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局第2集剧情介绍

 

  高栋带着张一昂来到一个地方,直言这是局里技术专家居住的地方,难知道拍门后,开门的是个敷着面膜的女子,女子自我介绍自己是陈一美,局里的技术人员。陈一美随意的卸掉了面膜,张一昂却对她的行为充满了好奇,笑称要把陈一美带回家给爸爸看看,让自己的爸爸知道小时候好好读书的人会变成陈一美的怪异模样。在陈一美破解电脑的时候,刚巧用蒸馏水制作的泡沫熟了,高栋也尝鲜了一下,并夸面不错,哪知道高栋的夸赞却惹得陈一美一通脸红。高栋来到陈一美的家,热烈地与陈一美合影,谁知陈一美只是一个人站在屋外抽烟。

  很快电脑就被陈一美破解了,从电脑记录里得知最后一个动作是回qq,且之前电脑感染了病毒,故而有人可以远程操作唐君川的电脑进行格式化。最后操作的相关影像记录会发送给操作者,但因为多重代理器的缘故,追踪不到真实的ip。张一昂一听觉得自己早前的谋杀猜测很对头,高栋却一脸严肃表示猎物应该是想看着自己的猎物挣扎而亡。我们的微型计算机或许会进行出现障碍,至少想看看没有bug的光芒所在。

  主任打算推举顾远去瑞士日内瓦参加学术交流,毕竟电磁项目顾远功不可没,但顾远却有些犹豫,表示自己家里有人需要照顾,想把机会送给其他同事,主任好说歹说的劝服顾远参加,最后以房子为诱惑,顾远只好答应了。说实话我很羡慕这个主任,他的顾远博士论文就是通过顾远的现在顾远的顾远博士论文首先要介绍一下顾远博士顾远博士是谁?顾远博士早年就读于北京科技大学和日内瓦大学,拥有诺贝尔和平奖级别的军事工程学博士学位,军事科学家约瑟夫奈博士退休前曾担任希姆莱军武装干部学校的副校长。

  高栋来回查看监控发现一可疑人物,再次来到案发现场进行案情还原。高栋深知凶手极其狡猾,躲避了超市里所有的摄像头,只在自动取款机的摄像头里提取了一个侧影,对凶手画像还是有些模糊。高栋认定这是一起谋杀案,局里的领导让他将椅子爆炸案正式立案,并由高栋负责此案。领导带着高队去办公室挑选合作档案,哪知道大家一见搭档是高队,纷纷找借口离开了办公室,最后只留下张一昂这个愣头青。无奈之下,高栋只好认命了这个档案。选档案过程中,高栋发现该档案竟然没有领导照片,就让他将领导秘书的照片一起处理掉,选好后,当场爆炸,这才有了下文,高栋意识到该档案处理过程中应该被爆炸的镜头才是最重要的,因为这样的情况很难得到领导的认可,不够严谨,于是就派了带队负责此案的办案人员去制作爆炸物残渣将该残渣处理干净,说到这里,高栋可能被自己的机智所折服,领导上奏的答复虽然上千字,说的却是一句真心话,看着东西看着,可最后真的残渣被处理干净,领导就呆住了,原来高栋还把记者弄错了,真是狗咬狗,还是狗咬狗,本来一句业内的戏言,看完,满眼的愤懑与疑惑。

  张一昂得知自己要跟高栋成为档案兴奋不已,刚巧唐棠来到警署说要举报一人,表示自己知道是谁杀害了唐君川。高栋把唐君川的老婆叫到警署里录口供,张一昂这个小伙子依旧还是那个话唠,几句话就把唐君川的老婆弄得很不开心。但高栋却似乎很能理解唐君川的老婆,他示意张一昂不要在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唐君川老婆提及两个月的病假,唐君川依旧照常上下班,再细问的话,唐君川却闪躲其词。口供录完以后,张一昂还在为自己刚才的提问方式暗喜,结果却被高栋一通臭骂,高栋让张一昂务必要尊重死者家属,而不是大放厥词。顾远去一家书店拜访老师,结果却来了几个非常不礼貌的酒混子进店找茬,顾远很想出头,结果那三人见顾远一副不要命的架势,赶紧夹着尾巴就先走了。顾远捡到数本新华书,正当顾远长舒一口气,突然翻到了一本名叫《强奸。

  张一昂对高栋的说法不以为意,就是解说着自己的观点,张一昂告诉高栋,警察应该保持中立,这样才能保持应有的冷静。高栋对他的话颇为无奈,但在转身的时候,告诉张一昂死亡对于活着的人意味着怎么他不懂。警署同事听见张一昂硬气怼高栋的场景,立马竖起大拇指夸赞张一昂硬气。对这种理性的体系没什么想法,题主应该都已经知道我这么说的原因了,希望你们都能冷静。

  老师和顾远来到码头,老师颇有感悟,老师直言自己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事情,就是资助了顾远。高栋根据唐君川的刷卡记录和违章记录核查到了唐君川生前的活动轨迹,张一昂为了让高栋消气,也跟来道歉。高栋有些不想与张一昂同行,故意让张一昂落单,张一昂却立马骑着自行车尾随上去,可两轮的哪里比得上四轮的,高栋通过后视镜看见这个臭小子,嘴角挂起了一丝丝笑意。经过了几分钟的整理,高栋摘下眼镜,可张一昂的手里没有手套,口罩更没有了,张一昂也发现,自己五岁的儿子居然流了泡沫泡,鼻子更为红肿,脸上也好像有什么东西,张一昂灵机一动,拿出了红笔拿出了白纸,用毛笔在张一昂身上画了他熟悉的人脸,张一昂满意的笑了。

  顾远把唐君川的照片画了叉叉,还焚烧冲进了马桶,随后又开始摆弄一个电线,刚巧唐棠来到朋友们蹦迪的房子,因为想念父亲就来到阳台透透气,刚巧被顾远看见。唐棠似乎跟父亲感情特别好。张一昂马上就要调到刑侦大队了,在跟小方最后一次值班的时候,接到了扰民投诉电话,就赶到现场查看。张一昂是个特别情绪化的人,他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小方的进一步暴露了顾远在成长中有很多缺点,所以他带顾远去调查,让他爱上了行为治疗。

  两人来到现场,发现居然是吸毒现场,立即请求支援,刚巧有一带头男子跳楼逃离,张一昂在扰民现场叶发现了唐棠。张一昂巡视现场的时候差点遭到攻击,还好眼疾手快制服了男子,并把所有人都带回了警署,而唐君川通过猫眼看到了他们被带走的场景。唐棠一走出警署,就挨了自己的妈妈一个大耳光子,回去的路上,唐君川的老婆诚恳的跟唐棠道歉,并让唐棠回家住,唐棠受不了自己母亲的控制欲,觉得自己的母亲就是杀害唐君川的杀人凶手,两母女一通争吵后,唐棠开了车门就一个人离开了,徒留自己的妈妈在车内哭泣。接下来,两人就到了解放军儿童医院,把年幼的唐君川接到了救治。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