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女神剧情介绍

7-12集
火之女神剧情介绍

火之女神7集剧情介绍

  井儿抬头看见泰道就是那天抢她腰带的人,她大喊有小偷引来了官兵,泰道捂着她的嘴躲了起来才没有被官兵发现,他质问井儿草鞋的主人现在在哪,井儿说就是她,泰道不相信,井儿穿上草鞋用当初泰道系鞋带的方式证明自己真的是草鞋的主人,泰道不等她系好亲自蹲下身帮井儿系好,井儿这才意识到他是泰道,井儿抱住了他。

  光海在疗伤,太医说幸好没有伤及骨头,太医问光海是怎样受伤的,光海想起白天和井儿在一起躲避抢匪时井儿拿石头扔抢匪却扔在他的背上,井儿还说是为了救他,自称他的救命恩人。

  井儿靠在泰道的肩膀上昏昏欲睡,她求泰道让她去分院,他知道她为什么要进入分院,井儿也不想分开,泰道低头的井儿说话发现她已经睡着了。天亮了,泰道伸手帮井儿挡住阳光,他看着井儿心里想他们刚刚重逢,她却又要离开他,她可知道没有她的日子他是如何熬过的,井儿醒了,泰道放下手,井儿说哥哥变了,她睡得如此不舒服他都不将她抱起来放在地上,泰道笑笑说现在她已经长大了,泰道拉井儿起来时伸脚绊住井儿,井儿吓了一跳,泰道说她这样如何在男人堆里生活,泰道又用井儿示范几个动作,井儿道歉说说好重逢后不再分开,她现在却食言了,泰道说趁他没有反悔前赶紧离开,井儿问他不送她,泰道说他还有事拿起剑先离开了。

  泰道将井儿必经路上的荆棘处理好,他说井儿要做什么就去做,他会保护她,泰道又抓住想要打劫井儿的人,井儿一路无阻走到了分院。在分院他们面临第一层考验,每个人去砍足够的柴回来,井儿到底是女孩抢不过那些男人,她独自前行想起师父说过红松是最好的烧瓷木材,她找到红松却不知自己已经越过禁线,她拿出斧头正要砍时被官兵阻止并强行带走。

  毓道向父亲汇报工抄军被捕盗厅带走一事,江天责备儿子这些天魂不守舍,如果宫里知道这件事分院的面子往哪放,毓道谁他会去请求信城不将此事传到宫里,江天说不可以让信城知道。江天去找光海说明了此事,井儿在大牢里不安生,看守她的人强忍着不发怒告诉她光海会来处理,井儿听光海会来她想起妓院的事高兴的说光海还欠她一个人情,他一定会相信她的。

  光海进来,井儿跪在地上说出玉带的事,她抬头看见不是自己见到的“光海”,她请求光海转达“光海”放她出来,她还想成为第一沙器匠,光海想起父王问她选工抄军的标准,他回会选有远大梦想的人,他听见井儿的话说他会去求“光海”看是否原谅她。泰道为了井儿去选武比赛想要进入王宫,他之前去找孙行首问是否有办法让他进入分院,孙行首没有办法,泰道从孙行首商团出来,火灵追出来说井儿已经死了,火灵让他为自己考虑考虑,但火灵还是告诉他选武的第一名可以选择自己想去的地方。

  井儿被放了出来,她带着东西去砍柴然后回到分院门口等待,钟秀看见井儿,井儿以为他认出她了,井儿请求他让她见见考试官大人,毓道看见井儿拽住钟秀就问有什么事,毓道看见井儿砍的柴,井儿向毓道解释她的看法和做法,钟秀说井儿就是昨天闯入禁线的人,毓道不听他的话收下井儿让他带井儿去工抄军宿舍。钟秀带井儿到宿舍,井儿看见他也要装着不认识,心里有些悲哀,钟秀以为她害怕了。

  毓道去给江天说他收了闯禁线的人,江天问他是要和他对着干,煜道问父亲不能相信一次他选的人。钟秀带井儿去见江天,江天考她辨别泥土,井儿看见江天又想起他对她的侮辱。江天让井儿找出最适合做瓷器的土,并说明它为什么最好,井儿蒙住眼睛根据师父教的方法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江天吃惊井儿的答案,井儿获得进入工抄军的资格。钟秀和同事打赌井儿是否可以通过,接货钟秀输了20两。江天服输承认儿子的才能超越了他,他也感到欣慰。江天在分院里看见太平(之后井儿改名为太平)喊住她,江天告诉她毓道德性格,让她多辅佐毓道,太平有些吃惊。

  仁嫔不放心儿子和光海在分院一起工作,她听吏判说太平闯禁线的事就以此事为由请求陛下辞了信城的职位,她将责任推在光海的身上。陛下宣光海和信城了解事情缘由后竟然让光海跪下求得信城原谅,仁嫔假装为光海求情,光海不领她的情,真的面朝信城向他道歉。

  井儿站在分院的门口告诉爹她进入分院了,光海心情不好骑马过来,井儿告诉他她通过了江天的测试,光海惊讶露出不相信的表情,井儿说今天她高兴不和他计较,她感谢他的帮忙请他吃饭也庆祝自己进入分院。

  井儿喝一杯酒就有些醉了,他说起“光海”喝酒,光海也感慨大哥一喝酒就惹事,井儿还说他竟然喊“光海”大哥,光海无奈,他说亥时分院就关门了,井儿抱怨他不早点告诉他,还让他这次不可以弃她于不顾,光海将井儿弄上马,井儿昏迷着还向光海道谢,光海拉着马走到分院门口,他想要敲门,井儿清醒过来不让他敲,井儿借他的马翻墙进入分院,井儿让他牵好马因为她小时候坠过马,光海想起他接住坠马的井儿,井儿跳进分院就让光海走了。

  毓道在画瓷器,钟秀看见桌子上放的回回青说是行首商团的东西,毓道白天就去了商团,行首说火灵不在,有事就告诉她,毓道得知那女子叫火灵,他说他想要回回青,行首没有给他,毓道苦恼的走出去,火灵喊住他拉着他的手跑到无人的地方将回回青交给他,她说自己不可以耽误太多时间,临走时回眸一看牵住毓道的心。火灵回到商团,行首高兴的说就等时机勾出江天。

  张贴的皇榜上没有泰道的名字,这时一个人带泰道去见吏判,吏判让他见了仁嫔,泰道本来要离开,但仁嫔让泰道进入分院保护信城,泰道答应了她。陛下接待了大明使者,使者让陛下慎重选择世子。仁嫔跟在陛下身后让陛下注意身体,陛下拍拍她的手让她清心寡欲照顾好信城,仁嫔回到居所大发雷霆,陛下的意思是不会让信城担任世子,她说她绝对不会坐以待毙,她要得到明使者的信任,吏判说江天已经开始准备。

  江天费心血做出精美瓷器准收买使者,吏判对江天说不能有一点闪失,江天逆吏判的意思说自己会亲自将瓷器交给仁嫔娘娘。临海也想讨好使者,他找光海要分院的最好沙器,他说这是他成为王世子的最好方法,光海赶走了临海,临海将光海桌子上的钥匙偷走了。井儿在分院看见临海,井儿还认为他是光海,井儿说她会为他做事,临海利用井儿去沙器室拿瓷器,井儿挑了江天刚刚制好给仁嫔的瓷器,她抱着瓷器出来恰好碰见江天,江天说他居然偷瓷器,井儿傻眼了。

火之女神8集剧情介绍

  井儿将一件瓷器交给临海,临海让她再去拿,井儿出来临海已经走了,江天愤怒的呵斥井儿将瓷器放回原位,问井儿瓷器的去向,井儿胆怯的说是光海为了测验她观察瓷器的眼光,所以命令她拿出最好的瓷器让他检查,江天吃惊光海的做法但他还是要将井儿送进捕盗厅,井儿请求他去向光海查明真相。

  江天找光海汇报瓷器被盗一事,光海郁闷了,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让人鉴别瓷器了,光海想到王兄来找他要瓷器的事,他明白过来应该是王兄临海所为。光海去盛放瓷器的地方见井儿,江天明白光海被栽赃,井儿认了错人,井儿这时才知道面前站的才是真正的光海。

  光海让江天放了井儿,他问江天丢的是不是珍贵的瓷器,江天只能说不是。江天放出井儿让她向捕盗厅的人说明事情的真相,江天问井儿让她拿瓷器的人长什么样,好让他找到瓷器,井儿吞吞吐吐说出临海的长相并说那人喜好喝酒,江天首先猜到临海。

  光海后悔自己没有早点告诉井儿他就是光海,井儿也责备自己竟然那么久都没有认出光海,而且还贬低光海,她只能以后见机行事了。毓道在制作瓷器递给井儿东西,井儿心不在焉没有接,毓道喊井儿发什么愣,井儿问毓道光海是不是宽宏大量的人,毓道说他认为光海是分院中最严厉的人,毓道反应敏捷立刻问井儿是不是犯错了,井儿忙矢口否认,毓道让井儿帮他取东西,井儿出来看见光海,她好不容易躲过没想到光海在宿舍等她。

  井儿拿出鞋子里钱偿还光海为她买的鞋钱,光海大笑井儿的搞笑,井儿一一列举自己以往的过错,光海也都原谅了她,光海那个井儿好好努力做一个沙器匠。临海拿着瓷器去找孙行首想卖个好价钱,火灵说金库里没有现金了,行首让火灵到慕华馆找明使者给临海一个好价钱,临海装样子不愿意将自己国家的好瓷器卖给外国,他抱着瓷器出去了,在外面忍不住傻笑自己得到好宝贝。江天从商行的楼上下来知道行首没有拿到瓷器,他说他了解临海的行事风格剩下的事他会看着办,他让行首准备他需要的颜料,行首喜出望外,但是江天警告他们不要伤害他的儿子。

  临海见到明使者拿出瓷器,使者果然面露惊讶,临海说的是合情合理他应该身为王世子。江天空手去见仁嫔,吏判呵斥江天竟然空手见娘娘,江天说自己有更大的东西交给娘娘。晚上临海走进上朝的宫殿坐在龙椅上体验当殿下的滋味,他提升母亲的职位,悲痛的大喊这是谕旨,一切终究只是他的想象。江天说哪件丢失的瓷器本是送给信城的生日礼物,现在被临海拿去收买使者,仁嫔又想到计策她请江天帮她忙。仁嫔亲自见了使者,她介绍了江天并答应让江天为他做瓷器,使者和仁嫔交易他会帮助仁嫔除掉光海,但她要帮他救临海,协议达成。

  泰道去信城身边保护他,信城向光海介绍了泰道,但光海不知道他是泰道,光海和他说几句话问便走了,泰道去找井儿。井儿和工友们在外面挖白土,有工友跟着井儿分享井儿挖到的白土,他们挖完后在河边洗澡,井儿被他们拉了进去,泰道出现赶走了三人,照应井儿换掉湿衣服,俩人躺在河边说话,井儿谈论起光海很欣喜,泰道只是听着井儿说关于光海的事,他心疼井儿如此劳累,井儿还笑着说自己是男子汉,井儿说着忽然想起毓道可能还在等她,井儿赶紧起身回去,泰道想要帮她拿着白土,井儿不让,井儿拿出泰道给她的鞋带分别留作有事见面的信号。

  毓道虽然赞扬井儿懂的不少,但他不满足井儿挖来的白土命井儿重新去找白土,井儿费力的寻找白土有些泄气,她想起师父。师父一个人生活,病情又加重了,手抖得厉害,端碗端不起来,做瓷器更糟糕,他出现幻觉井儿出现在他面前。

  明使者进宫见殿下告发临海进贡瓷器,殿下大笑不止让使者当做是他送的礼物,他说他私下会处理这件事。仁嫔告诉临海使者面圣殿下,仁嫔知道临海偷瓷器的事说那是给他父王的礼物,临海知道自己闯祸了跪下向仁嫔求情。殿下也知道了事情的缘由大发雷霆。江天和仁嫔让临海诬陷是光海指示的,并用王世子诱惑临海,临海上当受骗,仁嫔也不会同意使者的意见,她也会除去临海。

  临海禀报父王是光海的指示,殿下气愤的差点昏倒。光海被抓走,信城担心王兄,光海解释说有误会让他放心。钟秀在和工友们说光海的事,井儿听见跑去问他事情,井儿想起江天,她跑去找江天让他洗刷光海的罪责,江天认定是井儿承认光海的作为,井儿让江天带她去分院说明事情的真相,毓道阻止让井儿不许出房门,江天却答应了她。井儿跑出来向泰道留下信号。江天交代马风处理井儿。

  泰道看见井儿留下的信号匆忙找井儿,他得到信城的允许去森林找井儿,马风蠢蠢欲动。泰道拉走井儿问她什么事,井儿说她要进宫替光海开罪。殿下质问光海和临海,光海矢口否认自己的行为,仁嫔添油加醋让殿下治光海和临海的罪,临海听见仁嫔的话傻眼了。泰道让井儿不要插手王室的事情,他带井儿去找火灵,火灵听见井儿的自我介绍哭着跑了出来,泰道跟出来向她解释,火灵答应他她会守护井儿。火灵进屋抱住井儿,井儿哭着向火灵道歉,俩人抱在一起泪流不止。

  火灵带井儿去自己屋,井儿看见泰道送她的弹弓,俩人又聊会儿天火灵说去梳洗,等她回来井儿不见了,她惊慌着告诉泰道,泰道知道井儿去了监狱,泰道赶忙追去了。

火之女神9集剧情介绍

  井儿闯到监狱门口,泰道护着她俩人被换进监狱。殿下惩罚光海和临海下跪。井儿请求监狱头禀告殿下光海无罪,泰道怒斥井儿她还要在意光海到什么时候,光海害她失去夫亲,害他们分离五年现在还不能再一起,井儿沉默了。

  信城回到办公的地方发现泰道被绑在椅子上,信城听泰道的话便告知光海太平(即为井儿)为他澄清事实,光海立马起身准备去见太平,临海以为光海想要自己求活,他无理取闹,光海说他只是让太平离开。信城说王兄擅自离开父王会生气的,光海说他不可以再连累其他人,他给信城讲了乙檀的事,泰道在一边听光海自责,他隐忍着。

  太平对光海说她要说明真相让殿下饶恕他,光海说她一个工匠的话谁会相信,他严厉的说了太平让她回去了。临海见光海平静回来,他抱一下光海说他果然是亲兄弟。

  井儿独自回到火灵那,火灵问她泰道怎么没有回来,井儿说哥哥生她气先走了,火灵激动的说泰道为了她进宫做侍卫,火灵让她不要在缠着泰道,放泰道去过自己的生活。她说她所认识的井儿是一个坦率的人,不会说谎,现在她对她失望。

  井儿站在分院仰望天空问爹她到底该怎么办,江天走过来问井儿她澄清光海的事办得怎么样,井儿说没有做成反而成了他的负担,江天说以前他的一个朋友就是因为没有认识到自己的位置引来杀身之祸,井儿听着他的话发呆,江天说那么多天没有干活该认真干了。井儿想起江天对父亲的侮辱果断走进分院开始工作。

  仁嫔火上加油想要殿下治光海和临海的罪,殿下说事情发生在分院,如果追究责任信城也无法脱身,他是为了她和信城才没有治罪,仁嫔恨得咬牙。殿下下令饶恕了对光海和临海的惩罚。

  井儿因为道歉一事在分院受人排挤,毓道让她自己找点事做。光海让井儿认识了临海,让临海给井儿道歉,临海说他一个王子向贱民道歉成何体统,他愤怒的说如果不是他的出生他母亲也不会死亡,将罪责归到光海生死,临海摔门离开。井儿安慰光海后也离开。

  仁嫔拜见了使者说殿下下令的事她也无法反抗,她示意江天拿出瓷器,使者说不屑于这件瓷器,江天说如果他不满意他会重新做更好的,使者说提起信城对仁嫔说侮辱他这个皇帝代理人,他会让他们付出代价。使者进宫觐见殿下,他拿出意见瓷器传达皇帝的旨意,让他们做一个和这件瓷器一样的以证明该国的能力,殿下承诺他一定会做出来。

  殿下宣江天将任务交给他,江天说这样的瓷器不是轻易做出来的,殿下不听理由,江天不领命,殿下即将爆发脾气,毓道接下了这道懿旨。殿下让信城负责这件事,他说如果不成拿他试问。仁嫔拦住从宫殿出来的光海和信城,问光海分院近日发生的事与信城有什么关系,信城想要替他求情,仁嫔让儿子闭口继续审问光海,光海说他会负责,光海看看信城难看的脸色,让他回去休息,仁嫔以为他想让儿子称病逃避,信城说这样不行。

  江天责备儿子擅作主张,他听了儿子的意见问儿子准备如何做,毓道说了自己的方法,江天说那样是不行的。井儿在一边干活,听见有工人向钟秀请假休息,他说江天一定会失败,逃命要紧,井儿思索是否有事。江天让儿子品尝他调制的水,毓道尝过后惊讶不已,江天说他很久以前就开始这个课题,但都未成功。毓道回去准备开工,钟秀装病也请假,井儿提水进屋,毓道说近期不用来工作了,他不想伤及无辜,井儿说她想在一边学习帮助他,毓道应允了。

  光海去视察情况,发现沙器匠少了很多,他知道那些人是装病,让毓道召回他们,远东说有太平帮助就行了,光海交代一番说也会帮助他制作瓷器。江天请求仁嫔想办法和使者好好商量,帮助他儿子,吏判说他大胆竟然向娘娘提出问题,仁嫔说殿下的旨意她怎么可以改变,江天先离开了。

  江天看着儿子忙碌,毓道说青瓷已经做好,江天说外观可以就看能不能得到认可,井儿跑去请光海鉴别青瓷,江天也请各位沙器匠鉴别,效果甚好,井儿用青瓷倒茶让光海品尝,光海摇摇头劝他们不要气馁。江天找到孙行首问是否有青瓷,行首说在朝鲜青瓷早已消失,江天给她三天时间找到上好的青瓷土送到分院。毓道惆怅哪里弄青瓷土,井儿想起她在师父那里见到过青瓷土,师父还让她抓在手里体验土的粘性,她告诉毓道她知道那里有青瓷土,毓道正准备和她一起去找,光海进来说他和她一起去,让毓道留下查看他带来的书籍。井儿担忧一路上光海发现她的身份。

  火灵去分院送土,毓道接待了她说有东西给她,毓道送给她一件用回回青制作的瓷器,火灵说了一些好听的话,她放下瓷器笑着说等他成功时她会来收瓷器,江天进来让火灵赶快离开,他警告火灵不要有非分之想。火灵处理好事情和钟秀说几句话就离开了,她没有说出太平的真实身份。

  井儿和光海一起去找师父,井儿因为拦截船只不小心掉进河里,光海以为她在玩耍,待了一会才有所意识,他跳进河里看见井儿的衣衫被水冲开,他将井儿救上河岸疑惑她为什么女扮男装。火灵看见泰道问他是等井儿,火灵告诉他井儿和光海一起去找青瓷土了,泰道无奈。井儿醒来天已经黑了,光海带她在上山留宿,她发现自己衣衫不整,她出来问是不是他救她,光海说还会有谁,井儿问他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光海不说透却说她害他着凉,井儿跪下道歉帮他烤鞋,光海看着地上的井儿问她还要骗他到什么时候,她到底是谁。

火之女神10集剧情介绍

  光海抓住井儿的胳膊问她还要欺骗到什么时候,为什么要女扮男装混入分院,井儿惶恐的说因为女人不可以进分院,她只是为了完成她的梦想,光海让他离开分院。毓道用火灵送来的粗糙青瓷土制不成瓷器,江天让他不要太担心,毓道说只能等光海和太平了。井儿跪在院子里到天明,光海惊讶她竟然等那么久,井儿求他留下自己,光海软心肠终于同意。俩人继续赶路,井儿请求自己一个人去,光海不同意,井儿一个人抛下光海跑了。

  井儿软磨硬泡师父才答应把青瓷土给井儿,在坐船回去的路上井儿睡着了,光海喊醒她说现在这种状况还可以睡着,她不担心她被发现,井儿说她不想这件事,到分院以后就不可以睡懒觉了。到分院门口光海喊住井儿让她小心,井儿感谢他的帮助,她承诺在分院会努力。毓道检查了井儿弄来的青瓷土非常高兴。

  泰道不知该如何和井儿说话,正在犹豫时看见井儿,恰巧毓道喊井儿,井儿朝泰道笑笑泰道点头井儿才离开,泰道自言自语说只要她平安就好。

  殿下询问信城的病,得知光海还没有回来,殿下命临海去分院探查情况,临海高兴殿下终于让他出去了,殿下说他会向尚善核查他是否回来禁身。光海看见井儿和一群人出去干活,而那些人排斥她,光海找了理由让井儿留下,临海恰好听见有人讨论光海对井儿的态度令人可疑。光海正在教育井儿不要出什么差错,让她在毓道工作室禁身,光海说她现在怎么看怎么像女人,让她小心些,临海悄悄走到问小心什么,光海差走井儿和王兄去屋里谈话,临海了解了事情问光海什么时候开始对男人动心,光海一脸疑问,临海说他看太平的眼神不一样。光海离开房间看见井儿和毓道接触非常近,他担心井儿被发现女儿身。

  临海去找正在向泰道学习武艺的信城说光海和井儿的事,泰道震惊了。临海设计将光海和井儿关在同一间房间,而且锁上房门让人烧热炕头。井儿承受不住晕了,光海撞开门抱着井儿出去,吏判和临海等在门口。

  江天让马风去找有船和住的地方。毓道让井儿帮忙在出去上刻画,江天走进了说住处已经找到,毓道不肯离开,江天是想让儿子逃避出去一事离开分院。井儿没有想到毓道是江天的儿子,江天也有温情的时候。毓道给井儿讲了父亲对他的照顾,他感激万分。

  分院制瓷女人问江天为什么不允许她参与,江天说其中的缘由她自己清楚,井儿听见女人的喊声因为是女人所以不可以。有工抄军跟着井儿,泰道拦截了他们,他和井儿出来见面,光海看见便跟着去了,井儿不知在旁边干什么,光海知道泰道守护的人是太平,他训斥泰道竟然让妹妹女扮男装进分院。泰道和井儿回去的路上,疑惑光海是怎样知道井儿女儿身的,他们出去发生什么事了,但是他没有问出口。

  江天在毓道工作室看见井儿做的瓷器认为是女人所做,毓道说出自太平之手,江天有疑问。白天光海和江天等人拜天请求保佑,钟秀让井儿看守不许女人靠近,井儿十分别扭,井儿看见那个女人,看好毓道让井儿也去拜一下。

  井儿师父去行首商团暂住,行首说分院今天将开火制作不会凉的青瓷茶杯。出炉的茶杯又失败了。毓道很失望,井儿问他女人靠近窖炉是不是真的会令窖神发怒,毓道说这是很久以前流传下来的,井儿想要说出自己女儿身份,毓道因烦恼呵斥让井儿出去了。光海看着出去,钟秀说肯定惹怒窖神了,江天拿起出去说女人肯定碰过,他知道是谁会抓起她,光海以为他怀疑太平让她离开,井儿不愿。江天抓了和他反抗的女人,女人说自己是冤枉的,江天不相信。光海对太平说他会帮助她,钟秀跑来汇报女人抓到了,太平跑去站出来认罪了。江天让扒了太平的衣服确认,光海阻止扛下罪责。太平被关在瓷器室,毓道赶来,太平流着泪告诉他事实,毓道说她为什么不逃跑。

  光海给江天解释他让太平留下的理由,江天说这是大逆之罪执意问罪。在晚上抓太平进监狱的路上,泰道听光海的话救了井儿,他让井儿跟他回家好好生活,井儿说她想见火灵,在行首商团井儿见到等待她的师父。毓道查阅资料找到制作青瓷的秘诀,是窖炉的问题,江天说建窖炉需要半年时间,而他只有三天时间。

  殿下告诉光海为什么明使者轻视他,光海承诺他一定不会让父王失望。师父和井儿一起制作瓷器,师徒俩合作很好。井儿问及师父明窖洞的问题,师父高兴的说她早就该问了。井儿冲出来要找毓道,泰道拦着说他去请毓道过来,火灵无奈井儿她帮忙出面了。毓道惊喜火灵来找他,火灵相信他会成功并让他成功后送给她一个不会凉的茶杯。毓道留下书信跟火灵走了。师父指挥着毓道和井儿制作不会凉的青瓷。

  仁嫔和吏判高兴以为毓道逃跑了。临海也嘲笑光海他们会失败,让光海也赶紧逃跑,光海不理睬他,毓道端着青瓷回来见光海,没有来得及测试,他说是和太平一起制作的,光海很吃惊。他们拿着青瓷上殿让使者鉴别,井儿在宫外焦急的等待。

火之女神11集剧情介绍

  光海端上茶杯让使者鉴别,等了一会他才试茶,使者明明露出吃惊的表情却仍然说茶已经凉了,临海露出奸笑,在场的人都捏一把汗,光海惶恐的说他不小心将茶杯放错位置了,殿下一看果然如此,使者没有想到这样的结果当场变了脸色。井儿在宫外焦急的等待。

  殿下高兴光海的失误,仁嫔和临海都在,殿下问光海真的是失误,光海说是,他夸赞了光海,临海本来还想让殿下惩罚光海的失误。

  井儿要去分院,师父说他也一起去,井儿担心他身体不让去,师父害怕路上井儿和泰道发生什么事,井儿说他只是哥哥,火灵问井儿真的还要进分院,井儿说她会有办法,师父交代井儿如果在路上喝酒让她不要喝,反正就是不要让泰道侵犯她。在路上井儿为师父的行为给泰道道歉,泰道说她应该听师父的话,井儿慌了,泰道说他没有生气。

  江天和煜道感谢光海的帮助,煜道告诉江天和光海这件事还有太平莫大的功劳,光海请江天允许太平回来,江天为难的答应了。光海找火灵问太平的去向,火灵说太平和泰道一起走了,光海担心太平,临海进来看见光海失落的表情问他是不是失恋了,临海还是以为太平是男人。

  使者很气愤,仁嫔带了礼物去安慰他,使者当着江天的面说他要将那个羞辱他的沙器匠带到明朝杀了才解气。吏判说江天就是这样报答仁嫔,江天说如果真的要杀人就要找个替罪羊。江天回到分院看见睡在制作室的煜道他想起莲玉。

  使者说要赏赐做瓷器的人,殿下很高兴,江天说这都是太平的功劳,光海震惊了,殿下问光海有无工抄军,光海说有参与帮忙,殿下更是高兴,使者一脸难堪。分院女人听见钟秀和人讨论太平的幸运好事,她去找江天理论,江天说她救了他儿子所以他才会如此,江天让她出去了。煜道问父亲为什么把功劳给太平,江天说那都是有理由的。火灵见了煜道,安慰他说是他父亲舍不得他离开,煜道认为火灵也舍不得他,他说自己明白了。

  井儿和泰道走到他掉下的河边,船又刚离开,泰道准备追船,井儿拦住他讲自己掉河的事,泰道也知道光海如何发现她是女人,他跑快利用武功上船,然后拉井儿上去,让井儿忘记以前不好的事。泰道带井儿去自己救过的人家留宿,井儿疑惑的问太多他到底是什么身份,泰道说他就是井儿的哥哥。井儿忧心找白土, 问恩公井儿是他恋人,泰道说她只当自己是哥哥,他给泰道追女人的方法,泰道去街上买女人用具,摊主说靠他的脸就够了。

  泰道去找正在挖白土的井儿,井儿周围有人保护,井儿不舒服,泰道看着她说没事。晚上他们在吃饭时 要关门,井儿不要,泰道也没阻止,他拿着扳指还未交给井儿光海来了,泰道和光海说他不希望他动摇太平的人生,光海说这由太平自己决定。光海对井儿说了去明朝的事,井儿问他到明朝能否见到景德镇瓷器,光海点头,井儿答应了,泰道尊重她的选择,他说会将白土送到商团,让她安心离开,他又转交光海太平怕水不要走水路,光海和太平离开。

  光海找人给井儿量身制作了衣服,井儿受不了那种紧束性,在里面大喊大叫,她试了一身又一身让光海看,准备去见明使者,终于挑好衣服光海又让他学习礼仪,井儿已经不耐烦了。

  泰道回家看望爹,爹拿出女人画像让他挑一个,泰道说自己有心爱的人了,正说着仁嫔的人让泰道回去,仁嫔说他悄无声息的消失,她儿子非得要他保护学习武术。井儿穿着女装见了泰道一面就去见江天,井儿说让她去明朝她心里过意不去,江天“安慰”她,井儿问他等她学习回来时能否以女人身份进去分院成为沙器匠,江天说等她回来有了实力再说,井儿退出去了,江天想起莲玉和年少时井儿说过的话。

  工抄军看见太平的装束都很震惊,但是想起平时他们的相处,太平的作为那点像个女人,井儿扭头和他们打了招呼。江天得知煜道去求使者让他去明朝,他赶忙去见使者,煜道执意如此,江天赶紧替煜道说话,他收买使者等他回去时给他两车瓷器,使者哈哈大笑。从使者住处出来江天教训了儿子,他说出事实,煜道知道后担心太平,江天让他不要再胡闹。太平困难的接受礼仪教导,光海看着也不忍心但还是强迫她继续学习,光海头痛她的笨拙,他出去散步了。

  煜道看见在捡碎瓷的太平没好意思说话准备离开,太平喊住他还向他道歉抢了他的好事,煜道无话可说。太平回去师父那里,听师父讲明朝的好瓷器,她越发心动。师父和行首见面,他对太平去明朝的是感到奇怪所以让行首帮忙查探情况。火灵邀请煜道见面,煜道情绪激动说自己苟且偷生,太平去明朝性命不保,火灵吃惊的看着他。光海找泰道和太平一起去明朝,因为有他保护他放心。泰道去找太平,太平很高兴哥哥和他一起去明朝,火灵正要告诉太平这件事,她看见泰道对太平的温柔,退身回去了。太平见了使者,使者让她今晚住在慕华馆,光海为他们准备好一切。光海告诉太平到明朝好好学习,不要丢朝鲜的人。

  火灵很晚回去,行首说太平明天就启程了,她想想还是忍不住去找太平碰到泰道,她告诉泰道太平有危险,泰道去找光海问他不知道真相,光海听他说的事完全不知,泰道请求他去救太平,否则他亲自出手,光海让泰道留下等情况他去探虚实,殿下听了这些反而大笑明朝的无能了。

  泰道不听光海劝诫冒着生命危险去救太平,他要的是太平一个人。

火之女神12集剧情介绍

  太平站在慕华馆的院子里赏月,使者派人捉拿她,他解释给太平说让她跪地求饶,太平刚强的反抗说他是卑鄙小人,使者让人讲太平带下去。泰道正准备出手,光海骑马赶来让泰道和他一起行动,他去拖延时间,让泰道去找一样东西。

  泰道跳墙进入慕华馆,光海去问使者要人,他要见一面太平,泰道进屋找东西发现太平躲在一边,正在和光海说话的使者听说被盗,他说自己有急事赶光海离开,太平河泰道拿着他收受贿赂的证据准备告发殿下,下人传话慕华馆被包围,使者气愤又无可奈何。

  光海向太平道歉,太平说他帮助他更多,泰道说太平受惊他们先离开,光海看着太平远走的背影想起井儿,井儿也该如此大了。光海回宫向父王禀告今天所发生的事,殿下问他是否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光海义正言辞的说如果再有此事他还是会如此。临海看见光海说他做了了不起的事,临海让他准备哥哥当上世子弟弟该做些什么,他俩指的不是一件事,临海认为光海救了自己喜欢的男儿身太平。

  仁嫔对吏判说光海不可以做世子,吏判安慰说临海市不能成为世子的,让他不要担心。师父问太平非得去分院,太平还要完成对父亲的承诺,所以她一定会成为最好的沙器匠,师父劝不动她,太平搂住师父让他留在行首这里,师父说就是讨厌她才会离开。

  太平看见坐在院子里的泰道想起他说的话,她和光海一直结缘让他心里不安,太平上去对哥哥说她以后再分院会避开光海大人,不会和他结缘,让哥哥放心。江天假好意向太平道歉,还说她没事就太好了,毓道看着父亲说他是个可怕的人,面对对不起的人还能心安理得,本来欲走的他又转身给父亲道歉。钟秀看见太平感到吃惊,太平说没去明朝以后就留在分院了,钟秀uo人就要有分寸,太平问她住在哪里,钟秀看见分院的那个女人就让她们住在一起,她交代太平她喜欢安静,让她不要吵她,太平为之前的事向她道歉,然后问如何称呼她,她根本不领情。

  太平区找毓道,毓道说他要给他加赏,让太平提出要求,太平说她想要跟他学习轮车,毓道想想工抄军的任务答应她的要求,太平感激不尽。信城喊光海问他是否受伤,信城问是不是太多,光海这才知道他是泰道。光海一个人发气练习武艺,他叫来泰道问太平的事,光海咄咄相逼说自己曾经见过他们这样的兄妹,泰道听他这么一说想要告辞,光海说他今天要和他真剑比较。

  俩人较量,光海问他为何不亮明身份,泰道说他们只是短暂相逢没有必要,光海很气愤说要治他俩的罪,泰道赶紧跪地请罪,光海问他装死离开的原因,泰道说为了躲避他,自从他出现井儿的生活发生变化,光海问又为何出现在他面前,泰道说明原因,井儿想要成为沙器匠,光海让泰道不要告诉井儿他知道了她。

  光海拿着井儿死前的鞋感慨,他想起和井儿第一次见面发生的事,他说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是她自己选择的。光海在分院专门为难吩咐太平,让她做任何事,一口一个“太平”,井儿还是不得不好脸相迎。光海找江天说他想为他敬重的师父准备礼物,江天让他随便选择,光海说他想自己做体会一下做瓷器的活。江天让太平帮助光海,光海说太平只需要告诉他如何做就行,让太平陪同。毓道看光海很坚定,他说他要好好教大人,江天呵斥让他注意礼节。

  光海去瓷器室挑了瓷器让井儿画,他看着井儿认真的样子说他要等瓷器完成后亲自让井儿告诉他她的身份,如果她不如实他不会原谅她。光海又挑了各种各样的瓷器选择它们的特点让井儿画样,井儿反驳被光海阻止。井儿画成样品让毓道看,毓道让井儿帮忙,井儿说她做不要,毓道用学习轮车为交换条件。

  光海亲力亲为不要井儿帮忙,井儿挑他的毛病,光海用井儿说的方法踩泥很累,井儿让他继续,光海看着在一边看书的井儿说起他们在陷阱的事,井儿惊慌让光海出去她来收尾。分院的人讨论太平,看见泰道走过来赶紧假装干活,泰道看见光海吩咐着井儿干事情,井儿累的和泰道说几句话还是得跟着。井儿教光海和泥,结果她和的还不如光海。

  毓道去找火灵,行首说不在,他回去的路上看见火灵被人拦截,他出手救了火灵,他装晕等火灵去喊大夫使爬起来说自己丢人了。火灵关心他,毓道问她有没有受伤。

  江天看见儿子手上的伤就知道他又去商团了,毓道说是自己不小心摩擦的。井儿喊光海去学轮车,光海说他有地方要去,井儿说毓道在等他,光海说做好瓷器要虔诚他让井儿带路去祈求。井儿和他去山泉下,光海站在下面淋水,井儿帮他守着,光海祈祷完站在井儿背后喊“太平”,井儿在玩耍还说自己在守着。

  俩人回到分院光海让井儿帮他换了衣服,他看着井儿一点点帮他整理好。江天去商团找行首告诫他不要打毓道的注意,江天让她把火灵赶出商团否则分院不与商团交易,火灵跪地求饶,江天不理睬转身离开,行首让火灵先回家休息。

  泰道回去看了父母,他们在一起吃饭看见火灵就打趣他和火灵,泰道拉开火灵问是不是井儿出事了,火灵说是她出事了,她被赶出商团了。

  毓道教光海和井儿学习轮车,光海学习困难,毓道夸井儿有天赋,光海吃醋让毓道也帮他看看,毓道说不要着急。光海找毓道让他赢过太平,毓道竟然让他和太平学习。井儿告诉毓道说近日光海很奇怪,光海进来毓道借口走开了,他真的跟着井儿学习,井儿手把手教他,井儿抬头问他懂不懂,看见他笑得模样丢开了手,样具一下坏了,光海想起井儿说过的话。

  井儿每天晚上偷偷练习轮车被同屋的女人发现,女人教训了她,井儿希望她可以理解自己,她却说和她在一个屋晦气,不想被她连累。井儿被她赶了出去,井儿看着天空对父亲说她已经满足了。

  光海和井儿期待瓷器的出炉,他期待井儿说出自己的身份,光海说就算瓷器打碎她不是也很在行,井儿愣住了,光海失望的让她去拿瓷器,井儿送回瓷器给光海,光海让她如实评价瓷器的好坏,井儿劝光海不要失望,光海说他失望的事她,他给过她机会,光海拿出井儿的第一件瓷器让井儿看,喊出井儿的名字。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