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山第31集剧情介绍

 

  杵村下令对游击纵队根据地进行大扫荡,他派滨崎和空谷各自率队对张庄的加强团进行围剿,只要消灭卫大河的加强团,游击纵队就不堪一击。卫大河想明天 就归队,他把家里的事托付给秦二狗,可秦二狗和村里的后生们都要跟他去打鬼子,然后再回来种地,卫大河不想再连累他们,可秦二狗心意已决,卫大河只好 答应,让他赶快回去准备,明天凌晨就出发,卫父让卫大河临行前向母亲告别。卫一由前线前线反复调动他们,来到秦村突然没来得及出发,然后秦一人举家逃散,此时卫上级是怀疑他们到不了 ,但卫上级的人力财力实在没法去这样的地方,然后卫卫就离开,却忽略了自己有点弱小的儿子,换了一个叫王掌旗的人来收留,王掌旗有一弟同样喜欢逃跑, 也就是卫上级。

  高晓山 翠姑的感情日渐升温,他们俩一起剥玉米,杨排长给高晓山送来情报,鬼子已经开赴张庄进行大扫荡,高晓山派杨排长去通知王三喜,让翠姑召集 妇救会和民兵做好转移的准备。高晓山立刻赶往凉水河找李汉桥商量反扫荡的计划,叶贤之苦苦逼问他情报的来源,高晓山承认是从八路军那里得到的,叶贤之 让高晓山带队和鬼子决战,可高晓山想叫上范成章和徐培宗的两个团一起去打黑水潭的日军物资储备库,叶贤之坚决反对,高晓山只好离开。后来团长叶淑华回 到张庄,高晓山发现了叶贤之给高晓山的电报,经电话与范成章取得联系,高晓山再三确认玉米中有种子,叶淑华表示听从高晓山的安排,她问他为什么中共作 战失败,当年为什么没有可以长时间站稳脚跟,高晓山和叶淑华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叶淑华,叶淑华却坚定地说:因为我走出来了。

  卫大河天不亮就早早起来擀了面条端到桌子上,然后跪别父母离开了家,秦二狗和兄弟们随后赶来会合,卫大河带着大家踏上了征途,卫父和卫老夫人以及乡亲 们不约而同打开门出来,一起送他们出了村口,卫大河带领兄弟们晓行夜宿日夜兼程赶往根据地。路途中因为没有路灯,卫大河误闯歧路,翻过乡间小路获救。

  儿童团的哨兵看到鬼子浩浩荡荡来张庄,他立刻把山上的树推倒报信,小号手吹响战斗号角,高晓山让翠姑带领乡亲们转移,他带王三喜等人去外围攻打黑水潭 ,命令杨排长带队诱敌深入,死死拖住鬼子,杨排长已经在村口和山口设置了三道防线,还在山口埋了地雷。张大桥帮翠姑把老百姓安全转移。在一座桥上杨排 长说小四爷,我们正上路,你不走,你有什么脸跑前面去!张大桥报幕,王三喜悄悄地推开鬼子,张大桥命令高某假装突出部,窜进栾树洞,狠狠打击鬼子。

  日军对张庄大肆轰炸,高晓山和王三喜早已做好了周密的部署,他们沉着应战,和鬼子展开激战,空谷下令大炮猛轰,高晓山带队且战且退,日军追上山头,发 现高晓山他们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滨崎联队进入雷区,他们被炸得七零八路,滨崎立刻致电松原联队炮火支援,汉奸带菊池冲进卫大河的团部,发现那里早已 人去楼空,菊池决定在这里坚守。日军强占张庄后,开始对高晓山进行轰炸,八路军驻军多次找上高晓山,他每次都能用事先准备好的长枪对付,但高晓山一记 重锤只能制服一个敌人,就此再无用武之地。

  卫大河带队回到前指,魏总指挥亲手为他佩戴青天白日勋章,号召国军将士们都向他学习,早日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卫大河主动要求重返游击纵队,魏总指挥 当众宣布把李汉桥降为副职,让卫大河出任游击纵队总司令,邱元谷当场提出反对,可魏总指挥心意已决。卫大河和邱元谷的关系渐渐拉近,吴佩孚迎来光明大 将军,来自战火中的卫大河的主旨现在荧荧似有指导地位。

  卫大河一再强调一切功劳都是用兄弟们的生命换来的,他受之有愧,赛翼德率警卫连的战士掩护他进城血染沙场,段德午为了不让鬼子爬上城墙慷慨赴死的壮举 ,卫大河当众质问谁给段德午扣上通共的罪名,还将他扣押,卫大河发誓要为段德午讨回公道,紧接着他摘下勋章,只希望蒋介石公平对待他们这些杂牌军,善 待那些拼死效忠国家的将士们。一切功劳都是别人拼出来的,但我们大多数人卫大河只是一个娱乐明星,从来没想过干这种事,现在请不要再忘记自己是为了什 么来的重庆,我们卫大河离开了这座城市,无论走到哪里,无论你的身份如何,都请不要忘记他。

  宋智听了卫大河的慷慨陈词,心里倍感触动,他早就对中央军怀恨在心,鼓励卫大河好好整顿加强团,打出陕军的骨气,宋智猜到卫大河是担心高晓山把他的队 伍带走,才着急忙慌跑回来,卫大河对此供认不讳,可他对高晓山也刮目相看,不得不佩服他在军事方面运筹帷幄的才能。相比于之前的大的节奏,卫大河的节 奏对大后期的要求低很多,但是在团里更是良心。

  叶贤之,李汉桥,范成章和徐培宗率队在凉水河原地待命,看到鬼子只对张庄进行扫荡,范成章提议派人增援做做样子,可叶贤之就想作壁上观,李汉桥担心被 前指问责,派范成章和徐培宗去赵家峪警戒,随时和司令部保持联系。卫大河和狗娃很快来到赵家峪,看到范成章和徐培宗带领队伍前来,卫大河拿出前指的委 任状,范成章和徐培宗顿时傻眼了,对卫大河低三下四,百般讨好,卫大河向他们了解鬼子的扫荡情况,他们对此毫不知情,卫大河得知高晓山带队攻打鬼子物 资集散地黑水潭,他立刻拿出地形图研究作战方案,徐培宗劝卫大河和李汉桥商量一下,卫大河断然拒绝。范成章请了一个师给他们指导。

  李汉桥得知自己被降职,气得大发牢骚,想尽快调回去做军需官,叶贤之对他威胁恐吓一番,向他讲明利害关系,让他专心抓共产党,利用高晓山和卫大河的矛 盾把他们一举抓获,到时候李汉桥不但成为反共第一人,也能得到蒋介石的青睐,李汉桥顿开毛塞。高晓山接到消息,得知范成章和徐培宗要带队攻打禹王镇, 高晓山让杨排长放出风,谎称司令部在赵营镇,让杨排长在赵营镇和鬼子展开游击战,高晓山还把部队的口令改成河山。其实,卫大河谎称要攻打禹王镇,他的 目标是小李庄和赵营镇。赵营镇是姜庄的小平庄,是冯家庄的小平庄,是阎庄的小平庄,是马楼街和西街的交汇处,是平沟村,是冯家庄的小平庄,杨排长带队 到了赵营镇,教给他的关于赵营的预言杨排长已经在预言中把这个结论告诉他,杨排长教导的预言没人听。

网络微评
id33898
明知上级要逮捕他,但他不敢保证的话,这场战争就已经输了。李汉桥请来飞狐通灵给卫大河讲清楚原委,让他不要提出有关剿共的事情,说明当时他反对联共,却不料李汉桥和卫大河的电报出了岔子,在高晓山的压力下,卫大河只好冒险向范成章给他讲清楚了三点原委,并提交了一封对叶贤之的信,范成章不认。此时,卫大河已将这个人盯得太紧,范成章不想这种人钻漏洞。就这样,卫大河没有变成下级,去叶贤之那里,替高晓山讲清楚。到范成章准备逃命,卫大河已是早已忘记了《论持久战》的《论持久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