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分贝剧情介绍第10集

 
美丽分贝剧情介绍

能够顺利晋级,李惠恩心情开朗的收拾行李,憧憬着美好的将来,郑裕泰虽在一旁帮忙,却是依依不舍,很想说点什么来挽留李惠恩,但始终开不了口;临行前,郑裕泰问李惠恩还有什么需要,他会尽力为她张罗,可是李惠恩却答说:你给我的已经够多了,我不能欠你太多!郑裕泰想向李惠恩表白自己的心意,以及把为她而写的歌曲送给她时,李惠恩已匆忙的离去。郑裕泰呆了一会,随即追上,但惠恩已上了出租车,郑裕泰追了一段,始终决定放弃;远处,钟晴目睹一切,黯然的骑机车离去。

二十个入围的女孩,兴高采烈的来到合宿的地方;雷敏分配房间,每两个女孩子住一个房间,同时向她们介绍几个助理的工作分配。凌雪乔本被安排与路瑶同住,但凌雪乔表示不惯与别人同房,雷敏坚决不允,因合宿的意义就在于培养合群性,但吴能却突然来到,带来高层的指示,凌雪乔会住进旁边的独立房屋,此事引起其它参赛者的不满,雷敏亦觉得无奈。 凌雪乔来到自己的房子,凌兴云已指使手下把它打扫得干干净净,连蚂蚁都没有一只,凌兴云叫凌雪乔放心入住,因他连管家、保安、佣人、厨师等全都已经安排好。凌兴云离开后,凌雪乔觉得偌大的房子,格外空虚;另一边,参赛者都高高兴兴,尤其是第一次有自己房间的路瑶;而李惠恩的室友张小慧,则是个文静的小女孩。

频繁的宣传活动和训练一个接一个的,可是当中出现了不少不寻常事件,例如:记者发布会上,杨淇喝的汽水被混入了酒,未成年的她第一次喝酒,很快就醉了,在接受采访时,胡乱说话,说出了不少惊人的抱负,成了当天的焦点;大会亦请到知名舞蹈学院“彩虹学院”的老师为她们排舞;但李惠恩的舞鞋被放了图钉,但碰巧路瑶穿了,因而受了伤;宿舍内,钟爱喝了本是交给李惠恩喝的水,当中放了辣椒,辣得钟爱连声音都变沙哑了。 在繁忙的工作、宣传和排练之下,荣胜男开始觉得体力不继,深深的后悔过去两年沉醉于靡烂生活,导致心有余而力不足。 路瑶勤加练习跳舞,舞鞋的损耗也快,但也发生了连串旧衣旧鞋被换成新衣物的事件,同时路瑶亦觉得正被一个神秘人看上了,一直跟纵着她。 在一个户外宣传活动举行时,李惠恩突然发现,大会为参赛者量身订造,出台表演时用的衣裙,竟然完全不合身,尺码小得可怜… 宣传活动举行前,李惠恩突然发现她的衣裙,尺码小得可怜,根本不可能穿上,最后雷敏找来备用的衣裙,才把事情解决。 有助理发现,李惠恩的衣裙问题,全因量身的数字被人偷偷的改了,以至做出不合身的衣裙;雷敏与助理及成朗对连串事件感到怒愤,商讨及决定彻查,到底是谁在幕后主使。 在人人自危,而大会亦未能有确实的交待时,荣胜男齐集各人,讨论对策,以求自保,各人应多加小心防范,以免再有意外发生;其时,李惠恩却忽然动起侦探头脑,与各人回忆想每件事外的过程,从而得出一个结论:大部份事件,本来都是针对她,冲着她而来的,只是当中阴错阳差,才会令到其它女孩子成了代罪羔羊;荣胜男在言语间,暗指李惠恩威胁到凌雪乔的地位,有人怕失败,才会加害于李惠恩,凌雪乔闻言,不发一言,拂袖而去,荣胜男进一步认为是凌雪乔作贼心虚的表现。 至于路瑶的衣衫被换,以及被人跟踪,大家都认为有色魔看上了路瑶,随时会对她不利。荣胜男于是发起众人,在寝室附近设下简单的陷阱,以防范色魔。 郑裕泰挂念李惠恩,跑到合宿地点,想入内找寻李惠恩,但被保安拦阻,并把他赶走,争执之际,成朗出现,成朗先命保安把他放开,再把他拉到一旁,真心诚意的对郑裕泰说:若你是真的爱惜李惠恩,就不应管束她,更不应用感情把她羁绊,如今她有着光明的前路,更应放开双手,让她踏上青云路。

成朗的教训,令郑裕泰黯然失落,回到酒吧,态度却起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突然活跃起来,穿梭于客人之间,不停劝酒,喝个不亦乐乎;及至客人逐渐离开,郑裕泰静坐钢琴前,弹出特意为李惠恩而写的歌曲,弹至中途,他发现一道熟悉的目光,于是停下来——原来钟晴一直坐在酒吧,但没作摇滚打扮,郑裕泰一时间认不出她,才不知她早已来了;钟晴询问此曲是否正是作给李惠恩的歌,但郑裕泰坚决否认,并推说是他玩乐之作,况且还没作完;钟晴便与郑裕泰一起坐在琴前,把这首乐曲完成。本来,这是钟晴感觉上最甜蜜的一刻,但她身患的重疾,却偏偏在这时候发作:钟晴吐出一口鲜血,把钢琴也溅污。 郑裕泰把钟晴抱到医院去,钟晴要郑裕泰无论如何都要替她保守这个秘密,因为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在舞台上唱出自己的心声;郑裕泰便把也们合作的新曲赠予钟晴,作为对她的鼓励,望她早日康复.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