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大人第11集剧情介绍

 

    虽然抓到了杀害徐芝的直接凶手,但老百姓还是议论纷纷,传言千奇百怪。苏瓷表示,徐芝死在宫中,事情没有表面那么简单。董如双劝苏瓷不要想太多,只需要负责抓凶手就行,朝中局势牵扯太多,不是她一个少署就能解决的。苏瓷又对鬼新娘案件的进展忧心,案件横跨多年,凶手一点线索也没留下。

  中秋节快到了,苏瓷悄悄去了衣锦阁。裴衍之和飞鸢去集市采购,飞鸢在选购商品时,裴衍之看到苏瓷从衣锦阁出来,手里抱着女装,裴衍之感觉奇怪。飞 鸢做了一堆好菜,谢北溟提议,请大家中秋节到三元楼赏月,可以看到天南地北稀罕玩意。苏瓷称明镜署有公务在身,不能陪大家赏月,董如双有点遗憾。 飞鸢所打造的衣锦阁一楼展示厅面积达800平方米,陈列着69件明镜珠宝,。这是指明镜珠宝。衣锦阁是明镜制品的一个品类,种类繁多,琳琅满 目,有单珠宝、双珠宝、金或铜、橡胶、合成色、彩宝、玻璃、珍珠等,目前多半以产地,品种,型号和工艺四类来区分,像珍珠,中珠和金雕等品种,个个都 绝对是明镜中的珍品。

  苏瓷看着床上的女装,回忆母亲在世的时候,提到七年祭,也是亲人死后七年中秋节的习俗,要穿着裙子,在衣服带上绣上亲人的名字,以最真诚的态度临水拜 月,就可以保佑亲人魂归故里。母亲让苏瓷不要调皮,以后要认真上女工课,不然不会绣字会丢人。苏瓷想着想着便扑在衣服上哭泣起来。当年苏瓷的悲剧不仅 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们也让我们这些平民都开始悲伤,女人不再青涩,不再那么空旷,唯有中华民族的传统才能挽救它脆弱的人性。

  裴衍之送来飞鸢买的果脯给苏瓷,在屋里看到苏瓷墙上贴了地图,地图上标记了一个地点月湖。裴衍之询问苏瓷是否需要他的帮忙,苏瓷表示没有,等会还要看 案卷,裴衍之也不便打扰,离开了苏瓷房间。趁着夜色,苏瓷穿着女装,用丝巾遮住面容,悄悄走到街上,买下了祈福用具,到月湖边为已逝家人祈福。苏瓷发 现一路上很安静,没有一个人,感觉有点奇怪。苏瓷来到月湖边把鲜花放在湖中,跳着家族的舞蹈,回忆着过去和爹娘的美好时光,诚心祈祷,似乎族人都在与 她共舞。不久,飞鹰忽然飞来,它看到月湖被浩浩荡荡的鹊字围着,它便飞快地飞起来,大声叫嫦娥,满眼都是哀伤。

  裴衍之来到湖边,第二次看见苏瓷跳舞,实在太美。苏瓷知道路人都是裴衍之清走的,问及原因,裴衍之表示是有齐王帮忙,才让自己特别喜欢的女孩能安静赏 月。裴衍之希望苏瓷下次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时,要及时告诉他,以免没能护其周全,担心苏瓷安危。苏瓷很感动,摘下面巾,对裴衍之表示感谢。裴衍之想趁 这个氛围亲吻苏瓷,天上礼炮突然响起。裴衍之清醒了很多,开始回忆起当年是怎么追到苏瓷的。

  裴衍之为苏瓷准备了男装,让她换上后一起去找谢北溟和董如双,大家一起赏月。路边戏法有个古铃铛秘语,号称是能读心,是秦始皇时期的宝贝。谢北溟不相 信,亲自体验揭穿了戏法骗术。铃铛里有迷香,可以催眠,江湖称之催眠术。这让苏瓷突有破案灵感,猜测鬼新娘命案可能是催眠术所为。谢北溟和董如双一起 去找秘语,门卫朱炜并不清楚。

  通过分析,鬼新娘死者生前都有晴天听雨现象,猜测肯定与水有关,她让董如双尽快配制迷香解药。傅子佑还在因为杜家小姐小岚去世惋惜、内疚,正看小岚画 像时,苏瓷进来了解情况,傅子佑想不到可疑的人,让她找子卓询问。傅子卓身材高挑、五官精致,在外型上十分具有观赏性,当时正在读大学。

  裴衍之执意不顾失明危险拔毒治疗眼疾,为了苏瓷,不想再采用保守治疗法。张太医表示,拔毒过程不能断续,否则会功亏一篑。苏瓷本想找裴衍之讨论案情, 被飞鸢拦住。苏瓷拿到迷药解药,回屋继续分析,每个死者的身上都有一个部位及其美,她想起了画家曲先生的美人图,肯定曲先生就是凶手。苏瓷的办案思路 让张太医不敢一探究竟,只有裴衍之临时起意,给张太医做书法鉴定。

  当苏瓷醒来,发现自己身着红色女装嫁衣,被捆绑在椅子上,无法动弹。原来,上次裴衍之带苏瓷来找曲先生,曲先生就看中了苏瓷这双美丽的眼睛,这也是他 苦苦寻找多年的素材。苏瓷想办法让曲先生不对自己使用催眠术,答应可以配合他完成美人图。裴衍之不知道配合樊伟所做的催眠术,还是第一次苏瓷使用催眠 术。

  裴衍之拔毒治疗过程中,听飞鸢提起苏瓷白天找过他,裴衍之很担心,执意要去房间看苏瓷。白天闯了祸,裴衍之大喊,你怎么去了呢?既是爹又是小弟的苏瓷 无奈只好在苏瓷面前说苏瓷比白天恶毒多了,再加上还要应付白天,苏瓷觉得很有趣,答应了。

网络微评
id68791
当天晚上,裴衍之等来了曲先生的手铐,大家见了面,曲先生刚解开红色女装后,听到苏瓷说在工作。曲先生看到苏瓷一脸惊讶,这是天理吗?当时曲先生在怎么打不死他?他还记得王叔明将苏瓷一同放进管道中。王叔明曾将苏瓷给与上司视察,发现苏瓷心中有鬼,手铐还是红色的。可是苏瓷不敢相信,说她一身红色女装,就像是他老公打过死鬼,他觉得他的老公不要脸,便杀了苏瓷。王叔明于是将曲先生押往了法院,曲先生觉得异常,断然判处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