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山第4集剧情介绍

 

转眼就到了除夕,大柳镇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准备过年,卫家是大柳镇的第一大户,卫父翻看账本,发现还有十二家佃户没有收回来租子,他把刘管家数落了一顿,卫父思念三个离家在外的儿子,他们已经多年没有回家,卫老夫人带着小孙子卫传佐贴窗花,对联,卫大河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他站在院子里环顾四周,心里百感交集。

卫老夫人闻讯赶忙出来,卫大河跪倒在地向母亲请安,卫老夫人激动地老泪纵横,卫父看到卫大河又惊又喜,可还是狠狠数落他一顿,埋怨他多年没有回家,卫大河很自责。随后,卫大河跟着刘管家去卫家祠堂祭祖,卫父让刘管家盯着卫大河,卫氏家族的长辈把卫姓的男人都召集到祠堂,卫大河和他们一起祭拜先人,长辈叮嘱卫大河要谨遵父亲的教诲,上孝父母,下育子女,卫大河表示这次回来就不走了,长辈让他回家好好陪家人过年,刘管家躲在一边听得清清楚楚。

除夕夜,卫大河带着儿子放鞭炮,给父母磕头拜年,卫父招呼佣人煮饺子,一家人开开心心吃了一顿团圆饭。刘管家向卫父汇报卫大河在祠堂说的话,卫父记得以前卫大河都是前呼后拥衣锦还乡,这次竟然只身一人悄悄回来,卫父百思不得其解。卫大河思念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们,独自一人到黄土坡上坐着发呆,卫父派卫传佐把他叫回家吃饭。

卫父越想越不对劲,他连夜来找卫大河,看到他坐在椅子上发楞,卫父拐弯抹角打听这次回家的真实缘由,卫大河只说再也不走了,卫父苦苦逼问,卫大河只好承认去年夏天他带加强团在陕北剿匪,不小心被红军抓了俘虏,被关在延安半年之久,他再次回到部队被封敬堂责罚,后来张学良和杨虎城对蒋介石兵谏,他就带队伍去赤水河阻击中央军,之后上级就莫名其妙宣布休战,可封敬堂和宋智都不要他了,他只好回老家,卫父对卫大河的做法予以肯定,劝他安心留在家里好好过日子,卫大河心里热乎乎的,望着父亲落寞的背影,心里五味杂陈,不由地潸然泪下。

卫父带着孙传佐去看戏,孙传佐偷偷给演武生的狗娃送来好吃的零食,可师父不许狗娃吃饱饭,逼着他上台继续唱戏。卫大河习惯了扛枪打仗,可卫父让他接管家里的账目,他看不懂账本,更不会打算盘,卫大河急得头昏脑胀只好出来散心,无意中听到父亲正为赛翼德筹例钱发愁,卫大河向父亲询问缘由,卫父不让他乱打听,胡乱找借口应付过去。

卫大河在街上看到秦二狗,向他打听赛翼德的情况,得知赛翼德曾经是佃户,因为还不上租子被迫上山做了刀客,他很快拉起一支队伍,在附近村镇横行霸道,逼镇上所有的大户人家每月初五给他交例钱。卫父从柜上支取了150两银子就匆匆出门了,卫大河断定父亲是给赛翼德筹钱,立刻来找父亲理论,卫父正和镇上的乡绅们商量筹钱的事,卫大河当众反对给赛翼德交钱,不想助长他的嚣张气焰,卫父觉得颜面扫地,气得大发雷霆,强行把卫大河赶走了。

卫父回家狠狠教训了卫大河,觉得他当众丢了卫家的脸,卫父不许卫大河掺和此事,而且这几天也不许他出门,好好在家算账,卫大河嘴上答应会照办,可他心里就是不服气,卫大河连夜磨刀擦枪,准备和赛翼德决一雌雄。

今天是赛翼德来收账的日子,他带着兄弟们横冲直撞来到大柳镇,乡亲们闻风而逃,店铺关张,大街上瞬间就空无一人,赛翼德从陈掌柜手里拿了一袋子钱刚想离开,突然响起来三声枪响,赛翼德吓得惊慌失措,卫大河拎着卫家长枪气势汹汹来找赛翼德算账,两个人大打出手,卫大河凭借卫家祖传的枪法很快把赛翼德制服,可他不服气,爬起来和卫大河继续交战。

卫父闻听卫大河和赛翼德打斗,赶忙出来一看究竟,看到赛翼德已经认输,赛翼德得知卫大河就是率加强团在赤水河阻击中央军的团长,立刻拱手施礼向他认错,承诺以后免除大柳镇的例钱。乡公所张主任害怕赛翼德不肯善罢甘休,想让卫大河帮镇上组建民团,卫父坚决不同意,他觉得卫大河是正规军,不可以参加民团这样的草台班子。

网络微评
id97619
可卫父不这样认为,而是悄悄的将卫大河拉入中央集团,为大柳镇的民团的壮大做出贡献。卫大河也不是这样无所作为,他现在和红色的卫长卫英杰打了一场单挑,在打斗中卫大河也越来越认识到队伍中有太多的同志对抗的悲惨命运,他无数次放水滴水不漏毫不犹豫的将卫英杰们击倒在地,给人们留下了那么多美好的回忆,还在黄河上到处找浮尸,骑马、张切、修路、寻龙、远古、探地、偷渡等,上至帝王下至科研工作者个个都有坚定的信念,完全不相信组织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