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山第33集剧情介绍

 

卫大河承认赛翼德和段德午的牺牲把他彻底打醒了,高晓山当面指出卫大河没有掌握游击作战的精髓,永济血战失败的真正原因就是没有发动群众,加强团一直是孤军奋战,卫大河不服气,他引以为傲的永济之战在高晓山口中变得不值一提,卫大河苦苦逼问加强团还有多少共产党,高晓山承认永济牺牲的战士中有几十个都是共产党。

卫大河让刘不准找了一块风水宝地,他要把牺牲的战士们埋在这里,让他们亲眼见证鬼子被赶出中国的那一天,卫大河把王三喜叫来,他知道王三喜把赛翼德拉进共产党的阵营,每每想起赛翼德惨死,就对王三喜恨之入骨,王三喜向他赔礼道歉,还想劝卫大河加入共产党,卫大河狠狠踹了他一脚,提醒他要保护好自己的同志,以免叶贤之从中搞鬼,卫大河让他盯紧张庄和魁庄,担心范成章和徐培宗闹出大乱子。

吉田觉得大扫荡失败是因为情报不准确,他把情报课的人叫来训话,对他们大发雷霆,责令他们把情报搞准确,还狠狠教训了黄金山。杵村把吕梁地区皇协军庞旅长叫来,让他协助姜怀柱对游击纵队根据地进行大扫荡。

徐培宗和范成章来张庄驻防,高晓山和他们办理交接手续,徐培宗一来到张庄,就把儿童团和民兵的岗哨撤掉,翠姑不舍得加强团和高晓山离开,她赌气把自己关在房里低声哭泣。叶贤之把当地汉奸马财主叫来,马财主向他大吐苦水,控诉共产党给农民撑腰,他们这些地主被打压,叶贤之出主意让马财主暗中教训一下共产党,他自然求之不得。

高晓山来安慰翠姑,翠姑向他大发牢骚,让他阻止徐培宗的做法,高晓山对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劝她努力感化徐培宗的晋军,让他们也变成和八路军一样的队伍,翠姑心里豁然开朗。姜雅真悄悄来到药店给付洋一个药方,把皇协军要扫荡游击纵队的情报告诉他,付洋赶忙派人给高晓山送信,高晓山立刻派人通知卫大河,卫大河想不到运城也有共产党。

马财主的儿子马二哈带人把游击纵队的粮库烧了,刘不准立刻喊战士们来救火,可因为火势凶猛很快被烧成一片灰烬,叶贤之狠狠教训了马二哈,埋怨他不该把粮食全烧光,马二哈趁机敲诈叶贤之,叶贤之一气之下将他杀人灭口。

李汉桥猜到这场大火是叶贤之派人所为,埋怨他不该把事做绝,担心无法收场,叶贤之想趁机搞垮刘不准,可李汉桥担心大家没有粮食吃,叶贤之决定如实向邱元谷汇报,邱元谷下令让叶贤之彻查此事,卫大河提醒叶贤之要善待刘不准,并给他三天时间查内奸,临走,卫大河反复强调刘不准和兄弟们陪他出生入死,如果谁敢诬陷他们决不轻饶。

杵村得知游击纵队粮库被烧,决定在粮食运到之前封锁根据地。叶贤之对马二哈手下的纵火犯一一审讯,得知马财主嫉恨游击纵队向他征粮,就派人打晕了军需官,并且放火烧了粮库,第二天一早,叶贤之带纵火犯黄癞子来到马二哈被杀的现场,一口咬定他杀了马二哈,派人对他严刑拷打。

叶贤之向卫大河汇报了审讯结果,马财主对游击纵队恨之入骨,他的儿子马二哈得知游击纵队抢了鬼子的粮食,就伙同黄癞子和两名军需官火烧粮库,事后,黄癞子把马二哈杀人灭口,而且黄癞子也因为用刑过度被打死了,叶贤之排除了刘不准的嫌疑,只给他定一个失职的罪名,高晓山当场提出质疑,叶贤之百般狡辩,连连催卫大河在结案报告上签字,就迫不及待向前指汇报。

范成章和徐培宗都看出叶贤之是故意栽赃,苦于没有确凿的证据,只能睁一眼闭一眼。鬼子对张庄山口进行猛烈轰炸,皇协军浩浩荡荡封锁赵家峪,不许任何人出入。张大桥来找徐培宗请示,徐培宗让他带救国会和民兵转移乡亲们,徐培宗亲率晋军来到张庄山口,发现鬼子攻占了山头,并不急于进攻,开始在山口构筑工事。

卫大河立刻召开紧急会议,高晓山一眼就看出鬼子的阴谋,他们想困死游击纵队,可新兵和粮草这两天就要到了,高晓山提议发动群众自力更生,卫大河接到情报,得知鬼子派出重兵进行大扫荡,李汉桥吓得胆战心惊,卫大河派王三喜通知范成章和徐培宗死守山口,让王三喜带队增援赵家峪。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