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分贝剧情介绍第6集

 
美丽分贝剧情介绍

乡间,路添财在田间干活,乡里来告,路瑶“出了事”,打电话回来“求救”,路添财连锄犁也忘了丢下,就跑到小卖部接听电话。当他知道路瑶忘了带身份证后,便向乡里筹钱,要出城帮助女儿。

下午,忽然大雨滂沱,路瑶已在面试现场排队,但身上没有证件,只好让后来者先上,她连连张望,仍未见路添财的身影,心中大急。但同一时间,已有一个身形壮硕,貌似保镳的人物排在路瑶前头。两人都只是单排队不报名,路瑶暗想,难道此人也没带证件?

路添财所乘的公车在路上失灵,司机下车修理,久久不得要令,一名乘客自称是汽车技师,向司机指指点点,司机叫他修理,他又不允。路添财已急如锅上蚂蚁,遂恳求司机快点修好。司机不胜其烦:“你求我?你不如求这见鬼的老爷车吧!”怎知路添财真的跪在地上,恳求那辆公车,因为他要赶去救自己的女儿。汽车技师被路添财的憨直打动,帮忙修车,果然把车子修好。

郑裕泰家,郑裕泰与李惠恩作最后练习,郑裕泰点出了几处还可以改善的地方,李惠恩要求再练以达完美,郑裕泰表示最完美的一次就留待面试时出现吧!

骑在电单车背上,李惠恩要求到一个地方,原来是她以前所读小学的旧址。那儿有一株老树,她小学时第一次参加歌唱比赛,就将比赛胜出的愿望写在布条上,系上香橙,将祝愿布条飞掷到树上,向这株传说有灵性的老树许愿,那次果然胜出,现在她想再许一次愿。

郑裕泰将李惠恩送到老树那儿,因为树已长高,李惠恩一直没法将布条掷挂树上。郑裕泰知道这一刻已来临,一咬牙,拾起布条替李惠恩一掷成功,李惠恩高兴得飞身拥抱郑裕泰。

郑裕泰终于把李惠恩送到,李惠恩越过路瑶和那大汉,顺利报名上台。

此时,一辆黑色豪华轿车驶到,溅起的污水花弄得正在排队的路瑶和大汉全身湿透。车门打开,正是凌雪乔到来,宋天孙要让她越过人龙报名,群众不满。凌雪乔不领情,径自走到队头的大汉身前。那大汉高叫一声:“大小姐!”然后把位置让给凌雪乔,原来她在决定参赛时已着保镳来替她排队。

李惠恩出台演唱,凌雪乔一听歌声,心中一凛:“原来今次的对手并不止荣胜男一人!” 她对这个新涌现的劲敌大感兴趣,也着实觉得不枉此行!

李惠恩唱完,掌声雷动,继荣胜男之后,李惠恩也得到评审一致通过,颁予“直接通行证”。

截止时间最后倒数,路瑶苦候,仍未见路添财踪影。

路添财在路上没命的奔跑,不时停下来向路人探问面试地点;人生路不熟的他,跑得满头大汗;多番询问,路添财终于知道,原来他早就来到面试的地方了,只是自己不察觉而已。

轮到凌雪乔上台,众人对这个神色自若,气质高贵的女孩子,都投以欣赏目光;惟独宋天孙却向凌雪乔打了一个调皮眼色,可是凌雪乔却全不理会旁人的眼光,宋天孙自感没趣。

面试场地外,路添财气喘如牛的来到,匆忙间跌倒地上,手脚都擦伤了,但他随即爬起,也不管身上伤势,勉力把身份证亲手交到路瑶手上。

其时,凌雪乔已开始唱歌;保安人员也架起铁栅,准备拦阻迟来面试的人;路瑶恳求工作人员给予最后机会,路添财亦苦苦哀求,扰攘一番,引来雷敏调停,最后雷敏网开一面,准许路瑶参赛。路添财感激不已。

在外面排队排了一整天,已是浑身湿透的路瑶,仍能以精彩的舞步,配合歌声演出,结束了整个面试。

凌雪乔从评委手上接过“直接通行证”,可以直接进入初赛,电视台的现场采访队伍立时上前访问,凌雪乔不改冷傲的态度,冷淡对待采访的记者;另一边,路瑶因为拿不到通行证,路添财大为着急,经过华毅兰的劝解,三人决定先回家乡,静候消息。

“尼欧酒吧”里,李惠恩两眼发直的,坐着桌前发呆,镜头拉开,原来通行证已放在桌上;众乐师兴奋的建议要为她庆祝一番,郑裕泰却坐在一旁,一边弹琴,一边指出李惠恩今天表现的不足之处;郑裕泰不停的数落李惠恩,李惠恩却突然嚎啕大哭,肥肥、老鬼、长毛立时指责郑裕泰用语过份刻薄,慰问李惠恩之后,才知原来她担心父亲不会原谅她私自跑去参赛,怕以后不能再回家。经众乐师的怂恿下,郑裕泰答应暂时收留李惠恩。

李惠恩搬进郑裕泰家中,与郑裕泰相依为命的奶奶高兴不已,把李惠恩当作孙媳妇看待,令郑裕泰哭笑不得。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