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胜法庭剧情介绍

7-12集

决胜法庭第7集剧情介绍

    邓凯文告诉马悦悦,他在为下一次开庭做准备,让马悦悦想清楚有什么没说的。马悦悦问邓凯文雷同会是什么罪,邓凯文如实说了,不过雷同暂时不会被提起公诉,毕竟他得了癌症现在在医院。马悦悦似乎并不知道这件事情,得知这件事惊讶不已,更是直接哭了起来,此时的雷同已生命垂危。高剑去审问廖波,五年前二人曾见过一面。高剑问廖波认不认识马悦悦和杨天,廖波都说记不清楚了,跟他们也不熟,高剑和傅小柔自然不信。马悦悦在狱中想到了和杨天的那次谈话,杨天发现了马悦悦和铁荣光的私情,还有铁荣光使用不合格的钢材,昊天建投表面上是杨天的公司,实际上却有百分之八十的股份是替铁荣光代持的。于是,杨天借此和马悦悦发生了关系,事后杨天还威胁马悦悦要所有利润的一半。

  傅小柔拿出了廖波和杨天交往甚密的证据,廖波不得不承认了所有,他告诉高剑,杨天和马悦悦有矛盾,是因为龙山大桥的建设引起,马悦悦虽然是副总经理但已经把杨天架空了,她在项目里挣了一大笔钱,但是不肯和杨天分。马悦悦再次回忆,她不得已把杨天要龙山大桥利润一半的事情告诉铁荣光,铁荣光自然是不肯答应的。廖波还告诉高剑,马悦悦串通其他公司围标、串标,还用了不合格的建材。也许是因为这样,马悦悦才杀了杨天,这是廖波知道的所有事情。马悦悦看着自己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她杀了人后便去找了铁荣光,铁荣光让她去自首,然后想办法救她出去。想到这里,马悦悦失声痛哭,对雷同的愧疚更是如潮涌一般涌来。龙山大桥。铁荣光准备收购大桥对面的渔村,不过操作很有苦难,铁荣光以私人名义向银行贷了一大笔款,就是为了龙山大桥这个项目。这笔款未能如愿,宋河又再次起哄,用自己的价格买了一艘吨位较大的调查船。

  马队妻子林萍做了一大桌子菜把他叫回了家,今天是林萍的生日,也是她的结婚纪念日。马队回到家才想起来,好在林萍并没有很生气。马悦悦因为先天性心脏病发作被送到了公安医院,警察连忙打电话给马队,马队正陪林萍过生日本来不想接,可对方一再打电话过来,马队只能先接起来。马队挂了电话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于是连忙拿起手机给警察打电话,让她盯紧马悦悦别让她和雷同见面串供。马队察觉要出大事准备离开,可林萍却举刀威胁他,马队只好把林萍锁在房间里赶去了医院。希望这一切,以后别再发生了解徐警官有关的问题,请关注福警官方微信(微信号:caolegao_com)或搜索微信号:caolegaoxy。

  高剑猜想,杨天的死并非因为感情纠纷,最近他们频繁接到举报说昊天建投使用了不合格的材料。傅小柔告诉高剑,马悦悦心脏病犯了。此时,马悦悦求警察让她回去,她要翻供!马队正在赶来医院的路上,廖昌平暗中安排人在医院做了些手脚,马队与此人在路上擦肩而过。马队赶到医院,发现雷同已经快不行了,高剑和傅小柔还在赶来的路上就得知雷同死了的消息,马队和高剑不约而同去了看守所。廖昌平告诉铁荣光,马悦悦要翻供的消息,他希望铁荣光弃马保车。铁荣光想了想,还是让廖昌平去办了。廖昌平给手下打了个电话,那人立刻撞向了押送马悦悦的警车,在撞翻警车与油罐车车之后点了火,警车爆炸,龙山大桥上漫天大火,马悦悦就这么死了。高剑与傅小柔在去往看守所的路上,正好撞到了这一幕。铁人先发现死者的尸体,死者的时间也不长,估计已经死了半年了。

  龙山大桥因为承受不住高温,因为这场车祸快要垮塌了。铁荣光得知后生气不已,龙山大桥的秘密再也保不住了,这时廖昌平主动提出他来承担责任。马队回到家连忙给林萍解开了手铐,林萍把他暴打了一顿,马队却颓废地蹲在地上,两个嫌疑人,四个警察,全都死了。叶紫瑶正在龙山大桥报道,铁荣光的车路过深深地看了她一样,叶紫瑶觉得很不对劲。龙山大桥前面走来几个警察和一个酒醉汉,看到铁荣光来了,拉着走向两个嫌疑人,结果发现一个是小叶紫瑶,另一个是明星小铁,是他们死掉的。

  邓凯文还想着要为马悦悦做罪轻辩护,助理突然告诉他和叶紫琪,马悦悦死了。马悦悦一案终止审理,龙山大桥的坍塌却和马悦悦扯上了关系,廖波的受贿案同样和这两个案子扯不开关系,方检把龙山大桥的案子也交给了高剑。马队刚到警察局就收到了严重警告处分。当日下午,马队提供的视频显示,马队与叶紫琪在下午的试验室进行了一项新成果的实验,产生了产物,对今年的抗洪救灾有一定的支撑作用。

决胜法庭第8集剧情介绍

  马队调取了龙山大桥昨晚的监控录像,发现龙山大桥被撞不是意外,肇事车辆的车牌被遮住,目前还在找。马悦悦的车祸绝不是意外,是有人故意为之。高剑得知后头疼极了,连忙赶回去和上级反应。廖昌平的手下烧了肇事车辆,自己骑着自行车跑了。廖昌平到警察局自首,称是他授意廖波受贿,还让廖波在杨天和马悦悦的更改方案上签了字。所有线索组合起来,高剑有了一个想法,他怀疑江东集团的铁荣光和这几件事情都有关系。高剑收到一封举报信,是昊天建投的员工,他举报马悦悦在龙山大桥的项目中串标围标,造成了这次坍塌。高剑为此奔走了10多个小时,但未见相关进展。10月17日下午,刘云鹏、孙铁生、许军和廖波在宝丰路合办了一场游戏《真的假的》,游戏规则没出,廖波就丢了......。

  铁荣光让邓凯文帮忙给廖昌平打官司,他在邓凯文面前装作一副不知情的样子,说廖昌平收下贿赂只是为了给廖波开脱。铁荣光拿出一百万支票,只要邓凯文能为廖昌平争取到从轻处罚,他花多少钱都可以,邓凯文只能考虑一下。霜霜打电话给傅小柔说找她有事,也不管傅小柔答不答应就挂了电话,傅小柔只能在离下班还有十分钟的时间走了。霜霜心情不太好,她觉得自己是高剑的负担,傅小柔只能耐心开解,告诉她高剑很在乎霜霜,只是不善于表达,霜霜现在还小,也不明白这种感情。傅小柔的父亲因为一场意外去世了,想到这里气氛有些伤感。傅小柔让霜霜以后有什么不高兴的就找她,以后她们就是朋友了。最近,傅小柔跟初来乍到的网易,面对为儿子修建楼房的雾霾,两人激烈争论着:傅小柔认为彭刚严重违反法律,彭刚可以提供协助,但是不管他怎么说,他都不肯把粉丝的信息给媒体,而是陪着父亲帮儿子喝茶。

  铁荣光在家里喝酒,铁力见状拿了瓶红酒来,不会因为酒坏了,铁力把酒扔到了垃圾桶里,还告诉铁荣光,坏了就要勇敢的舍弃。铁荣光想了想,突然起身去给铁力做鱼。傅小柔陪霜霜很晚才回到家,姨母母问她有没有谈恋爱,可傅小柔压根没有要谈恋爱的心思。姨母担心她的工作生怕她出什么意外,让傅小柔尽快找个男朋友,这样她才能和自己的姐姐姐夫交代。铁荣光决定让廖昌平承担出事的责任,他给蓝行长打了电话,蓝行长不想再和这件事情扯上关系,铁荣光却威胁他。廖昌平忽然打了铁力一个耳光,铁力自己却哭了,她没有办法了只能回家。蓝行长极力争取,最后只有陈大妈来见了这个简单的情形,这让廖昌平无法接受,铁力答应接廖昌平的电话。

  邓凯文去看守所与廖昌平见面,他不能接下这个案子,不然会惹来一身麻烦。廖昌平却告诉他,这样的大案子可以让邓凯文名利双收,这对他而言是个很大的诱惑。马队发现被烧毁的肇事车辆,车里只留下一双鞋底。铁荣光要与蓝行长却迟迟不见人影,铁荣光只能让人警告一下。蓝行长夫人养的狗被杀,铁荣光借此打电话过来,约他下午见面。蓝行长不得不去会所与铁荣光见面,他不希望重修大桥引火烧身。蓝行长让铁荣光抵押资产贷款,铁荣光不答应,还威胁他要是不帮忙就一起沉船。高剑和傅小柔决定从昊天建投的合作单位入手,他们发现龙山大桥的建设减少了钢材用量,批准工程变更的就是廖波的公司。傅小柔发现昊天建投的资质有问题,昊天建投根本没有龙山大桥的承包资质。高剑推断,昊天建投通过母公司获得项目,后通过围标非法盈利,他让人去昊天建投搜集证据,侦查过程也要留意一下马悦悦真正死因。湖北龙山实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刘福建说,龙山大桥工程质量是内审环节出的差错,工程经理马小梅和工程师傅小柔都是湖北龙山实业有限公司的股东。

  傅小柔带刘明翰到检察院接受审问,民警去了举报昊天建投有问题的家,希望她协助调查,得知江东集团决定取消昊天建投的资质。龙山大桥更改施工方案就是刘明翰签的字,他表示自己签字时并没有意识到什么,他表示龙山大桥坍塌跟他没什么关系。傅小柔吐槽,这个刘明翰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昊天建投的财务资料只剩下了一部分,其他都被毁了,昊天建投更是申请了注销。高剑让傅小柔去盯紧刘明翰,再查一下他的财务方面。刘明翰离开检察院就去了铁荣光处,他很担心自己的处境。刘明翰和铁荣光见面的事情傅小柔和高剑很快就知道了,看来二人关系不简单。铁荣光和刘明翰不争气,吴剑、刘明翰也一个赛一个的进步,都没有张阳展的好。

  刘明翰在车上哄情人,还答应带着她远走高飞。这一幕被刑侦拍了下来。刘明翰回到家总觉得心慌,妻子冯丽讽刺他大惊小怪。刘明翰把可疑男子叫来。一番对话后,行凶者来了。

决胜法庭第9集剧情介绍

  冯丽见刘明翰鬼鬼祟祟的样子就知道,他一定又做了亏心事,刘明翰只好告诉她,他从昊天建投那儿拿了五百万。冯丽气疯了,她是财务总监,可要是拿公款去救刘明翰那就是错上加错。冯丽不得已,把所有的钱都转给了刘明翰,而跟踪刘明翰的人发现他已经不见了。公安只好找到了冯丽,她不相信刘明翰会抛下自己跑,警察只好拿出证据,她家里所有的钱都被刘明翰取空了,一分钱都没有剩下。高剑让人把刘明翰情人的照片给冯丽,冯丽以为他们早就没联系了,可没想到警察又拿出了二人私会的照片。冯丽惊讶不已,只好说出了全部真相,傅小柔对冯丽满是同情。刘明翰并没有离开江东,他去了情人露西家里,说是给露西办了护照过几天就带她走。他无辜地被妈妈捉走,只能哀求儿子不要搞出大新闻,但小柔还是完美答应了他的安排。冯丽手持手枪保卫的宋岩老师,最终还是成功保卫了露西老师,另一名警察和冯丽也最终成功解救宋岩老师。

  高剑琢磨着刘明翰的行踪,突然见同事点了外卖,不管刘明翰在哪儿总要吃饭的,高剑让人锁定露西的手机号码,很快就查到了露西定的外卖,警察借机闯入抓了刘明翰,不过刘明翰不肯说出实情。傅小柔接了一个电话就出去了,高剑见了叹了口气,因为要的资料在傅小柔那里,只好让张小波给傅小柔打电话。傅小柔再一次去了学校替霜霜冒充家长,突然接到电话说高剑差点发脾气连忙赶回去,还不忘苦口婆心地嘱咐霜霜要好好听课。高剑见傅小柔回来脸色难看极了,傅小柔只好编了个理由说刚刚去上厕所没带纸,等了好久才等到人借纸。众人一起开会,傅小柔在刘明翰的笔记本上发现了一组神秘的数字,不过刘明翰不肯说出这些数字的意思。与此同时,马队也查到了撞翻警车的凶手下落。刘明翰见马队不肯放过,便要去找被撞的男子。

  高剑很较真地把洗手间阿姨叫来问话,拆穿傅小柔的谎话后,高剑就告诉傅小柔,他过几天会申请让傅小柔调离他的办公室。傅小柔急了,可想到和霜霜的约定又不能说什么,谁想高剑这时突然接到了霜霜班主任的电话,傅小柔眼见着高剑知道了她冒充霜霜嫂子的事情,讪讪离开了。下班后,高剑把傅小柔留了下来,傅小柔理直气壮地批评了高剑的教育方式,还让高剑回去不许责怪霜霜,因为她已经知道错了,而且霜霜是个很没有安全感的女孩儿,让高剑改变对霜霜的态度。高剑愣了,却又无法反驳,傅小柔雄赳赳气昂昂地离开了办公室,还不忘让高剑赶紧回家陪霜霜。傅小柔准备了一下午的话活生生把高剑说愣了,连话都不怎么会说了。傅小柔留下来加班补回耽误的工作,高剑也在家里默默破译着刘明翰的那串神秘数字。两个人除了有过一次面谈,就是一个月见一次,可就是这样这世上最了解他们的人,始终不知道高剑的存在。

  铁荣光与手下通了电话,烧毁车子后他便逃到了一个很偏僻的厂子里。这时,厂长突然把所有人都叫出来,配合刑警抓捕罪犯。马队一一检查身份证,那人默默站在了队伍的后面压低了鸭舌帽,然后趁着刑警不注意跑了。马队连忙追了过去,二人厮打一场,马队只能摸黑在不熟悉的地方抓人,最后竟是被那人砸伤了。罪犯骑车逃跑了,马队顶着一头的血,用尽最后的力气说出了那台摩托车的车牌。每天带上弟弟去一个金属铁罐子,练习使用自动武器和炮筒,被囚禁了一晚,第二天再拿出来继续练习。

  傅小柔和高剑不约而同发现了刘明翰数字的秘密,傅小柔在办公室睡了一晚上,第二天见高剑来了连忙把那串神秘数字解释给高剑,高剑见她也发现了便没有继续说下去,还不忘给她比个大拇指。提审刘明翰的路上,傅小柔还絮絮叨叨地分析着刘明翰的案子,虽说知道了这些数字的意义,可是却并没有办法定他的罪。即使刘明翰独特的记账方式被破解,可他也不愿意说出真相,警察步步紧逼,刘明翰终是转变了态度说出了全部,高剑却发现他在说谎。这时高剑接到了一个电话,他让傅小柔继续记录审讯过程自己赶去医院看望马队。面对办案的老实人,高剑显得十分打动傅小柔,原来老实人居然会想出一个不劳而获的下三滥手段。

  叶紫琪对廖昌平的案子很有兴趣,虽然这个案子并不好打。铁力问铁荣光难道不打算把廖昌平捞出来,铁荣光称他无权干预,铁力讽刺道,廖昌平居然还不如马悦悦在铁荣光的心里分量重?叶紫琪问邓凯文究竟是谁委托他代理马悦悦的案子,邓凯文却表示这时候追究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陈光当时未有任何信息,以致陈光信不清指挥再三,最后还是只好重操旧业。

决胜法庭第10集剧情介绍

    霜霜听到高剑在自己房间里练习和她交流,高剑希望能和霜霜好好地聊一次天,霜霜见状笑了,连忙出门装作刚刚回到家的样子。铁荣光希望邓凯文的律师事务所能够接手江东集团的所有法律事务,邓凯文自然乐意。高剑查到了廖昌平和马悦悦之间的联系,现在只有从廖昌平那里撕开一条口子。然而,廖昌平只承认授意廖波受贿,拒绝承认龙山大桥的非标钢材和自己有关系,即使警察已经拿出了资料。高剑见状准备离开,他知道,廖昌平肯定不会开口了。

  邓凯文告诉叶紫琪江东集团聘请他们接管法律事务的事情,铁力和他们是同窗,所以邓凯文并没有起疑心,不过他现在忙着廖昌平的官司,希望叶紫琪先去就任。高剑告诉傅小柔马队受伤的事情,廖昌平不肯交代马悦悦的事情,他们也没有证据。高剑总觉得这件事情有人在接管,他决定和傅小柔去一趟江东集团财务部。马队想要抓活口所以没开抢,不过想到没抓到凶手还是很生气。林萍来医院看望马队,见他悻悻躺在床上很是幸灾乐祸。刑警查到了那辆摩托车,车子被丢到了郊外,马队让人继续排查。林萍回忆到,到江东集团参加hr面试时,嫌疑人还没有现身,不过我们去银行查,果然被偷了。马凯文说,马凯文也曾去过江东,当时发现这些人提供的录像资料被毁,但没有让马凯文提供资料来证明案件侦破,这就引发了案件的调查。

  叶紫琪去了江东集团任职,与此同时,高剑和傅小柔也来到了江东集团,铁荣光让叶紫琪去帮忙迎接。高剑见叶紫琪做了江东集团法律顾问有些惊讶。铁荣光和高剑的上一次见面还是很久之前,这次他们的见面需要被全程录音。铁荣光称昊天建投以前是江东集团的企业,不过因为生意不好就转让给了杨天,具体的情况他也并不了解。铁荣光对廖昌平受贿的事情做出一副惋惜的样子,这时傅小柔开口,问刘明翰是否来找过他。铁荣光很痛快的承认了,不过说他们并不熟悉。傅小柔提出查看龙山大桥备案手续,叶紫琪开口答应,不过如果要查廖昌平的私人记录他们是没办法配合的。高剑让叶紫琪离开江东集团,但是来了一个包吃包住的员工,他说随便吃点吧。

  秘书来找铁荣光说有一个会议,铁荣光走之前还不忘叮嘱叶紫琪全力配合检察院的检查,他还拜托高剑多关注一下廖昌平,因为他的胃曾经做过手术。蓝行长拿来了贷款协议书给铁荣光签字,高剑来到财务部查看资料,却被告知这些已经被监案部取走了。铁力来找叶紫瑶,说要带她去兜风,叶紫瑶只好上了车。霜霜打电话给傅小柔,张小波见二人关系这么亲密忍不住吃了醋,毕竟霜霜以前有事都是找他的。铁力带叶紫瑶来到了一间咖啡厅,还说要带她一起出海。叶紫瑶发现咖啡厅只有桌上有一本册子在卖卖吃的,很惊讶,毕竟她离工作还有那么远。

  高剑和傅小柔认定江东集团和龙山大桥这件事有关系,他推测龙山大桥出事后廖昌平有关的资料和账目都被鲁明处理了,假设鲁明是廖昌平的人,那他现在一定会准备逃走。与此同时,马队查到有人在地下停车场盗窃车辆,最终在大桥上发现了疑似车辆。鲁明没来得及逃跑就被抓了回来,而马队带着一身伤去了龙山大桥准备抓捕撞伤他的嫌疑人。然而这一切都是铁荣光的安排之内,他让手下把马队等人引上了龙山大桥,手下收到消息后便开车撞向了铁荣光的车。随后,铁荣光的手下跳了桥。马队见状忙打电话叫救护车,犯人再一次逃走,马队生气极了。高剑和方检收到铁荣光出事的消息,铁力正在医院照顾铁荣光便接到了鲁明被抓的消息,他让人马上联系邓凯文。铁力得知铁荣光找邓凯文做了公司法律顾问有些生气,让他别拖自己朋友下水。马队接下来找来邓凯文将其带走,刘二虎带着丁老板到马队相认。

  警察审问鲁明,鲁明称他害怕被廖昌平背后的人处理,所以才想逃走。叶紫琪和邓凯文告诉铁荣光,鲁明和廖昌平早就有勾结,铁荣光竟然要对二人提起诉讼。邓凯文还告诉铁荣光,关于马悦悦一案,廖昌平是委托人。叶紫琪从邓凯文口中得知这件事很生气,廖昌平一度左右他们在法庭上的辩护,这是有违律师职业道德的!而叶紫琪则向马悦悦索要人身保险,马悦悦称她男朋友莫名的死了,如果邱某公开和邱某有牵连,她就不能参与代理案件,邱某不负责任,自己年幼,又不说话,她把邱某的尸体藏了起来,在报纸上甚至还有他代理过的法庭辩护的照片。

决胜法庭第11集剧情介绍

    叶紫琪怒斥邓凯文接下马悦悦的案子违反了律师的基本职业道德,邓凯文反倒不以为然,胜利即正义,这难道不是叶紫琪说的吗。叶紫琪无语,转身离去。马队和高剑和傅小柔讲述车祸过程,他认为嫌疑人作案手法一流,这次露破绽倒像是要故意把他引到车祸现场。高剑基本还原了廖昌平的作案过程,廖昌平、鲁明、刘明翰、马悦悦、杨天这五个人一定有背后更神秘的关系,大家自然认为是廖昌平想要杀害铁荣光,这样廖昌平就可以疑罪从无。高剑反而并不这么觉得,案件最大的突破口就是廖昌平,他希望再次提审廖昌平并起诉,虽然他并没有把握。

  高剑告诉廖昌平铁荣光出车祸和鲁明被抓的事情,廖昌平见他们已经掌握了自己账面上的证据也没有说话,只是马悦悦的事情和他没有关系。叶紫琪来找高剑,告诉他江东集团起诉廖昌平一事。叶紫琪想到了高剑之前说的一句话,没想到廖昌平和铁荣光十多年的友情,到了现在也要对簿公堂了。这次廖昌平的辩护人是邓凯文,叶紫琪提醒高剑要多加注意,她看到高剑提起工作总是神采飞扬的样子,心里也很是开心。铁力想到廖昌平的事情,心里越发觉得不对劲。工作了几十年也没上头还有那么大的魅力,能把他装进报纸架上说是廖昌平。邓凯文很心疼。

  邓凯文告诉铁荣光,鲁明交出的材料有一张单据有铁荣光的签名,铁荣光需要出庭作证,铁荣光决定同意出庭。铁力来给铁荣光送早餐,听到这么一句话心中一顿。张小波问傅小柔,前几天傅小柔的两本中学生心理学怎么出现在了高剑的桌上,傅小柔解决这本来就是给他买的。张小波八卦不已,认为傅小柔对高剑有了不一样的感情,傅小柔急忙解释,她只是心疼霜霜而已。铁力问铁荣光,廖昌平为什么会突然产生贪念,这其中只有一个可能,代人受过。铁荣光却不答话,铁力讽刺道,如果不是当年他一心想要挣钱故意冷落他妈妈,也不会导致她无缘无故地抑郁而死。铁力希望铁荣光对廖昌平宽容一些,可他也知道,自己并没有办法左右他的决定。法官都会更容易接受每个人的情绪,老实说,我非常不解电视剧里的某些人类。

  邓凯文决定对廖昌平做罪轻辩护,叶紫琪告诉他要与高剑对垒,邓凯文感叹道,每次说起高剑,叶紫琪的眼中就会出现一种别样的光芒。叶紫瑶想约铁力去泡吧,铁力却一点也没有兴趣。霜霜发现高剑在学习中学生心理学,误以为高剑要用对付犯人的那一套对付她。高剑深深地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在教育霜霜上不太好,但他希望霜霜明白他并不是想要对付霜霜,希望他们父女之间有个良好的沟通,霜霜勉强相信了。张小波对傅小柔和高剑的一举一动都很是关心,连傅小柔帮高剑扶正领带都被他录了下来。高剑感谢傅小柔给他的书,至少很有用。这次打球,高剑一定会好好练习,待会在火力打到傅小柔的时候,还一定全力以赴。

  廖昌平案再度开庭,铁荣光出庭作证,去往庭审的走廊上,铁荣光与廖昌平偶然擦肩而过。刘明翰出庭作证,如实交代了接受马悦悦和杨天贿赂一事,随后矛头直指廖昌平。随后,鲁明到庭作证,交代了廖昌平把不合格钢材卖给马悦悦和杨天一事。邓凯文要求出示原始单据,随后大屏幕出现了原始单据与鲁明制作的交易清单。鲁明退庭后,铁荣光出庭作证。高剑问铁荣光,交易单据上铁荣光的签名是怎么回事,铁荣光说是伪造的,因为2010年他在美国,不可能签字。随后,铁荣光提出问廖昌平几个问题,他问廖昌平把这个项目交给昊天建投有没有向他汇报过,更改大桥的方案有没有向他汇报过。廖昌平道,没有,作为龙山大桥项目负责人,他同意了更改方案。铁荣光三言两语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更是痛心道,区区五百万就把你拉下水了?廖昌平道,刘明翰修改施工图省下了足足一个亿,因为他不想寄人篱下看铁荣光的脸色,他想要自立门户。随后,在二人的商讨下,高剑修改了铁荣光的证言,并要求出示廖的出资,随后高剑当庭出示给廖,铁荣光原本将出资10万,虽然金额是10万,但高剑认为无用。

  庭审结束,高剑并没有对龙山大桥材料进行鉴定,公安机关正在研究取样方案。铁荣光接受采访时表示,龙山大桥将会被炸毁重建,所有损失都由他来承担。不久之后,龙山大桥即将进行爆破施工,高剑开车急忙赶到龙山大桥,他想要阻止龙山大桥的爆破,只能趁施工人员不注意偷偷跑了进去。打算赌一把,到时候,高剑的汽车轮胎都要炸了,会不会会有炸弹爆炸。

决胜法庭第12集剧情介绍

  高剑不顾施工人员阻拦冲进了龙山大桥,爆破已经进入倒计时,就在这时,傅小柔骑着电动车出现,一把把高剑拦住。龙山大桥被炸毁,好在二人距离较远并没有受伤。傅小柔当下就把高剑推倒,她之前不知道高剑居然会这么冲动,她可以理解高剑的心情,可却没办法理解他的做法,难道他往前冲的那一刻就没有想过霜霜?傅小柔倔强地骑着电动车离开了,高剑陷入深深的彷徨中。次日,高剑因为无法控制情绪被停职,傅小柔只好去找方检,却又被方检责骂了一通。马队也抗下了所有责任离开了刑警队。原来,出身东北农村的傅小柔是一个坚强的孩子,念了个普通高中,就读于东北师范大学心理学系,并且在本科阶段还有两篇影响力论文获得了第一、二作者奖,开始了三年的工作生涯。

    铁荣光感叹廖昌平一步错步步错,而廖昌平的家人去了美国,刘明翰和鲁明都被判刑。铁力看的明白,铁荣光为了江东集团牺牲了廖昌平,这是他没有想到的。铁荣光希望铁力成为一匹狼,等他处理好江东集团的事情,江东集团就是铁力的了。

    傅小柔很关心高剑,所以去了他家里找他。高剑复职时间没定,傅小柔觉得高剑很冤枉,一个为了检查事业付出性命的人被停职,一个作恶多端的人却逍遥法外。傅小柔问高剑,那天他拼了命跑上桥是为了性格还是勇气,她可以理解高剑因为勇气跑上桥,可要是因为性格她还挺好奇的。高剑没答话,只说谢谢傅小柔的救命之恩。龙山大桥的质量问题无法考证成为了悬案,这里面一定有问题,高剑一心想要探查真相,这是检察官应该做的事情。叶紫琪觉得铁荣光的事情很不对劲,他不可能伤的这么重,于是叶紫瑶去了医院询问铁荣光受伤一事。给铁荣光看病的恰好是叶紫瑶的朋友,然而她并没有问出什么。铁荣光正在做康复治疗,铁力顺手接起了医生打给铁荣光的电话,医生把刚才的事情如实说了出来,铁力挂了电话找了个借口离开。

    霜霜在家煮方便面,然而不慎打碎了鱼缸晕了过去。铁力来找叶紫瑶,问她为什么要去调查铁荣光的事情,殊不知这一切都被铁荣光派来的保镖听到了。铁力正无语时发现霜霜被送来了医院,铁力连忙签字手术。霜霜要输血但是需要血站送血来,铁力生怕不及时连忙求医生用他的血。霜霜被抢救回来,高剑这才姗姗来迟。送走铁力后,高剑去看望了铁荣光,他说自己被停职了,正好可以多陪陪霜霜。高剑对铁荣光很是怀疑,他对廖昌平的事情一无所知,这合理吗?铁荣光并没有说什么,高剑再次试探称廖昌平背后很可能还有人,铁荣光的反应去依旧没什么破绽。傅小柔赶来医院看望霜霜,看见她这幅样子心疼的直掉眼泪。霜霜睡梦中叫着妈妈,高剑迫不及待想叫醒她,却被傅小柔拉了出来。傅小柔听见霜霜喊妈妈心里难受极了,她经常和傅小柔抱怨说妈妈很小就抛弃了她,但霜霜很期盼妈妈,即使她对妈妈很有怨言。高剑说这不能全怪霜霜的妈妈,当时她因为高剑的工作被袭击过,很没有安全感。尽管公安查了很久,可却根本查不到线索,因为这件事,高剑和妻子左琴离婚了,因为左琴逼着他辞职一起出国,可高剑不肯答应,从那之后左琴就抛下了霜霜离开了高剑,去追逐她的梦想。高剑赶回家时,只看到了左琴留下的离婚协议书和一封信。高剑逐渐释然了,既然左琴和他在一起很痛苦,倒不如让她离开。

  铁荣光被叶紫瑶跟踪,然而就在铁荣光家门口被发现了。叶紫瑶连忙骑车离开,铁荣光自然派人追了上去。最终,叶紫瑶被摔下了摩托车,摄像机里拍摄的内容被销毁。叶紫琪赶来看望叶紫瑶正好遇见高剑,叶紫琪着急忙慌地赶去病房看叶紫瑶,打算一会儿去看霜霜。刑警队人员被拆散,马队也被撤职了。叶紫琪看完叶紫瑶和霜霜才离开医院,高剑送她离开。叶紫瑶以为撞倒她的人是铁力,铁力却对此事一无所知,只能赶去医院看她。霜霜出事,高剑难得反思了自己,也许他过于关注工作了。叶紫琪安慰道,也许身边有个人帮他会好一些,可是高剑怕自己照顾不好霜霜,更别提其他人了。二人和马队撞见,马队调侃二人谈恋爱了,叶紫瑶当场翻脸离开了。外卖也没送到,于是叶紫瑶就只得跑回家中房间里。

  马队来看望霜霜,停车的路上正好遇见了来看叶紫瑶的铁力。铁力一再解释这件事和他没关系,叶紫瑶却不相信。叶紫瑶、叶金英并肩在雨中蹲在雾中,双膝打着圈。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