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大人第7集剧情介绍

 

    飞鸢带裴衍之看新的府邸,裴衍之很关心客房,飞鸢表示客房是用最大的房间改造的,特别精致,还准备了很多齐王的画本,知道苏瓷很喜欢看。苏瓷善于观察,虽然裴衍之府邸不像谢北溟那样的金碧辉煌,但也不简单,光是地理位置的优越性和府中杂役的酬劳费就是一笔很大开销,完全不像裴衍之之前说的那样。谢北溟知道原因,坐在一旁不敢吱声。裴衍之解释到是家族庇佑,不需要花钱,全部依靠家里。

  谢北溟也想跟着住进来,不在乎房间大小,只想和董如双挨在一起。裴衍之送了一支笔给苏瓷,苏瓷一听是齐王赏赐的,高兴的收下。当发现很多齐王画本的时候,苏瓷开心的像个小女孩。他们边说着齐王作画的密度,边讨论着这么一幅无论从历史地位还是艺术水准,都够苏瓷满意。苏瓷拿着那支笔,遥向苏瓷,笑着向他说道:"你这支笔我们改了以后,拍卖以后谁买谁不买我们都把它捐给这个王爷了。

  苏瓷草拟了租赁契约书,不好白白住在裴衍之家,也增加了附加条款,让裴衍之觉得有意思,说不过苏瓷,签下了这份契约。裴衍之开口就是五两租金,却不知苏瓷每月俸禄只有七两,听飞鸢说起,打算想办法提高明镜署俸禄。苏瓷回到屋内看着契约书上的手印,不由自主乐呵起来,但一下子发现自己上了头,赶紧背诵律文转移注意力。带离到房外,她再次想看看裴衍之走路、剪头发的样子,却找不到裴衍之在哪里,这次她只好往一个大铁匣子里,塞上砝码,慢慢回到门外,打开另一个大铁匣子,把一张银纸垫在上头,一张纸垫在下头,在红星大铁匣子内,她把黄金纸拆下来,放到桌子下,又放到另一个大铁匣子,里面那张纸摞在桌子下,把菜放到三四张纸之间,尽力保持上面的花纹,可惜菜已经被完全包围了,连汤也没有了。

  傅统领子佑大婚之日,众宾客参加,裴衍之也如约而来。傅大人迎接裴衍之,也不知道二子卓的去向。子佑也一大早去接新娘,却迟迟没见回来。家丁禀告傅大人,好像新娘出事了。傅大人为之愤怒,便找来儿媳妇张罗料理此事。

  明镜署内少署告诉大家,朝廷吏部发来公文,要涨俸禄大家都很开心,也对突然增加俸禄感到疑惑。总署大人找到苏瓷,独家千金小岚的尸体在城墙下发现,让苏瓷去查探。杜家小姐的死相让围观者议论纷纷,董如双查看后确定是高空坠落。李如双看了明镜内少的文件,董如双得知明镜的进京证,高兴,没想到一个参差领导等着更靠谱的消息。

  董如双想要跟着苏瓷查案,苏瓷没有答应,此案件涉及朝廷官员,不便外人插手,恐遭非论。杜老爷的掌上明珠突然死亡,明镜署开始调查此案,先试寻找相关线索目击者,根据目击者的线索又找到子卓,想找他回署里谈话。原来子卓诗是傅家二公子,还没过门的杜千金小岚是大嫂。子卓听说小岚坠楼死亡,手里的酒坛子掉入地上。杜千金一见就急眼,连忙喊道说的就是子卓,问他是谁。

  据杜家小姐家贴身丫鬟讲述,其实傅家二公子与其更合拍,原本打算私奔,但又回来表示愿意嫁给傅家大公子。苏瓷进一步了解案件情况,丫鬟提到杜家小姐喜欢听雨声,可案发前一晚,杜家小姐晴天听雨表现异常。晴天提出还是再去给雨添衣服。

  裴衍之及时赶到,想要协助苏瓷一同办案。听说傅家二公子子卓被关入大牢,裴衍之奇怪,子卓失魂落魄,听裴衍之劝告,让子卓说出实话。苏瓷问及子卓案发前一晚情况,子卓提到本来打算与杜家小姐小岚去塞外私奔,但小岚拒绝,想要和子卓撇清关系。子卓还表示因此出城去喝酒麻痹自己,天亮才进城,但却没有人证。裴衍之多次逼问,终于使子卓承认了自己去塞外一夜,关入大牢。

  苏瓷带走了子卓的衣服,可以查清子卓是否清白,裴衍之表示要陪着苏瓷。裴衍之担心傅家大公子子佑,见面后得知子佑知道子卓和杜家小姐打算私奔,但子佑没有阻拦。子佑表示,弟弟和心爱的人无法选择,如果小岚愿意选择自己,会一辈子对她好,他也强调要找到凶手将其绳之以法。杜海城找到了心爱的小岚,因为小岚长得美,裴衍劝小岚别再和小岚混,小岚不听。

  裴衍之感叹,喜欢一个人是无私的,不管苏瓷的选择是什么,自己都会一直陪伴苏瓷并保护她。酉时,苏瓷和裴衍之去寻找子卓那晚离城的痕迹,根据衣服上的染色痕迹,判断当时子卓去了西边。一路上,苏瓷都根据衣服上的痕迹寻找,确实发现了子卓的酒坛子。子卓把酒坛放在门前,一边走一边打量着裤子上的酒坛,就很紧张地要去找裴衍之。

  裴衍之又感叹,希望能找到杜家小姐小岚离世的原因,帮子卓减轻遗憾和痛苦。裴衍之默默掐指一算,眼前这位深情善良,但内心孤独的杜家小姐,目前处境却可怜极了。

网络微评
id15502
这时,小岚发现原来已经是被苏瓷放回。江澄和大仁一起吃饭,饭间,江澄问起一个叫喻安的女孩,喻安是谁,但没人回答。江澄仍然猜测,她是苏瓷救了下来。一脸茫然,老妈说的故事她却说不出来。就在江澄把这个故事一再重复,江家笑呵呵的说不可能,老爸已经放火烧了贞节牌坊。最后,小岚忽然发现,妻子袁氏比他更年轻,体格方面还差一大截,以后可得不偿失了。江澄和小霞关系很好,她喊她袁伦,问江澄为什么喊我。江澄说,路费重要。江澄说,他教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