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冤家住对门剧情介绍

13-18集

我的冤家住对门第13集剧情介绍

  清早,罗洁醒来后,潘向东已不在家,卧室门也推不开。她摸到钥匙打开了门。爱萍带着娅娅回家,却看到了呼呼大睡的张粉红,爱萍大骂贱女人,拿着一杯水就朝张粉红身上泼去。蔡郝贵老婆回来,先通知了潘向东,因为潘向东前几天一直试着联系爱萍,然后潘向东告知了蔡郝贵事情经过。蔡郝贵惊叫着回了家,先看到女儿,兴奋的抱起她,甜言蜜语的哄着,而老婆爱萍在那边愤怒的质问责骂蔡郝贵,并又拉了娅娅走。娅娅哭着自己要爸爸,蔡郝贵不由也掉了泪。爱萍气愤的向潘向东发飙,认为自己用小孩子的哭法,所以对蔡郝贵喋喋不休,去指责爱萍。

  潘向东来蔡郝贵家,在小区外正碰到王爱萍和娅娅,便提出请二人吃饭。恳切请求下二人才答应。小高和小艾见了面,小艾要求要张粉红的住址,小高告诉他张粉红不在酒吧工作,他也没有张粉红的地址。并以一个年长身份试图教育小艾。桀骜不驯的小艾直接扔了杯子。罗洁给潘向东收拾卧室,看到了她和潘向东大学时的青涩合照、互通的信件,不由回忆起了二人的大学时光。罗洁一脸喜悦,在一个月里每天给他放两集《家有儿女》,并特意强调要收藏,并自己写了一封长信对校园生活进行了新思考。

  潘向东向王爱萍解释了事情的经过,并希望王爱萍能够静下心来和蔡郝贵好好谈一谈。罗洁收拾东西时,在潘向东的卧室里发现了一个大箱子,她发挥了锲而不舍的精神,用工具打开了箱子,发现竟是满满一箱的钞票!小艾蹲候在蔡郝贵家门外,等他经过的时候,冲上去质问张粉红的住址。张粉红来了潘向东家,看到的正是罗洁坐在钱旁边,她看到这些钱都惊呆了。二人数起钱来。罗洁转身离开,冲上前,掏出我是罗洁,记得给我一包面纸,是我的秘密,我是工作人员。

  蔡郝贵来潘向东这里找张粉红,潘向东把他推回了家。王爱萍正在家里,表示要和蔡郝贵好好的谈一谈。对于离还是不离,她向蔡郝贵要一个说法。蔡郝贵张口结舌,根本说不过王爱萍。而在王爱萍眼里,蔡郝贵就是个怂货。张爱萍先是指责蔡郝贵跟别的女人关系不清楚,后又跟蔡郝贵讲,明天她就带着娅娅走,让蔡郝贵永远也见不到娅娅!愤怒的蔡郝贵从厨房拿起一个玻璃瓶子,在王爱萍的言语相激下,啪的砸到了自己的脑袋上。血顺着脑袋流了下来。张爱萍认为蔡郝贵就是要用碎玻璃来毁掉自己的一生,而蔡郝贵却一意孤行!蔡郝贵看到这样的场景,特别生气,连连道歉。

  潘向东回到家,两眼发呆,因为罗洁和张粉红正在数钱。罗洁让张粉红去锁门,接着质问潘向东钱是从哪里来的。潘向东却发了火,认为罗洁在他屋里潜了一夜是为了进他屋进行搜查。潘向东正愤怒发火时,门铃响了,是警察还有小艾。小艾举报了蔡郝贵扣押未成年人。而小艾竟是张粉红的小舅!从警局出来后,小艾拉着张粉红要他回家,张粉红不肯回,还拉着潘向东,称自己有心上人了,心上人就是潘向东!潘向东直摇头。三人来到饭店,张粉红向潘向东介绍了小艾,姓鲍,叫鲍晴天,家住河南开封。小艾随了大人的口。张粉红打听到鲍晴天的家庭和工作情况,后来张粉红告诉她,鲍晴天家开的是宾馆,张粉红说自己爸亲哥哥是开设计院的,家里还有两个弟弟,其中一个叫鲍贝贝,鲍贝贝家里还有另一个弟弟叫张浩军,鲍贝贝是张粉红亲哥。

  蔡郝贵被送去医院,爱萍在病床前看着蔡郝贵头上的伤,流露出了感情。潘向东和鲍晴天商谈的结果是,今天张粉红先住潘向东这里把东西收拾好,明天小艾再来领张粉红。次日,爱萍照顾着蔡郝贵吃饭,潘向东来了。王爱萍出去接水,潘向东询问蔡郝贵他的情况,并告诉了他张粉红的情况。张粉红来找罗洁,跟她讲述了自己和舅舅的事情,让罗洁给她出主意。罗洁教张粉红,要是不想走就不走,她舅舅不能强迫她,要是强迫她,就报警。张粉红回去报警了,但罗洁不说。

我的冤家住对门第14集剧情介绍

  白志友的债主孙老板找上门,给他了一个赚钱的机会。白志友同意了做,并签了合同。潘向东带着蔡郝贵出来散心,蔡郝贵讲述了自己这一酱油瓶子砸下去的感悟。以前确实做得不够好没有给家庭带来幸福。罗洁来了汽修厂找潘向东,潘向东一听她在就又溜走了。关于那个赚钱的生意汽车城的项目,白志友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他认为地皮不合适,建议对方在东环岛一号那块地皮做项目。白志友这么做是有意图的,潘向东的那个酒吧就在东环岛一号地皮上。小艾和张粉红你追我赶,被潘向东喝住,他把其他人赶了出去,和小艾谈赔偿的事情。小艾估计发现没有人愿意接他的项目,于是没有了下文。

  爱萍照顾着蔡郝贵,蔡郝贵握起了她的手,讲述了他们以前过苦日子的时候。二人总算是好好的聊了聊天。潘向东要小艾向客人道歉,小艾不肯。潘向东便以张粉红来威胁小艾。于是,小艾提出条件,客人还给他一把新吉他,他才答应道歉。潘向东不答应的话他就让村里人来把张粉红带走。处于担心小艾的村里人,潘向东立即答应给小艾买吉他了。这边,爱萍在和蔡郝贵难得心平气和聊着,爱萍觉得二人未来已不可能走下去了,她称,如果他们这么过着,五年后可能会比现在还要惨。其实蔡郝贵对她没感情了,忍气吞声是因为孩子。蔡郝贵不承认,称自己一心一意为了这个家,称自己有什么缺点可以改,爱萍听到这话又差点跟蔡郝贵吵起来,她拿了自己的移民资料给蔡郝贵看,表示自己和娅娅要移民。蔡郝贵看她这么说,蔡郝贵又更加挑衅,称爱萍是个外国人。

  潘向东带着小艾去道歉,罗洁来送粥,正好碰到,只是把小艾当成了女人。罗洁坐的出租偷偷跟着潘向东的车。当看到潘向东给小艾买吉他,又看到小艾背影跟女人一样,不由怀疑潘向东不肯复婚是因为真的有人了。再往前走,潘向东为了看病人又买了花,后面跟随的罗洁疑心更重了。而潘向东又接到电话,得知客人已经出院去了酒店,二人便赶到酒店去道歉。看到这一幕的罗洁都要气炸了。她想象着潘向东和那女人欢好的画面,不顾一切的冲进屋子,将保温杯里的粥全倒在了开门的保镖脸上。当潘向东将开门的保镖带出来喝茶,说:错了,今天走错院子了。

  蔡郝贵没养好身体就出了院,他找了粉红,请她帮自己跟老婆解释。出酒店的时候,罗洁一直向小艾道歉,小艾和潘向东都是一言不发,潘向东把罗洁请上了车,带着她去吃了饭。潘向东一脸严肃,而罗洁一直嬉皮笑脸,让潘向东尽管骂自己。可是潘向东只是要和她吃一个散伙饭。好聚好散。而罗洁也不放弃,她向来是这样的性子,她就要和潘向东复婚。去蔡郝贵家的路上,蔡郝贵被张粉红嘲笑怂。后来她说,一路也没见过这么怂的人。

  吃饭时候,罗洁也不吃,只看着潘向东吃。潘向东给罗洁签了一张支票,告诉她自己的钱真的是中彩票中来的,这笔钱是给罗洁和白志友的,只希望二人以后不要来找他。孙老板告诉白志友,汽车城项目韩国方面已经同意把机场二号地换成东环岛一号地,而且对方看了白志友的策划书,对白志友的能力非常欣赏。决定之后由白志友代表他们跟中方公司商谈相关事宜。因为准备的就是罗洁,白志友对罗洁这个人没有印象,听到罗洁的名字都不知道是谁。

  蔡郝贵和张粉红来到蔡郝贵家,一边等爱萍回来,一便二人又喝起了酒。喝得醉醺醺的。早,张粉红瞌睡中又爬上了蔡郝贵卧室的床。这时候,王爱萍又带着娅娅回来了。蔡郝贵醒来,还不知情。让睡着的娅娅去屋里休息,他也跟着过去,发现张粉红在卧室里睡着!而这也被王爱萍发现了。蔡郝贵再次要解释,王爱萍只说了两个字:够了。小艾拿着辞职信要辞职,称自己只想好好唱歌,而潘向东他们这里太乱了。听小艾已找了新的酒吧,潘向东也只得尊重他的选择。一万口的陈年话,我却不能再说任何一句。

我的冤家住对门第15集剧情介绍

  蔡郝贵带着呼呼大睡的张粉红来到酒吧,把张粉红交给了小艾。蔡郝贵将张粉红又一次睡他床被他老婆看见的事情告诉了潘向东。潘向东也是没见过像蔡郝贵这样倒霉的,但是他如今也是黔驴技穷了,他已经帮蔡郝贵把他老婆找了回来,又帮他解释了,如今还是闹到这个地步,他能有什么办法。看潘向东都不管自己,蔡郝贵只觉得命运在捉弄他,他这么努力,命运还是捉弄他。于是,在一次群架中,蔡郝贵翻来滚去,连空白的一页纸都没拿出来。

  罗洁约了白志友出来,却一脸严肃。罗洁称,二人的合作已经结束了,白志友不应该再找潘向东了。他问白志友干嘛去找潘向东?白志友向罗洁解释,他跟潘向东作对不仅仅是因为罗洁。而是因为潘向东认为他是个不法商人,卖假货,到工商局举报他,结果,货虽然是真的,但他的合作伙伴都担心上当,纷纷撤销合作。导致了他的破产。蔡郝贵和潘向东看到张粉红走了后,大松了一口气,蔡郝贵又提起假酒的事,潘向东并没有怪他,告诉他背后是白志友捣的鬼。但嘱咐他不要私下去找白志友。张粉红也找来了白志友,潘向东觉得这样小打小闹比较有用,便劝张粉红早点找其他买家,不要影响到白志友的正常生活。

  蔡郝贵气势汹汹的去找了白志友,告诉他举报他是自己的个人行为,今天过来也是自己的个人行为,白志友根本没有信。蔡郝贵朝白志友打去,然后鼻青脸肿的回来。汽车修理厂来了一个美女富二代来修车,潘向东的手下一个也没有修好,富二代闹着要砸场子,潘向东出马十分钟修好了车。蔡郝贵回来,劝潘向东去告白志友,潘向东因为不想再和罗洁有任何牵扯,不愿意去告白志友。而且,他已经跟罗洁吃了分手饭,话也说的特别死,他认为罗洁是一个有自尊心的人,应该不会再回来了。如果回来那就是别有居心了。执行完政策,蔡郝贵对潘向东说,现在需要你进行道歉,并且进行一段时间的停工。

  正说着,罗洁又来找了潘向东,不依不饶的缠着他。反复证明自己和白志友是清白的,却被潘向东误认为罗洁是来为白志友求情。潘向东愤怒的称,如果罗洁的病是真的,他不但会去筹钱而且命都可以不要。就算罗洁的病是真的,他也绝对无法原谅一个一遇到困难就跑到别人怀里的女人!蔡郝贵垂头丧气的回到家,桌上放着一纸离婚协议书,他读了离婚协议书,读着读着情绪崩溃大哭。蔡郝贵垂头丧气的回到家,桌上放着一纸离婚协议书,他读了离婚协议书,读着读着情绪崩溃大哭。

  潘向东回到家,看到张粉红留下的录音笔,他听了录音,录音中有罗洁的声音,罗洁称让张粉红去当卧底是因为她突然发现潘向东变得很有钱。这时候,潘向东又看到对面好像是罗洁,接着,就发现自己家里晾着的有罗洁的衣服,而同时罗洁也发现自家阳台上晾着潘向东的衣服。罗洁才想起来上次潘家洗衣机坏了张粉红便来她家洗衣服,顺便也帮她的衣服洗了。结果张粉红就晾错了。这时候,潘向东已经起了怀疑,他谎称对门可能煤气泄漏,要求物业来开门,开门之后,潘向东和罗洁看了个正着!二人的矛盾再次加深。潘向东认为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罗洁的阴谋。罗洁此时也无力辩解,她转头就走。潘向东十分生气。这时,邻居白某看出了关系。

  他透过猫眼看到罗洁拿着行礼搬出了对门。潘向东在床上睡着,做了噩梦,梦里罗洁和张粉红同时纠缠着他。爱萍的移民已经办好,她拿了离婚协议书要求蔡郝贵签字。蔡郝贵求爱萍,把女儿留给自己。爱萍要一个理由,蔡郝贵表示自己一定好好爱她,以后也不娶了,一个人把娅娅拉扯大。却被爱萍讥讽。蔡郝贵突然扬手撕了离婚协议书,然后把娅娅抱到卧室里,把爱萍叫了出来。表示房子他不要了,离婚就离,但是娅娅必须归他。爱萍要同意了,他立即跟她签离婚协议。她要是不同意,离婚协议他也签,但是他会去告她!她求爱萍搬走。蔡郝贵气得口干舌燥,放弃了这个决定。

  潘向东和蔡郝贵去练身,一个大喊大叫,一个沉默寡言。看着毫无精神气的蔡郝贵,潘向东劝他,鼓励他,仍然没改掉他颓靡的心情。蔡郝贵离家出走,搬到了酒吧住,他做了一个重大决定,他要把女儿抢回来!张粉红逃脱了小舅舅的魔爪,逃了回来。潘向东看到张粉红如此忠诚,决定正式聘用她!窦骁逃避了小舅子的魔爪,投奔了张翠山。

我的冤家住对门第16集剧情介绍

  潘向东去上班,蔡郝贵捉弄张粉红,故意大喊:老潘,你要走啊!张粉红从浴室里跑出来,摔了个仰趴!被蔡郝贵送进医院,带着个头套出来。蔡郝贵陪着张粉红一块去超市购物的时候,意外遇到爱萍、娅娅和一个外国男人走在一起,行为举止甚是亲密。张粉红冲上去就要质问,被蔡郝贵给拉着,蔡郝贵仍然想要选择逃避,但是张粉红声音大,爱萍和外国男人还是注意到了二人的动静。张粉红想跑,爱萍却挤在门口不动,到底怎么了?事情发生在几个月前,罗月银不知从哪里带来的巨款,被一个郭浪拍下要去菲律宾旅游,但是因为本钱不多,能带回来多少,只能多给打些了。

  四人一同去了饭店,正式的谈论他们之间的事情。外国男人是一名律师,他见到蔡郝贵后就露出一副鄙薄的神情,他直白的表示自己想要和爱萍结婚,而蔡郝贵和爱萍之间已经没有爱情了。蔡郝贵反问外国男人怎么知道他们俩之间没有爱情的?外国男人称如果二人之间有爱情他就不会坐在这里了。他认为,爱萍选择离婚是正确的。她只有跟他在一起才是幸福。而同时,张粉红也向爱萍解释,自己和蔡郝贵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可是爱萍已不在乎这些。她拉着娅娅回去,娅娅临走时,叫着爸爸爸爸,蔡郝贵笑着和娅娅告别,笑着笑着就哭了。二人各自回家,蔡郝贵扶了扶眼镜,笑着对爱萍说:我们的感情就交给下一代吧。

  潘向东晚上来到酒吧,又撞到上次在汽修厂闹事的美女富二代,这次她喝多了,又吵又闹,吐了潘向东一车,潘向东也不跟她计较了。美女却从这计较二字听出弦外之音,掏出几百块钱扔给潘向东让他去洗车。潘向东又捡起驾照还给她,美女又大吵起来,骂潘向东是小偷强盗,偷了她的驾照。潘向东也是无奈了,没收了她的驾照,通知她,驾照自己先保管,递给了美女一张名片,让她明天来找自己,把她车洗干净了,就把驾照还给她。蔡郝贵表面跟潘向东说,把假酒倒垃圾桶里,转个身便命令小高把假酒放到五环路仓库,他还要向白志友报仇!下午3点,大批警车正在进入地下停车场,一辆电动车刚放了几分钟没声音就在车内发出不明就里的汽车喇叭声,从下车到被人发现,民警趁机将小高二人逮个正着。

  潘向东回到家,从张粉红这里听到蔡郝贵老婆的事,便来安慰蔡郝贵。蔡郝贵这回掉了泪,他也承认那个男人比自己强太多,而最让他受不了的是爱萍在那个男人身边,特别幸福、开心地笑。而自他和爱萍结婚,爱萍就再没有那么笑过。现在妻子和孩子都跟了更好的人,蔡郝贵觉得自己应该放手。潘向东劝他,先睡一觉,明天再做决定。如果真的缘尽了,就顺其自然。蔡郝贵想着白天那个律师说的话,躺在沙发上,张粉红以为他睡着,给他搭了件毯子。张粉红走后,蔡郝贵捂着脸就哭了出来。潘向东后来把这件事传到江苏广播电视台。

  美女富二代开车时打电话,违反了交通规则,被交警给拦着。交警向她要驾驶照,美女翻了包没找到驾驶照只找到了潘向东的名片。因为没有驾驶照,交警要求她下车,美女只好打电话叫家里的秘书过来。清早,潘向东醒来,趴到沙发上睡,张粉红围在他身边,称自己每天看潘向东都看不够。旋即,她又讲,她小舅跟她说他俩一辈子都不可能,但她小姨说了,男和女生米煮成熟饭就啥都有可能。说着,张粉红又要凑近看潘向东,二人争夺着抱枕,不知不觉抱到了一块,正闹着,罗洁带着婆婆过来了!美女富二代家的秘书解救了她,但车还是被交警暂扣了。清晨,潘向东醒来,潘向东一瘸一拐地站在美女身边,说起潘向东已经成了仇人。

  潘向东的妈拿着鸡毛掸子追着潘向东跑,潘向东跪地表示这是误会。潘妈妈教训完潘向东,告诫张粉红当保姆要有样。潘妈妈把潘向东叫进了屋子,拿出了罗洁生病的资料,告诉他罗洁确实是误诊了。潘妈妈认为,罗洁心地比较纯净、单纯,而且心思都在潘向东身上。她劝潘向东,把婚复了。还要潘向东在她回家前把婚给复了。接着,潘妈妈拿出了存折,质问潘向东给自己寄十万块钱的事,蔡郝贵拿出了中国福利彩票特等奖的证书,告诉母亲自己中了三千万!潘妈妈腿都软了。即便如此,潘向东还是没有收敛和朱铁英的死皮赖脸的做朋友。

  美女富二代让秘书带着自己去汽修厂找潘向东,还决定要用钱把他砸晕。而潘向东也想好了,要好好治治这个小太妹。有了这么多的钱,潘妈妈坐到床上乐呵,罗洁进屋来,给潘妈妈倒水。潘妈妈告诉罗洁,她已经跟潘向东谈了,前面的工作都做了,后面的工作都得靠罗洁自己了。霍大嘴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个貌似懵懂的女孩。

我的冤家住对门第17集剧情介绍

  潘妈妈说了潘向东的不是后,也说了罗洁的行为不合适,罗洁认错,并感谢婆婆做她的后盾。蔡郝贵想要和女儿谈一谈,为此在电话里又和爱萍大吵。美女富二代拿着一桶水就泼到了潘向东身上。罗洁还为潘向东和张粉红抱在一起耿耿于怀,她把张粉红叫了出来,告诉了她自己和潘向东离婚的原因,并称要和潘向东复婚。她委婉的告诉张粉红,等他们复婚家里就不需要张粉红了。张粉红听明白意思嚎啕大哭。后来,张粉红告诉儿子,前夫要找她复婚。

  美女富二代桀骜不驯的表示,车子和衣服她都弄脏了,潘向东可以敲诈,但不可以抢劫。说着,让秘书老秦拿出一沓钱来。潘向东却根本不要钱,要美女亲自把他的车洗干净。并只给她十分钟的时间。告诉她如果超过十分钟不洗,她的驾照就别想要了。把美女气的,大叫老秦要他自己父亲打电话,就说有人欺负她!老秦耿直表示没人欺负她,美女于是想,刚才是人太多了,所以潘向东不好意思收,她让老秦过去给多点的钱。可是结果是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美女被气得只好去洗。谁知半个小时后潘向东回来,说你车这里差点坏了,他急着去修,并让美女先给他换一辆新车,回头他就去了。

  白志友约罗洁见面,罗洁拒绝了。白志友又接到一个电话,得知假酒到了五环路仓库。美女将一瓶子矿泉水倒在了车上,接着便称这车自己洗好了。却被潘向东告知要冲洗,这回美女忍着异味乖乖的洗了。蔡郝贵回到酒吧,看到张粉红正坐在酒吧门口嚎啕大哭,告诉他自己失恋了,蔡郝贵不但不安慰,还嘲笑了她。美女洗完车,可是态度仍然恶劣,大喊大叫,潘向东又让手下拿了一桶水放到她面前,美女态度这才软了下来,潘向东于是把皮夹还给她。刚还完美女又大骂起来,可是走了不到几步,发现那皮夹里空空如也。这回,她认为潘向东是在吸引自己注意。潘向东于是又命令,美女把脏衣服洗干净,且还的时候态度好一些,否则驾照不会还给她的。但是人还在酒吧,美女就被美女教训了一顿。

  蔡郝贵听了张粉红的哭诉后,劝她要坚守自己的岗位。张粉红却表示没办法坚守,因为她和罗洁也有合同。蔡郝贵这才得知罗洁早派了张粉红当卧底。他很快将此事告诉了潘向东,潘向东却笑了,这件事他早都知道了。张粉红说了,罗洁也交代了。母亲呢,也把罗洁所以的病历资料交给了潘向东,他本人去了医院,找所有的医生,证明过,证实过,她的所有病历资料都是真实的。蔡郝贵闻言,却还是保持他的怀疑态度,他认为罗洁可以花钱雇张粉红,也可以花钱雇所有的医生!潘向东不这么觉得,他觉得只有这样解释罗洁的行为才合理。但蔡郝贵还是认为这件事像一场阴谋,万一罗洁和他复了婚再拿走一半的钱也是有可能的。潘向东表示把蔡郝贵的话记在了心里。潘向东还想提醒潘小英,他的薪酬地位并不高,老婆贪嘴食,他也分了财产,要像她一样把心思放在医生这个岗位上。

  潘向东打电话回来,晚上要接罗洁和母亲出去吃饭。罗洁高兴的去换衣服。美女富二代气呼呼的来找父亲,称自己要买一个汽修厂。并添油加醋的跟父亲讲述了潘向东对她的恶劣行径。表示自己要把潘向东给买回来使唤他,让他做牛做马。父亲答应明天派人去看看。并让老秦收集潘向东的资料。爱萍的外国男朋友和蔡郝贵见了面,蔡郝贵气呼呼的,和外国男大吵。张粉红找到潘妈妈欲言又止,然后突然给潘妈妈跪了下来,称自己想当她儿媳妇!罗洁打扮的漂漂亮亮出屋,正看到张粉红跪地哭求潘妈妈,要当他儿媳妇。为了化解两人之间的矛盾,潘妈妈特地念了两首诗给罗洁念。

  潘妈妈让罗洁劝劝张粉红,罗洁劝张粉红,张粉红却根本不听罗洁劝,还跟她吵了起来。直到潘向东回来,中止了二人的吵闹。这时候,张粉红又故技重施,跪在了潘妈妈面前要当他儿媳妇。外国男再次向蔡郝贵表示,他和爱萍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爱萍跟蔡郝贵在一起并不幸福。蔡郝贵指责外国男是个小三。而外国男认为是蔡郝贵和爱萍先出现了问题才有了他。还觉得蔡郝贵没必要和娅娅见面,毕竟见了只会增加难受。蔡郝贵气得端起水就要泼外国男,结果把水泼到了前面位置上坐的客人,对方毫不犹豫的揍了他。在亲戚面前说自己的品性不好,和爱萍说的都不一样,结果只惹上了大麻烦。

我的冤家住对门第18集剧情介绍

  对于家里今天的吵闹,对于眼前面临的情况,对于罗洁的哭诉,潘向东只觉得很乱,觉得自己真假不分是非不分,他希望自己有一段时间能够冷静下来一个人去思考。他希望在他冷静的这段时间里,罗洁可以先住在这里。还有他告诉罗洁,她不能单方面的去开除张粉红,而且对于罗洁把母亲拉到这件事情中来,潘向东也感到很不高兴。罗洁在微博写道:现在真的是一个很忙碌的时候,每天没有工作没有时间看新闻看微博,基本上天天都是围着罗洁转,罗洁是一个很优秀的人,潘向东也是一个很优秀的人,现在已经好像没有人管我了,我感觉自己真的很假,想到哪儿说到哪儿了。

  停车场里,白志友以告诉潘向东他为内奸来威胁一个帽子男,帽子男把一个东西交到了白志友手里。潘向东和潘妈妈谈论起是否要雇佣保姆的事,潘妈妈认为不用雇佣保姆,张粉红和罗洁在一旁偷听,结果母子的谈论便成了罗洁和张粉红的争吵。童无敌推开童无敌,调戏了童无敌一把,气冲冲的找到了归宿。

  潘向东问蔡郝贵,假酒的事是否已经处理好,蔡郝贵表示这件事他放宽心就好了。张粉红突然大变样,换了一身红衣,化了妆,穿了高跟鞋,打扮得十分妖娆。一路上还不断搔首弄姿,以至于潘向东直接撞了车。家里,罗洁劝母亲,张粉红这事潘妈妈还要再说说。潘妈妈怕自己说了会起反效果。罗洁劝她不要强硬的说,委婉的说。潘妈妈答应了。罗洁于是打电话给向东让他回来喝汤。向东来到母亲的家中,敲门,张粉红敲门,一听是向东,这时母亲来了。

  潘向东刚到汽修厂,就得知富二代今天又来了汽修厂。潘向东已不想再跟富二代纠缠,他把处理富二代的事情交给了蔡郝贵去做。张粉红穿的那一身潘向东觉得太可怕,给她买了一身新衣裳。潘向东实在不想看到她,便委派了张粉红出去打水。结果,外面就突然吵起来,说两个女人打起来了。这二人正是张粉红和富二代!二人一个拿着汽油,一个拿着开水,相互要泼对方,蔡郝贵被支使去劝架,结果蔡郝贵被二人泼了,成功烫伤。办公室里,富二代柳楚蝶报出了自己来的目的,她要买下这间修理厂,让潘向东明天之前报个数。包括张粉红,她要张粉红当自己的贴身秘书。我给她留下了,请她来找我。

  潘向东当下就把张粉红给了柳楚蝶,张粉红一路哀嚎。而蔡郝贵也跟潘向东复述了今天张粉红去打水造成这样结果的原因。今天,张粉红打完水开门,刚好撞着柳楚蝶,柳楚蝶当然大骂起来,于是二人便吵了起来,演变成泼开水。二人议论着觉得张粉红,觉得张粉红为人还是挺仗义的。潘向东跟蔡郝贵提起他家里的事情,认为他是因为不敢面对才觉得那是难题,一旦面对很多问题就会迎刃而解。潘向东走后,蔡郝贵就接到了爱萍的电话。蔡郝贵听到电话后不理解,认为张粉红负你们的一片情深,那里是他们的天下,你们这次碰到了难题。

  晚上,蔡郝贵和王爱萍见了面,爱萍依然拿出了离婚协议书,让蔡郝贵和娅娅明天玩一天。蔡郝贵很不忍,他以为是一辈子呢,以为能看着娅娅长大呢。爱萍心称,放暑假了她肯定会带着娅娅回来,每年至少一次。如果蔡郝贵有条件也可以去看她。爱萍也想通了,她把房子留给蔡郝贵。没想到蔡郝贵什么都不要了,他不要房子,只是祝他们幸福。爱萍去收拾东西,蔡郝贵哭着摘下了戒指,然后开着车离开了。路上,蔡郝贵接到一条短信,称白志友这几天行踪诡异,让蔡郝贵当心。此时,白志友正和小高暗中串通,把一车的假酒搬到了璃墟酒吧。当白志友溜了的时候,蔡郝贵发现蔡郝贵和小高之间的矛盾并不是最开始的简单的小气,而是真正的臭气和猥琐,蔡郝贵大怒,于是怒骂蔡郝贵是如何的无耻,他得罪了小高,并且说出了我是一个和我在一起的人这样的话。

  晚上,罗洁和潘妈妈本来在等潘向东回来,但罗洁突然接到白志友的电话,约她出来见面。罗洁和白志友见了面,白志友称,前几天自己打算东山再起,开一家小店,经营酒水,但是潘向东又开始拆他的台,弄了一批假酒在他的店里,又打工商局的电话举报他,工商局封了白志友的店,罚了他的钱。经白志友调查,那批假酒在潘向东店里还在卖,白志友称,自己有朋友在潘向东的店里喝酒喝得胃出血住院,而且那店里的酒和他店里的酒一模一样。白志友称,自己劝过潘向东,但潘向东说,这件事不管他事。并告诉罗洁,她如果不信的话可以自己去看。罗洁于是来到了酒吧,偷了一瓶酒尝,还发现了那批假酒!虽然白志友也打工,但是罗洁每次都不给他酒钱,直接给了他10元,让他去骗到几个小时。

  清早,罗洁坐在酒吧里。跟蔡郝贵谈话。蔡郝贵:罗洁,听说你最近神经衰弱。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