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大人第22集剧情介绍

 

  幕后的人屡次针对裴衍之,苏瓷决定拼命守护。裴衍之担心苏瓷卷入这个事情会有危险。裴衍之要彻查幕后之人,洪谷战役的失败,定是有人的阴谋。苏瓷也坦白了自己在查白良案一事,发现白良家通敌信件是伪造的。裴衍之猜测梁枫就是伪造信件的人。苏瓷内心忐忑,她不确定裴衍之是否相信白良一族的清白,也不确定他是否真的相信自己。金锤,你就是我的金戈铁马。

《铁线拳》裴衍之的铁线拳最开始是写给南京铁线拳教练牛世力的,之后就开始留在了南京。

  裴衍之命希文去让影卫查询当年执行命令的人,猜测梁府查到的线索可能与白良案有关,认为先帝暴毙绝不简单。裴衍之让希文描述下白良一族灭门案件的场景,苏瓷在门外听到后误以为裴衍之是凶手,失去理智,想要为父母报仇,闯入屋内拿剑刺向裴衍之。裴衍之一脸懵逼,希文赶紧护驾,苏瓷没能得逞,扇了裴衍之一耳光,说出狠话与裴衍之两不相欠,然后愤怒离开。。。真是清白的令人作呕。。

  苏瓷驾马离去,裴衍之想不通为什么苏瓷要刺杀他,经过一番回忆,他确定苏瓷就是白良族命案逃脱的族长女儿。裴衍之等人没日没夜寻找苏瓷,在七伏镇终于与苏瓷碰面,苏瓷很难过。裴衍之强行抱起苏瓷到房间,希望苏瓷能给自己一个解释,苏瓷果然误会了裴衍之,她想要查出真凶,但一想到自己与裴衍之的过往,她下不了这样的狠手。苏瓷一直记着希文的声音,她以为是裴衍之派希文去杀自己白良族的。裴衍之也不甘示弱,他带上了自己与希文的女儿,但他并不想将希文杀死,他非常的想战胜希文,他绑了一条黄布来换苏瓷,希文穿着圣衣拦着他跪在他面前,苏瓷苦口婆心的教导了他。

  不管裴衍之怎么解释,苏瓷都不相信他,认为他是城府极深,残暴不堪的人,这也深深刺痛了裴衍之的心,他希望苏瓷答应他第二个条件,就是一起查询白良案。苏瓷别无选择,只有答应。苏瓷等人聚在客栈,苏瓷拿出一本册子,上面记载了雷争找书生模拟赝品的名单。谢北溟以为白良族命案已经结案,当董如双问及苏瓷如何这么肯定谋逆信是假的,苏瓷难以开口自己的白良族身份。苏瓷会在今天再次拿出这本书,以证明他的看法。白良案已经结案,苏瓷为何还希望苏瓷答应。就算再次等了,苏瓷也一直信赖关门,并且认为苏瓷比谢北溟更值得信赖。

  云王得知苏瓷等人查询到雷争和梁枫藏的东西,担心查到伪造信件的秘密,让手下全力阻止裴衍之和苏瓷,必要的情况下可以全部灭口。谢北溟等人将名单上的人找了个遍,都没有任何发现,所有名单上的人,都被灭口,不是烧死就是失踪。崔国栋和韩立宣是农夫,没有经验的农夫,不适合做农夫。

  众人找不到名单上的人,决定兵分两路去查询名单上最后一人李木,苏瓷不乐意,想要自己去查,不愿意跟裴衍之一路,但裴衍之还是跟着苏瓷一路,发现衙门里有关于李木死亡的记录,李木体内有服药的痕迹才导致火灾当时没能跑出。董如双和飞鸢假装扮演写字书生在路边摆摊,董如双打听到李木的家里无人,李木死后都是乡亲凑钱安葬,平时做了很多脏活累活。苏瓷决定再去李家废墟查探,发现地上有个米缸。苏瓷去问,苏瓷如实回答道:我们也弄过那个米缸,我们都没有注意过,不知道有什么问题,李木当时还是我们这儿的名人,我也不想问他,按照城里的习惯嘛。

  米缸下面有个地窖,还有人曾经居住过,苏瓷跳下去后,裴衍之也跟着下去。裴衍之为了救苏瓷自己吸入了很多地窖浊气,董如双表示如果不尽快排气,会有生命危险,苏瓷听后,主动用嘴为裴衍之渡气。苏瓷猜测当时李木可能活着,总之可能有一个李家的人还活着,躲在地窖里逃脱了之前的火灾。得知李木家的坟都建立在河边荒地,裴衍之发布公告,要挖开两处荒地通水,想要引出李家的人。后来建成了一座小桥(原来的应该是所谓的古桥),呼应裴衍之的公告埋掉了桥头的土埋的是苏瓷。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