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分贝剧情介绍第5集

 
美丽分贝剧情介绍

宋天孙到凌家探望,并带了当日的面试录像,凌雪乔当面挖苦宋天孙,问他是不是又有什么“奇珍异兽”参赛。宋天孙嬉皮笑脸,表示的确是奇珍异兽,电视屏幕亮起,竟然便是荣胜男技惊四座的表演,凌雪乔登时站起。宋天孙说:“越云鸟,怎还不算是奇珍异兽?”凌雪乔一言不发跑回自己房间,宋天孙追上,提醒她明日已是最后面试日子。

华毅兰和路瑶互相四处寻找对方不果,最后路瑶在饥疲交逼之下跌坐路边,神情萎顿,想到自己不走运,忍不住悲从中来。

路瑶终于回到长途汽车客运站,便问客运站长,回乡的公车班次,站长答她:“刚才那一班已开出,下一班,很快!明早六时。”路瑶十分惆怅,再问他哪处可以渡宿,站长向四方八面各一指:“容易,容易!这边是香格里拉,那边是君悦饭店,不合心意的还有假日酒店,处处可以投宿。”路瑶十二分惆怅,再问何处可以免费渡宿,站长一愕,说道:“那更容易,你看到的地方,见可以躺下的,你便躺下吧!一毛钱都不收。”说罢下班离去,留下十二万分惆怅的路瑶。

时方盛夏,但路瑶坐在路旁,肚子太饿,身体也渐冷起来,想起了华毅兰说过:“只要集中精神做事,便什么痛苦都能忘记。”于是不断对自己说:“集中!集中!”然后,霍然而起,跳出了平日训练有素的舞步,竟然渐入忘我境界!

黑暗之中,一个神秘男子在偷窥路瑶的舞姿,并且鬼鬼崇崇,一步步向路瑶走近……

“尼欧酒吧”中,众人在商议如何救出李惠恩,在肥肥、老鬼、长毛胡说八道下,当然不得要令。此时,韩盈忽然来电找郑裕泰,要他去接李惠恩,但她并不方便在大门进出,要他准备一条“路”让李惠恩从阳台出去。

郑裕泰、肥肥、老鬼、长毛一同上路,边走边想怎么准备这条“路”,忽然,他们看见一个人骑木梯在修理街灯,肥肥灵机一触,想到“借”梯救人,郑裕泰认为不对,但事急马行田,只好如此。四人伺机将木梯拿走,可怜那人就挂在半空,不上不下。

韩盈知道女儿踏出这个门口,李森便不会轻易让她回来,临别依依,再三叮嘱告别。李惠恩也知道个中为难,但为了理想,为了不让一生留下遗憾,只得见步行步,母女情深,溢于言表。

郑裕泰、肥肥、老鬼、长毛到达,将梯子搁在墙上,岂料梯子不够长,众人七手八脚,呱呱大叫,弄醒了不少街坊,韩盈回头一望,看不见李森身影,总算松一口气。最后,郑裕泰想出办法,兄弟扶着木梯,自己骑到梯顶,让李惠恩从阳台飞扑到自己身上,终于救出李惠恩。

其实,这一切,李森都在房门边看到,他没阻止,也知道阻止不了……

李惠恩无处可去,唯有先到郑裕泰家安顿,至于以后去向,肥肥、老鬼、长毛七嘴八舌,暗指郑裕泰与李惠恩即将开始同居生活,胡闹个没完没了,竟连郑裕泰的奶奶也吵醒了。郑裕泰忍无可忍,将三人全部赶走。

郑裕泰的奶奶状似痴呆,但说话往往要人意想不到,单是“小媳妇”一个笑话,就令郑裕泰和李惠恩两个尴尬无比,狼狈万分。无论如何,李惠恩是得到参赛的自由,郑裕泰着她早些休息,准备明日的面试。

长途汽车客运站,路瑶仍在起劲热舞,她尚不知道已引来一个神秘的男子……就在那男子将要有所行动之际,华毅兰赶到,并大声呼叫,将那男子喝得抱头鼠窜。华毅兰安慰路瑶,说凡事皆有命数,也许报不了名,也不是坏事。路瑶却十分坚持,表示不能辜负所有曾为她付出的人。华毅兰被她的热诚感动,认为如今唯一的办法是向乡间的人求救,明天一早打电话回去,着人把她的身份证送出来,还有可能赶得及在截止前报名。

深夜,凌雪乔辗转反侧,她没法忘记在电视上,荣胜男的精湛歌艺。她独个儿走到大厅,一再重温这个片段,眼里闪出斗志的火花。凌兴云和荻风在暗处窥见,知道女儿大概是决定参赛了,喜出望外,更觉得只有宋天孙对自己的宝贝刁蛮女有办法。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