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局剧情介绍

13-18集

谋局第13集剧情介绍

  张一昂带着高栋送给自己的包包找陈一美吹牛,刚巧被高栋听见,张一昂立马改口说局长是让自己继续跟高栋做搭档,并向高栋好好学习。陈一美自顾自的忙着,高栋告诉张一昂类似长毛的发型是专门负责监狱内的刑侦工作,如果张一昂把头发留那么长,自己只能跟局长换搭档,张一昂一听,立马表示自己不换发型了。高栋不仅为了这个局长,还曾经逼张一昂辞职,张一昂突然想起一个高高在上的工作内容,立马就没法继续干下去了。老总对张一昂说:「你永远不懂得局长,你的用心,是请不到局长的,给你打电话的,也不是你的朋友,而且他们不会好好搭理你。

  陈一美为了邀请高栋晚上陪自己吃完饭,故意让张一昂吃坏肚子。高栋洗头的时候水管突然坏了,无奈之下只好拍门找陈一美借工具,陈一美一听可以和高栋修水管,高兴坏了。张一昂在值班的时候,打电话邀请高栋陪自己加班,刚说到重点处肚子就疼了。等张一昂解决完肚子问题,就突然接到一个报警电话,张一昂一听案情有些恐怖,立马打电话让高栋赶紧来局里。高栋热心大哥不知怎么回事,意外地发现房间里起火了,很快全家被烧了个正着。

  张一昂先行来到案发现场,高栋随后也到了。张一昂表示案发现场的车子非常的诡异,像极了死亡之车,有人在车上里里外外泼满汽油,然后点火烧毁的。但高栋仔细查看一遍后,觉得这辆车有两处起火点,车子被烧了两次,张一昂一听觉得还是高栋厉害,随便一看就发现了重要线索。高栋让张一昂安排兄弟们不要让记者再拍照了,并让张一昂尽快跟踪确认死者身份。张一昂也仔细查看车辆后盖,张一昂看到车子重新跑进江里,并没有被烧毁,而是也开始浮出水面,与水面融为一体。

  张一昂和高栋在办公室里探讨死者死因及性别,陈一美就送来死者的法医鉴定报告,表示死者为男性,估摸三十几岁,指纹已经被毁,车牌子有凹陷,痕检科正在处理,估计可以恢复车牌,陈一美觉得死者致死似乎有些蹊跷,是死后被烧,脖子上有伤痕,脚腕上也有被捆绑的痕迹,死者应该是被人放血致死,车子周边的白色粉末是生石灰,高栋猜测车子旁边的白色粉末像极了某种奇怪的图案。陈一美上车后,见一美女子坐在车内,她就质疑地对男子说,你的车居然坐了两个人,难道我是在坐票么,车内不是有很多看不惯的,还要查看两个人的聊天记录吗?男子若有所思。

  周国贸在养生讲堂公布表示自己要重生了,一席言论惹得很多人隔着屏幕关注。高栋、陈一美、张一昂来到法医处,对着恐怖的烧毁尸体有些人,法医告诉他们,尸体屁股里有硅胶残留特别的明显,另外死者有滑膜炎,关节假体上一般都有记录。张一昂一听觉得有了这个记录,确认死者身份就简单多了。接到报案的第一天,高栋和张一昂来到医院查找人工关节的事情。高栋和陈一美确认记录。等了40分钟后,两人当场被推进了急诊室。

  经过了解,张一昂和高栋再次来到了私人医院,因为人工关节是有这家私人医院帮死者进行手术的。高栋试图说服医生告知患者信息,但被医生以患者信息保密拒绝,同时医生把周国贸重生的网络舆论告诉了高栋和张一昂,原来很多网友猜测被烧尸体就是周国贸。两人一回局里,陈一美就告诉二人网络上已经沸沸扬扬,在闹市中的周国贸,有辆车伸出一只手,周国贸就上车走了。高栋告诉陈一美和张一昂,要用事实攻破遥远,就先从视频里的酒吧查起。来自济南健科所《医疗时报》的报道。

  次日,高栋、张一昂来到酒吧,酒店老板告诉他们,周国贸那晚上车的时候,眼神特别飘,现在此事也影响到酒吧的生意,很多人都说自己的酒吧是通往冥界的大门。了解完信息后,高栋觉得周国贸就是忽悠人,根本就没有专业知识。张一昂觉得周国贸健身养生之类的都是为了忽悠钱。眼见周国贸之死在网络上沸沸扬扬,网友以讹传讹的功力令人恐慌。如果你知道周国贸的真实性格特点,就明白了周国贸是这样的。

  陈一美拿来检测报告,告诉高栋死者dna与周国贸吻合,另外车牌也已经修复好了。网络上的帖子让张一昂觉得此案一点都不简单,高栋则觉得很多事还是要讲事实依据的,说完就跟陈一美先行出去调查汽车运行轨迹。监控大屏回放着汽车运行轨迹,高栋让手下确认别克车何时开除服务区,但所有的监控都没有拍到别克车的踪迹,车子莫名其妙凭空消失了,一切似乎有些太诡异了。陈一美仔细地查看了陈一美和高栋的监控录像,两人都在汽车运行轨迹上确认了别克车的存在,监控录像中的陈一美手持一只保险盒,脸上戴着一副镶有瑞士银牌的眼镜,陈一美非常平静地告诉高栋,她找到了有关别克车的证据,他可以为此作伪证,故意说谎。

  张一昂回到办公室,办公室里却空无一人,张一昂壮胆查看周国贸的视频,却被背后走出的高栋吓了一个激灵。张一昂在办公室为大家讲解周国贸的网络重生段子,周国贸站在路边,从车窗上伸出一只骷颅手,周国贸跟着这辆车来到了案发现场。周国贸疑似做法,车子的周边摆着八具尸体,自焚的周国贸却从一棺材里重生了。高栋听完不以为意,表示此事有非常明显的人为痕迹,并且从视频里可以依稀的觉得周国贸的口型是说救我。高栋让手下务必查出别克车的踪迹,表示这是此案的关键,自己则带着陈一美、张一昂再次去了法医科。出外法医化验,突然发现并没有人喝醉,不知道下一步做什么。

  法医科告诉高栋等人,死者胃部有大麻痕迹。长毛查到了视频流出的出处,原来视频的出处源自一个偏僻的小网吧,且周边的摄像头已经全被破坏,视频来源就是一个人送来的优盘,高栋一听,深知有人想借此事炒作,扩大事态范围。此时李永九就给高栋打了一个电话,得知是自己班的同学,私下联系过。

谋局第14集剧情介绍

  局长发布记者招待会对周国贸案情进行回复,要求各位网友不要破坏社会秩序,更不要封建迷信,务必要做到不信谣,不传谣,警方也将尽快将凶犯绳之以法。一个小屋内,有七个人在墙壁的投屏上看到周国贸被割喉的画面,其中一女的大声呼喊,这是施暴者想让大家知道逃跑的下场。而另一女子一直喊疼痛,催促周国贸快走,周国贸摸出微信,上传了受害女子最新的照片,根据所拍照片,周国贸被人体炸弹炸出血痕,而看到这一幕,曹先生开车一路追了下来。

  长毛跟高栋汇报工作,表示确实查不到别克车出服务区的画面,且没有视觉盲区。高栋觉得此事不可能,这么多警力和监控,别克车却无踪可循。高栋让长毛再次认真确认箱式货车里是否有别克车的踪迹,自己则带着张一昂来到健身馆盘问些周国贸的事情。健身馆挺配合,很快高栋和张一昂打开了周国贸的私人储物柜,发现里面有好多荣誉证书,张一昂侃侃而谈,高栋则一脸冷静。高栋和张一昂来到周国贸的公司,职员得知老板去世的消息痛哭流涕,这一幕然高栋觉得周国贸人缘还挺好。两人拿到周国贸的手机后,发现里面有很多手机里的秘密,高栋直觉通讯录里的张磊有些可疑,便让张一昂留下来审审那些职员关于周国贸的消息,自己则一人去会见张磊。张磊得知自己是高栋家里的独子后,大为感慨,说自己一直就梦想当一名警察,真正参与战斗却也没有任何能力可言,在此一探究竟。高栋便说张磊开的应该是豪车,看不到这些,感觉不到他是老司机,每次穿警服时都戴着墨镜。

  张一昂来到盘问相关人员,各位女子队周国贸似乎都挺用情,张一昂得知周国贸和深爱一年多的女子都没有同居在一起,是个禁欲系。高栋找到张磊,张磊直言两人是高中同学,高中的时候还恶作剧过周国贸,那时候的周国贸被人欺负惯了,故而也就没有再生冲突,不过自己那会跟踪过周国贸,发现他还参加了一个催眠俱乐部,至于周国贸那些养生类的言论,压根就是蒙人。深爱一年多的周国贸居然不辞而别,张磊让张一昂带他看似会看上去很简单的房子。

  高栋和张一昂碰头后,觉得周国贸挺可悲的,一个极度自卑和极度自信的混合体,别克车辆的踪迹依旧还在查,但这一次陈一美也说不出个别克车无故失踪的所以然,高栋觉得这个案件又是一起高智商犯罪。自称朱梦羽的男朋友手带白手套潜入朱梦羽的豪宅,朱梦羽的爸爸发现了他以后,询问了些情况后就放松了警惕。高栋也让长毛通过确认别克车的加油信息知悉了朱梦羽的个人信息,高栋猜测朱梦羽可能已经失踪了。长毛来到朱梦羽家中,朱梦羽的父亲告诉长毛自己的女儿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长毛一听,立马电话让高栋来朱梦羽家里确认更多的线索。这两辆车都一起停在高栋家,但高栋觉得这两辆车并不能被发现,于是跑到凯旋商城的废品收购站,给该店刷出了一张名为carsarts的pos机订单,于是这两辆车就被pass了。

  张一昂、高栋在朱梦羽的房间里仔细的查看了一通,高栋发现朱梦羽的衣柜里有男人的衣服,并且在衣柜里还有一张线索图,高栋见状立马让人去查明所有人的身份。朱梦羽的父亲告诉高栋,自己的女儿是好人,虽说现在自己挣了钱,但大部分都用于捐助了。自称朱梦羽男友的人在家查阅姚江的个人信息,刚想打电话给高栋,就被人在背后一棍子敲晕了。手持枪械的一面具男抱着一麻袋进入一紧闭的房间,众人打开麻袋后,发现自称朱梦羽的男人,随即发生了激烈的冲突。高栋听到女儿被吓得打电话喊来了警察和消防官兵,消防官兵立即打通了高栋的电话,将其带走。

  报案后第二天,高栋和张一昂来到日报社调查朱梦羽。紧闭的小屋里,众人发生了冲突,朱梦羽询问方剑是不是邀请的所有人都到齐了,方剑非常的确定的回复是的。高栋通过朱梦羽报社女同事的讲解,得知朱梦羽有一个心结,并且周梦羽早前是一位揭黑记者,而她之所以不做解黑记者和一件事有莫大的关系,那年,朱梦羽去参加了一场易钱宝的伪面试,但那会主管却不让她发布,朱梦羽写过一篇易钱宝的黑幕文章,不过后来她却不投稿甚至离职了,还说了一句自己应该做些更高尚的事情。《一个网络主持人的职业生涯》,这是她离开《一个网络主持人的职业生涯》之后的第一篇写作。

  紧闭小屋内,朱梦羽发现地上有一张吃过的糖纸,便提议大家把所有的食物都聚集在一起,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就不去动。他找到当年的老伙伴们一起集合,一起开始计划明天的午餐,目标是做出美味的午餐。

谋局第15集剧情介绍

  大家纷纷把口袋里的口粮上缴归功,但大家并不想把食物给那个自称是朱梦羽男友的人,朱梦羽一听表示自己会做好安排。朱梦羽回想当时去易钱包的往事,邓总直言她的文采非常的好,只做一名报社记者有点太过屈才了,那时的朱梦羽一听误以为邓总收买了自己的领导,但邓总却解释说,自己其实当初也想当一名战地记者,自己也有一位朋友是揭黑记者,但却遭到了黑社会的报复,自己一直想要成立一个扶持伤残记者的基金,帮助他们,但自己需要一个富有正义感的人来引导这笔资金的走向,朱梦羽一听觉得邓总是想要收买自己,但邓总却告诉不是要收买他,而是想要让财富重新分配,让有些人可以过上期盼的日子。但邓总却认为要取得友谊,要先加深关系,再帮助记者。

  与此同时,朱梦羽的同事也告诉高栋和张一昂,当时扶持伤残记者的基金会一成立就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轰动,朱梦羽那时直接就是基金会的头,朱梦羽作为基金会的发起人,另外自此后朱梦羽的写文方向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再揭黑,而是写一些早期她一点也不喜欢的文稿。2014年易钱宝基金会发布会现场,朱梦羽低头嗅着邓总的衣物,似乎对邓总给予她的一切非常满意。高栋听后,觉得朱梦羽和邓河直接有不正当的关系,张一昂也觉得朱梦羽和周国贸多半与易钱宝都有关系。自2012年以来,朱梦羽、周国贸因为三部门各自的调查并未结案,双方的文件先后都没有拿到,而朱梦羽和高栋是其中的信奉者。直到2013年易钱宝联合发起了最后的误会慈善活动,朱梦羽、周国贸、高栋以及朱梦羽的工作人员现场宣读了慈善捐款书,此次的活动过程也成为对易钱宝文章审查的关键环节。

  高栋开车过车钟偶遇喊冤的老奶奶晕倒在马路上,原来老奶奶因为被易钱宝骗了钱,走投无人下饿晕的。张一昂一回办公室就把陈一美放在长毛桌上的蒸馏水给喝了,气的陈一美直接捶打张一昂,看的高栋很想笑。张一昂询问陈一美易钱宝是个怎么公司,陈一美告诉他,早前易钱宝涉嫌非法集资,属于p2p金融,陈一美觉得朱梦羽作为非常有信念的揭黑记者,不可能突然改变这么多,除非她爱上了邓总。记者问易钱宝会不会倒闭?高栋觉得易钱宝最厉害的功能就是搞活资金。用易钱宝搞活资金,号称一年十倍,百分之百投资小银行,资金亏损。

  高栋打开了电脑上的查阅朱梦羽的文章,陈一美、张一昂都觉得朱梦羽的文采了得,但后期写了一篇吹捧邓总的文章,多少回有些舆论导向的作用。高栋觉得朱梦羽家中那些照片的人,务必要查实身份。自称朱梦羽男友的人挣脱了捆绑自己的手链,把地上的食物洗劫一空,全塞进去肚里了,众人发现后有一人情绪比较激动欲发生肢体碰撞,最终被朱梦羽等人拦住了。高栋等人察觉到后都想这个人就是安全的,只有强忍着红眼睛时,才有机会和后面的人说我和你一起来的。

  周国贸案发后第二天,张一昂核实到周国贸确实与易钱宝有关系,高栋一听让张一昂以易钱宝为案件突破点,迅速确认照片上的人物身份信息。紧闭的环境下,朱梦羽猜测几人被同时绑架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一亿元的钱,面具男隔着监控听见了,立马告诉被关的几人如果想要活命就交出钱,他们当中只有方剑是富二代,但他也交不出这么庞大的金额。自称朱梦羽男友的人名为徐涛,一听方剑不交钱,正欲上前发生争执,哪知道王红叶却犯病了,朱梦羽提醒各位要找到一亿元的下落,大家才有活命的机会。白松市二号站派出所民警万旭也从王红叶的衣物中发现一亿元的存折和赎金。

  哪知道这话一出,大家都把矛头对准了朱梦羽,纷纷开始质疑朱梦羽。与此同时,面具男手持手枪让朱梦羽单独跟自己离开幽禁的小屋。高栋继续盘查案件线索,发现照片上的几人都上了那辆失踪的车子。朱梦羽战战兢兢的来到面具男的房间,面具男为她准备了一桌子的好饭菜,快饿晕的朱梦羽拿起碗救便一边流泪一边吃了起来。面具男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只能让朱梦羽去结账,不过无论如何这辈子都不会被打,就算被打也是见不着面具男了。

  方剑慧慧徐涛等人纷纷猜测朱梦羽会不会回来,方剑笃信朱梦羽是个充满的女子,肯定会回来。那一年,在易钱宝礼堂,邓总夸夸其谈,那时的自己还觉得是传销。很快,张一昂查到了方剑的信息,方剑的父母也因为方剑失踪来到警署找高栋帮忙,高栋直言方剑可能和易钱宝的案件有牵连,方剑的父亲一听立马表示方剑现在失踪多半是易钱宝害的。钱有可能打了水漂,要么就是易钱宝的真假动机,第一次查易钱宝账号就好,方剑找到李敏大爷就要二级审核的,李敏大爷还说方剑只在易钱宝最好的时候存下玉米,梦颖在四月一日成为易钱宝的销售代理公司代理,如果问五月是否有任何线索,梦颖随机就找到钱有可能是易钱宝的一天。

  2014年,自己也参加了易钱宝户外宴会厅,方剑还跟自己引荐了邓总,三人还一起合个影了。那时,自己就警告方剑不要跟邓总有关联,哪知道方剑并不理会自己。朱梦羽吃饱饱了以后,询问面具男为何绑了大家,是不是想要钱。面具男并不做声,从口袋里掏出了照片,朱梦羽一看面具男认识他们几人,立马慌了神,就故作风情的靠前打听面具男的身份,哪知道面具男却掏出手枪,让她去洗澡,于此同时,方剑等人也通过墙壁上的投屏看到了满桌子的饭菜,大家都饿了好些天,忍不住吞咽着口水。朱梦羽洗完澡,裹着浴巾就出来了。她恳求面具男放过自己,只要放自己出去,不管怎么条件她都答应。方剑也同意了她的安排,并且对她说了自己的观点。

谋局第16集剧情介绍

  面具男对她的美妙肉体似乎并不敢兴趣,相反播放了一则易钱宝老板邓总跳楼自杀的消息,这则消息让朱梦羽情绪激动,直骂面具男是个混蛋,面具男却让她穿好衣物回到静闭室。高栋安慰方剑的母亲,表示方剑不会有事的,另外方剑的母亲还提供了一条消息,表示方剑加入易钱宝和朱梦羽有莫大的关系。。高栋对易钱宝的道歉和打理感到很惭愧,表示开除易钱宝的老板邓总不介意再次利用他的工作,但是对于江湖上的人的指控表示不会当面解释。

  朱梦羽回到屋内,大家都一副不信任的眼神,朱梦羽表示自己一定会多找机会,难知道此时墙壁上的投屏却播放出朱梦羽裸体洗澡的画面,众人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朱梦羽感受到了莫大的耻辱,赶紧用身体挡住了画面。2014年,朱梦羽主动上前靠近一个人在天台的方剑,那时候两人还是陌生人,但借着酒意两人发生了亲密的肉体关系。在床上,朱梦羽狂吹捧易钱宝,表示自己为了挖到易钱宝的黑料跑去当卧底,但进去了以后发现易钱宝跟其他传销不一样,是一家为人谋福利的企业,朱梦羽怂恿方剑多多了解易钱宝,并且表示只要跟着邓总办事,肯定不会错。但两人发生了亲密关系之后方剑突然消失,只留下一个警徽。

  徐涛脱掉了外套,披在了朱梦羽的身上,徐涛告诉方剑,此刻朱梦羽才是他最应该保护的女人,经此耻辱的朱梦羽瘫软在地。方剑来到易钱宝,发现邓总在给大爷大妈发桶装油福利,邓总邀请方剑做自己的船员。方剑的父亲,让方剑的母亲不要在警察局乱说话。刚巧高栋的前妻打来电话,表示高兴花钱抄袭同学作业,原来高栋的前妻交了个有钱的男朋友,高栋一听很想发作,奈何是在警局,而且方剑二老也在场,只好作罢。徐涛、方剑来到易钱宝,发现了金米商城,投入69元,购物15元,易钱宝app降低要收取广告费。

  方剑父亲一听对话内容,莫名也觉得自己也没太多时间陪伴过方剑。2014年,自己堵在方剑的豪车前,在车上自己警告过方剑和邓总决裂,但方剑就是不听。那会自己还特别生气方剑总不回家,自己还诅咒方剑一辈子没出息,怒气冲冲的自己说完就下了车。朱梦羽手上只有仅存的一枚巧克力,她把巧克力偷偷的放到了王红叶的手上,慧慧见状觉得自己错怪朱梦羽了,哪知道徐涛一看见巧克力立马抢了过去。方剑在公寓里也是一件件的来,看见徐涛就讨好,方剑听见徐涛有事,就忙着和徐涛说话,等徐涛有事,方剑只能回家了。

  高栋送方剑的母亲离开警署,方剑的母亲告诉高栋,方剑总会偷偷带把刀,而这把刀平时一般人不会知道。高栋觉得方剑是被人利用了,他的父亲为他提供了强有力的保护伞,但他太着急证明自己,如果那时的方剑肯听父亲的话,也不会落入易钱宝的陷阱里。高栋、陈一美、张一昂分析照片上几人的关系,张一昂通过调用易钱宝的员工信息,得知了每个人的身份职业信息,慧慧是金牌销售,方剑是副经理,王红卫会计,林晓峰司机,姚江总经理。高栋一听,让张一昂确认下这些人是不是全都失踪了。于是高栋开始了与高栋的追查之旅。高栋找到王红卫、林晓峰、王红卫的时候,高栋得知王红卫的父亲遭到刑讯逼供,但高栋并没有放弃。王红卫从小就很要强,有自己的梦想,他特别执着的想要活到30岁,还要更加努力。

  张一昂和高栋来到监狱提审犯人齐秘书,并把七个人的照片让她过目。齐秘书是个八卦小能手,对几个人的八卦及小道消息了如指掌,那年自己以外偷听到方剑让邓总给自己股份的事情,但邓总却好像不以为意,这让方剑有些恼火。紧闭室,几人因为一枚巧克力发生了冲突,方剑打算出一百万买下徐涛手上的巧克力,徐涛才懒的理他,朱梦羽却因为方剑关心慧慧颇为恼火。那年,方剑一眼看中了慧慧。那一年,方剑成了慧慧的口头禅,慧慧身上穿着的一对慧慧狐狸皮的皮夹兜,价值十万元。

  齐秘书真是个八卦小能手,直言慧慧用她那张纯良的脸骗了客户多少钱,但王红卫辛辛苦苦一生,儿子却莫名其妙成白痴了。得到这条消息的高栋和张一昂立马带队来到王红卫家中,发现他的儿子已经晕倒在地,张一昂见状立马叫了救护车,高栋在屋内发现了胰岛素,心里明白王红卫的生命非常的危险。但同时,王红卫也预料到会出事情,他在店里发现了一个用一般药盒盛装的纸箱,放置一块药,药盒里面装的是王红卫掏的白玉汤(赵本山参加该节目拍摄时的原装药品),再找来厨师在纸箱里做一道菜,让王红卫的心脏慢慢平复。

  几人对着摄像头请求面具男给他胰岛素,但面具男只给他一支药,徐涛直言王红卫快死了,让面具男赶紧去取药。王红卫似乎有些撑不住了,徐涛告诉朱梦羽,警察已经开始行动了。高栋开始布控,严查购买胰岛素的人员,宁海分局通过摄像头及伪装严查购买胰岛素的人,但各处皆发来排除嫌疑的讯息。高栋隐瞒患者交易身份,但立即与冯君暄联系,坦白冯君暄并非他亲属。

  高栋让张一昂去查下王红叶邻居家,立马察觉犯罪嫌疑人已逃离。淡定犯罪嫌疑人为何会凭空消息,实则有些难猜,但多半是有人利用了摩斯密码传达讯息,高栋猜测此人已经对警方有所察觉,便打电话让陈一美核实哪里还可以买到胰岛素,陈一美告诉高栋宠物店。等高栋赶到宠物店的时候,那人却早已逃之夭夭,气的高栋直跺脚。高栋怀疑是到附近狗场偷狗,没想到被当场抓获。

  高栋根据犯罪嫌疑人只买三天的药量,确认王红卫不会死,其他几人也不会死。面具男买好药后,就把王红卫单独带出了房间。可以想见王红卫这样的角色,全村都得当警察,甚至一年只出半集。

谋局第17集剧情介绍

    医院的病床上躺着王红卫的儿子海全,王红卫的妹妹听说海全住院了,立马赶到医院看海全,高栋和张一昂刚巧也在病房里,高栋直言王洪伟的失踪多半和易钱宝有关联,王红卫妹妹一听表示都三年了,这个家还是脱离不了易钱宝。蒙面男给王红卫打了胰岛素,王红卫的妹妹告诉高栋张一昂,王红卫是一名好会计也是一名好哥哥。高栋一听表示这似乎和他们调查的人设有些不符,那时候的王红卫听信了财务经理的怂恿,把易钱宝的钱打到了其他公司的账户上。不过此事却被邓总知晓,王红卫这个老好人揭发了财务经理,事后财务经理被罢免,王红卫荣升为财务经理,邓总还拿了很多的好处给王红卫,王红卫就拿着这笔钱给自己的儿子海全买了车。哪知道好景不长,海全就遭人报复,发生车祸,这才变成了现在这幅傻愣愣的模样。

  王红叶清醒过来以后,面具男告诉王红卫如果不想死就用一亿元的线索换,王红卫告诉他邓总把钱换成了钻石拉走了,其他人通过投屏看到了满桌子的好饭菜,再次忍不住吞咽口水,众人纷纷表示得赶紧找到一亿元的线索才能逃得出去。等王红叶回来的时候,徐涛却怀疑他欺瞒了大家,对峙一番后,徐涛说着几人中肯定有人给面具男告密,不然面具男怎么可能逃脱警方的布控。高栋和张一昂来到陈一美的实验室,发现陈一美在看豹子的情绪影片,高栋把一个视频资料拿给陈一美,让她帮忙看看两人的对话内容。做实验的一个动物学家说:在深海里面一旦真正的人工智能说了话,就必须和那个视频资料的人一起参与实验。

  通过陈一美的解读,高栋分析面具男为何冒险给王红卫拿药的原因,因为王红卫作为邓总的会计,肯定为邓总逃脱准备了一大笔钱,王红卫胆小怕事,为了自以为的父爱,犯了错事,这才导致了自己和海全的悲剧。而犯罪嫌疑人为了一亿元的下落,绑了那些人,并杀死一个人,犯罪动机是成立的。徐涛拍了拍墙角,发现里面塞了一个监听器,徐涛和杜晓峰怀疑慧慧、王红叶、朱梦羽疑似内奸。最后大家把内奸的矛头直指慧慧,慧慧一听吓的瘫软的所在墙角,苦苦的表示真的不是我,方剑见大家为难慧慧,对着摄像头告诉面具男,自己告诉他一亿元的下落。所以大家拿到的下落,不是他们。

  周国贸案发后第三天,慈善企业家姚江开发房产,却遭到了很多人的抵制,回到办公室的姚江气得要吐血,警告手下下次不许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方剑来到面具男的房间,找了个机会想要逃跑,结果哈市被面具男给逮住了。局长告诉高栋要抓住案件破案的黄金期尽快破案,高栋张一昂上报了案件的进展和难度,同时表示姚江并未失踪,相反当他们提出要把姚江带到安全屋的时候遭到了他的反对,表示自己是个合法商人,自己也已经雇佣了保镖。姚江在易钱宝里的关系比较特殊,据齐秘书告知,姚江居然是邓总的儿子,不过在公司快破产的时候,邓总就把姚江赶出了公司,邓总似乎有意包庇自己私生子。高栋再三警告,姚江绝对不能失踪,其他所有来我们公司还钱的几个员工都会按照时间进行,方剑认为,面具男本来就和老总行为有所不符,要是在其他公司,老总的老婆和在家的员工打得是主人的老公,那这里的公司谁来管?再加上资质认证,看来姚江觉得自己的钱是无法被偷走的,包不会乱放。

  方剑在面具男的小屋里被打的遍体鳞伤,方剑回屋后说面具男是姚江的手下。大家一听,解决的此事够吃一壶的,李晓峰觉得被软禁的几人只有自己才是最无辜的,自己只是个开车司机。那天送姚江陪邓总打高尔夫,邓总为了惩戒财务经理,居然让他口顶高尔夫球,一棍子下去可把财务经理吓蒙了。自称姚江母亲的女子告诉高栋,姚江在澳门签了一大笔钱,现在那些人都来讨债了,而那笔钱的金额多达一亿。高栋听完讲述,觉得姚江变成现在的样子,和母亲有莫大的关系,有些事确实是自己默许了姚江撒谎。本周一上午,高栋又偷偷把姚江放到方剑的行李箱里,这才发现他是一个自私猥琐、恶毒无耻的人。

  被软禁的朱梦羽等人还在屋内互相猜疑谁是内奸,徐涛和李晓峰发生了激烈的对打,慧慧发声劝架,表示要尽快找到一亿元的线索,好让王红叶和方剑有命活。世林代表播音主持高层向陈健明发来调查问卷,想看看廖凡能否把陈健归还。

谋局第18集剧情介绍

  听完姚江母亲的讲述,张一昂突然莫名觉得钱很可怕,高栋也感慨金钱是万恶之源,并让张一昂找个人盯着姚江。高栋说完这话掏出钱打算还张一昂请喝咖啡的费用,张一昂却表示小钱不用,一次同时张一昂还告诉高栋,自己打小父亲就没怎么教育自己,自己走丢的时候,还是警察叔叔帮助自己,自己现在成为警察,也跟那些经历有所关联。高栋本来打算要向姚江索要这笔费用,张一昂却告诉他不要,那样的话一次请三次,不一次全部同时请一次,这样钱就应该一次请一次全部找回来。张一昂告诉高栋,自己很感激高栋帮自己找回了许多朋友,并教育姚江,他俩也很聊得来,打算抽空请高栋喝咖啡。

  高栋的前妻让高栋去赴一个校长的饭局,原来校长想要邀请高栋去学校给孩子们讲下普法节目,高栋在饭局上初遇了前妻的新任男友也略显尴尬。姚江和手下去往地下车库,讨债的人也埋伏在周边,找个机会对着姚江就是一顿乱拳。张一昂刚巧撞见了这伙小混混,三五下就制服了其中两个小混混。他们并未羞于和阿旺沟通,在逃跑的过程中通过手机联系上了高栋,两人于是从地下车库逃脱了。

  高栋去洗手间的时候,无意听见前妻新交的男友打电话给朋友吐槽自己的前妻是个二手货,人不是怒火中烧,给了那人一点小教训。得知这一切信息的前妻非常不开心,指责高栋没有尽到教育高兴的责任,两人对于高兴的教育理念没有共同话题。这一切的背后,是中国大部分男人的恶性思维,认为娶到漂亮女人就很了不起了,不光是基因优势,还包括很多其他的东西,比如她和男朋友,而这些其他的东西往往会与男人的缺点、缺点很难区分,那么高栋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呢?高栋会不会成为女文青呢?高栋在《女文青文化革命》这本书中是这样写的:只有文化上拥有了学术的一致追求,才会学会诗情画意,才会学会生活的一致性。

  被软禁的几人还在屋内猜测谁是内奸,大家再次把所有矛头指向了慧慧,方剑却以性命担保,慧慧绝不是内奸,看着用最后一口气替自己说话的方剑,慧慧表明自己可以证明自己是无罪的。姚江被带到了警局问话,但似乎并不太顺利,高栋直言现在最需要的是证据,不然下一次还是得很快的放了他。宫晨难得不犯错,往往几步就死掉,但在一旁的长城却浑然不知,宫晨则表示,很大原因来自于宫晨手里有匕首,如果一直拿着,还是很难受的。

  方剑打电话给面具男,表示自己要去那一亿元了,因为两人的通话时间太短,所以高栋也没有办法核实到朱梦羽等人被软禁的位置。高栋觉得凶手的智商特别的高,居然可以让别克车消失,另外还可以让六个人同时失去警觉。张一昂在调查姚江的时候,发现姚江有一笔花店的固定支出并且都是送给慧慧。张一昂发现慧慧去向有点问题,慧慧说不方便跟大琳一起去,张一昂就开着疑似大琳的车去送慧慧,谁知导致慧慧伤了的时候,张一昂却不管。

  慧慧对着摄像头大喊自己知道一亿元的下落。高栋让长毛查了慧慧所有相关资料,无意中看到上次救的那个老人和慧慧的亲密合照。高栋和张一昂再次驱车找到那个奶奶,询问她关于慧慧的事。奶奶并不怪慧慧,并跟高栋讲述了自己在2014年初遇慧慧的场景,慧慧还把自己认作干妈,自己也是因为看慧慧投钱入易钱宝,平时还对自己关照有加,自己才放心把钱投了进去。没想到同一天,去世的老人的遗体被家属发现了,慧慧和长毛虽然也已经给家属打了电话,一个是问在哪家医院,一个是问自己遇慧慧之后身边知名的医生是不是说这件事,但考虑到家属的身份,打电话的那人明显也是慧慧妈妈,害怕打草惊蛇,只是对家属说了:一千万,两千万都不行,你以为能死吗。

  警方一直紧盯着姚江,但姚江却一直变换位置分散着警力。面具男开了门,叫走了慧慧。高栋张一昂约见了慧慧的家人,同母异父的妹妹对慧慧却赞赏有加,因为在她小时候,慧慧姐就特别关照自己。高栋看慧慧的妹妹一个人去点甜品就跟了下去,无意中得知了姐妹和成深的三角恋。问话结束后,张一昂告诉高栋慧慧妈妈对慧慧的失踪一点反应都没有,她的亲身父亲因为酒后滋事杀人被判了无期,高栋料定慧慧姐们两的感情不好,就让张一昂查一下成深的资料信息。慧慧和高栋聊天,慧慧交流了自己的心路历程,高栋说的更是让张一昂信服。

  朱梦羽等人被软禁了好几日,每个人都无精打采。在电脑投屏上看到慧慧被暴打的样子,朱梦羽心疼不已。张一昂一查资料,获悉成深居然也是因为易钱宝,而不堪债务压力死掉的。王红叶给自己打了最后一针胰岛素,莫名的悲伤了起来,觉得已经没有活路了。也许是悲伤情绪的影响,所有人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都崩塌了,徐涛更当着众人的面打算奸污了朱梦羽,还好朱梦羽踢了他的小弟弟,这才幸免。张一昂真是惨到了极点,这么几个人被变成了利己的棋子,居然从始至终没有人替他出谋划策。

  姚江接到告密电话得知自己被警方监视着,就按照电话的指示做了伪装。得知姚江不见了,高栋立马再次布控,并猜测姚江肯定把手机换到了其他人身上。突然有人大喊有人跳水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圈集中了过去。大姚奋力呼救,无果,只好放弃。

网络微评

谋局
分享到:
张铎 米咪  

导演:黄永刚

编剧:杨哲、马琳、王维康、陈雅怡、刘紫坤

出品公司:公安部金盾影视文化中心、企鹅影视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