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山第18集剧情介绍

 

范成章和徐培宗押送缴获的物资到前指,把一切功劳都算在李汉桥身上,魏总指挥和宋智对他们大加赞赏,立刻召集军事指挥官都来学习他们的作战经验,范成章胡乱编了一通,讲得一塌糊涂,被指挥官们问得哑口无言。就在这时,高晓山卫大河来前指复命,宋智提议由高晓山讲一讲此次战斗的情况,高晓山就从动员群众勘查伏击点开始讲起,一直到带领卫大河加强团展开游击作战的经过,他讲得清清楚楚,范成章羞愧难当,也彻底揭穿了李汉桥弄虚作假的阴谋。

邱元谷对李汉桥很失望,同时也看出卫大河和高晓山关系密切,暂时不敢动高晓山,决定先静观其变,派姜雅真和叶贤之到卫大河的加强团进行监察工作。卫大河派狗娃来接姜雅真,姜雅真刚想离开,姜怀柱正好开会出来急忙喊住她,极力撮合她和卫大河,姜雅真很不耐烦,借口有事先走了,她跟着卫大河前往游击纵队驻地,一路上卫大河对她关爱有加,可她根本不领情。

汉奸老黄给吉田送来情报,还带来游击纵队的的分布图。卫大河一行人风尘仆仆赶回驻地,段德午和刘不准早早等在村口,看到姜雅真也一同随行,叶贤之也紧随其后赶来,扬言从今天开始对卫大河的加强团进行监察工作,卫大河被彻底激怒,对叶贤之冷嘲热讽,警告他要小心行事,否则后果自负,段德午赶忙从中劝阻,卫大河把姜雅真安排到他住的房间,他搬回团部去住。

卫大河故意让刘不准和叶贤之住在一起,叶贤之很不情愿,可驻地房屋很少,他就得和战士们挤着住,叶贤之只能硬着头皮住下来。翠姑奉命帮姜雅真收拾房间,姜雅真鼓励她要坚强独立,翠姑和她一见如故,叶贤之连夜来找姜雅真,让她明天开会的时候故意激怒卫大河,再让范成章和徐培宗煽风点火,争取让卫大河暴跳如雷,他们的计划就能圆满完成。

就在这时,卫大河来看姜雅真,叶贤之识趣地离开了,卫大河埋怨姜雅真不该这么晚还让叶贤之进门,更不应该对他笑脸相迎,姜雅真对他反唇相讥,卫大河给她送来一大包牛肉,姜雅真透露她和叶贤之在商量算计卫大河的办法,卫大河一点也不吃惊,他遗憾这次没见到姜怀柱,姜雅真表示姜怀柱羡慕卫大河能堂堂正正打鬼子,他们俩正聊得热火朝天,翠姑来帮姜雅真收拾房间,姜雅真就让她留下来一起住,卫大河自然求之不得,趁机安排翠姑陪着姜雅真。

翠姑和姜雅真相谈甚欢,翠姑毫不掩饰对高晓山的喜欢,姜雅真鼓励她大胆追求自己的幸福,当天夜里,卫大河悄悄把翠姑叫出来,让她盯着姜雅真,有情况随时报告,翠姑不想当特务,卫大河威胁要取消她民兵的资格,翠姑根本不买账,一再强调她是八路军的民兵,卫大河气得无语。

刘不准睡觉打呼噜,叶贤之被吵得睡不着觉,就把他推醒,可刘不准又开始咬牙,叶贤之叫苦不迭,他刚迷迷糊糊睡下,刘不准又突然起夜,又去叫醒炊事班做饭,叶贤之气得咬牙切齿,他刚想躺下睡,刘不准又回来继续睡,号称天象不好,一会再出去,叶贤之赌气用被子蒙住头。

第二天一早,卫大河把刘不准叫来,让他准备马去凉水河司令部开会,得知刘不准把叶贤之搞得一夜无眠,卫大河忍俊不禁。叶贤之一早向姜雅真诉苦,姜雅真提议搬回凉水河司令部住,可叶贤之坚持留下来亲自证实卫大河是共产党。叶贤之和姜雅真来到司令部开会,看到高晓山和卫大河打得不可开交,卫大河谴责高晓山不该回游击纵队,高晓山也是奉命行事。随后,李汉桥宣布了前指的命令,高晓山出任游击纵队副司令兼任参谋长,卫大河不服气。

会后,卫大河埋怨高晓山说话不算数,走了就不该回来,高晓山却责怪卫大河替他打抱不平,前指才让他回去讲述这次战役的经过,高晓山当面指出李汉桥拿卫大河当枪使,卫大河才恍然大悟。翠姑得知高晓山又回来了,迫不及待跑来看他,还给他做了热气腾腾的面条。

邱元谷派人送来一份加强团内共产党的名单,姜雅真和叶贤之正在研究对策,卫大河不请自来,答应把刘不准安排到别的地方住,让叶贤之好好休息,姜雅真看他没话找话,就找借口想离开,卫大河赶忙拉着她一起闲聊,还让叶贤之想办法把高晓山赶走,卫大河提出只要叶贤之把高晓山赶走,他必有重谢,叶贤之拿出那份名单,逼卫大河把这些人交出来,卫大河不相信他们是共产党,可叶贤之一口咬定是前指反复核查出来的,只有卫大河挖出这些人,他就帮忙搞垮高晓山。卫大河连夜把王三喜叫来,派他回关东老家调查名单上那些人的底细。

网络微评
id80560
一直派到王三喜经过淮河,那座桥是淮河改道后的第一座大桥,是淮河北岸最重要的桥梁。王三喜知道旧日本的三味书屋在修建,可没有名字,他已无力回天,王三喜只得派徐竞关督办幕僚陪同,收集材料。王三喜回来的时候在晚饭时分把那份名单翻出来,王三喜向徐竞问:什么?徐竞说:就叫了个三味书屋。王三喜回答:哦,就叫三味书屋。徐竞说:就叫三味书屋吧。张志保又问徐竞,王三喜说:就叫王三喜吧。徐竞说:我早就知道也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