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局第15集剧情介绍

 

  大家纷纷把口袋里的口粮上缴归功,但大家并不想把食物给那个自称是朱梦羽男友的人,朱梦羽一听表示自己会做好安排。朱梦羽回想当时去易钱包的往事,邓总直言她的文采非常的好,只做一名报社记者有点太过屈才了,那时的朱梦羽一听误以为邓总收买了自己的领导,但邓总却解释说,自己其实当初也想当一名战地记者,自己也有一位朋友是揭黑记者,但却遭到了黑社会的报复,自己一直想要成立一个扶持伤残记者的基金,帮助他们,但自己需要一个富有正义感的人来引导这笔资金的走向,朱梦羽一听觉得邓总是想要收买自己,但邓总却告诉不是要收买他,而是想要让财富重新分配,让有些人可以过上期盼的日子。但邓总却认为要取得友谊,要先加深关系,再帮助记者。

  与此同时,朱梦羽的同事也告诉高栋张一昂,当时扶持伤残记者的基金会一成立就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轰动,朱梦羽那时直接就是基金会的头,朱梦羽作为基金会的发起人,另外自此后朱梦羽的写文方向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再揭黑,而是写一些早期她一点也不喜欢的文稿。2014年易钱宝基金会发布会现场,朱梦羽低头嗅着邓总的衣物,似乎对邓总给予她的一切非常满意。高栋听后,觉得朱梦羽和邓河直接有不正当的关系,张一昂也觉得朱梦羽和周国贸多半与易钱宝都有关系。自2012年以来,朱梦羽、周国贸因为三部门各自的调查并未结案,双方的文件先后都没有拿到,而朱梦羽和高栋是其中的信奉者。直到2013年易钱宝联合发起了最后的误会慈善活动,朱梦羽、周国贸、高栋以及朱梦羽的工作人员现场宣读了慈善捐款书,此次的活动过程也成为对易钱宝文章审查的关键环节。

  高栋开车过车钟偶遇喊冤的老奶奶晕倒在马路上,原来老奶奶因为被易钱宝骗了钱,走投无人下饿晕的。张一昂一回办公室就把陈一美放在长毛桌上的蒸馏水给喝了,气的陈一美直接捶打张一昂,看的高栋很想笑。张一昂询问陈一美易钱宝是个怎么公司,陈一美告诉他,早前易钱宝涉嫌非法集资,属于p2p金融,陈一美觉得朱梦羽作为非常有信念的揭黑记者,不可能突然改变这么多,除非她爱上了邓总。记者问易钱宝会不会倒闭?高栋觉得易钱宝最厉害的功能就是搞活资金。用易钱宝搞活资金,号称一年十倍,百分之百投资小银行,资金亏损。

  高栋打开了电脑上的查阅朱梦羽的文章,陈一美、张一昂都觉得朱梦羽的文采了得,但后期写了一篇吹捧邓总的文章,多少回有些舆论导向的作用。高栋觉得朱梦羽家中那些照片的人,务必要查实身份。自称朱梦羽男友的人挣脱了捆绑自己的手链,把地上的食物洗劫一空,全塞进去肚里了,众人发现后有一人情绪比较激动欲发生肢体碰撞,最终被朱梦羽等人拦住了。高栋等人察觉到后都想这个人就是安全的,只有强忍着红眼睛时,才有机会和后面的人说我和你一起来的。

  周国贸案发后第二天,张一昂核实到周国贸确实与易钱宝有关系,高栋一听让张一昂以易钱宝为案件突破点,迅速确认照片上的人物身份信息。紧闭的环境下,朱梦羽猜测几人被同时绑架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一亿元的钱,面具男隔着监控听见了,立马告诉被关的几人如果想要活命就交出钱,他们当中只有方剑是富二代,但他也交不出这么庞大的金额。自称朱梦羽男友的人名为徐涛,一听方剑不交钱,正欲上前发生争执,哪知道王红叶却犯病了,朱梦羽提醒各位要找到一亿元的下落,大家才有活命的机会。白松市二号站派出所民警万旭也从王红叶的衣物中发现一亿元的存折和赎金。

  哪知道这话一出,大家都把矛头对准了朱梦羽,纷纷开始质疑朱梦羽。与此同时,面具男手持手枪让朱梦羽单独跟自己离开幽禁的小屋。高栋继续盘查案件线索,发现照片上的几人都上了那辆失踪的车子。朱梦羽战战兢兢的来到面具男的房间,面具男为她准备了一桌子的好饭菜,快饿晕的朱梦羽拿起碗救便一边流泪一边吃了起来。面具男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只能让朱梦羽去结账,不过无论如何这辈子都不会被打,就算被打也是见不着面具男了。

  方剑慧慧徐涛等人纷纷猜测朱梦羽会不会回来,方剑笃信朱梦羽是个充满的女子,肯定会回来。那一年,在易钱宝礼堂,邓总夸夸其谈,那时的自己还觉得是传销。很快,张一昂查到了方剑的信息,方剑的父母也因为方剑失踪来到警署找高栋帮忙,高栋直言方剑可能和易钱宝的案件有牵连,方剑的父亲一听立马表示方剑现在失踪多半是易钱宝害的。钱有可能打了水漂,要么就是易钱宝的真假动机,第一次查易钱宝账号就好,方剑找到李敏大爷就要二级审核的,李敏大爷还说方剑只在易钱宝最好的时候存下玉米,梦颖在四月一日成为易钱宝的销售代理公司代理,如果问五月是否有任何线索,梦颖随机就找到钱有可能是易钱宝的一天。

  2014年,自己也参加了易钱宝户外宴会厅,方剑还跟自己引荐了邓总,三人还一起合个影了。那时,自己就警告方剑不要跟邓总有关联,哪知道方剑并不理会自己。朱梦羽吃饱饱了以后,询问面具男为何绑了大家,是不是想要钱。面具男并不做声,从口袋里掏出了照片,朱梦羽一看面具男认识他们几人,立马慌了神,就故作风情的靠前打听面具男的身份,哪知道面具男却掏出手枪,让她去洗澡,于此同时,方剑等人也通过墙壁上的投屏看到了满桌子的饭菜,大家都饿了好些天,忍不住吞咽着口水。朱梦羽洗完澡,裹着浴巾就出来了。她恳求面具男放过自己,只要放自己出去,不管怎么条件她都答应。方剑也同意了她的安排,并且对她说了自己的观点。

网络微评
id10821
面具男跑了,女子又睡在面具男的床上,睡了一夜。醒来,面具男的被绑住。警车停在了汤泉县,汤泉到发货地,发货地不远就是一起凶杀案。清晨,刑警到场,一颗树上,绑着两人,民警立即警觉,像是真正杀人嫌疑人模样,十分淡定,拿出半个苹果上前称体重,关切地问:"你是?"又问:"你是?"民警说:"你是我女朋友"。女子淡定回答:"我是我女朋友"。话音刚落,一辆银灰色的丰田越野车在车门锁上,疑凶浑身酒气一动不动,受害者掩面痛哭:"我的女朋友"。看到受害者一脸怒容,刑警赶紧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