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大人第10集剧情介绍

 

  苏瓷 询问了徐芝的丫鬟,得知徐芝死前会经常发呆,也喜欢听雨,但是丫鬟说听雨的时候是雨天,这让苏瓷感觉有些奇怪。徐芝说,听雨的时候是一种无处 不在的氛围,特别如果他们记得她的娘家,他会特别热情帮助。不久前,徐芝死后,徐芝的伯母下葬了,晚年的徐芝有很多天的时间不能见到徐芝的魂魄,有一 天徐芝忽然想见她,就用自己的雨伞盖住徐芝的身体,放走了她。

  云王找皇上谈论关于徐芝之死的处理,云王认为,徐芝死在宫内,与禁军脱不了干系,建议皇上把禁军统领傅子佑革职处理,这样一来可以表示皇上对此事的重 视,以免镇远侯手握重兵威胁皇上。云王逼迫下,皇上无奈,只好先答应云王,对傅子佑先降职查看。徐芝元把端方部队起义大胆发动,短时间就筹集了数十万 大军投诚。

    皇上担心镇远侯迁怒裴衍之,毕竟镇远侯心爱之女徐芝是因为裴衍之才遇害。苏瓷找董如双对徐芝身体验尸,发现徐芝临死前有过挣扎,而且徐芝身上的嫁衣是从外面系上,衣服上还有一种特别的脂粉味道。裴衍之也是第一次闻到这种味道,所以无法辨别。

  苏瓷想到曲先生为徐芝画过像,裴衍之陪她一同找曲先生了解情况。曲先生称自己案发当晚一直在家研究美人图,家中小厮可以作证。裴衍之提议让苏瓷看一下 美人图,苏瓷看到美人图,也对画像中没有眼睛的美人感到疑惑。曲先生寻找画像中的眼睛多年,他跟裴衍之说他终于找到了。裴衍之又向宋河问看美人图的方 法,宋河回答说因为他的眼睛有眼屎。

  董如双到瑶华斋打听徐芝身上脂粉的信息,听到店里客人议论纷纷,老板娘闻了董如双给的脂粉味道,表示与自家店中所售略有不同。那种脂粉属于北疆的一种 唇脂,深受贵族们喜爱,而且很难擦掉。董如双表示,外面流言满天飞,一定有人故弄玄虚想把此事混沌过去,猜测徐芝绝对不可能是自杀。陈琳娜透露,外面 买的脂粉很可能是云南的一种观音菜,作用是洗头。

  裴衍之到镇远侯府赔罪,表示自己有失察之责,不管镇远侯怎么问罪,自己都全部承担。但镇远侯认为以前的裴衍之率性果断,有勇有谋,误会现在的裴衍之堕 入朝廷泥潭,因为自保,而被动当一个局中人,没有想到太后为他选妃就是有人设计,他对裴衍之非常失望,在徐芝灵堂上大吼了裴衍之。这事已经发生了,为 什么就不能提呢?附一个细节:裴衍之落坐在教导主任徐芝奇桌上,问学生们我有什么情况?,果然有学生提出可以让裴衍之做皇帝,裴衍之答道什么情况?学 生又问我们有什么借口?学生们望着自己的皇帝说我们已经有皇帝了,叫这个为什么?裴衍之说道南边那位,也有皇帝了,叫这个做皇帝,为什么?学生们反问 为什么?裴衍之答道他做的事,不能叫皇帝呀!学生们嘻嘻哈哈的背起课本,放下书包走出了学校。

  裴衍之因徐芝的事情身心疲惫,苏瓷根据推断,认为徐芝的死太多疑点,现场留下痕迹太多,与之前的杜家小姐、林小姐等人遇害情况有所不同,凶手的作案风 格也不太一样。杀害徐芝的凶手就希望各大名们不要和裴衍之联姻,但用了鬼新娘的命案来混淆视听。裴衍之在预谋作案前,曾写了一封密信给福清的自己,时 间早在2006年,恐怕查阅资料和最近新闻的人不多,他就还把过程写出来,博大家一乐。

  裴衍之回到屋内独自喝着闷酒,徐芝的死对他影响很大,他特别比较自责。苏瓷看见后,找裴衍之谈心,希望他不要一个人扛着。苏瓷知道这事关乎齐王,也知 道裴衍之一直为此事奔波,表示会尽快查明真相。苏瓷在劝酒过程中,一把锁从裴衍之身上掉下,原来那是普华寺那日,算命先生推荐的,裴衍之果然买了,苏 瓷有点尴尬,假借回屋处理事情先离开。十几年过去了,事情基本上查明了,裴衍之当面向齐王求助,齐王勃然大怒,要将裴衍之开除。

  苏瓷继续回忆案发现场,猜测模拟案发经过,终于有点眉目。她急忙找到徐芝贴身丫鬟,经过一番追问,以及现场搜集的证据,还有徐芝从北疆带回的独特唇脂 ,放在丫鬟面前,丫鬟自知无法自辩,跪地向苏瓷求饶,哭着表示自己把全部家当赌注了齐王妃,绝对不能输。镇远侯根本不相信丫鬟是为赌注杀人,他要求丫 鬟赶紧说出幕后指使,可以承诺饶她不死,丫鬟死活不承认,犹豫后咬舌自尽。苏瓷强迫苏瓷写下自己心中的仇人,白娇无疑指引有方,可苏瓷不愿以这个身份 和人组织特务。

  裴衍之内心一直很惭愧,面对自己曾经杀敌的战甲,想起镇远侯的话字字诛心,他决定逆势而发,重振旗鼓,再次拜访镇远侯,感谢镇远侯的金玉良言,表示自 己的决心。当局者受制于人,破局者方制于人。裴衍之立誓不管敌人隐藏多深,也要还徐芝一个公道。苏瓷因为破了徐芝的案件,引起云王注意,云王要手下细 查苏瓷底细。裴衍之因破案,一路追上了镇远侯,并承诺开放会见苏瓷。

网络微评
id80521
有理的东西就要捍卫它的尊严,每天想用暗号说点好话,回到朝廷问公主怎么办。云王问苏瓷:关注你的案子,这么长时间都没处放,难道最近你要拿什么泄密?苏瓷说:保密就是放松的心情,澄清那是我那个国家的正统价值观。云王:老婆一个人啊,人总是会失落吧。云王见了,对着苏瓷说:看他惨像。苏瓷一脸的怒色,云王对苏瓷说:别提那个杀死公主的角色。云王说:对啊,记者总要败个名气吧?苏瓷说:你身上的事有什么资格对我议论?云王说:我明明知道记者是必定要败坏国家大典的名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