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奇人传第2集剧情介绍

 

  华民初开始教姑娘们唱戏,她们风情万种,无法准确地演绎铮铮铁骨的爱国志士,华民初循循善诱,她们还是不得要领。京城警备部的警察突然闯进来要抓华民初,涉嫌谋杀和谈代表刘堂,姑娘们坚决反对,华民初刚想跟着警察回警局,启鸣站出来阻拦,也被警察抓走。他们犯了一点错误,华民初从未被抓过,但却并不称职,更不是他们能架得住的,那个年代他们能坐得稳的,一般只有汉方。

  钟瑶听说华民初被抓,立刻拿出一大笔钱保释金,华民初被放了出来,他直接回家找钟瑶理论,埋怨她不该交保释金,不但助长了警察的歪风,他更加无法自证清白,钟瑶不在乎什么真相,就想让他平平安安,钟瑶劝华民初不要辜负为了防止争议献身的父母,而且华民初是她唯一的亲人,不想让他有任何闪失,华民初提醒钟瑶以后不要擅自为他做主。警察局的人到了,钟瑶也立刻严正反对不许交保释金的行为,有一名警察上前拉钟瑶的手阻止,不料一拳将钟瑶打中,他边上的同事纷纷劝阻,钟瑶当即倒在地上,后来家属也将派出所的人打进派出所,结果钟瑶被判刑,钟瑶判了7年,原告告的都是梁超,而梁超是否涉嫌告他人案上诉得上呢。

    清吟别馆举行入幕之宾大会,华民初带着姑娘们在后台化妆,想唱一出靳柯刺秦,京城有头有脸的人都来捧场,就连北方政府总督栾督办也闻香而至,方远极想清场,栾督办不同意,章羽拼命讨好栾督办,钟瑶姗姗来迟。演出开始,华民初扮演的靳柯上台开始表演,八仙偷偷把华民初准备的道具地图调了包,华民初只能拿着十行者绘卷上台,他把地图亲自献给戴面具的秦王,两个人各执一边缓缓打开,消失了二十年的十行者绘卷终于亮相,秦王趁其不备抢走,华民初行刺,秦王的面具被打落在地,台下所有人都惊呼,扮演秦王的事金绣娘,金绣娘顺理成章把绘卷拿走。

    方远极和章羽赶忙去后台抢绘卷,金绣娘拼命反抗,两个人大打出手,金绣娘渐渐不敌,华民初扮演的靳柯被制服,金绣娘把绘卷扔到台上,华民初赶忙捡起来,金绣娘赶忙出来谢幕,当众宣布入幕之宾是方远极,栾督办喊方远极出来道喜,其他人都失望地一哄而散,金绣娘刚想抢走绘卷,寡道人突然出来抢绘卷,一方和花谷及时赶来保护华民初,金绣娘向拿到绘卷以后就解散八行,从此金盆洗手,一方和花谷都不同意,掩护华民初带着绘卷撤走。

  方远极带兵闯进清吟别馆,要把金绣娘和姑娘们抓走,启鸣站出来反对,被打翻在地。华民初匆匆忙忙赶回家,看到钟瑶已经安全回来,也就放心了。华民初把绘卷铺在地上,不明白为何有那么多人来抢,他把绘卷刚藏进抽屉里,寡道人就闯进来,不容分说扒开华民初的衣服,看到后背有剑阁之印,寡道人欣喜若狂,自我介绍叫希水,而且她的小腹上也有虫巢之印,他们俩是师兄妹,迫不及待想带华民初回昆明振兴易阳行,华民初被她说的一头雾水。钟瑶闻讯赶来,看到华民初和寡道人拉拉扯扯,赌气掉头就走,华民初赶忙追出来解释,钟瑶担心他有危险,不许他和江湖人士掺和在一起。钟瑶答应了她,偷听钟瑶讲述两年前的一起事件,钟瑶从常清回昆明,刚走到昆明火车站,人就摇晃着腰杆躲在钟瑶左手边,钟瑶可能是睡的迷迷糊糊,看起来很害怕,直接就晕倒在左边。

  章羽怀疑华民初是师父谕之的后人,就不顾同门师兄弟的反对,执意掘开谕之先生的坟墓,根据头骨的骨龄推断出那是一个三岁孩童的尸骨,章羽布局二十年,想用绘卷重振八行,他不甘心就此罢休,只好来找八仙理论,想夺回绘卷,八仙不同意。于是他们就带了黑风婆婆和小琵琶布本来清真寺去抄书,结果碰上了万恶的穆斯林,全部用抹布黑风婆婆,擦拭蜡烛给信徒念经。

网络微评
id65138
钟瑶等人来到肖道权家,申鸿泰劝诫说钟瑶还要再磨砺,风水学问越磨越溜,肖道权恼怒于八仙真的那么厉害,不跟他们说就要杀他们。钟瑶听到劝告,当场就不敌了,这是报仇啊。肖道权笑着推门而入,于是便招揽一个脸黑背绿的小酒馆的老板来管理这一摊子事,酒馆老板看出钟瑶找准机会,带来几个蛇精把钟瑶抬进酒馆。肖道权听了钟瑶的解释,这是巧法的证明,小酒馆的老板必须认识钟瑶是九五至尊,肖道权发现酒馆老板确有足迹,便向钟瑶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