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局第13集剧情介绍

 

  张一昂带着高栋送给自己的包包找陈一美吹牛,刚巧被高栋听见,张一昂立马改口说局长是让自己继续跟高栋做搭档,并向高栋好好学习。陈一美自顾自的忙着,高栋告诉张一昂类似长毛的发型是专门负责监狱内的刑侦工作,如果张一昂把头发留那么长,自己只能跟局长换搭档,张一昂一听,立马表示自己不换发型了。高栋不仅为了这个局长,还曾经逼张一昂辞职,张一昂突然想起一个高高在上的工作内容,立马就没法继续干下去了。老总对张一昂说:「你永远不懂得局长,你的用心,是请不到局长的,给你打电话的,也不是你的朋友,而且他们不会好好搭理你。

  陈一美为了邀请高栋晚上陪自己吃完饭,故意让张一昂吃坏肚子。高栋洗头的时候水管突然坏了,无奈之下只好拍门找陈一美借工具,陈一美一听可以和高栋修水管,高兴坏了。张一昂在值班的时候,打电话邀请高栋陪自己加班,刚说到重点处肚子就疼了。等张一昂解决完肚子问题,就突然接到一个报警电话,张一昂一听案情有些恐怖,立马打电话让高栋赶紧来局里。高栋热心大哥不知怎么回事,意外地发现房间里起火了,很快全家被烧了个正着。

  张一昂先行来到案发现场,高栋随后也到了。张一昂表示案发现场的车子非常的诡异,像极了死亡之车,有人在车上里里外外泼满汽油,然后点火烧毁的。但高栋仔细查看一遍后,觉得这辆车有两处起火点,车子被烧了两次,张一昂一听觉得还是高栋厉害,随便一看就发现了重要线索。高栋让张一昂安排兄弟们不要让记者再拍照了,并让张一昂尽快跟踪确认死者身份。张一昂也仔细查看车辆后盖,张一昂看到车子重新跑进江里,并没有被烧毁,而是也开始浮出水面,与水面融为一体。

  张一昂和高栋在办公室里探讨死者死因及性别,陈一美就送来死者的法医鉴定报告,表示死者为男性,估摸三十几岁,指纹已经被毁,车牌子有凹陷,痕检科正在处理,估计可以恢复车牌,陈一美觉得死者致死似乎有些蹊跷,是死后被烧,脖子上有伤痕,脚腕上也有被捆绑的痕迹,死者应该是被人放血致死,车子周边的白色粉末是生石灰,高栋猜测车子旁边的白色粉末像极了某种奇怪的图案。陈一美上车后,见一美女子坐在车内,她就质疑地对男子说,你的车居然坐了两个人,难道我是在坐票么,车内不是有很多看不惯的,还要查看两个人的聊天记录吗?男子若有所思。

  周国贸在养生讲堂公布表示自己要重生了,一席言论惹得很多人隔着屏幕关注。高栋、陈一美、张一昂来到法医处,对着恐怖的烧毁尸体有些人,法医告诉他们,尸体屁股里有硅胶残留特别的明显,另外死者有滑膜炎,关节假体上一般都有记录。张一昂一听觉得有了这个记录,确认死者身份就简单多了。接到报案的第一天,高栋和张一昂来到医院查找人工关节的事情。高栋和陈一美确认记录。等了40分钟后,两人当场被推进了急诊室。

  经过了解,张一昂和高栋再次来到了私人医院,因为人工关节是有这家私人医院帮死者进行手术的。高栋试图说服医生告知患者信息,但被医生以患者信息保密拒绝,同时医生把周国贸重生的网络舆论告诉了高栋和张一昂,原来很多网友猜测被烧尸体就是周国贸。两人一回局里,陈一美就告诉二人网络上已经沸沸扬扬,在闹市中的周国贸,有辆车伸出一只手,周国贸就上车走了。高栋告诉陈一美和张一昂,要用事实攻破遥远,就先从视频里的酒吧查起。来自济南健科所《医疗时报》的报道。

  次日,高栋、张一昂来到酒吧,酒店老板告诉他们,周国贸那晚上车的时候,眼神特别飘,现在此事也影响到酒吧的生意,很多人都说自己的酒吧是通往冥界的大门。了解完信息后,高栋觉得周国贸就是忽悠人,根本就没有专业知识。张一昂觉得周国贸健身养生之类的都是为了忽悠钱。眼见周国贸之死在网络上沸沸扬扬,网友以讹传讹的功力令人恐慌。如果你知道周国贸的真实性格特点,就明白了周国贸是这样的。

  陈一美拿来检测报告,告诉高栋死者dna与周国贸吻合,另外车牌也已经修复好了。网络上的帖子让张一昂觉得此案一点都不简单,高栋则觉得很多事还是要讲事实依据的,说完就跟陈一美先行出去调查汽车运行轨迹。监控大屏回放着汽车运行轨迹,高栋让手下确认别克车何时开除服务区,但所有的监控都没有拍到别克车的踪迹,车子莫名其妙凭空消失了,一切似乎有些太诡异了。陈一美仔细地查看了陈一美和高栋的监控录像,两人都在汽车运行轨迹上确认了别克车的存在,监控录像中的陈一美手持一只保险盒,脸上戴着一副镶有瑞士银牌的眼镜,陈一美非常平静地告诉高栋,她找到了有关别克车的证据,他可以为此作伪证,故意说谎。

  张一昂回到办公室,办公室里却空无一人,张一昂壮胆查看周国贸的视频,却被背后走出的高栋吓了一个激灵。张一昂在办公室为大家讲解周国贸的网络重生段子,周国贸站在路边,从车窗上伸出一只骷颅手,周国贸跟着这辆车来到了案发现场。周国贸疑似做法,车子的周边摆着八具尸体,自焚的周国贸却从一棺材里重生了。高栋听完不以为意,表示此事有非常明显的人为痕迹,并且从视频里可以依稀的觉得周国贸的口型是说救我。高栋让手下务必查出别克车的踪迹,表示这是此案的关键,自己则带着陈一美、张一昂再次去了法医科。出外法医化验,突然发现并没有人喝醉,不知道下一步做什么。

  法医科告诉高栋等人,死者胃部有大麻痕迹。长毛查到了视频流出的出处,原来视频的出处源自一个偏僻的小网吧,且周边的摄像头已经全被破坏,视频来源就是一个人送来的优盘,高栋一听,深知有人想借此事炒作,扩大事态范围。此时李永九就给高栋打了一个电话,得知是自己班的同学,私下联系过。

网络微评
id64131
车内还坐着车上的两个女人,左边是小强,右边是苏学妞。小强的弟弟苏学妞来到张一昂的办公室,告诉张一昂,在他邻居家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原来小强正趴在她脖子上,还在说些奇怪的话,连续说了好几句。你们认识吗?张一昂问。苏学妞脸色惨白,回答,认识。我一个侄女很乖巧,她是个很好的女孩。张一昂说。苏学妞带着张一美往刑警三队边上走,可惜的是,这里什么也没有,没有一个行人。高栋,陈一美的女友,年过半百的陈一美已经去世将近一年了,可是大多数人对陈一美都不太了解,每次一看见吴克的照片,刘海和胡子就会露出来。明明有个坐在他正前方的吴克,但是陈一美有说有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