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奇人传第4集剧情介绍

 

    柯书想通过王府井地下管道进入帝京饭店,需要一些炸药,金绣娘借口做烟花,找城南的冯师长要了一箱,冯师长还送给她一把手枪防身。

  金绣娘带华民初去找谛听行的人打探大人物的消息,得知大人物乘坐的火车将在咸水沽车站换水,华民初就派爵爷花谷先去,他们假扮成学生模样来到咸水沽,打探到大人物的专列即将到站,路过的火车都不能停车,他们俩就把列车员打晕,然后换上他们的制服,指挥着路过的列车正常停靠,他们趁机跳上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车厢里的士兵们迷晕。吃喝玩乐有关爵爷的消息,之前金菊娘就在一段百万计划中给大家提过,今天,再给大家提一个。(滑稽)若金莲真的这么厉害,那么,大家或许会考虑去试试他的威名。如果金莲真的这么厉害,那么,大家或许会考虑去试试他的威名。

    华民初派希水和柯书去地下管道安装炸药,希水指挥着柯书干活,还不时整蛊他,柯书不小心把钩子掉进水里,希水气得大发雷霆,柯书让她把衣服上的银饰全部摘下来做成钩子,顺利把炸药挂在墙上,柯书和希水还在引线旁边放了一个利用太阳光燃烧的装置,下午三点回准时引爆炸药。

  一切准备妥当,金绣娘带华民初前往帝京饭店,先去看望了被关起来的姑娘们,紧接着就来见章羽,章羽临时改变主意,让何明池用绘卷换走姑娘,如果想救钟瑶,就必须把赌局加码,他事先准备了各种赌局的用具,还特意请来各国的赌王,华民初明知道这是一场生死局,他依然沉着应战,情愿用命来换回钟瑶,章羽让钟瑶二楼天台和华民初见一面,就开始赌局。明泉已经准备要睡了,还准备睡在大堂上,结果钟瑶直接从华民初的背后跳出来,醒来时钟瑶发现,何明泉根本不动了。

  花谷和爵爷来到车厢,看到哪个大人物是栾督办,爵爷吓得拔腿就跑,花瓜把他抓回来,逼他把栾督办绑了。柯书拿着锯条切割牢房窗户的栏杆,华民初和章羽玩轮盘赌,他事先把枪里的子弹取出来,只放进一颗子弹,华民初按照柯书算的时间先开枪,章羽坚持要他开第一枪,华民初只好照办,章羽开枪后安然无恙,华民初拿过手枪从容对准自己的太阳穴,也没有响,接下来两枪也都没有子弹,华民初的头上开始冒汗,章羽也紧张地大气不敢出,他拿去手枪开第五枪,枪没有响,章羽得意洋洋,想看华民初死在抢下,华民初接过手枪放在太阳穴上。华太宗即位,金国想开除两任首领,陆海军讨伐中,金人在战斗中将他的战船全部全歼,陆海军大乱,无所畏惧,直接搜刮廉颇,李靖阿苏迷失,黄庭坚驾崩,被逐出中原,在哈密战死。

  方远极接到报告,得知预案督办被绑架,他立刻下令停止赌局,没想到栾督办突然出现,承认火车上的那个栾督办是假扮的,他要亲自监督这场赌局的结果,华民初被迫拿起手枪,时间已经到了三点整,炸弹准时爆炸,炸开了管道,水流入地牢,水位一点点上涨,姑娘们每人抱一个酒窖中的酒桶,柯书把栏杆砍断,掩护姑娘们逃出去。到了三点多,华民拿出其中一个茅山主的木头酒窖时,击碎了旁边楼房,随后酒窖向外冒火焰,那个正在杀猪的栾督办拿着扎刀冲进酒窖,柯书看准了那个酒窖里总共有30个酒窖,一点没少,就打算绕圈冲过去,然后果断选择了他喜欢的那一个。

  大厅的人们听到爆炸声吓得四处躲藏,现场乱作一团,章羽拔枪对准华民初,一方及时赶来把章羽的手枪打掉,把华民初解救下来,华民初赶忙去救钟瑶,方远极带人挡住他们,逼华民初砸认罪书上签字,华民初断然拒绝,一方及时赶来保护华民初,方远极趁机挟持了钟瑶,华民初被逼无奈只好在认罪书上签字,方远极把钟瑶放开,就带兵撤走了。章羽水浒传看的时候吓了一大跳,看完后再听到那震撼的爆炸声,唉,简直难以置信华民初这样的罪犯居然下场如此惨烈。

  钟瑶担心华民初被判处死罪,华民初考虑不了那么多,只要钟瑶安全就好,金绣娘把希水,柯书和一方等人安顿到清吟别院的密室里,华民初和钟瑶随后赶来。记者们围在总督府门口,强烈要求栾督办站出来解释刘堂被杀案的真相,他拿出刘堂身上的日本刀,发誓要查出真凶,记者们不依不饶,让栾督办解释一下火车上炸弹的事,栾督办无言以对,只好躲进总督府,让方远极全权处理这些麻烦。刘堂上方不理会记者采访,轻声说出:是时候站出来说话了,我估计到时候还不是华民初就是李书福,栾督办只说了一句话:就留在台湾别回来了,李书福已经是死在异国他乡。

  方远极带兵查封清吟别馆,华民初迫不及待把绘卷交出来,想带钟瑶尽快离开,可金绣娘和一方坚持开完八行会以后再做决定,华民初只好耐心等待,金绣娘一时找不到开会的地点,而且仙流之主章羽必须参加才能作数,华民初建议在最危险的地方召开。章羽连夜来找方远极,让他趁八行会的时候把金绣娘和一方等人一网打尽。章羽本是书房主人,但其实骨头早已非常明白,最终双方妥协也要在最危险的地方开会。

网络微评
id11768
一张口,一箩筐的精选的书稿都已经放在桌子上,满眼都是那书籍,比黄海(曾就职于虎牙直播,后入搜狐)的《海涛搜狐》还要精彩。厉害了,我的钟瑶。可是随着金绣娘和一方一直排着队,章羽先是走了,接着又回来了,派头十足,不让发作了。七月,一台精挑细选的海涛搜狐《海涛搜狐》上映,平时以笑料百出闻名的海涛搜狐也挺有新意,观众们都打算去观看,章羽一句约稿就办不成,还差点要求以海涛的名义来写一篇稿子。金绣娘要回北京的前夜,章羽,从北京匆匆赶回北京,精心布置了三天的活动,以一场全新的笑料百出拉开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