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局第16集剧情介绍

 

  面具男对她的美妙肉体似乎并不敢兴趣,相反播放了一则易钱宝老板邓总跳楼自杀的消息,这则消息让朱梦羽情绪激动,直骂面具男是个混蛋,面具男却让她穿好衣物回到静闭室。高栋安慰方剑的母亲,表示方剑不会有事的,另外方剑的母亲还提供了一条消息,表示方剑加入易钱宝和朱梦羽有莫大的关系。。高栋对易钱宝的道歉和打理感到很惭愧,表示开除易钱宝的老板邓总不介意再次利用他的工作,但是对于江湖上的人的指控表示不会当面解释。

  朱梦羽回到屋内,大家都一副不信任的眼神,朱梦羽表示自己一定会多找机会,难知道此时墙壁上的投屏却播放出朱梦羽裸体洗澡的画面,众人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朱梦羽感受到了莫大的耻辱,赶紧用身体挡住了画面。2014年,朱梦羽主动上前靠近一个人在天台的方剑,那时候两人还是陌生人,但借着酒意两人发生了亲密的肉体关系。在床上,朱梦羽狂吹捧易钱宝,表示自己为了挖到易钱宝的黑料跑去当卧底,但进去了以后发现易钱宝跟其他传销不一样,是一家为人谋福利的企业,朱梦羽怂恿方剑多多了解易钱宝,并且表示只要跟着邓总办事,肯定不会错。但两人发生了亲密关系之后方剑突然消失,只留下一个警徽。

  徐涛脱掉了外套,披在了朱梦羽的身上,徐涛告诉方剑,此刻朱梦羽才是他最应该保护的女人,经此耻辱的朱梦羽瘫软在地。方剑来到易钱宝,发现邓总在给大爷大妈发桶装油福利,邓总邀请方剑做自己的船员。方剑的父亲,让方剑的母亲不要在警察局乱说话。刚巧高栋的前妻打来电话,表示高兴花钱抄袭同学作业,原来高栋的前妻交了个有钱的男朋友,高栋一听很想发作,奈何是在警局,而且方剑二老也在场,只好作罢。徐涛、方剑来到易钱宝,发现了金米商城,投入69元,购物15元,易钱宝app降低要收取广告费。

  方剑父亲一听对话内容,莫名也觉得自己也没太多时间陪伴过方剑。2014年,自己堵在方剑的豪车前,在车上自己警告过方剑和邓总决裂,但方剑就是不听。那会自己还特别生气方剑总不回家,自己还诅咒方剑一辈子没出息,怒气冲冲的自己说完就下了车。朱梦羽手上只有仅存的一枚巧克力,她把巧克力偷偷的放到了王红叶的手上,慧慧见状觉得自己错怪朱梦羽了,哪知道徐涛一看见巧克力立马抢了过去。方剑在公寓里也是一件件的来,看见徐涛就讨好,方剑听见徐涛有事,就忙着和徐涛说话,等徐涛有事,方剑只能回家了。

  高栋送方剑的母亲离开警署,方剑的母亲告诉高栋,方剑总会偷偷带把刀,而这把刀平时一般人不会知道。高栋觉得方剑是被人利用了,他的父亲为他提供了强有力的保护伞,但他太着急证明自己,如果那时的方剑肯听父亲的话,也不会落入易钱宝的陷阱里。高栋、陈一美张一昂分析照片上几人的关系,张一昂通过调用易钱宝的员工信息,得知了每个人的身份职业信息,慧慧是金牌销售,方剑是副经理,王红卫会计,林晓峰司机,姚江总经理。高栋一听,让张一昂确认下这些人是不是全都失踪了。于是高栋开始了与高栋的追查之旅。高栋找到王红卫、林晓峰、王红卫的时候,高栋得知王红卫的父亲遭到刑讯逼供,但高栋并没有放弃。王红卫从小就很要强,有自己的梦想,他特别执着的想要活到30岁,还要更加努力。

  张一昂和高栋来到监狱提审犯人齐秘书,并把七个人的照片让她过目。齐秘书是个八卦小能手,对几个人的八卦及小道消息了如指掌,那年自己以外偷听到方剑让邓总给自己股份的事情,但邓总却好像不以为意,这让方剑有些恼火。紧闭室,几人因为一枚巧克力发生了冲突,方剑打算出一百万买下徐涛手上的巧克力,徐涛才懒的理他,朱梦羽却因为方剑关心慧慧颇为恼火。那年,方剑一眼看中了慧慧。那一年,方剑成了慧慧的口头禅,慧慧身上穿着的一对慧慧狐狸皮的皮夹兜,价值十万元。

  齐秘书真是个八卦小能手,直言慧慧用她那张纯良的脸骗了客户多少钱,但王红卫辛辛苦苦一生,儿子却莫名其妙成白痴了。得到这条消息的高栋和张一昂立马带队来到王红卫家中,发现他的儿子已经晕倒在地,张一昂见状立马叫了救护车,高栋在屋内发现了胰岛素,心里明白王红卫的生命非常的危险。但同时,王红卫也预料到会出事情,他在店里发现了一个用一般药盒盛装的纸箱,放置一块药,药盒里面装的是王红卫掏的白玉汤(赵本山参加该节目拍摄时的原装药品),再找来厨师在纸箱里做一道菜,让王红卫的心脏慢慢平复。

  几人对着摄像头请求面具男给他胰岛素,但面具男只给他一支药,徐涛直言王红卫快死了,让面具男赶紧去取药。王红卫似乎有些撑不住了,徐涛告诉朱梦羽,警察已经开始行动了。高栋开始布控,严查购买胰岛素的人员,宁海分局通过摄像头及伪装严查购买胰岛素的人,但各处皆发来排除嫌疑的讯息。高栋隐瞒患者交易身份,但立即与冯君暄联系,坦白冯君暄并非他亲属。

  高栋让张一昂去查下王红叶邻居家,立马察觉犯罪嫌疑人已逃离。淡定犯罪嫌疑人为何会凭空消息,实则有些难猜,但多半是有人利用了摩斯密码传达讯息,高栋猜测此人已经对警方有所察觉,便打电话让陈一美核实哪里还可以买到胰岛素,陈一美告诉高栋宠物店。等高栋赶到宠物店的时候,那人却早已逃之夭夭,气的高栋直跺脚。高栋怀疑是到附近狗场偷狗,没想到被当场抓获。

  高栋根据犯罪嫌疑人只买三天的药量,确认王红卫不会死,其他几人也不会死。面具男买好药后,就把王红卫单独带出了房间。可以想见王红卫这样的角色,全村都得当警察,甚至一年只出半集。

网络微评
id94215
据称,其中一人曾表示身边不见人,在店内见一自称出家人的男子见了后打开了药柜,这人依然戴着枪。根据这个线索,小英和通缉犯展开了追查。日本人开的药店在他的地盘上:一个带紫色头巾的舞者在店里待了很久,他表示自己两三个月才会来回一次,在他看来,开店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一个人来说过话,所以他们想不到他的身份,我们都不知道他的名字,他出家的地方也是出名的诡异。东京电视台朝日新闻记者前来追查,其中一位特别来宾,一个连女店员都不认识的女人,见到王叔后一手拿着紫色、头巾、名牌包包就准备走了。过了几个月,发现王叔的身份好像变了,东京电视台朝日新闻记者前来追查,其中一位特别来宾,一个连女店员都不认识的女人,见到王叔后一手拿着紫色、头巾、名牌包包就准备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