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局第6集剧情介绍

 

  高栋发话让大家一定要保护何健,只有这样才能走到凶手之前。片警为了警告顾远情侣间送礼物不要这么玩,刚巧看见了桌上的无人机,就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这可把顾远弄得超级紧张。为了让片警赶紧离开自己的房间,顾远故意牵起唐棠的手。高栋跟上级请示进入何孝园家里调查,但上级因为他没有确凿的证据拒绝了高栋的请示,两人之间发生了激烈的言语碰撞,未得到支持的高栋只好悻悻然先行离开了。唐棠和高栋经常要送早餐,顾远特别开心和充满信心,却见高栋把大包小包的干粮送上门,他只好大意送上了他的,高栋接过后顺手捡起了一包干粮,却发现大包是两份,这下唐棠的面部造型多了一些细节。

  高栋因为被上级刺激,来到练靶场 ,但依旧无法克服心魔扣动扳机。心烦不已的高栋只身一人来到海边,述说着自己对师父的想念。事后,还提着一篮水果去看老王的亲属,刚巧碰见老王的儿子和媳妇正因为要不要上警察学校闹别扭。也许是老王儿子的一席话,让高栋有所感触,下了小区就直接驱车表示要去何孝园家查何健,在车里等候许久的张一昂一听可来了兴致。满嘴的仁义,气氛非常好。高栋为何情愿保研呢?对有关部门了解多少呢?4月6日,本报报道了高栋和其妻子覃的故事。

  顾远在一间工具屋查看当时的采访视频,视频中开救护车的司机李仁心表示自己非常愧疚,顾远在墙上贴上了李仁心的照片并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话。何健自从女友叶晴去世后,精神状态一直不好,每天都要吃下一大把的药,而何健的一举一动也被自己的父亲何孝园派手下郑龙密切监视。高栋和张一昂来到何孝园家,高栋直言此次前来是找何健来找叶晴了解情况,但何孝园却以何健身体不好婉拒了。顾远和何健一个是头脑清晰和头脑反应极快的飞行员,另一个是心眼极小和思虑不透的国安球员。

  高栋离开何孝园家后,从何孝园的言语中也听出了他些许的心虚,决定就死守何孝园。何孝园被高栋这么一打扰,得知自己先前手下的员工已经死了两人,且都与叶晴案有关,多少有些心慌慌,就让手下郑龙多寻些保镖,保护何健的安危。为了让叶晴案的风头不再复起,便让郑龙打电话到警察局问问情况。没一会高栋就接到了老毛局长的抱怨电话,他让高栋马上回局,无奈之下两人只好收队回局。四个高层告知叶晴案是高栋不愿细究,高栋安排叶晴去小区门口一处闲杂人家暂住,保姆就暂住在小区大门旁边,两人在那短暂相处一个星期,叶晴露出了真心实意。

  高栋再次查看上次叶晴案的庭审采访,感觉何健是案件的突破口。顾远最近在上班的时候有些迷糊,同事都开始打趣他,唐棠为顾远烧了一桌菜,奈何厨艺太差根本就吃不下去,饭桌上顾远提及搬家一事,他让唐棠先行搬家过去,但唐棠却觉得这是顾远对自己的施舍,非常的不开心。在送唐棠出去的时候,唐棠的混混前男友魏晓峰来找茬,一顿交战后唐棠被推翻在地昏迷不醒,顾远更是拿起自制手枪一枪毙命了唐棠的混混男友。高栋总想着着顾远和冯小刚合作的《我不是潘金莲》会超出自己的预期,何健也在网上发表了自己对片中角色的理解,他认为为代表文化,何健也发现了混混的另一个特点,为文化角色增添了不少代入感,也因为潘金莲的形象走红了。

  这已经是顾远杀死的第三个人了,在顾远将尸体抛到大海后,顾远咆哮的呐喊了一声。顾远回家后淡定的喊醒昏迷的唐棠,告诉她以后不用害怕,那个魏晓峰已经被自己打跑了,不会再回来了。高栋去接自己的儿子高兴,在车上随意聊了几句,高兴表示自己不喜欢上学,高栋就告诉儿子,自己也不喜欢上学,不过喜欢去学校跟其他同学玩,高栋在车上教育高兴,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职责,作为学生就好好学习,如果有不高兴的事情就跟自己说。高兴一进校门就被其他同学霸凌,不过高栋并不知情,高兴新买的鞋子就这样被其他同学乱踩。工作人员看见顾远杀死顾远,就报了警,民警将顾远带回了派出所。

  顾远跟踪李仁心,待夫妻两离开后,顾远就用万能电磁锁打开了李仁心家里的房门,同时把后备箱的监控专用网线也带上了楼,他在李仁心的皮鞋里安上了微型感应器,还拿手机对着李仁心家一通拍摄。李仁心心有余悸,一直看着赵志平出事的视频,他心里明白是有人对叶晴的死亡在报复他们。张一昂拿来何孝园的相关资料,同时跟高栋阐述了自己对此案件的理解,个人依旧非常怀疑何健。高栋觉得此事虽然有理,但有些事情的关联点还是有疑点,索性叫上张一昂再次前往现场进行查看还原。在派出所民警的带领下,高栋一行来到了何孝园家,赵志平跟进,张一昂等将何孝园送回家中。

网络微评
id91438
顾远醒来的第一时间还跟唐棠说:我的恐惧是无法控制的,你是无法控制我的行为,让我在这个没有归宿的地方住下去,不顾你的反对,等待我的不是回去,而是离开。顾远最终还是决定带唐棠走,唐棠这时却已经消失,高栋站在那里不知道他为什么找顾远做见证人,顾远趁高栋哭泣之际,解开了黑布,冲进唐棠的装弹仓,将他带到垃圾堆里,还有张一昂,高栋继续冲进了废弃的场,张一昂手上已经有了弹药,在高栋准备开枪之际,顾远的车子甩出来刺穿了高栋的颈部,最终顾远的脸部被划伤,脸上鲜血淋漓,顾远只能一边挣扎一边开枪,高栋逃出了废弃的场,匆匆赶往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