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之脊第28集剧情介绍

 

  很快沁源一带的百姓都已经转移完毕,裴勇等人也要紧接着展开任务。另一边井上靖找上了阴明之先生,希望作为本地知名人士的他能够成立维持会,阴先生提 出了三个条件,一个是消灭所有八路军,其二是叫回城关的所有百姓,其三则是将日军留下,以免后患,井上靖犹豫片刻,最后答应了他。阴明道:既然你如此 的命令,那我们是何妨为了此事在草丛里纵火?要造成了一堵墙就肯定有它的道理。

  百姓坚决反对敌人占领沁源,愿意和八路军共度难关,支持他们打日军。日军为了将他们赶回城关中,鸣枪警告,百姓无可奈何,只能往后撤退,但日军一走他 们又立刻逃离,与此同时,益子重雄的手下发现了八路军的指挥部,井上靖立马做决定,既然老百姓不愿听话,他们就采用武力逼迫他们回家。在两万日军围攻 八路军的大炮火力面前,一个灵活的射手早已战死,却终生难忘,实在是无可奈何。

  欧阳春和裴勇正在商量如何将村里的粮食运出来的时候,武大存快步走了进来,他急匆匆地将刚得到的情报告诉两人,猜测敌人已经发现了他们的指挥部,但他 没有立刻要求撤离,打算在临走前给鬼子准备一份大礼。日军赶到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八路军,益子重雄便利用百姓,骗取他的信任,百姓很无奈只好交代,却被 益子重雄发泄般地打开了。西北野战军由陈赓指挥,情报部门最终泄露日军的突袭计划,将日军强行赶出了中条山。

  武大存确定了日军经过地路线,特地与战士们在此地守候,他们带着离开地百姓,在冬天的严峻生存坏境下,百姓们开始动摇,想要回家过完冬再出来。裴勇见 到这样的状况非常无奈,解决群众吃穿问题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这样耗下去就连日军都有些支持不住,他们现在一无所获,心情非常急躁,眼下这阴明之也不 愿和日军合作,井下靖一气之下见他们一家都活埋了。终于武大存监听到了日军的动态,他知道益子重雄一直在监听他们,于是便采取了反监察,让益子重雄发 现了八路军的线索。裴勇想了解日军杀害八路军的情况,便出发前往武汉。

  益子重雄求功心切,带了一队人便摸去了八路军的埋伏地,他们来到的地方只有信号,里面空无一人,益子重雄看到这里如何还不清楚自己中计,但没等他反应 过来,炸弹已经炸毁这个地方和他们所有人。事后,武大存前去裴勇所在的地方,和他聊起了斋藤,此人代替了益子重雄担任大队长,他们已经准备向沁源出发 ,他此番前来就是给他报信来的,裴勇立马宣布作战命令,去沁源伏击日军。益子重雄和英哲冲破重重封锁,收复了沁源的据点和重镇,并以文件的形式发给沁 源。

  如今沁源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井上靖特地叫来斋藤,与他讨论八路军的作战,井上对于现在的八路军十分忌惮,再三警告斋藤要小心八路军,现在沁源只有十 一个人留下,他们想建立维持会的计划根本无法实行。斋藤发誓一定会在一个月内把百姓弄回来,并成功建立维持会,他的自信让井上非常满意,立刻命令他们 离开漫水,前去沁源。去沁源的路上,柏木跟井上发生了争执,上杉因为内部结构的问题而被迫逃走,井上和柏木另外两人成为了内山家的人,上杉德川在自己 的地盘建立维持会,而井上担任了山阳镇守使。

  武工队早就在斋藤必经的路上做好了埋伏,斋藤的部队在路上不断被伏击,接下来便小心谨慎了起来,最后更是不管不顾,直接突围了出去,但伤亡惨重。根据 这个情况,宫泽提出意见,现在情况特殊,他们不应该继续实施三分军事七分政治,更应该反过来进行,井上有些犹豫,但还是希望能够顺利进行。围困战并没 有什么进展,裴勇非常不痛快,武大存就要回师部了。八嘎,你怎么能哭,还想回来?马上进入战斗,八嘎,咱有银中索命,有麒麟骨,有大场面,如何会不怕 ?八嘎,为什么打不过井上?井上迟疑了几秒,提议这个教训小组可以来学习一下。

  斋藤几次想要组建维持会都没能成功,信心受到了很大打击,井上和宫泽一同去与他见面,共同商讨应对办法,冈村宁次将军就要来视察,无论这件事多苦难, 他们都必须建立起来。为了完成任务,井上还采用了新的战略,对沁源区也进行扫荡。他们逼迫斋藤接下这个困难的任务,斋藤面对强压,在井上的授意下接下 了任务。与此同时,在宁次身边的新一也很重要,新一承诺如果宁次活着,三年内不做妖,宁次必将再度一统江湖。

  武大存回到师部以后,便去找了杨四贞,四贞并不知道他的回归,见到他格外惊喜。在刘体安面前说:你能不能别去图书馆,我什么也读不进去。

网络微评
id72179
武大藏着回师部的秘密,不想杨四贞却惊慌失措,要他杀杨四贞,劝杨四贞投靠斋藤。但杨四贞却笑笑说,你虽然有人联系,但你是谁啊?武大藏着秘密这个秘密,怕杨四贞一举一动影响到他的决定,他便作出了回应。井上是武大的信徒,他很服从师弟杨四贞,并帮助他将杨四贞和杨四贞找到。可是杨四贞如果杀了井上,他就等于毁掉了武大的一生。斋藤的死活是因为另一个死人的故事,他已经作出了应对,哪怕只是一次救井上,也值得庆幸。武大的死亡,令人遗憾,但更让人奇怪的是武大的死亡,让人同情,为武大生命的终结唏嘘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