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胜法庭剧情介绍

25-30集

决胜法庭第25集剧情介绍

  霜霜坚决不愿意和左琴见面,高剑叹了口气。打捞尸体一点收获都没有,高剑只能再去找赵东,赵东觉得很奇怪。这个案子舆论压力越来越大,张强的家属情绪也越发不满,方检怕出现类似亡者归来的案子。左琴不耐烦地问高剑什么时候安排她和霜霜见面,高剑说霜霜暂时还不愿意,他需要时间开导霜霜。左琴的男朋友卡洛斯来了中国,说要帮左琴拿回孩子的抚养权。傅小柔觉得赵东说的话有些不符合逻辑,正和高剑说的兴起,高剑已经在椅子上累的睡着了。左琴的男朋友阿花高小忠来了,但是平时并不来家里。他对整件事情并不感兴趣,只是听闻霜霜是红军入朝的,虽然不是中国共产党,但经常和方小忠说话。没有办法,身体出了问题,只能把事情拖到死亡前夕,下定决心要找一个阿花做男朋友。

  傅小柔去学校门口接霜霜放学,左琴也在。霜霜和林小萱玩闹,左琴见状以为林小萱欺负霜霜上前就要拉着林小萱去见老师,傅小柔连忙拉着两个孩子离开。傅小柔问霜霜那个人是谁,霜霜装作不知道。左琴想到霜霜对自己的态度很难过,她哭着给高剑打电话说很想念霜霜,为什么霜霜能原谅欺负过她的同学,却连看她都不愿意看她一眼呢。左琴还是很想见霜霜一面,高剑只能安慰她不要着急,让她待在滨海公园不要动,之后立刻起身去找左琴了。高剑赶到时,看到左琴在卡洛斯的怀里睡着了,卡洛斯说左琴和他一起喝了些酒。他醉醺醺地起身告诉高剑他很爱左琴,他不希望左琴这样子,她应该和自己的孩子在一起。卡洛斯求高剑让左琴带走孩子,而且高剑是个单身男人,带着一个孩子并不合适。高剑懒得理会,适不适合抚养霜霜,他比谁都有发言权。卡洛斯不肯放高剑走,追赶高剑时摔了个跟头就嚷嚷着高剑袭击他。视频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于是,高剑被临时停职了。许晨霖在电视上看到报道,了解到傅小柔的案子后开始安心工作,他说到家里看望一下傅小柔。

  高剑走后,傅小柔去了方检办公室,方检希望傅小柔不要受影响,继续调查张强的案子。傅小柔去了大桥继续忙着打捞尸体,高剑在家里有些无聊,然后打电话告诉傅小柔,让马队把打捞尸体的所有视频发给他。挂了电话,高剑坐下来写情况说明,提笔又不知道该怎么写。左琴来家里找高剑,向他要霜霜的抚养权,她以为傅小柔是高剑的女朋友。左琴一定要霜霜的抚养权,因为她认为霜霜跟着高剑不利于身心健康,毕竟他打卡洛斯这件事显得他很不理智。高剑却告诉她,卡洛斯是自己摔倒的。左琴说:我把霜霜带回去的时候,已经医生说霜霜可能没病,但病了之后如果还没好的话,那她就是我的亲人。

  吃饭时,霜霜告诉高剑她真的很讨厌左琴,如果能选择,她可以不需要妈妈。傅小柔去了卡洛斯和高剑发生争执的滨海公园,她发现了一个摄像头,摄像头对面能够拍到马路上的车辆,只要车里装有行车记录仪就能拍到高剑和卡洛斯的过程。傅小柔给马队打了电话,马队答应帮忙排查。高剑仔细查看了水下打捞的视频,他发现了一些灰黄色物体,然后给傅小柔打了电话,这些很有可能是皂化的尸体的一部分。韦冬对傅小柔说,给他安排一个新的人选,但是人选没有名字,他很疑惑,他不知道原因。

  张强尸体被成功打捞出来,高剑看着叶紫瑶对这件事情的报道露出了欣慰的微笑。傅小柔又告诉高剑,法医说很难判定死亡原因。证据不足,张小波和傅小柔都很纠结,方检让他们去问问高剑。高剑觉得,赵东并不是杀人凶手,不过这个杀人凶手一定在后面关注着这个案子。如果是高剑,高剑会以故意杀人罪和盗窃罪起诉赵东。傅小柔想了想,还是决定按照高剑的建议来做,至少赵东这样不会被判成无罪,而且让真凶露出马脚,利用真凶的获胜心理检索每一位旁听者,然后进行调查。尽管这是傅小柔第一次做第一公诉人,只要对案子好,她无所谓。马队成功找到了高剑和卡洛斯事件的视频。医院。卡洛斯向左琴坦白是他自己摔倒的,高剑并没有打他,左琴希望卡洛斯站出来澄清这件事情,卡洛斯答应了,但他希望左琴能够借舆论拿回霜霜的抚养权。傅小柔和卡洛斯两人调查完之后,办案机关明确交代事情的经过:这一案子的真相正在调查之中,尽管找到的信息不足,很多案子侦破工作都因此中断。

    马队跑到高剑家里找他喝酒,告诉他自己找到了行车记录仪上的记录,拍到了高剑和卡洛斯争执的画面。马队还告诉高剑,这是傅小柔费尽心思找到的线索,她对高剑显然不是一般的上心。高剑让马队先别把行车记录仪的事情说出来,因为他想让傅小柔和张小波负责案件的公诉,他欠傅小柔一次上庭机会。马队又查到,铁力去了美国大半年了。傅小柔上庭的准备很充分,张小波总觉得傅小柔和高剑工作的样子越来越像了。张强失踪案开庭,公诉人是傅小柔,辩护人依旧是叶紫琪。赵东再次表示没有杀人,高剑在旁听席观察着身边人的一举一动,而丁宏戴着鸭舌帽躲在旁听席上,自然引起了高剑的疑惑。

决胜法庭第26集剧情介绍

  高剑给马队打电话说丁宏去看庭审了,马队忙让人去查丁宏和张强的往来。张强案,傅小柔输了,但是虽败犹荣,相信高剑已经又发现了。张小波告诉傅小柔,高剑前几天就能回来,之所以没有提前回来是想给她一次出庭的机会。高剑重回检察院上班,一进办公室就被张小波和傅小柔、小韩三人吓了一跳,几人请求高剑请马队吃饭时带上他们,毕竟是马队查到的行车记录仪。傅小柔一直没说话,高剑说请他们三个吃饭。方检正好过来,说是半个小时后会议室见,看来是有任务了。傅小柔爽快地说,去你的。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傅小柔从他们的口中说出了原委。张强据说是马队的猪队友,高剑给张强打电话说话,他就立刻和高剑说,你根本就没有指定饭局的饭局的场所。

  丁宏和张强有业务上的交叉,马队果然查到了他们两家企业的业务往来,他们在用空壳公司避税。丁宏被请到警察局问话,丁宏总是避左右而言他,马队问了一天什么也没问出来。高剑发现张强有一批货退给了丁宏,但是他们并没有退款记录,所以很有可能是二人发生争执,丁宏杀了张强又嫁祸到赵东身上。丁宏成了高剑的经销商,但丁宏要去东北分公司,因为他有赵东的朋友。

  高剑与傅小柔等人在讨论一件交通致死案,傅小柔认为司机并不是故意的。受害人朱一梦的妈妈来检察院闹了起来,因为这件事发生了很久去仍然卡在检察院这里。朱一梦妈妈情绪很激动,说要天天来检察院闹,高剑只能耐心的安慰,傅小柔无语极了。傅小柔去案发现场调查,回家后姨妈让她周末跟自己去见一个朋友。傅小柔意识到,姨妈想给自己安排相亲有些抗拒,而姨妈再次警告傅小柔不要跟高剑、霜霜走得近。傅小柔连忙解释他们只是普通朋友,何况霜霜的妈妈都回来了。姜克芳带高剑上门见面,巧遇高剑的妈妈。

  马队告诉高剑,一家超市的监控摄像头恰好拍下了朱一梦案发时的全部过程。看过视频后,傅小柔发现司机对受害者进行过二次碾压,不过并不像是司机故意的。证据没办法证明司机故意杀人,傅小柔认为不应该由他们来起诉,应该由区院来起诉,但是若是这样朱一梦的家属情绪波动会很大。高剑和傅小柔的想法不一样,不过他很认同傅小柔的想法。两人找到马队,并且向马队提出六点要求:首先马队请的律师也要派去国外进行法律咨询;告诉马队朱一梦这六个月一直作案;告诉马队没有证据证明转基因本身是不健康的,马队以为相关的证据或者是无法证明的。

  周末一大早傅小柔姨妈就把她从床上拉起来,让她跟自己去见朋友。卡洛斯回了美国,左琴约高剑见面谈霜霜的事情。傅小柔姨妈带着她去见周阿姨和她儿子,傅小柔整张脸都写满了无奈,姨妈找了个机会拉着周阿姨走了,留下了傅小柔和相亲对象。对面的男生是个妈宝男,看起来唯唯诺诺的样子,傅小柔就吓唬他自己每天和死尸、杀人犯打交道,甚至天天在停尸房吃饭。傅小柔姨妈正要离开就见高剑进了咖啡厅,她警告高剑离傅小柔远点儿,她正在相亲呢。傅小柔正吓唬相亲对象时就见高剑来了,她刚想站起来打招呼就见左琴先一步拉着他坐下了。高剑说不能答应左琴她带走霜霜的要求,左琴很生气,认为霜霜跟着高剑有害无利,无论是安全还是心理上。傅小柔准备离开,高剑和左琴同时看了过来,傅小柔只能装作看不到起身离开。左琴以为高剑想让傅小柔成为霜霜的后妈,态度很不好。左琴拒绝了高剑的要求,然后左琴就骗霜霜说一定要将那个杀人犯打死。

  朱一梦案开庭审理,高剑认为嫌疑人李立明没有故意杀害朱一梦的嫌疑,本案只能认定李立明的行为构成交通肇事罪。朱一梦的妈妈很生气,高剑却很从容地表示,法律没有盲区。左琴突然找到傅小柔,说想和她谈谈。叶紫琪来检察院拿卷宗,高剑还在因为左琴的事情烦恼,他知道,霜霜也很渴望母爱,尽管霜霜对左琴还是很抗拒。左琴希望傅小柔帮忙劝劝霜霜,让她尽快和自己见面。叶紫琪建议高剑让霜霜自己做决定,如果高剑一定要劝霜霜跟左琴离开反而会适得其反。傅小柔并没有答应去劝霜霜,她希望左琴去了解霜霜,走进她的内心。左琴还是答应了,她认为高剑很喜欢傅小柔,傅小柔笑了笑没说什么。霜霜给傅小柔打电话被姨妈挂了,还让傅小柔以后不要和他们联系,不过傅小柔并没有答应。高剑看着如月的月亮,他想,如果知道蓝晶的命运,他就不会用一句言语影响高剑。左琴听到高云的声音,说是好时机,她也无法证实。

  傅小柔给高剑送了盒饭,还告诉他昨天左琴来找过她了,之后霜霜也给她打电话了,尽管霜霜都在抱怨左琴带给她多少困惑,但傅小柔还是听到了霜霜心里的声音,她渴望母爱。左琴撑着伞送霜霜回家,霜霜并没有和她多说什么,快到家了就让她走了。然而在梦中,霜霜总是呼喊着妈妈,高剑听了心情复杂不已。叶紫琪从酒店采访出来,恰好看到意气风发的铁力走进了酒店。右眉毛是郁闷了一阵子的,只有眉毛可以看,但眉毛怎么能看?这时候左眉毛的主人问了右眉毛的客人铁力一句话:人家应该这么说啊!客人(扫视一周,甚是困惑):什么?左眉毛的这个人是谁?桂德周敏仁高剑在车间问:你怎么看待我?由于早到,所以没有什么底气,周敏仁一问,左眉毛的客人说:是电脑老师周敏仁无奈地笑了笑,最后表示周勇仁是个不错的孩子。

决胜法庭第27集剧情介绍

    叶紫瑶骤然回眸,铁力已走进酒店,看着他的背影,叶紫瑶有些不愿相信。张小波告诉傅小柔自己最近喜欢上一个人,但是不知道该怎么追她,可是傅小柔也没怎么谈过恋爱。张小波又问傅小柔上次卡洛斯那件事是不是她找到的证据,傅小柔承认了,因为她也是检察官,有责任找到证据。丁宏对孟可卿大发脾气,就当孟可卿被丁宏羞辱时,铁力出现了。丁宏见到铁力很是讶异,铁力意气风发,完全不是走之前的样子。铁力没理会丁宏的挖苦,甚至直接宣布从此以后孟可卿就是他的私人秘书。孟可卿自然是愿意跟着铁力的,二人离开后丁宏气得直咬牙,让人查一下铁力离开江东的这段时间都做了什么。车上。铁力让孟可卿回去好好休息,还给了她一张十万块钱的银行卡,如果不是她给自己钥匙,恐怕他还在出租房里醉生梦死。铁力离开后才明白,铁荣光当初是想让他走,只有这样才能重新开始。

  高剑来接霜霜放学,霜霜没看到左琴,眼里有些失落。叶紫瑶去酒店找了铁力,二人相见的那一瞬间都有些诧异。叶紫瑶一进屋就四处找人,铁力却道,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丁宏查到,铁荣光给铁力留了一笔钱,铁力用这笔钱炒期货,短时间内赚得盆满钵满。叶紫瑶问铁力为什么要离开她,铁力低着头,除了对不起什么都说不出来。叶紫瑶压抑许久的委屈迸发,自从铁力走后她日日夜夜都怕他出事,可铁力却从没有管过她。叶紫瑶不管不顾地抱着铁力,铁力逐渐心软。那一天,铁力从碧桂园出来,叶紫瑶带着铁力。小河抱着铁力在公园玩耍,为了不扰乱公园的内宁静,她们便走散了。

  丁宏想和幕后老板一起除掉铁力,对方却告诉他先管好他自己的儿子。村民发现了一具尸体,刑警队去勘察现场,抓到了心虚要逃跑的李新华。之后,马队和高剑、傅小柔一起去案发现场,锄头那里有死者的血迹和李新华的dna。了解过情况后,高剑让傅小柔再去一趟刑警队找一下突破口。经过傅小柔提醒,高剑才想起来,今天下午是霜霜的家长会。高剑着急忙慌地赶到学校,家长会已经开完了,帮霜霜开家长会的人就是铁力。铁力似乎已经释怀,还是一如既往地叫高剑哥,他告诉高剑,他永远都是霜霜的干爸爸,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铁力顿时来了精神,他盘算着,随便找一个煤场和果园,和李新华一起干个五六年,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一定有好日子。

  叶紫瑶兴冲冲地回家了,叶紫琪看见了她包里的房卡便逼问她和谁去住酒店的,叶紫瑶很是害羞。铁力找到了铁荣光的手下马鸣鸿,这是他从铁荣光的电话卡里找到的。叶紫琪得知铁力回来了有些讶异,他哪儿来的钱能住五星级酒店?叶紫瑶手一摊表示不知道,一问三不知的状态让叶紫琪着急不已,叶紫瑶却一点都不想知道铁力究竟做了什么,又想去做什么。马刀因为铁荣光救了他始终忠心耿耿,他知道铁荣光的病只要按时吃药就不会有事,除非有人拿铁力威胁他。马鸣鸿把他知道的都告诉了铁力,他曾经接到过一个神秘电话,说他知道周游在哪里。马鸣鸿去了他说的地址,却险些被炸死。从那之后,马鸣鸿便一直躲在这里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铁力想让马鸣鸿帮他查清楚这件事情。叶紫瑶就是那个冲铁力冲铁力的人。叶紫瑶见到铁力时毫不犹豫的提出跟铁力结婚,却被铁力提出的一句你们有性生活就是不道德。

  傅小柔和张小波去刑警队梳理案情,死者王丽十七岁,刑警队初步调查为强奸未遂,嫌疑人李新华有前科,也有时间,也得知李新华和王丽曾发生过口角,马队让小韩去听一下李新华的口供。孟可卿告诉铁力,蓝行长和丁宏打过电话,他还让丁宏不要步铁荣光的后尘,铁力觉得有些奇怪。李新华称他是无辜的,案发当天他和朋友去喝酒,因为被弄脏了衣服就回去换衣服,回家路上见王丽躺在地上已经没了呼吸,李新华很害怕,但还是把王丽身上的手表摘下来带了回去。高剑顺路去刑警队接傅小柔,傅小柔劝高剑让霜霜和左琴见一面,这对她之后的成长是有帮助的。高剑决定送霜霜去陪左琴几天,然而左琴感冒了怕传染给霜霜就拒绝了。霜霜和王丽见了面发现她的举止可能是恐怖的高剑质问身边工作人员这是要干嘛?不对他说,这是我亲姐们之间的秘密。

  铁力去谈生意,邱总带着一位大美女米兰达来了,铁力神色有些不快。邱总和蓝行长要做有色金属的生意,还告诉铁力蓝行长身后有人扶持,他希望铁力参与到这个项目来,铁力让人查一下邱总和蓝行长的关系。姨妈又想给傅小柔安排相亲,因为她怕傅小柔和高剑在一起,傅小柔却坚决地告诉她,不会的。铁力雄姿勃发地站在蓝行长面前,他是来谈生意的。高小伟,就是你了。一番侃侃而谈后,两人开始谈生意了。

决胜法庭第28集剧情介绍

    傅小柔觉得李新华裤子上的泥点有些奇怪,尽管那天下了雨,也不应该有那么均匀的泥点。铁力和蓝行长提出加入项目,口口声声说要重振铁家的荣光,蓝行长却觉得铁力回来不只是如此。锄头上有李新华的DNA,但是却没有被害人的,所以马队觉得很有可能是在雨后留下的痕迹。铁力告诉蓝行长,他这次回来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报仇。他查过,铁荣光是被丁宏逼死的,丁宏不仅收购了江东集团还羞辱他,所以铁力回来一定要对丁宏报仇的。王丽的尸体下有一个泰国产的佛牌,价格昂贵,马队认为这是作案人故意留下的,还认为这样的人很有可能再次作案并且留下相同的标记。

  铁力又如实告诉蓝行长,他也恨他,毕竟当初被丁宏百般欺辱蓝行长却在一旁袖手旁观。有色金属的事,铁力参与定了。蓝行长只能答应考虑一下,铁力忙不迭去起草协议了。铁力告诉邱总蓝行长答应了,不过这件事情要按照正常程序办理,邱总已经做好了合作书。蓝行长告诉幕后老板铁力想进有色金属的项目,老板让铁力一起加入,放在眼皮底下看着总放心。马鸣鸿告诉铁力,铁荣光的死和邱总没有关系,他是后来的。原话是这样:铁力,只求进铁荣光,你对我的项目给予宝贵的意见,给有色金属公司及相关人员留下深刻的印象。

  高剑回到家,霜霜却还没回来,高剑心情有些复杂,只能给她发了条微信。霜霜和左琴在一起,还给高剑发了合照,高剑心里更加难过起来。铁力成为了世华集团的总经理,正式加入有色金属的项目。高剑明白凶手伪造了强奸未遂的杀人现场,所以让傅小柔和张小波耐心的和家属解释,等待凶手再次作案。佛牌很少见,马队让人查一下出处,高剑特地来刑警队感谢马队帮他带徒弟。铁力和邱总一起开会,铁力一语中的。首先对嫌疑人大方承认,责任很明确,肯定因为这个,我们大家大伙都很了解你们,所以没有什么是不能解释的。

    李新华已经被放了,马队唯一的线索就是那块佛牌了。马队问霜霜怎么和左琴在一起,高剑道,霜霜其实也很需要母爱。高剑去左琴家接霜霜回家,左琴给她拿了不少东西,霜霜来例假了,左琴嘱咐了高剑不少事情。霜霜难得叫了左琴妈妈,左琴激动地说不出话来,高剑看着母女相拥的一幕心情复杂。回家后,霜霜还在和左琴打电话,左琴还要带霜霜去游乐场玩儿。傅小柔来家里看霜霜,见她正在和左琴打电话有些感慨,霜霜最近变化很大,高剑也感慨道,她终于像个十三岁的孩子一样会撒娇了。霜霜叫左琴妈妈,叫高剑却还是老高,高剑心里很不是滋味,只是想到霜霜一直很渴望母爱,所以想要不要让霜霜和左琴生活一段时间。傅小柔却问高剑,有没有考虑过复婚,若是霜霜真的跟着左琴走了,他们父女想见一面都难。高剑却告诉自己,他不能那么自私地把霜霜留在身边。霜霜突然冒出来说,她不是他们之间推来送去的礼物,高剑明明说过不会离开她的。五年前,霜霜就看见过高剑和左琴的离婚协议书,她误以为高剑时刻都在准备送她离开,所以决定和左琴去美国。

  孟可卿成了铁力在世华集团的秘书,她不明白铁力为什么会加入,明明他不需要依靠世华。不过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孟可卿都会留下来帮他的。铁力接到邱总电话,说中午有人一起吃饭。于是,铁力和邱总去了蓝行长请客吃饭的地方,这里是铁荣光生前常来的地方。铁力故地重游有些难过,蓝行长道,他竭尽全力保下了这里,像个长辈一样调侃,铁力自然也笑着陪着,二人都打着肚皮官司。高剑回到空荡荡的家,心中悲伤不已。左琴和霜霜明天就去美国了,左琴特地把霜霜送回来让高剑和霜霜好好道个别,可霜霜却不愿理会高剑。次日一早,高剑做了早饭,却没有勇气敲开霜霜的门。梅湘云见到师姐,第一眼就是抱抱,一大早起来,她见到高剑之后,未曾喝上一口茶。

  铁力约叶紫瑶吃饭,还把当初送她的那条项链还给她,说当初卖了这条项链才有了机票钱,现在赎回来了。叶紫瑶拉着铁力的手道,只要他回来了一切都没有关系。铁力却把手抽出来道,他对叶紫瑶唯一的亏欠就是这条项链,现在把项链还给她,连同之前的感情都一起还给叶紫瑶。高剑没有去送霜霜和左琴,他给左琴发信息说照顾好霜霜,还有告诉霜霜,他很爱她。叶紫瑶回复道:知道了,知道了。

决胜法庭第29集剧情介绍

  铁力说完了话就离开了,还让叶紫瑶好好考虑一下他们之间的关系,叶紫瑶的心破碎不堪。霜霜起床见桌上放着一碗面,是平时她过生日时高剑才会做的,还有一张高剑写的字条,让她不要总吃方便面。霜霜进屋去找高剑,却发现他已经走了。左琴来带霜霜去机场,霜霜没来得及吃那碗面就离开了,到了机场,霜霜始终开心不起来。霜霜给傅小柔打了个电话,傅小柔便赶去了机场。高剑一整天都郁郁寡欢的,张小波向回来的傅小柔抱怨高剑今天特别忧郁,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他回家以后,打算将这一幕录下来。霜霜把这段录下来,随即漂亮的送给傅小柔,告诉他他的精神状态很好,愿意一起好好跟家人见见面。当傅小柔来到他家门口时,发现书桌上贴着几封信,上面写的叶紫瑶也是出于因为受不了情绪而已经有一场空的。

  晚上,高剑回到空荡荡的家心情很是郁闷,他给霜霜发了条信息,让她到美国后给他发个信息报平安。霜霜发消息回来,说她自从十岁后就没有叫过他爸爸,这次可不可以叫他一声爸爸?高剑看了很久也没有回应,屋外却突然响起霜霜的声音喊他爸爸。高剑猛的推开门,霜霜含着泪站在门口,之后傅小柔也出来了。霜霜舍不得高剑,所以并没有离开,对此左琴选择理解,独自一人回了美国。临走之前,霜霜委托左琴代她打听调查他们留学回来的事。

  铁力一人来到喧闹的酒吧,丁宏的儿子丁天主动端着酒杯来找他,铁力有些纳闷,他看到了丁天手上,戴着自己从前弄丢的手表,铁力马上打电话让人去查一下丁天,同时马队发现丁天买了三块佛牌。一个瓢泼大雨的夜晚,马队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忙带人去丁天家中。与此同时,马鸣鸿跟着丁天去了江东职业技术学院,他打电话让一个女孩儿来主楼通道。女孩儿撑着伞来找人,却被狠狠地捅了几刀,那人在她的腰上放下了一块佛牌。马队在出警路上得知江东职业技术学院发生命案连忙赶去,马队见到死者的佛牌才明白自己来晚了,气急之下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抓了丁天。很快,丁宏和铁力都得知了这一消息。铁力悔恨不已,但二人不得不承认,丁宏为女友戴了三块佛牌,铁力小心翼翼地把佛牌藏在衣服下,没想到被丁宏发现了。

  叶紫瑶笑着拿了自己做的饭来找铁力,不等铁力开口叶紫瑶就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堆说她一定改变自己,做铁力贴心的女朋友。铁力还想开口拒绝,叶紫瑶又拿着买的一堆东西进了卧室,说要给他换床单,又拿起铁力的脏衣服去洗。傅小柔阿姨无意间看到了世华集团的有色金属项目摊位,孟可卿很热情地拉着她说投资。高剑也注意到了这个项目,让人关注一下这个公司。很快,有色金属的股权就翻了一倍,然而邱总却得知突然有个客户要退资,还赖在前台不走。于是,这人被员工暴打了一顿,然而刚刚在前台看项目的客户纷纷离开。邱总对此急得上火,铁力反而很是淡定,让邱总找人在合同方面好好设计一下,被打的男子去了警察局报警。警察来了还问他投资事宜,还叫他说说,邱总说得头头是道,还笑着大声说都交代清楚。

    邓凯文被请来世华代理法务问题,铁力与之相见。邓凯文以为被聘请的事情和铁力有关系,铁力却摇了摇头,他不明白邓凯文为什么会答应来处理这些琐事。叶紫琪得知邓凯文去了世华连忙赶了过去,当场阻止邓凯文签约,世华不出示营业资质等资料,他们是不能接受的。邓凯文希望和叶紫琪再商量一下,叶紫琪却不答应,他们的项目风险很大,甚至可能有非法行为。叶紫琪走了,邓凯文只好放弃这个项目,他告诉叶紫琪只要她不同意,他就放弃。叶紫琪对这么暧昧的话有些拒绝,邓凯文又道,他邀请叶紫琪加入律所是想要和她一起加入江东律所俱乐部,尽管叶紫琪觉得这并不重要,可是邓凯文为了和叶紫琪这些人平起平坐,究竟付出了多少努力。所以,越是别人觉得不能接的案子他偏要接,所以他还是要接下这个案子。叶紫琪很是心痛,不管是江东集团还是世华集团,邓凯文都选择了助纣为虐。叶紫琪决定不管这件事,忙完手上的案子她决定休息一段时间。

  马队和高剑、傅小柔等人开会,表示在去丁天家布控的路上接到了报案。傅小柔同样立即赶赴现场,大家发现高尔夫球场是其他赌球场所无法比拟的。

决胜法庭第30集剧情介绍

    高剑不明白被害人刘婷为什么会和嫌疑人丁天同时出现在地下通道,马队称,他们对死者进行了社会调查,发现上次的死者王丽和这次的死者刘婷都和嫌疑人丁天认识。邓凯文为世华做了新合同,明天警察局的人会来调查,铁力决定做点什么。叶紫琪在上庭时发现证据拮据不见了,邓凯文忙提议暂时休庭。叶紫琪在办公室里左翻右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借据。邓凯文心乱如麻,如果找不到欠条,律所的招牌就砸了。叶紫琪仔细坐下来想了想,去找了铁力,她想很可能是昨天来找铁力时落在了这里。欠条果然在铁力这里,他希望在世华这件事情上她希望帮忙劝劝邓凯文放弃世华的合约,叶紫琪觉得很奇怪,毕竟请他来的人是铁力,如今要他走的人也是铁力。

  马鸣鸿去找了到世华闹事还去警察局报警的王建国,拿着刀对他一番威胁,王建国吓得连忙求饶。次日,警察去世华调查,却发现王建国拿着银行的到款信息在和世华的客户宣传,口口声声说前几天的都是误会,世华承诺的都给他了,还提出要撤案。于是,被忽悠的那些客户纷纷投资签约。马队觉得这里面有些奇怪,高剑得知后决定去见见邓凯文。邓凯文表示自己对世华其实一无所知,高剑希望他能够把握好方向,邓凯文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答应了下来。邱总和铁力解决了问题,准备庆祝一番。铁力当即露出鄙夷的表情说,你们这么一个个四处推广,为什么没有人找你们做教练呢。

  高剑和傅小柔说起了和马队的事情,二人认识十几年了,当初有一个男孩儿因为示爱被拒绑架了一个女孩儿,那个女孩儿高位截肢,一辈子都要躺在病床上,从那以后马队就一直以爸爸的身份照顾着那个女孩儿,而那个男孩儿就是丁天。马队对这件事情申请了回避,让高剑提前介入。铁力和邱总等人到酒吧庆祝,铁力没接叶紫瑶的电话,也没理会邱总手下的勾引,醉醺醺地离开了,叶紫瑶连忙贴心照顾。铁力倒头就睡了,而叶紫瑶在他的衣服上闻到了香水味,很是生气。火药味一直在蔓延,火药味仿佛比血液还劲道。从短暂的良宵到深夜的拥抱,之后火药就变成了丁天的陪伴,心疼铁力半天。

  傅小柔去询问丁天,笔录中丁天称因为强奸被拒而杀害了受害人,丁天却称没有说过,称他只是问路就离开了,之所以在笔录上签字是因为警察打他。傅小柔没有理会,接着询问。刘婷的腹部被捅了十几刀,那种血量血应该喷得到处都是。马鸣鸿拿到了丁天杀人时穿的衣服,他家的保姆亲眼看到丁天在洗这件衣服,洗完了之后又扔到了垃圾桶。有一种试剂可以让沾染过血液的东西在黑夜里发光发亮,丁天却讽刺的笑了出来,漂白粉可以洗干净。傅小柔却知道,漂白粉是有时间限制的。傅小柔接着审问下去,丁天逐渐烦躁,口口声声称他有病,还嚷嚷着向他们要烟。原来,丁天有毒瘾,现在发作了。丁天和卫兵交谈,并没有说出丁天杀人时的内容,因为卫兵自认为是丁天,给丁天打电话时,一直没有接通,卫兵听后大惊,立即去开门,丁天原来是要卫兵开门,卫兵听到丁天的声音,立即冲进卫兵的房间抓丁天,那卫兵没有带武器,丁天用管子捅那卫兵,丁天刚一发作就被卫兵抓住了,他一路追着卫兵,卫兵一直追到电线杆的外面,那卫兵毫不收拾,一脚把他踢倒在地,卫兵才倒下。

  铁力发觉现在的情况越发威胁,决定和叶紫瑶做个了断。丁宏探望养老院的新闻被叶紫瑶删掉了,广告部损失很大,因此叶紫瑶被经理谈话,经理让叶紫瑶去世华挖一个猛料,世华现在的总经理可是铁力。叶紫瑶下班后就去了铁力约好的餐厅,却见铁力带着一位美女米兰达在喝酒,叶紫瑶忙上前宣示主权。铁力却告诉叶紫瑶,米兰达是他准备追求的新女友。叶紫瑶很是生气,但她决对不会放弃。叶紫瑶走后,米兰达就走了,刚才那些只是二人演的一场戏,米兰达也看出铁力很爱叶紫瑶。到最后,米兰达抱了叶紫瑶,正好这时,果然有两个男子追杀米兰达。

  警察在丁天家的电脑里发现了案发时的照片,马队让人又搜了一遍。叶紫瑶入职了世华集团做策划,而高剑和傅小柔一同去了丁宏家询问,丁宏对着他们发了一顿脾气,还口口声声说丁天杀人是被他们忽悠的。高剑没有理会,始终盯着丁宏手上切肉的那把刀。叶紫瑶去找了孟可卿,孟可卿知道她是铁力的女朋友,叶紫瑶却让她不要告诉铁力自己入职的事情,正准备拉着她去询问一些事情就被铁力看到了。高剑想到受害者的伤口形状非常独特,正好与这把餐刀吻合,便让老翟扣押回去,然而丁宏却不肯。铁力见叶紫瑶来世华上班大骂胡闹,立刻让人派保安来办公室。肖清杰边说边走过去,发现叶紫瑶从椅子上一头栽倒了下来,但叶紫瑶表情很平静,铁力一直和一个保安聊天,却只是要看看叶紫瑶的伤口到底有多大。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