁给来到潘向东的家,潘向东也放了她进来,自己先进了卧室。罗洁一边跟演话剧一样大声念着对潘向东的爱,一边暗里翻了他的包,没有翻到她要找的东西。这时候潘向东走了出来,罗洁还在念着深情诗句,潘向东打断罗洁,请她让自己好好吃个饭。在这里她看到了一个女孩,可爱的冒泡泡的。

  接着,罗洁又借口给潘向东洗衣服,又在他卧室里找了一番,倒是捡到了一串钥匙。柳董事长问了秘书自己的日程,他要在周五与潘向东会面。而在这之前他要把女儿和邱家的婚事定下来。潘向东换了一身休闲服,去见女友候选人。而蔡郝贵还给他约了一位重量级嘉宾,张粉红!潘向东期待的心骤然跌入谷底。女友候选人选拔比赛开始,却不是被被张粉红破坏,就是本身太奇葩太雷人,最终这比赛以惨淡局面收场。此时,还有最后一位候选人,蔡郝贵将其大夸特夸,潘向东才勉为其难的去见面,而这最后一个,穿着裙子,戴着帽子,气质优雅,就是看不到脸。张粉红去搞破坏,也没能成功。潘向东礼貌的为蔡郝贵遮一阵,而候选人还在等待。

  潘向东和蔡郝贵同时宣布过关,这女人掀了帽子,摘了假发,竟是柳楚蝶!潘向东此时再不同意也晚了。而潘向东还是死活不愿意让柳楚蝶去装他的女朋友,蔡郝贵这时表示他和柳楚蝶签了一份合同,只要潘向东答应,柳楚蝶的人物性格就可以塑造成潘向东要的样子!而蔡郝贵这时候也才透露刚才的参选人都是柳楚蝶找来的。听了此言,潘向东觉得蔡郝贵是把自己耍了,但还是答应了晚上让柳楚蝶来参加他的复试。到了第二天上午,柳楚蝶却离开了。

  柳楚蝶一听自己还要复试就炸毛了,而蔡郝贵摸准柳楚蝶的心理,用激将法让柳楚蝶答应了晚上参与潘向东的面试。晚上,四人约到豪饮轩,潘向东告知她四个小时都是她的面试时间,要看看她怎么表现温柔体贴的。可是吃饭的时候,潘向东一再挑战柳楚蝶的底线,又是让她吃蝎子又是捉弄她。罗洁来到潘家,还是没有找到合同,她怀疑合同在酒吧。罗洁又来了酒吧,拿着白天找到的钥匙开了酒吧门,却还是没找到合同,于是罗洁又去了汽修厂。他们最后签了一份一年的劳动合同,柳楚蝶给罗洁打电话,问罗洁可以做汽修厂的车间主任吗?如果可以,她会做吗?罗洁再也犹豫不决,他最后突然说:别闹了,我还想做机械工程师。

  一整晚,柳楚蝶的表现都很好,温柔大方。潘向东使出杀手锏,冲柳楚蝶大发雷霆。没想到柳楚蝶仍然挺住了,倒是潘向东受到路人的责备。罗洁来到汽修厂又是一通翻找,没找到合同,天又打雷了,她吓得跑了出去,抽屉开着,钥匙也忘了拔。潘妈妈明天早上就要走了,蔡郝贵带着柳楚蝶回家。这时候下着瓢泼大雨,蔡郝贵和张粉红下车,蔡郝贵护了张粉红一把又被她骂占自己便宜。张粉红把粉红抛进了救生圈,孤身又找到了熟悉的汽修师傅王倩。

我的冤家住对门第22集剧情介绍

  潘向东的车停靠在家门外,此时外面还在下雨,在柳楚蝶要求下,潘向东把柳楚蝶接下了车。到家后,潘向东先和母亲说了情况,称自己和柳楚蝶已经好了一年多了,跟罗洁的婚姻是早就名存实亡了。潘妈妈见了柳楚蝶,刚说两句话就暴露了,因为柳楚蝶称二人已经好了半年!潘妈妈直言,二人串口供没串好。柳楚蝶还在那胡言乱语,潘向东把她赶出了门外。就在潘向东出门,柳楚蝶身边的潘妈妈突然低下了头,柳妈妈你看你们啊,串口合口见不得人,按理说潘妈妈已经走了嘛。

  潘向东把柳楚蝶送下楼,谁知道正碰到要上楼的罗洁。潘向东立即拉住柳楚蝶的手,告诉她天下雨了就别回去了。而柳楚蝶也顺势的拉住了潘向东的胳膊。罗洁浑身还是湿淋淋的,她不敢置信的看着二人,看着二人亲昵的进了屋子。罗洁回到对门屋里,躺在沙发上,想着刚才的一幕,泪终究是忍不住盈满了眼眶。罗洁站到窗口,望着对面。而潘向东也不开灯,偷偷看着对面的罗洁。柳楚蝶看着潘向东这个样子,直问他是不是还爱着他前妻?潘向东却不愿回答她,把柳楚蝶送了回去。回家的途中出了车祸,卢华来到家里,找她,看着卢华走出房间,头也没回的回去了。

  回去的时候,柳楚蝶很兴奋,直觉得太刺激了。柳楚蝶上了车,潘向东也回了楼上。他望着对门,伤害罗洁并没有让他感到丝毫的愉悦,相反,他一直担心着她。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而罗洁此时望着和潘向东的结婚照,无声痛哭。清早,潘向东醒来,看到母亲已经不见了。罗洁这时候正陪着潘妈妈出来走走,罗洁担忧的提及昨天的那个小姑娘,潘妈妈跟罗洁解释了,那柳楚蝶是潘向东故意弄来气罗洁的。她劝罗洁,复婚的事急不得,钓鱼台是他们的,稳住了,就行。而柳楚蝶当时却质疑了自己,说柳楚蝶想不到。

  潘向东正在屋里头,翻出了钻戒,幻想着他捧着鲜花拿着钻戒向罗洁求婚的一幕。喜上心头。他把钻戒放好,突然发现了之前罗洁写给他的信,那封信他本来已经扔了,又被张粉红给捡起来了。潘向东看了信,那是罗洁以为自己得绝症时,悲痛无比下给他写的信。潘向东看完,泪就忍不住落了下来。直到母亲在外边唤他吃饭。罗洁也在。潘向东意外的给罗洁夹了包子,罗洁的下一句却让潘向东喷了:谢谢小冬瓜!!!!!!!!!!!!!母亲从小就教育我们要懂礼数。

  罗洁和潘向东一起帮着母亲收拾东西,潘向东拉着行礼要出去时,罗洁问了一个问题,昨天那个女孩真的是潘向东的女朋友吗?她要听到潘向东的一句话,如果柳楚蝶真是他女朋友,那她以后就再也不和他纠缠了。这时候,潘向东叹了一口气,称那不是他女朋友,只是他用来气气罗洁的。他质问罗洁一个人去承受那么大的事,万一她有个三长两短,他还要不要活?二人紧紧抱在一起,罗洁哭着认错。潘向东帮罗洁擦掉眼泪,又接到手下的电话,跟他说出事了!原来,罗洁有一天夜里遇到一名凶狠的歹徒,结果头一天晚上,恶行败露,并且差点被杀害!当时罗洁居然和柳楚蝶就上了床,并且还办了奸淫事件。

  蔡郝贵在沙发上醒来,发现张粉红竟跟他睡一块!一问,张粉红是晚上怕打雷跟他睡一块的。这时候,蔡郝贵的电话又响了,蔡郝贵伸长手臂去拿,另一只手就摁到了张粉红臀部上,张粉红顿时跳起来大骂蔡郝贵是徒孙占她便宜。蔡郝贵那个委屈。蔡郝贵跟小高提及,他们这酒吧的服务有点差强人意。他认为温暖和轻松应该是他们的服务宗旨。小高表示一定把他的精神传达下去。接着,说起歌手是他们酒吧的一个问题,蔡郝贵表示这几天他找一个长期的歌手。小高走后,蔡郝贵又接到潘向东的电话,让他去汽修厂救急。原因是汽修厂来了一个特别奇怪的人,让他们全厂停工!潘妈妈走的时候,教诲潘向东有钱了要回馈社会,潘向东表示,他已经跟村书记联系过了,村路口那桥就要起来了。蔡郝贵说那几天他们村都给他发花生、面窝子、鱼,看到他的钱就回馈社会,潘向东说小高说那个玩劲太大,他是个特别喜欢打牌的人,那几天他正在打麻将,老婆都还没回来,他在城里打点副本就回城里,还有人在麻将室,他真的好紧张。

  蔡郝贵来到汽修厂,看到被保镖和员工围着的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正是柳氏汽车集团的柳董事长!柳楚蝶的父亲,要收购厂子!潘向东让钱好多把对方请到办公室。而那厢柳楚蝶也得知了柳董事长去了汽修厂,惊的跑去。罗洁收到潘向东的信息,晚上要带去餐厅吃西餐。罗洁的父亲大手一挥,柳氏汽车就有方向了。

我的冤家住对门第23集剧情介绍

  蔡郝贵要见柳董事长柳建铭,却被告知除了老总以外,其他闲杂人等一概不见。蔡郝贵气得不轻。柳建铭正跟汽修厂的一名员工们讨论一辆德系车的修理问题,二人争执不下,潘向东回了汽修厂,他直接判定柳建铭是对的,而他的一番熟稔的汽修知识也迅速得到柳建铭的赏识。二人开门见山,潘向东直接问了柳楚蝶跟柳建铭的关系,柳建铭也丝毫没有隐瞒自己是柳楚蝶的父亲。潘向东急急拿了柳楚蝶的身份证,和柳建铭在办公室相谈。等柳楚蝶终于赶到汽修厂,潘向东和柳建铭的相谈已经结束了,柳建铭把身份证给了女儿。《汽车检测与维修技术》柳建铭以为车头架损了,于是说这是活性炭钢,谁知路上遇到一名涉嫌混入活性炭钢的面包车,一看结果,什么也不是,根本就是假的。

  潘向东回到办公室,正要打开抽屉的时候,发现锁上多了一串钥匙。潘向东把保安叫了过来,问清楚谁来过之后,潘向东和蔡郝贵就开始试钥匙,发现无论是酒吧门还是汽修厂门甚至是钱柜门都能打开!柳楚蝶回去后,急急问起柳建铭到访汽修厂的事情,柳建铭称自己和潘向东一见如故,柳楚蝶口是心非的称潘向东是她的敌人。柳建铭却看出女儿的小心思,告诫她玩他不阻拦,但什么可以玩什么不可以玩可要分清楚。柳楚蝶表示柳建铭不理会儿子的话,不是他不理他,他不理柳楚蝶的话。

  潘向东和蔡郝贵查看了监控,发现是罗洁来过。潘向东十分愤怒,只觉得自己的一切准备都是个笑话,他怒扔了买给罗洁的钻戒。张粉红和蔡郝贵都急冲冲跑去捡。柳建铭要求柳楚蝶跟自己一起去邱家一趟,柳楚蝶对此很反感,问父亲到底怎么才能停止安排对她的相亲?柳建铭表示除非她有了男朋友,并把他带来见自己。而他和邱家已经约了在明天晚上八点海天大酒楼见面。无趣的是柳建铭对此也完全反感。

  晚上,潘向东和罗洁坐在西餐厅,旁边拉着小提琴,罗洁满脸笑容,心怀期待。潘向东的脸上却是有杀气的,他全程无笑脸,突然站了起来,掏出来一把钥匙拍在了桌子上,给罗洁一秒钟让她解释。罗洁还没怎么解释,潘向东已是一脸确信。认定罗洁是拿了他的钥匙配了一把新的,而那封信也是她新近写的,偷偷进了屋子换掉的。因为本来的那封信他已经扔了!罗洁只觉得冤枉,她根本不知道潘向东还在留着这封信。张粉红还在找那枚钻戒,功夫不负有心人,让他给找着了。潘向东为这枚戒指换掉的是一颗锆石戒指,钻石的对戒就落在她的左前胸。

  那厢罗洁流了泪,却遭潘向东讥讽。罗洁认为自己的确没有偷放那封信,潘向东表示现在更关键的是钥匙的问题!罗洁解释,自己是担心潘向东走歪路。潘向东就更气愤了,他质问罗洁究竟是把他当做她的丈夫还是她的孩子?!可谁知罗洁又来了,怪潘向东不该在这么大的场合发脾气,就是个孩子,而她又提及是因为有女人送潘向东酒吧,所以她才去调查。这一句,让潘向东恍悟。罗洁根本不信任他,别人说什么她就信。潘向东说了一句,罗洁,你太令我失望了。离开了餐厅。走出餐厅的那一瞬,潘向东就哭了出来。潘向东忍不住回家了。夜深,当潘向东问起潘向东的傻下去的事,潘向东才敢对天发誓,我知道那一刻潘向东心里在说:我知道是爱。

  罗洁回到家,看到对门的潘向东正在让师傅换锁。她无声的进了屋子。一大早,张粉红就来骚扰蔡郝贵,让他帮自己个忙,而要他帮的忙就是演一下大老板给她求婚。遭蔡郝贵嘲笑。罗洁约了白志友,质问他富婆的事情。在这件事情上,罗洁选择相信潘向东。她期望潘向东以后不要再插手她和潘向东的事了,不要再找潘向东的麻烦。而白志友,却假装放松警惕,神不知鬼不觉的跑来想要求婚,罗洁因为罗洁认为一般人都没有这个心思,反而这一次还要求婚。

  潘向东去上班时,罗洁碰到他,追上去为自己申辩,潘向东反应很激动,他愤怒的控诉罗洁的行为,表达自己的可笑。潘向东认为,父亲之间最重要的信任,罗洁没有,最宝贵的依赖,她也没有,而连最起码的尊重罗洁都没有。潘向东问罗洁,自己怎么还相信她?罗洁无力的解释,反复的称自己很爱他,只是用错了方式,潘向东甩开了她离开。潘向东来到酒吧,张粉红就风风火火的扑上来,给他讲了两件事,一是柳楚蝶约他相见,一是那枚钻戒,潘向东不耐烦的称送给张粉红了,张粉红已是兴奋的手舞足蹈了。潘向东不高兴了,向张粉红说:她要借我的东西还钱!张粉红还钱后没几天,潘向东向张粉红要了张卡,张粉红一直说喜欢潘向东,潘向东明明喜欢潘向东,何其无耻的翻脸了,一顿臭骂,张粉红满脸不悦。

  白志友问孙老板要了一百万,以让潘向东的房东跟他毁约。另外,他还要和柳氏集团再接触一下。柳楚蝶和潘向东相见了后,却是要他冒充自己的男朋友。不等潘向东说出一句反驳之语,柳楚蝶已经帮他定了。潘向东刚回到家,就看到罗洁提着行礼坐在他门口嗑瓜子,还让潘向东给她开门。潘向东开门后,罗洁就推着行礼进了屋子,称她把所有的事情都整理了一遍,然后整理出了三点:第一,她还爱着潘向东潘向东也爱着她,第二,他们之间不可能有任何事,复婚是早晚的事。第三基于以上两点她住在对门的弊端实在太多了。不利于沟通和交流,极易造成别人趁虚而入的机会。总而言之,她要和潘向东同居!柳楚蝶的经历是一个小故事,但是很有启发性,真的是因为这件事才写出了风度翩翩的柳楚蝶。

  潘向东惊得张口结舌,惊完后,他把罗洁的行礼给扔了出去,然后把罗洁也扔了出去。罗洁是认定一件事就不罢休的人,她立即在潘向东门外搭起了帐篷,铺了被单,就在门外定居了。清早,潘向东出门锻炼,罗洁还在睡觉,他蹑手蹑脚的想过去,罗洁一把抓住了他的脚。旁边看到的住户议论纷纷,潘向东看到她这么丢人现眼,也是没办法了,称自己原谅她了。罗洁得寸进尺,还要跟潘向东复婚,见潘向东不同意又耍起赖来,潘向东不管她离开了。潘向东回到酒吧就要找柳楚蝶,要和她签约。潘向东和柳楚蝶达成协商,潘向东充当柳楚蝶一天的女朋友,而柳楚蝶帮潘向东赶走她的前妻。潘向东在里面和柳楚蝶僵持了好几个钟头,柳楚蝶生气了,人跑了。

我的冤家住对门第24集剧情介绍

  潘向东充当柳楚蝶男朋友这一天,柳楚蝶带潘向东来了公司,因为柳建铭先到了公司。潘向东很迟疑,害怕真的被误会,但已容不得他迟疑,一群记者包围了过来,对他们又是拍照又是发问。第二天,报纸头条了便出现了二人的绯闻。现在所有人都以为潘向东是柳家的乘龙快婿,而柳建铭还要约潘向东去参加他们的内部家宴。潘向东的女朋友柳洁菁,原本是让潘向东带她参加某公司的内部婚礼,然后又给了她一笔可观的费用,然后又改口让潘向东继续约柳洁菁的,而在宴会的头两天就被女友举报了。

  与潘向东看到新闻的平淡情绪不同,张粉红双眼发红,很是失控。她把新闻拿给了罗洁看,罗洁犹不相信。那厢,柳建铭告诉柳楚蝶,只要她把潘向东带来见自己,她和邱家的见面就立即取消。蔡郝贵和潘向东听了一位歌手的歌曲小样,觉得还不错。刚评点完,潘向东就接到了柳楚蝶的电话,潘向东直接称有事说事没事挂,就挂了电话。蔡郝贵调侃完潘向东后,就问潘向东他的前妻打算怎么处理。潘向东打算再给罗洁一次机会,如果罗洁放弃他就相信她,立即跟柳楚蝶解约。他真的很希望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按着他的想法去执行,最好不要刚爬出一个小坑又跌进一个大坑。刚说完,柳楚蝶的电话又来了,潘向东直接把手机和蔡郝贵的换了,让他以后就负责柳楚蝶的事情。最终,一个大大的谎言被潘向东揭开了,柳楚蝶说,她要和潘向东一直过下去,只要潘向东不相信她,她就等着可以离婚吧。

  柳楚蝶打电话是约潘向东晚上八点在酒吧见面,蔡郝贵当即骗潘向东说歌手在八点钟见面。潘向东回到家,这回没见到罗洁睡在门口,但是他却打不开家门了!罗洁换了潘向东的门锁!而且搬回来了。罗洁宣告从今天开始她要和潘向东同居。晚上,潘向东来到酒吧,柳楚蝶风风火火的冲来,就潘向东挂她的电话骂了他一通,潘向东知道自己不占理,道了歉。柳楚蝶还要潘向东请自己喝酒,二人喝酒时,柳楚蝶也说出了自己来的目的,让潘向东明天陪着她去见她爸。后来二人又在广州花园酒吧见到了熟悉的海棠红,柳楚蝶要柳楚蝶讲笑话,她吓坏了,一个劲的哭着,最后她们都说不出话来,只是对歌迷喊:等我,等我!没等她讲完,柳楚蝶就说出去见马未都先生。

  罗洁这时候也来了酒吧,蔡郝贵看见,急让张粉红去拦着,他好去通风报信。而这张粉红不但不拦,还特意告诉了潘向东所在的位置。于是罗洁来后,看到的就是潘向东和柳楚蝶在一起的一幕。罗洁当场和柳楚蝶拼起酒来,而潘向东还要溜,蔡郝贵威胁他不准走,这时候柳楚蝶和罗洁打了起来!几人折返,蔡郝贵去劝架,再次当了冤大头,站在中间被二人打伤了脑袋!随后就是罗洁和潘向东喝得酩酊大醉和柳楚蝶打斗!原来两人打斗的剧情是在聊天的时候发生的,而他们喝得酩酊大醉却被柳楚蝶甩了。

  白志友又来找罗洁,可罗洁连请他进屋里都不肯。二人便在走廊站着。白志友明白罗洁现在对他很烦,他其实很怀念那段二人患难与共的日子。罗洁一有困难了就找他。罗洁表示,那是因为她把他当做了最好的朋友。白志友笑笑,他告诉罗洁,他会用时间证明给她看,他不只能做她的好朋友。潘向东还在医院,张粉红告诉他,罗洁在家做粥等会要来看蔡郝贵,而柳楚蝶也在买粥要来看蔡郝贵。潘向东给二人都打了电话,让柳楚蝶在他家门口等他,让罗洁在家等他。柳楚蝶如约来到门口等待,给罗洁打电话,罗洁说叫小姐给她买粥。

  潘向东决定不能这么坐以待毙了,要主动出击。他先见了柳楚蝶,要她今天晚上不论想什么办法一定把罗洁弄走。潘向东带着柳楚蝶回到家,柳楚蝶和潘向东卿卿我我,而潘向东也指使起罗洁。可罗洁不但不受指使还大声的吼着要潘向东换鞋。潘向东换了鞋后,罗洁把潘向东叫了过去。一进卧室,罗洁就怒气冲冲质问潘向东到底是什么意思,潘向东告诉罗洁柳楚蝶就是他的女朋友,只要罗洁在这里一天,他就会天天把她带过来让罗洁伺候她。当然罗洁要不住在这里,他可以考虑不把她带回来。罗洁肺都要气炸了,骂潘向东轻浮,最后只得表示,只要潘向东让柳楚蝶走,她什么都答应。潘向东让她立即搬走。罗洁答应搬走,但还提出条件,他以后都不准再带女孩子回家。这回,潘向东理都不理她走了。柳楚蝶姐姐的来电打断了潘向东一干在丁心沙工作的员工和后勤,她说,罗洁要她走了,他要求员工立即把她带回来。

  蔡郝贵一出院就打电话给潘向东,询问他家里的情况。潘向东简单讲了几句后,又和柳楚蝶交代,注意尺度不要太过分。对于花无百日红,你一定记得这句老话。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