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女神剧情介绍

13-18集
火之女神剧情介绍

火之女神13集剧情介绍

  井儿没能亲口告诉光海她的身份,光海不承认眼前的是以前的井儿,他不听井儿的解释,转身离开,毓道和他说话他也没搭理,井儿抱着瓷器在哭。毓道去看光海亲手制作的瓷器,看见井儿泪眼汪汪,井儿说光海大人说她只是一个工抄军。井儿拿着自己以前制作的瓷器向光海道歉,她会去求得原谅。

  江天对信城说工抄军的试题出来,光海听说是“推拌泥”就想起前几天和井儿一起制作瓷器时井儿教自己,江天见他出神以为他不喜欢这个试题,光海说没事。在分院光海看见井儿直接走过。

  井儿喊泰道出来,她说光海已经知道她的身份,泰道说是他的错被大人认出来了,井儿坚定的说她是不会离开分院,她要成为好的沙器匠。

  殿下让儿子们品茶,临海听着父王的话随着附和,殿下强调清心寡欲,临海说王室需要以身作则,光海打断临海把责任归到自己身上,他让光海和临海去拿他们母亲最喜欢的茶具,仁嫔提着一颗心,殿下还念着恭嫔。临海认为父王还想着母亲,光海知道父王是为了避免世子的位置才突然出此下策,让仁嫔死了那条心。殿下托福临海重任,但是他的表现让他放不下心,殿下暂任他为副提调。

  仁嫔气愤,她找江天问原因,把错归结到江天身上,他应该做出质朴的茶杯,但是江天说王室应该和民间不一样。江天回分院拿出他和乙檀当年竞赛的茶杯让分院的人评价,他说低贱的瓷器是上不了台面,所以乙檀和他女儿死于悲命,井儿听着他的话强忍着,江天让下人把乙檀的瓷器杂碎,人都散了,井儿还在发愣,毓道喊发愣的井儿让她扔了。

  毓道找父亲说他赢得郎厅的那天,江天希望儿子继承他的职位成为最好的沙器匠。井儿拿着茶杯走到废弃的瓷器堆还是没有扔掉。井儿去找师父说这件事,她强忍住没站出来,井儿告辞时师父追出来交代井儿不能让江天知道她是乙檀的女儿,井儿说她会小心的,师父还是担心井儿。

  殿下认命了大题学帮助他。临海请吏判喝酒,他认为自己会成为世子,他问吏判仁嫔给了他什么,他让吏判跟随他,吏判惶恐。吏判向仁嫔禀报事情,他顾虑信城不是长子缺乏名分,仁嫔说他要见大题学。大题学和光海在下棋,大题学是光海的老师,他提醒光海该承担重任了,光海说希望到时候老师会站在他这一边。

  光海在分院看见人和井儿开玩笑,光海说他们偷懒,井儿顶撞了他,光海离开,井儿又亲自去给光海道歉,她希望她可以堂堂正正站在他面前,但是光海无动于衷说他认识的井儿已经死了。临海找光海时看见光海亲手制作的瓷器,他嘲笑光海,他 也知道了井儿女子身份。

  毓道去商团找火灵,行首说火灵身体不适回家休息了,毓道担心火灵,让行首带他去找火灵,行首不得已说出火灵的事。毓道见到火灵,火灵还是一心为毓道和江天着想,毓道很欣慰。回到分院毓道给父亲说了这件事,他希望父亲让火灵回商团工作,江天厉声警告毓道不要在有这种心思,毓道不屈服,他说他会在有成就的那天求父亲接受火灵。

  江天让光海去查看考试,光海拒绝了。井儿在练习,菊飞让井儿去山上找材料,她骗井儿说比赛时间推迟了,井儿碰到钟秀,钟秀说没有推迟,井儿赶紧回去了,炼菊飞让她离开分院,炼菊飞还把责任全部推倒井儿身上。毓道让光海去看结果光海依然拒绝,钟秀找光海说井儿被算计了,但是这次光海不帮忙,钟秀也没办法。毓道问井儿这件事,他说光海这次按严令办事,井儿找光海说她会尽快找到白土的,让光海不要插手。

  分院的人分给井儿白土,井儿不想连累他们,她还是要自己找白土。结果就要公布了,井儿才来,她的三个朋友偷偷将井儿的白土放在案板上,光海阻止毓道出声说他来了,钟秀宣布结果井儿竟然通过,菊飞又阻止他们说井儿根本没白土,井儿解释她是在材料室看见就要扔掉的陶石,就拿来做白土了,菊飞还是纠缠不休,但是毓道看在井儿卖力的份上,他让井儿通过,毓道说井儿的推泥土不能做瓷器,井儿说可以,毓道让她把自己的泥土和其他人的放在一起做,如果成功就留下她,井儿答应。

  晚上休息井儿还感谢菊飞让她明白一件事,菊飞说大家都知道却没有告诉她,说明大家都讨厌她,井儿白土问对她好的几个人为什么对她好,原来是泰道的威胁,井儿苦笑。井儿和泰道见面,井儿很感激他,泰道正要对井儿说话,井儿看见光海躲了起来,光海亲口对泰道说他会撵井儿离开分院,泰道说乙檀死的那天那人不是单纯的强盗,泰道让光海不要剥夺井儿的权利,等他抓到那个人他会告诉他,井儿听见他们的对话。

  井儿情不自禁在瓷器上写名时写了真名,她的瓷器被拿去烧制,她还是不承认自己的不行,毓道气愤她的坚持。钟秀和另一人拿着瓷器摔,看哪个结实,井儿一心担忧,结果井儿获胜,江天也吃惊,毓道输给了井儿,钟秀宣布“柳太平”合格,江天听见她的姓氏想到了乙檀。

火之女神14集剧情介绍

  江天开始怀疑井儿的真实身份,叫来破器匠询问井儿是否真的已死。破器匠保证井儿已随她父亲死去,但并未找到尸首。

  临海找到大提学,声泪俱下让大提学帮助他成为世子;而仁嫔也找到大提学,送了非常宝贵的瓷器,希望大提学能帮助信城君。大提学拿着仁嫔贿赂的瓷器找到光海,告诉光海有可能是分院的物品。光海到分院的仓库查看,发现实际物品与账目上并未不同,于是来找师承,希望能鉴定出是否为分院物品。此时井儿也来到师承这里,很清楚地说明这个瓷器原先就是分院仓库里的。

  毓道恳求江天让火灵回到商会,江天严词拒绝;毓道找到孙行首,孙行首也说无能为力。毓道来找火灵,火灵告诉毓道一定要给孙行首价值非凡的物品,她才会有所行动,于是毓道狠心偷来郎厅室的瓷器给了火灵。

  火灵将瓷器原封不动地还给了江天,并告诉江天如果让自己回到商会,毓道才会不再出错。江天无奈之下让火灵回到了商会,却说明自己会记住这件事。

  光海找到井儿,让她帮助自己。晚上两人来到分院仓库,井儿凭借高超的记忆力将仓库丢失的瓷器一一画了下来。因为忙碌了一夜,第二天光海和井儿都非常困乏,这让临海起了疑心。第二天晚上两人又来到仓库,光海向井儿表白说之所以生气是因为她不信任自己。在门外偷听的临海知道了井儿的真实身份,并将两人锁在了仓库内。第二天临海找来分院的人闯进仓库,却并未发现二人,原来是泰道将两人救出。

  光海拿着井儿画的瓷器画像询问江天,江天拒不承认分院曾有过这些瓷器。江天找到仁嫔,在仁嫔授意下泰道将送出去的瓷器一一打碎。毓道看了画像,对江天说出自井儿之手;与井儿同室的吴菊飞找来了井儿包裹里乙檀的瓷器献给江天,江天拿着瓷器质问井儿为何会有此物……

火之女神第15集剧情介绍

  光海问井儿要玉带,井儿想让他赔偿她的损失后再说,光海答应给井儿赔偿,井儿却告诉他玉带丢了,妓院里的姑娘说她们还要接客,让他俩去外面找玉带,光海气不打一处来拉着井儿和他一起找,井儿毛病多,先是故意弄坏自己的鞋,又让光海请她吃饭。吃饭时井儿找借口去茅房,她偷偷拿光海一只鞋扔在另一吃饭人的桌上栽赃光海想要逃跑,光海还是追上她并把自己的手和她的手绑在一起,井儿欲哭无泪。

  泰道将玉带给孙行首,行首说东西事先给他送去了,泰道问她为什么认为他会找到,行首笑笑说相信他的实力,她顺便又让火灵去找莫手去分院拿回回回青(一种颜料),火灵说这件事是她办的结尾也交给她,行首说他们都是粗人害怕火灵受欺负。泰道跟火灵出来问她真的要自己去,火灵说如果是危险的事就避开怎么在商团立足,他如果担心她就和她一起去。

  那些人确实不好对付,想要向火灵动手,泰道轻蔑的走上前,火灵不让他插手,她说自己解决。火灵拿出对方近期向朝廷上贡的货品清单威胁他们,泰道笑火灵的机灵。火灵从那些人那出来一下子蹲到地上,泰道扶住她问她怎么样,火灵开玩笑的说看起来她像没事,泰道笑笑说她肩膀一直在颤抖。

  井儿拉着光海来到偏僻的地方描述她要找的人的模样,对方越看越觉得她描述的是她身边的光海,光海问井儿说的是他,井儿说自己只是把看到的说出来,被问的人以为他俩故意耍的,赶他俩走,他俩刚走出来,那些人商量好想打劫光海和井儿,井儿感觉不对劲,他们跟着他俩,拉着光海跑,跑到自己都跑不动摔在地上,光海拉起她解开俩人绑在一起的绳子和对方打架,井儿听光海的话害怕的躲在一边,等光海把那些人打趴下,井儿拿一块石头出来准备砸他们,自己却被绊倒将手摔破皮了,光海很是无语。

  井儿跟着光海问他如果没有玉带会怎样,光海说会在百官面前难堪,井儿想起在妓院时临海的担忧的样子说自己一定要看着他找到。井儿一路和光海说这偷走玉带人的特征,看见有一家药店就说自己要进去买些药让光海在外面等她,光海赶紧答应并让她看好手再出来等井儿从药店出来光海已经跑走了。井儿看见分院张榜招收杂工,她想起自己对江天说过的话接下了告示。

  孙行首问光海来的目的,光海说要找东西,行首已经猜到他要找什么,她说有人委托她找玉带,但是现在玉带已经不再她手,光海问委托人是谁,行首不说。白天临海害怕的问光海那些妓女有没有把玉带给他,他劝光海还是不要去上朝丢人,临海狡诈的还和光海谈条件,他说他会去海月馆找但是他得付酒钱,光海甩袖而去。

  朝堂上吏判奸诈的向殿下禀报玉带丢失一事,殿下大发雷霆质问光海,临海站在光海身边颤颤巍巍,光海说是他没有保管好父王所赐物,请父王责罚,殿下下旨免了光海都提调一职转交给信城。吏判去向仁嫔贺喜,信城对母亲说他不想当都提调,仁嫔安慰儿子说她和吏判都会帮助他的,让他担任这个位子就好。

  临海去找光海让光海利用他去告诉父王他无法在信城手下工作,让父王把都提调一职给他,他以后肯定会照顾王弟,光海笑笑离开了,临海发怒他以后肯定会后悔。光海在外面碰见仁嫔,仁嫔话中有话的嘲笑他竟然去妓院,光海同意话中有话的讥讽仁嫔的“良苦用心”。井儿回去晚了,师父担心她,向她发脾气,井儿向师父解释后心虚的去熬药,师父看见井儿接下的告示。光海将都提调的任务告诉信城,信城诚恳的接受着,光海了解信城的为人,他安慰信城说会尽力帮助他。光海向分院的人介绍信城将是他们的都提调,说完就离开了。

  钟秀在下边议论说江天时代到来了,他要好好做煜道的小跟班以望以后有什么好处。煜道为瓷器的画烦恼,没有足够的回青,钟秀看见煜道的烦恼,自告奋勇会替他搞到回青。江天不满意行首的瓷器,火灵向他解释,江天说以后不会再和他们商团合作,江天走后行首责备火灵让她失去一个大买家,她说如果江天不回心转意商团就这样止步不前了。

  吏判和江天谈话说让他好好照看孙行首,她帮了不少忙,江天向他说明行首商团瓷器的问题,他会妥善处理。晚上火灵对行首说她会去找江天请求他原谅,行首有心计的说子女是父母的最大弱点,她让火灵去搭讪煜道。井儿帮师父整理好衣物药品,师父问她非走不可,说着拿出告示,师父问她成为第一沙器匠又能如何,井儿在心里回答她想清楚父亲的死因,她回答师父在这里她只能做碗,技艺没有提升,师父让她滚回去睡觉,自言自语井儿已经长大了。井儿回去整理自己的衣物,把泰道给她的鞋好好包好装了起来。

  泰道跟踪人拦截了一些瓷器,和那些接头的人大打出手,将他们绑在河边靠岸处,他为的是找出当年刺杀乙檀的人,给井儿一个交代。早上井儿准备出门,师父帮她改了名字叫太平,师父希望她不要经历任何苦难,一切太平。井儿先去爹的坟前看了爹,和爹说了一会话就上路了。井儿在街市吃饱喝足后问了路向分院走去,那天她问路的人拦住她抢了她的背包,泰道看见井儿是他拿走玉带的人就没有帮忙,那些人翻井儿的包没发现任何东西,终于看见一个包裹打开却是一双草鞋,泰道看好接住他们扔掉的鞋,他想不通那个小生是否是井儿,他拿着鞋开始寻找。

  煜道在查看瓷器,下属送来一封信,信中包裹有他想要的颜料,是火灵邀他见面。火灵给煜道看回回青,温柔的说希望他让这稀贵的颜料发挥更好的价值。火灵回去想行首复命,行首说煜道很快会找来,火灵说他不会很容易找到但一定会找到,煜道正的确命人查找。

  泰道拿着那双草鞋还在找井儿,井儿心疼自己将泰道哥的鞋丢失了,她用心保管了这么多年的鞋,忍不住埋在膝盖哭泣,泰道找到她站在她的面前。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