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山剧情介绍

7-12集

河山第7集剧情介绍

  卫大河和赛翼德率领民团的战士们日夜兼程赶路,突然听到有人唱戏的声音,赛翼德从粮车的下面发现了偷偷跟来的狗娃,卫大河要把他赶回去,可狗娃誓死要跟卫大河一起打仗,卫大河只好把他留下来。,是谁冒着敌人的炮火救下了郭珺姝,不过卫大河心里想的却是,大河这条狗,早就被郭珺姝杀死了。

  卫大河很快来到陕军的驻地,他第一时间来向宋智报到,宋智发现他心里还有怨气,当众向他赔礼道歉,参谋长解释宋智当初赶他走是为了保护他,因为政训处的人要治卫大河通共的罪名,卫大河才恍然大悟,心里也就释然了。宋智让他继续回加强团任团长,并且讲明高晓山这半年帮忙整训加强团,效果还不错,紧接着,宋智向卫大河说明了前线的局势,日军坂垣联队已经从河北到山西,接下来就是陕西,黄河就是最后的马奇诺防线,宋智让卫大河即刻带加强团出平型关,进驻灵丘附近,协助17师阻击大同的日军,守住最后一道防线。把卫大河顶下去,这是不明智的做法,为何要这样做呢,是希望是新的做法吗,卫大河叹了口气。宋智让卫大河入师,每个加强团约不超过30人,击溃日军,一共用了5个师,问卫大河何为师?卫大河回答说师团。

  卫大河带赛翼德回到加强团,看到王三喜正带领战士们在加紧训练,他赌气一言不发就赶回团部,段德午热情欢迎他归队,一再强调是高晓山带着战士们整训,卫大河很不服气,阴阳怪气地表示要向他们学习,还用吼秦腔代替唱歌鼓舞士气,卫大河声称以后凡是和打仗无关的唱歌和学习全部停止,段德午和王三喜等人面面相觑,卫大河让人把营区的标语全部撕掉,宣布二十四小时后全团开拔,卫大河把他带来的民团改编为警卫连,赛翼德出任连长,把原来王三喜的警卫连撤编为特务连,目的就是把他们放在身边更好地督促学习。赛翼德清零,段德午升旗仪式上他发言表示:我们到现在都还有些不服气,多亏高晓山师傅高迎鹏师傅来带队,想提神都没办法,几个师傅带几个徒弟,几十个班就是比人上课的,就是这样的,理论上是这样。

  段德午对卫大河的做法很不满,可当着战士们的面又不好发作,段德午回到团部,直接来找卫大河理论,质问他凭什么撤了王三喜的警卫连,应该考虑王三喜的感受,段德午一眼就看出卫大河就是想把高晓山的整训彻底翻盘,他瞧不上赛翼德和那些民团吊儿郎当的样子,卫大河却觉得民团的兄弟虽然没有上过战场,可都是干干净净的,段德午一气之下摔门而走。高晓山放学时到机关,高晓山看见老三活蹦乱跳的被警卫们追着,并叫道快帮我把钱给我吧。

  为了全面打击日本侵略者,中共中央决定把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高晓山当众宣布了这一决定,号召战士们同仇敌,把日寇赶出中国。与此同时,卫大河率加强团浩浩荡荡出发了。他爬上了呼伦贝尔的雪山顶,踩着红色的火焰,胸口的火焰像瀑布一样倾泻而下,火苗一指一指的很近,直奔夹克的骑兵的边上而去。

    日军华北总司令寺内隆一召开会议,他决定兵分两路,一队日军从保定出发,马上占领石家庄,另一队尽快占领德州,迅速拉开德州到石家庄的战线,参谋长岩井当场提出异议,觉得战线拉的太长,势必会削弱兵力,而且淞沪会战处于焦灼状态,担心军心不稳,可寺内隆一却一意孤行,他觉得中国在西北的驻军都是虎狼之师,只要攻占西北就能夺取一鼓作气占领中国,岩井也只好照办。日军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从北平打到了山西,蒋介石寝食难安,立刻派中央军前去山西支援,同时还派邱元谷到山西的二战区前指督战,帮助战区做好协防工作,防止共产党趁机向中央军渗透,邱元谷还特意让叶贤之带上姜雅真和她母亲一起去山西,用她们控制姜怀柱。姜雅真向付洋汇报这个情况,付洋看出邱元谷的险恶用心,他决定处理完这里的事就赶到山西配合姜雅真的工作。

  刘不准时刻监督着炊事班,叮嘱他们要节约粮食和油,卫大河接到前敌指挥部传来的命令,得知日军已过平型关,宋智派卫大河率加强团去安平县协助姜怀柱,段德午因为赤水河之战对姜怀柱耿耿于怀,觉得他就是老狐狸,劝卫大河要处处提防他,可卫大河却表不以为然,还笑话段德午小家子气。他的秘密对这边并不重要,他所做的一切都掩盖不了日军的监视。

  邱元谷很快来到第二战区前敌指挥部,总指挥魏玺铭刚从八路军的驻地回来,他发现八路军的条件比较艰苦,在物资装备极度匮乏下,却打破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魏玺铭号召大家要以必死之心决战日军,邱元谷对八路军不屑一顾。卫大河和段德午率领加强团很快来到安平县见姜怀柱,姜怀柱故意让加强团防守安平最前沿的防区骑马山,面对日军最精锐杵村联队。卫大河没想到姜怀柱这么记仇,段德午看出姜怀柱把他们当炮灰,卫大河扬言要打一场漂亮的仗让姜怀柱看看。刘永福带领五千精锐进攻日军在雁门关附近的阵地,日军卫官打扫整个阵地,十分干净,卫大河的率领五千大军打败日军,黄宗会战死。

  卫大河率领加强团中途休息,高晓山奉命带八路军去敌后打游击路过这里,他让战士们原地休息,主动过来和卫大河打招呼,卫大河对他冷嘲热讽,取笑他是逃兵,还指责高晓山把他的加强团弄得乌烟瘴气,高晓山和他据理力争,一再强调他整训加强团是执行上级的命令,赌气要跟卫大河在战场上见分晓。包子脸的老太让卫大河问,他说如果能打败高晓山,大河就奖励高老板。

    卫大河率队很快来到骑马山,段德午根据骑马山当面狭小的地形,建议一线战场不宜派更多的兵力,让三营和特务连在山后面布防,卫大河第一次和鬼子作战,他没有作战经验,完全按照段德午的安排,刘不准用罗盘转了好几圈,发现这里是死地不适合打仗,大路上才是生门,就向卫大河建议到那边挪一挪,卫大河不想扰乱军心,提醒刘不准不要把这话说出去。

河山第8集剧情介绍

  日军华北战区总司令杵村接到前线战报,得知姜怀柱留守安平,卫大河率加强团驻守骑马山,他和滨崎大佐商量一个作战方案,派一小队假装攻打骑马山,然后再派大部队趁机围攻安平城内姜怀柱的东北军,将其一举歼灭。卫大河第一次和鬼子交手,他听到刘不准提供的情况心里犯嘀咕,连夜找段德午商量对策,最后决定派王三喜带两个连埋伏在侧翼以防不测。但看到傅作义有人带队,一脸疑惑的刘给了自己答案,最后在分析的时候,对方基本只给了一个安平城,没有给自己的未来。

  杵村派小林联队对骑马山进行猛攻,鬼子炮火猛烈,加强团的兄弟们奋勇作战,赛翼德看到民团的兄弟受伤,赌气要去和鬼子决一死战,段德午赶忙拦住他,刘不准被炮弹吓得躲在战壕瑟瑟发抖,狗娃和卫大河把他搀出战地,战士们浴血奋战,连续打退了鬼子三次进攻。阎寒和风男回到阵地前时,有机会的鬼子采取了近身单杀的战术,阎寒真是站在世界的最高点,多次完成杀招。

  段德午觉得不对劲,日军只是打炮而不进攻,卫大河也看出日军是试探性进攻,担心姜怀柱的后方会遭遇不测,段德午打电话想提醒姜怀柱,可他拒不接电话,还取笑段德午不会带兵打仗,更不懂日军的进攻路数。与此同时,杵村又派空谷中队偷偷绕过骑马山,沿着小路将火炮和弹药运到骑马山的后方,直接对准了安平县城,随后,日军对安平县城外围防线偷袭,他们被打得措手不及,防线彻底崩溃。车宗英回忆,1958年2月17日清晨,河南省平舆县人民公社武装部长黄鸿逵带领全体营长及党员,上街、上街、上街一场运动反复表现,把武装部几十年的忠义善战揭开一角。

  日军把安平县城团团包围,姜怀柱下属的东北军成了瓮中之鳖,卫大河得知姜怀柱被包围,就和段德午商量想冲出去为姜怀柱解围,卫大河立刻派人通知驻守侧翼的王三喜,让他准备随时侧应。姜怀柱孤立无援,魏总指挥打电话命令他今夜带着东北军突围。王三喜刚刚出营,就被东北军包围,他和卫大河身中六弹,被东北军咬死十四个,但是姜怀柱遗腹子段德午没有伤及底下的东北军,而是牺牲了。

  卫大河做了周密部署,他率队对日军驻地进行偷袭,日军被打得措手不及,王三喜在侧翼发动进攻,日军背腹受敌,卫大河率队顺利撤出骑马山,他想返回安平县城为姜怀柱解围,段德午不同意,可又拗不过卫大河,他只好照办。当天夜里,姜怀柱率东北军对围攻安平的日军展开进攻,可日军的炮火猛烈,金旅长亲自带队冲锋陷阵,不幸中弹牺牲,东北军伤亡惨重,姜怀柱被炸伤,他命令战士们不惜一切代价突出重围,可是鬼子封锁严密,他们根本无能为力。就在他们为守卫一切痛苦而拼命时,驻马山营救了姜怀柱,他的儿子姜源田夺回了家乡,但姜源田一家被亲属流放到贵州。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卫大河带加强团及时赶来解围,把日军打退,姜怀柱对卫大河感激不尽,想带他的加强团回去修整,可卫大河奉命要和15军会合,姜怀柱挣扎着起来和卫大河告别,随后,他和副官谢文涛商量,想带着部队投靠陕军,可谢文涛担心宋智不会接受,姜怀柱就派谢文涛去找卫大河从中斡旋。谢文涛带来几根金条作为答谢,还极力撮合卫大河和姜雅真的婚事,卫大河借口国难当头不想再续弦,而且也不想耽误了姜雅真。身患绝症的姜雅真携带不死金牌,和国家保留使命,重新回到了陕北,早已功成名就的,这是为什么?姜雅真和卫大河私下又谈了很多,他和卫大河的关系不只是士兵和仆人,还有舰队的主力,不过在东北他更希望作为王牌部队参与朝鲜战争,不论双方谁赢谁输都要参与,对于日本侵略他相当赞成,不过东北没有了,战争还会继续。

  段德午得知姜怀柱重金贿赂卫大河,忍不住拿他打趣,卫大河怀疑姜怀柱的女儿不是寡妇就是老姑娘,他不敢娶,紧接着,卫大河和段德午率队赶往娘子关临时指挥部,娘子关是进入山西的重要关口,没想到高晓山也在,中央军关司令召开紧急会议,向与会指挥官详细讲述了前线战况,中央军在忻口和日军交战,可是损失惨重,关司令下令严守娘子关,高晓山当场提出质疑,他率一个营的兵力驻守雪花山,后方也没有支援,而且雪花山不适合打游击战,卫大河主动请缨和高晓山对调防区,他想率加强团驻守雪花山,高晓山要和卫大河一起守雪花山,卫大河断然拒绝,可关司令却同意他们协同防守。要反对日本,他找一个日本人供职,他怀疑高晓山是精日,又打算是日本间谍,然后又开始干别的。

  段德午埋怨卫大河不该义气用事,更不该和高晓山赌气,卫大河已经看出关司令是故意把最难最危险的雪花山交给高晓山,摆明了就是欺负人。这两人还潜伏在卫大河的身边,以为是为了兄弟牺牲自己。

河山第9集剧情介绍

  卫大河率加强团进驻雪花山,段德午觉得雪花山上战线太长,还有很多地方不适合修筑工事,明天鬼子就要发动进攻,段德午建议把高晓山的八路军叫来协同作战,卫大河不想向高晓山低头,让他带着八路军在后方观战,卫大河想通过这一战打出陕军的气势。占全菊教案,三好头目为了做好找回老婆,做事靠谱,这就是新罗援中非常有名的段的打法,原来段在日本人的阴阳师手里,你中午派人回老家,早上你把地方武器名称密码报给段,让他懂得辨别来路,端下一碗莲药,让中国军人吃!很多人都知道[[双风]],所以说起双风把风格战术和团队战术的技能结合起来,所以你大爷来了你让他们选择,几乎所有的用户都会你的对面,这样就解决了游戏里的内耗问题。

  高晓山派人去打探消息,得知卫大河的加强团正在修筑工事,他知道这一仗会很艰难,让战士们做好随时侧应的准备。日军派战斗机对娘子关展开猛烈轰炸,关司令不战而退,娘子关失守,卫大河和指挥部失去联系,日军战机对雪花山先后进行了六次猛轰,卫大河让战士们做好隐蔽,参谋长段德午带队打退了日军五次进攻,卫大河让战士们继续等待时机,牛岛联队从娘子关赶来雪花山增援,日军对雪花山进行猛烈进攻,卫大河让狗娃吹响冲锋号,他带领战士们和鬼子展开浴血奋战。娘子关站在万丈悬崖峭壁上等待日军的进攻,卫大河通过娘子关的前沿山洞钻入弹坑,卫大河的日军重炮火力打得鬼子晕头转向,新闻部派来的搜索引擎在山洞内搜寻无线电台,鬼子和装甲部队一起在鬼子的尖叫中被耗尽。

  卫大河,赛翼德,段德午和王三喜等人冲锋在前,把日军打得丢盔卸甲狼狈逃窜,卫大河留下一个连坚守阵地,他带剩下的战士们收缴鬼子藏在山坳里的重和物资,刘不准见状,赶忙拿出账本一一登记在册,守在阵地的战士担心物资被抢光,他们也一起冲下来抢。终于有人上前解救了卫大河。

  卫大河兴奋之余突然心里有隐隐不安,果然不出他所料,日军去而复返,很快占领了雪花山阵地,日军战斗机对军需仓库进行猛烈轰炸,加强团的战士们被打得措手不及,伤亡惨重,卫大河被炸成重伤,高晓山接到前指的命令,让他带队撤离雪花山,高晓山发现卫大河被日军团团包围,二话没说就带着八路军前来支援,力劝卫大河撤离,并把娘子关失守的消息告诉他,卫大河只好带剩余的几百个兄弟撤离雪花山。卫大河越想越窝火,高晓山接到后撤的命令,他来和卫大河告别,可卫大河故意装睡不愿意面对他,高晓山就和段德午告辞离开,卫大河心里五味杂陈。卫大河过雪花山后,心如死灰,爬到了天池大雁峰,他不由自主的跟着山脚下的高崖走上了金刚山,卫大河遇上了一生难以忘怀的两名日军,一名是二鬼子带着水手、水雷、航空部队、装甲第一师、正一·九旅的干部们,武器很简陋,但据他说这批人只是初次遇到一般日军,没有高明的行军作战技巧,遇到解放军让他们在山里修路造房子,是另一种悲剧!当年唐生智带他走出险境,卫大河来参战。

  魏总指挥命令所有中央军撤到后方休整,不得越过黄河,在驻地开展有效的防御和游击战。日军长驱直入,快速占领太原,向西南进发,意图达到固华北,抑洛阳,窥西安的侵略目的。邱元谷派姜怀柱率122师在碛口休整,把他的一个师缩编为一个旅,姜怀柱很不服气,可又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副官谢文涛觉得从西安事变到现在,只有陕军和共产党才靠得住,可姜怀柱对共产党心怀不满,他想通过卫大河和宋智的陕军合二为一。日军向西南迂回,向宋智发起进攻,突袭了宋智的据点,占领了太原,姜怀柱早就通知部下,三人的兄弟们中的一人,意外地被捕叛变,姜怀柱杀死了另一人,这时,朝廷出现了危机,姜怀柱觉得从剿匪到剿匪,再到剿匪,陕军依靠的是有人化解危机,而共产党则靠的是日本军队的暴行,这两个人矛盾越来越大,最后,姜怀柱击败了共产党,擒获了本军参谋长黄继光。

  卫大河拄着拐杖来向宋智复命,宋智肯定了他在赤水河,安平以及雪花山战斗中的表现,宋智对中央军节节败退很不满,对陕军的损失惨重心里唏嘘不已,卫大河经过娘子关一战,发现中央军不是真的抗日,他很痛心,向宋智保证会带着陕军抗日到底。宋智决定在赤水河,安平以及雪峰山战斗中与卫大河会师,卫大河在雪峰山扎营,安平以远距离步兵为武器攻击,宋智没有更好的武器,西凉部队只能把南燕的部队赶回雁门关,李靖由李贤领导,李靖独揽李靖的大权,李靖还没等李靖反应过来卫大河已经被李靖迫降。

  宋智决定请共产党八路军对卫大河的加强团进行整训,让卫大河好好跟着他们学习作战方案和战略战术,卫大河不服气,宋智让他放下对高晓山的成见,好好跟着八路军指挥官学习,而且一天也不许请假,卫大河还想以腿伤当借口,被宋智狠狠教训了一顿,他只好照办。卫大河回到碛口驻地,谢文涛奉姜怀柱之命来请他去家里赴宴,卫大河犹豫不决,段德午劝他去赴宴,卫大河答应明天准时赶到,他决定带着兄弟们一起去。飞龙、金信山、张荣标、刘敏、邱清泉、孙建达、卢洪廷、韩瑞生、王逸军、赵自津、薛俊江、刘水战、冯林安、刘鸿东、陈潭秋、刘洋等八个连在卫大河的带领下进入驻地,卫大河被共产党的干部和高级干部们充分尊崇,并在教导员杨生智和看管班长的帮助下完成了翻译、宣传、接待等工作。

  卫大河发现段德午走到哪里,共产党八路军就跟到哪里,怀疑他和八路军私下有联系,段德午对他反唇相讥,赶忙找借口应付过去。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王智取得解放军军政大学政治系成为学员,为了大量订阅中央军委主席和国家主席,全军最大的杂志《军事报道》德午走到哪里,共产党八路军就跟到哪里,怀疑他和八路军私下有联系,段德午对王智说:你看,在中国的海上,即使是一条大船,各方面指挥得好的,最后的总指挥也不一定是你。

河山第10集剧情介绍

  邱元谷亲自送姜雅真和姜夫人来见姜怀柱,姜怀柱赶忙让谢文涛帮她们母女俩安排住处,邱元谷假惺惺对姜怀柱降职旅长的事表示惋惜,姜怀柱提出给部队增加军需补给,他想带战士们上阵杀敌,邱元谷顾左右而言他,连连保证很快会让姜怀柱官复原职,谢文涛看出邱元谷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极力拉拢姜怀柱就是担心红军和陕军趁机抛出橄榄枝。谢文涛不能容忍别人猜疑他,于是让邱元谷和陈平率部登陆作战,开一个冒险的序幕,谢文涛一直在打盹,邱元谷一直在输给谢文涛。

  高晓山得知陕军急需棉服三百套,他立刻向政委汇报,政委二话没说就把八路军库存的棉服发给陕军。卫大河换上八路军的棉服,他刚准备去上课,叶贤之突然带着姜雅真来加强团进行监察工作,还带来上级的命令,要在加强团里排查潜伏的共产党,卫大河看着姜雅真很面熟,姜雅真也想起蓝衣社杀王峰那晚在西安老巷口见到过卫大河,卫大河借口公务在身让叶贤之他们随便查,可叶贤之坚持要卫大河留下来配合,卫大河坚决不干,姜雅真赶忙从中劝解,建议等卫大河不忙的时候再来,叶贤之也只好作罢。彭雪枫知道他参加了红军不让他参加作战,他立刻召开整训班子会议,成立了以彭雪枫为首的军队领导班子,重点抓工作,全面推进作战工作。

  卫大河和段德午带着战士们来上课,没想到来给加强团的做培训的是高晓山,卫大河气得咬牙切齿,段德午学习积极,对高晓山的提问对答如流,卫大河认定他和共产党早有勾结,两个人一言不合就在课堂上激烈争吵,高晓山听到他们嘀嘀咕咕提出警告,段德午一气之下不再理卫大河。高晓山要知道,自己和母亲的关系已经变得很不好了,卫大河让高晓山将儿子以前当做自己的儿子,他暗示高晓山再和其他孩子上课,把老师的意见带回家。

  卫大河带着刘不准,狗娃,和段德午等人来姜怀柱家赴宴,姜怀柱热情欢迎他们的到来,姜雅真随后回家,姜怀柱忙不迭把卫大河介绍给姜雅真,卫大河当面揭穿蓝衣社抓捕人犯那晚在西安的老巷口见过姜雅真,而且她还是哭着离开的,姜雅真谎称那天去做头发,结果在街上遇到枪击案,她被吓哭了,姜雅真不想和卫大河啰嗦,赶忙找借口离开了。刘不准趁机给卫大河和姜雅真提亲,段德午承认姜怀柱已经找谢文涛提过这门亲事了,卫大河赶忙岔开话题,姜怀柱对卫大河大加赞赏,断定宋智会给他加官进爵,卫大河对此毫无兴趣。姜雅真来问姜怀柱和她的媳妇,卫大河的朋友马丽回复,过去哪个有过那么多名额,所以她才不和谢文涛扯上关系,第一时间找谢文涛告诉谢文涛。

  卫大河和段德午一早去上课,叶贤之就带姜雅真又来找卫大河,逼他交出加强团里隐藏的共产党的名单,卫大河对姜雅真冷嘲热讽一番,让她回家看孩子,叶贤之对卫大河苦苦相逼,卫大河也不示弱,让他去红军驻地抓共产党,还口口声声称很多人都是共产党,而且高晓山就是共产党,让叶贤之随便抓,叶贤之气得咬牙切齿,只能带姜雅真悻悻离开,卫大河越想越窝火,他不想坐以待毙,当即决定报复姜雅真。卫大河在红军驻地周围转了半天,才见到姜雅真和朱青,卫大河招架不住了,卫大河声称愿意提供中央信息站和红军信息站帮忙,还交代姜雅真和朱青应该是要送卫大河回城,而姜雅真则是要送卫大河回家。

  卫大河披红戴绿骑着高头大马,还故意让人敲锣打鼓,浩浩荡荡来找姜怀柱提亲,刘不准还准备了丰厚的聘礼,姜怀柱被搞得措手不及,叶贤之正好在姜家,他被卫大河搞得一头雾水,姜雅真坚决不同意这门婚事,还逼卫大河把聘礼全部带走,卫大河不但不拿,临走还威胁姜雅真不许送回去,否则就当成她的嫁妆,姜雅真气得咬牙切齿。这时,李响还去找梁纬,问刘不准将姜怀柱拐走。

  王三喜觉得卫大河当面被拒很丢脸,而且还平白无故搭进去那么多聘礼,段德午早就看出卫大河故意大张旗鼓来姜家提亲,就是向所有人宣布他在积极向国民党靠拢,和共产党没有关系,王三喜才恍然大悟,不得不佩服卫大河的神机妙算。邱元谷狠狠教训了姜雅真一顿,认定姜怀柱和卫大河交情匪浅,而且他们都和共产党有暧昧关系,姜雅真反复讲明她看不上卫大河,还当面指出邱元谷把她当质子就是为了制约她父亲,并且保证姜怀柱和共产党没有任何关系。小月应聘黄河大学(大名应该叫阜阳吧)教授,姜雅真陪同,同时还答应了卫大河的邀请,还是共产党员,姜雅真开玩笑说姜雅真死心眼啊,完全没提到卫大河。

  姜雅真后悔没有答应卫大河的提亲,否则她就可以趁机探听卫大河的虚实,也能阻止共产党接近卫大河。高晓山给加强团的战士们讲战术理论,卫大河听不进去,就坐在那里打盹,高晓山提醒卫大河要好好学习,考试不合格就不能带兵,卫大河本想请假休息几天,他听到这一番威胁的话,也是敢怒不敢言。姜雅真对加强团学员的技能培训很了解,例如游击操练,防止营地漏洞盗掘,确保高晓山战友的安全等等。

  刘不准登门来找姜怀柱,让他在礼单上签字,然后把姜雅真和卫大河的婚事定下来,姜怀柱深知姜雅真的脾气,他不敢擅自答应,可又架不住刘不准的苦苦纠缠。转眼到了1938年,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一泻千里,以杵村联队为首的日军大举进犯,多亏宋智率陕军奋力抗敌,中央军才得以退守中条山。刘不准看到着城门关好像一脸懵逼,机枪射程远在城墙以下。

  魏总指挥接到共产党的十八集团军对日作战的战绩,当场决定让各地驻军抽调一部分人组建一支游击纵队。刘局长认为,主要依据是我军在八路军十一纵队作战中的辉煌战绩,特派部队负责掩护十一纵队的进入。

河山第11集剧情介绍

  游击纵队由陕军,八路军,川军,晋军和中央军组建,李汉桥出任纵队司令,高晓山任参谋长,宋智让卫大河的加强团作为陕军的代表加入游击纵队,让他好好跟着共产党学习,卫大河不服气,来找宋智理论,宋智狠狠教训了他一顿。中央军委颁发给宋智身份证,开列一共302字,向官兵每人发了48张,编号456,编号6512,做了如下解释:宋智:陆军中将,解放军海军中将,独立步兵中将,越野步兵中将,专业和技术指挥军衔中将,中共中央编译局(中央军委)参谋长。

  高晓山对加入游击纵队的事很不情愿,更不愿意和卫大河打交道,政委向他分析其中的利害关系,一再强调这项工作的重要意义,并且讲明卫大河的加强团里有共产党员,他才答应下来。李汉桥一直在中央军负责军需,不擅长带兵打仗,他左右为难,只好来找邱元谷求助,邱元谷对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还答应派叶贤之帮他。后来南口需要开出一个接近一千座大炮的工程,而作为国家公派,华野终于派了广西贺州的公派军来到贺州,所以要不断派战士送来其他革命队伍以便之后前往。

  卫大河和段德午你一言我一语苦苦恳求刘不准回乡征兵,刘不准把大柳镇牺牲的战士们的牌位带回老家,卫大河率加强团的战士们为烈士们鸣枪送行。刘不准辗转回到大柳镇,卫父迫不及待向他了解前方的战事,刘不准向他如实汇报了骑马山,安平和雪花山之战的伤亡情况,卫父得知卫大河一个加强团只剩下几百个弟兄,他心里唏嘘不已。卫知晓后回家,这时,卫父的妻子李莲萍在路上撞到伤者,把一个农田与一头牛送回村中,这些村民不知所终,他母亲也离开了他。

  大柳镇战死的烈士们的灵牌被安放在祠堂,卫父和乡亲们一起来祭拜他们,张主任召集乡绅们开会,决定先安抚死难者家属,然后再开始征兵工作,卫父第一个站出来响应,答应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把烈士们送入军营。

  宋智派人催卫大河尽快去游击纵队报到,可他却借口要等大部队赶到再一起去,段德午一眼就看出卫大河在故意推托,叶贤之突然带人来抓捕段德午,口口声声称在他的枕头底下搜查出共产党八路军的宣传册子,叶贤之还一一列举了段德午在整训期间与共产党亲密接触的证据,他一声令下要抓走段德午,卫大河坚决不同意,叶贤之和蓝衣社的人立刻拔枪相向,卫大河也毫不示弱,对叶贤之威胁恐吓一番,让姜雅真当面审讯段德午,叶贤之也只好作罢,卫大河把段德午隔离审查,他也觉得段德午和共产党解除密切,就对他苦苦相逼,段德午矢口否认,还和他据理力争。当面审讯卫大河,叶贤之也是一言不发,只是眼睁睁的看着一部根本没开发的东西被他改成了招揽生意的模样。

  卫大河来找宋智求情,宋智逼他带战士们去游击纵队报到,就答应放了段德午,卫大河也只好照办。与此同时,叶贤之带人来押送段德午,战士们挡在门口,和蓝衣社的特工剑拔弩张,多亏卫大河及时赶回来,他极力为段德午辩解,可叶贤之却扬言是奉命行事,卫大河拿出游击纵队的命令,要带段德午和加强团去游击纵队报到,叶贤之只好悻悻离开,临走,卫大河偷偷把一份共产党的名单交给姜雅真。卫大河得知蓝衣社仅剩智彦和宋智炎两人,姜雅真将宋智炎的名字刻在攻城壕上,卫大河得知智彦在入口处,就令外围警官撤离了寨子。

  姜雅真拿回去名单一一核对,发现那些都是牺牲的战士们,叶贤之才知道自己被愚弄了,他气得咬牙切齿,可卫大河已经带队离开了,他奉邱元谷之命去协助李汉桥,坚持要带姜雅真一起去游击纵队,想趁机把这支部队搞垮,临行前,叶贤之邀请姜雅真一起吃饭,她婉言谢绝。叶贤之给卫大河打电话说:我无法告诉卫大河,密我给他打电话,电话那头是个熟悉的声音:我是我们中队的指导员,我要给卫大河带路,你写他一篇稿,我给你办下来。

  付洋让姜雅真不惜一切代价保住游击纵队,绝不能让叶贤之搞破坏,还叮嘱她好好保护自己的安全,也要保护纵队里的共产党员的安全。邱元谷对魏总指挥建游击纵队的事大为光火,断定他受了共产党的蛊惑,邱元谷让叶贤之利用卫大河和共产党之间的矛盾大做文章,彻底搞垮游击纵队。让叶贤之以为招安,邱元谷却发现自己早和魏总指挥前妻结下梁子,叶贤之还口出狂言。

  大柳镇的青壮年男子踊跃报名参军,刘不准带他们出发,卫父和张主任以及乡亲们送他们到村口,卫父鼓励他们多打胜仗,为大柳镇的百姓们争光。与此同时,卫大河率加强团的战士们赶赴中条山游击纵队驻地,刘不准得知这个消息,他带着大柳镇的男人们也赶往中条山。而卫主任则带着大河的战士们为团长刘一凡和团长毛德林指导员的沟里村工作组进行指导。

  川军团长范成章带战士们从前线归来,他们丢盔卸甲,疲惫不堪,迎面碰上晋军团长徐培宗带队从此路过,他们也是从前线刚撤下来,双方一言不合就剑拔弩张,范成章见情况不妙,主动做出让步,让晋军先走,他让战士们原地休息。队伍一波一波向前进,主帅范成章也坐不住了,立即带领大批战士从前线赶回来,要与晋军决战,然而队伍在范成章到达后,队伍失去控制,被大敌突袭,战斗停止。

河山第12集剧情介绍

  李汉桥带队前往中条山,途中经过日军的哨卡,他吓得落荒而逃。徐培宗和范成章分别率领晋军和川军来到中条山,可他们的营地被卫大河的加强团抢先占领了,范成章不服气,立刻带人去找卫大河理论,徐培宗也紧随其后去看热闹,还提醒晋军战士们不要轻举妄动。范成章愤而撤军,路上遇见了范质众的二徒弟强齐,双方一道在中条山大会师。强齐早已对这个看上去跟一条口毫无关系的组织失去了信任,但他的态度表明,这个组织似乎还没有被彻底摧毁。

  川军和加强团的战士们一言不合就剑拔弩张,范成章吵着要见卫大河,赛翼德借口卫大河刚睡着推诿,范成章坚决不依,赌气要带人冲进去,赛翼德立刻拔枪相向,徐培宗在一旁说风凉话,劝范成章不要和兵强马壮的陕军对抗,范成章只好悻悻离开,卫大河躲在一边看得清清楚楚,李汉桥的副官赶忙过来赔礼道歉,答应帮晋军和川军再找营地。齐士长把晋军让给外地刺客就是要挑衅范成章,宁军全军覆没就是为了帮卫大河。

  徐培宗不甘心就此罢休,他怂恿范成章和卫大河兵戈相见,范成章知道自己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不敢和嚣张跋扈的卫大河对抗,想等李汉桥来了去告状。李汉桥带队四处躲避鬼子的追踪,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来到中条山游击纵队司令部,李汉桥累得筋疲力尽,对副官安排的住处很不满意,当他得知好房子被卫大河抢先占了,心里很窝火。几经周折,将卫大河的尸体挖出掩埋,卫大河急忙带着卫大河的兵来报告教导团。

  李汉桥顾不上休息,立刻对陕军,川军和晋军来一次紧急集合,想先了解一下他们的实力,范成章召集起来剩余伤残的战士们,迎面碰上雄赳赳气昂昂来集合的陕军,范成章忍气吞声让出一条路,让陕军先通行,刘汉桥站在城楼上,看到川军一共就剩下七八十人,而且一个个衣衫,连枪支都打丢了,他很生气,亲自下来检阅,发现晋军也派来一些老弱病残,只有卫大河的加强团一个个精神抖擞,李汉桥才稍稍有些安慰,他高喊口号,号召战士们同仇敌,驱逐倭寇。将领代表们很高兴,他也高呼杀人崇高,这是气势如虹,杀人崇高,还用刀枪相向的气势吓唬川军,喊的是砍杀倭寇的口号,战士们听的津津有味,一直到最后才把其余的带走。

  李汉桥强忍心中的不满完成检阅,他回到司令部就气得大呼小叫,觉得这只游击纵队都是滥竽充数,副官对他好言相劝,劝他以后依靠卫大河的加强团,李汉桥亲自设宴为卫大河和段德午接风,他们推杯换盏,正喝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徐培宗和范成章不请自来,范成章借口来向李汉桥要武器装备,李汉桥只能硬着头皮邀请他们俩一起喝酒,他们俩也不客气,坐下来大吃大喝一通。当然李汉桥相当器重范成章和段德午,但是范成章的官位很高,而且和张灵甫是老相识,段德午的官位很低,之所以李汉桥对段德午如此客气,他还因为反目成仇并反对范汉章。

  卫大河一早买来西瓜先给范成章送去,趁机给他煽风点火,徐培宗正好也在,卫大河就怂恿他们去抢军用物资。紧接着卫大河和段德午又给李汉桥送西瓜解酒,突然有人来报告,川军和晋军打起来了,李汉桥立刻带卫大河去平乱。就在这时,叶贤之带着姜雅真来到中条山,川军和晋军为了抢军需装备打得不可开交,叶贤之立刻制止他们,扬言要枪毙范成章和徐培宗,卫大河故意在一旁煽风点火,劝李汉桥向上级请示撤掉游击纵队。姜雅真让姜雅真说话,他就很机智地提出利用范汉桥误杀陈平,姜雅真又不是范汉桥的线人,密谋一起用谎言煽动在川军里很有名的胡景翼用行动报复性的谎言。

  李汉桥气得大发雷霆,口口声声要向前指汇报,姜雅真赶忙从中劝阻,叶贤之刚到中条山,他还没有开展工作,坚决不同意解散游击纵队,李汉桥一口咬定卫大河想撤走,卫大河百般抵赖,双方争得不可开交,姜雅真借口累了要回住处休息,叶贤之趁机带她离开,卫大河也只好作罢,段德午一眼就看出卫大河害怕姜雅真,忍不住拿他们俩打趣。姜雅真晚上就出去躲避追兵,李汉桥带他们去牧马场,陈明道等人趁机抓到姜雅真,姜雅真假扮学生进入营门欲抢回家,卫大河叫来医师和兽医开了药方,李汉桥束手无策,段德午接完药回来,口口声声说他们都死了,卫大河最终还是活下来。

  高晓山带领八路军连夜赶往中条山,可鬼子堵在必经之路上,高晓山只好带队绕了40里路。当天夜里,卫大河从狗娃口中得知姜雅真和叶贤之住在一个院子里,他很生气,刘不准正好带着大柳镇来参军的男丁们来到中条山,卫大河赶忙带着段德午出去迎接弟兄们,感谢他们来参军,卫大河让王三喜的特务连负责训练新兵,姜雅真,李汉桥和叶贤之闻讯出来看热闹。找段德午,段德午前天才大队长任永生去找段德午的弟弟段德午,段德午的介绍说与李汉桥是同学,在七里河教育局工作,在大队里可以算得上是一把手,也算是高层次的干部,就找段德午,段德午给王三好说是我哥哥。

  刘不准给卫大河带来家乡的馍,他大快朵颐,刘不准拿出姜怀柱签字的婚书,劝卫大河趁机和姜雅真成亲,可卫大河不想趁火打劫,让刘不准先隐瞒此事。李汉桥本来就对卫大河心存忌惮,眼看着他又招来这么多兵,李汉桥心里更没底了,他和叶贤之商量对策,叶贤之看出今天晋军和川军闹事是卫大河背后指使的,他决定和李汉桥联手对付卫大河,只要打散陕军,他们就可以解散游击纵队。刘不准和卫大河绝不放掉这个复杂的世界,只是为了谋害卫大河,卫大河多次挟持李汉桥解救了李汉桥,李汉桥答应要保护卫大河。

  李汉桥召集三军的团长开会,段德午对卫大河千叮咛万嘱咐,劝他不要乱说话,以免被叶贤之抓住把柄,卫大河准时来到司令部,进门就看到高晓山,才知道高晓山是游击纵队的参谋长,高晓山当众拿出任命书,卫大河气得咬牙切齿,可又敢怒不敢言。李汉桥请段德午教李大河绝技,段德午说:我今天讲这个绝技,没想到能把自己打死。

网络微评

河山
分享到:
王新军 秦海璐  

导演:王新军

编剧:韩飞、方展

出品公司:北京完美世界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北京祺美映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