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分贝剧情介绍第15集

 
美丽分贝剧情介绍

郑裕泰气走李惠恩,实时后悔,冒雨追出。一番寻找后,见到李惠恩瑟缩街角,心中不忍,脱下外套作伞为她挡雨,并轻轻地说了声对不起。李惠恩立即抱着郑裕泰痛哭,郑裕泰柔声安慰。

李惠恩再度到郑裕泰家中作客,但奶奶居然错认李惠恩作钟晴,李惠恩尴尬之余又觉没面目,不敢进门。郑裕泰连拉带推,才把李惠恩留下,郑裕泰为李惠恩安顿一切,李惠恩连声感激,郑裕泰觉得再受委屈也是值得。

翌日,众女声发觉李惠恩留书出走而大急,雷敏致电托人四出寻找,均不得要令。但钟晴却表示她猜到李惠恩大概会在什么地方。

郑裕泰的电话响起,是钟晴来电,李惠恩登时摇手,郑裕泰只好说没见过李惠恩。电话挂线,门铃大响,大门打开,钟晴领着众女声已站在门外,钟晴说:“你骗我!”郑裕泰无辞以对。众女声一拥而入,劝李惠恩回去,李惠恩表示无颜再见大家,已决定退选。凌雪乔向郑裕泰解释,其实这次风波是宋天孙为了帮她打击对手的阴谋,他和李惠恩并没关系,目前最重要就是要宋天孙澄清这件事。郑裕泰愈听愈火,怒吼着说要宋天孙今日就澄清这件事!接着就夺门而出。就在众女声彷徨无计时,成朗致电凌雪乔,问她知道李惠恩的下落没有,凌雪乔将一切报告,又说出郑裕泰去了找宋天孙晦气。成朗怕郑裕泰会搞出大事来,遂约了凌雪乔在“宋氏企业”会合,本来李惠恩也想同去,但凌雪乔认为有李惠恩在场,郑裕泰只会更冲动,劝李惠恩留下。李惠恩不从,却给钟晴劝住。

宋天孙知道郑裕泰来找他,怕他会在办公室搞事,于是偕护卫到地下大堂面见郑裕泰。两人见面,郑裕泰怒斥宋天孙所作所为,宋天孙越众而出,表明他跟李惠恩无仇,与郑裕泰亦无怨,他所做的一切完全是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至于李、郑两人所受的苦,只好怨自己不走运。郑裕泰盛怒之下,一拳打倒宋天孙,但随即被护卫制服,宋天孙正要将郑裕泰送到公安局时,成朗和凌雪乔赶到。凌雪乔视宋天孙如仇寇,并表示如真要控告郑裕泰她会立即退选,并聘请大律师为郑裕泰辩护。而成朗则说出凌雪乔的“造票风波”已有定夺——即使扣除所有“嫌疑票”,凌雪乔仍是当日得票最高者,所以他为凌雪乔所作的阴谋,全是枉作小人。宋天孙如泄了气的皮球,目送凌雪乔转身离去。

回程路上,雷敏说李惠恩参赛已经一波三折,他恳求郑裕泰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做出令李惠恩声誉有损的事,别破坏李惠恩的前程,郑裕泰知道自己冲动误事。

雷敏到郑裕泰家想接李惠恩回去,李惠恩坚持退选,雷敏无奈,众女声都十分伤感。

成朗回到电视台,见雷敏在执拾,准备离职,成朗表示责任在自己身上,不想雷敏做代罪羔羊,雷敏坚持,成朗执拗不过。

宋天孙主动到电视台,开会澄清连日来的事件,实属误会,错在他太心急想取得“超级女声”的成果,因此给各大传媒炒作的机会,而且承诺会摆平传媒单位,并对电视台受损的声誉作赔偿。电视台高层接受了这个解释,与及宋天孙的条件——撤销对事件中无辜者的处分。

成朗到火车站追到雷敏,告诉她处分已取销,雷敏借机说出自己对成朗多年以来的忠心没人知晓,表示早己不想留下,成朗何尝不知,一声:“如果我要你留下,你会考虑一下吗?” 成朗不但挽留了雷敏的人,还挽留了她的心。

电视台当局正式宣布凌雪乔的调查完成,维持当日判决,凌雪乔终于放下心头大石。

成朗再找李惠恩说话,终于明白其实李惠恩的最大心结,在于未能得到老父李森的原谅,于是他亲自到医院探望李森,本来李森对成朗极是抗拒,但听到成朗言辞恳切地称赞李惠恩的才华,又知道李惠恩是被人摆布陷害时,气已消了一半。当成朗说到情绪低落的李惠恩此时最需要是父亲的鼓励时,李森也不禁动容。

郑裕泰家,众女声仍在苦劝李惠恩回去,李森忽然来电,除了惯常地教训她一顿外,居然说:“知道外头风波险恶了吗?吃够苦头了吧?吃了这么多苦头,怎可以不打个胜仗才回家?”李惠恩听到父亲一言鼓励,重拾决心,终于决定回到宿舍。

凌雪乔见到李惠恩与父亲言归于好,不禁想到自己,于是也回家里探望父母,凌氏夫妇竟然像失忆般忘了当日的吵骂,凌雪乔又是好气,又是安慰。

钟晴往“尼欧酒吧”找郑裕泰,说她已为郑裕泰所作的曲填上歌辞,问他可不可以用这首歌来参赛,郑裕泰当然赞成,但钟晴再三问他会否后悔,郑裕泰表示决不后悔,钟晴大喜。

“十进七”比赛前,成朗训话,鼓励众女声全力以赴,荣胜男揶揄凌雪乔、李惠恩花了太多无谓事间,不会是她的对手。

林斐然不眠不休,终于制成为路瑶打气的“秘密武器”,在“十进七”最后一次的女声拉票活动中,林斐然祭出“巨型七彩闪珠横幅”,可惜手工极度差劣,连路瑶的名字也串得东歪西斜,引来全场哄笑,连路瑶也成为笑柄。

活动结束后,路瑶忍无可忍,直到林斐然身前,毫不留情地责斥他一直以来的小丑行径令她十分难受,林斐然不禁愕住。路瑶看到不成模样的横幅,与傻头傻脑的林斐然,怒从心上起,一把推向林斐然,林斐然失手,闪珠横幅掉下,几千颗闪亮小珠就如林斐然的心情,散落满地!路瑶也感到自己太过份,但内咎感更驱使她骂得林斐然更凶,在旁边听着的路添财也不禁回护林斐然,路瑶拂袖而去。

林斐然一言不发,伏在地上拚命地捡回小珠,连路添财都为他难过,劝他不要再拾,林斐然不听。路添财忽地大吼:“别捡啦!” 一把揪起林斐然,难过地说:“斐然,你给自己留少少尊严,好不好!”林斐然目无表情地说:“我就是想捡回它,你不喜欢,我不捡就好啦。”然后拨开路添财,沮丧地离去。

林斐然在人潮之中,行尸走肉般前行,他没留意附近是什么,也没看到交通灯,心中只有路瑶骂他的无情话……然后是一声剎车巨响!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