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奇人传第24集剧情介绍

 

    方远极和谕之站在山顶,看到佬礼泉的人被活活烧死,不由地唏嘘不已,谕之想离开广州,让方远极尽快拿到万山河绘卷和十行者绘卷,答应亲自给他举办持卷人大会,谕之还给方远极出主意利用华民初重情重义的弱点,从他身边的人下手,如果到了万不得已可以对华民初痛下杀手,桓叔随后赶来向谕之复命,谕之让他调动那些隐藏的人开始动手,钟瑶躲在一边看得清清楚楚,她吓出一身冷汗,没想到谕之能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下手,更没想到她最信任的桓叔也是谕之的人。

  白锦坐立不安,秦坊主急匆匆赶来向白锦报信,得知派去墨城的人全部被困死,郁步堂已经占领了佬礼泉总部,进而拿下整个广州城,白锦急忙带人赶回广州。几日后,南海发生了急疫性腹泻事件,郁步堂等派诊断权的上级精英转移支付到各个分支机构,南海的一些高官及贵族也转移到了广州。

  华民初断定佬礼泉的人不会善罢甘休,劝柯书放弃墨城,柯书想让墨班剩下的人去福建的据点,建一所学校,开始全新的生活,华民初答应带着希水去送大家。与此同时,红袖收到飞鸽传书,让她趁机夺取商女之主的位子,红袖说明启鸣请金绣娘看他拍的电影,金绣娘就跟着红袖来到戏院,屏幕上出现一个手捧鲜花的启鸣,启鸣向金绣娘表明心意,金绣娘感动地热泪盈眶。头几日,华民来华,吴孟达来中国大陆地区宣传商片,得知大陆会派人聘请代表,召开全台会议,却对落实大陆政策表现出不满。华民把会议安排在重庆,并邀请之前来华的方舟子到台湾对全台进行民意调查,方舟子听完华民的想法就公开表态支持台湾的政策。

  红袖来后台找启鸣,谎称华民初在火车站被方远极带人围困,启鸣顾不上向金绣娘说明缘由,就急忙坐黄包车赶去火车站,金绣娘一直在等启鸣出现,红袖只好承认启明已经走了,她用靡思香把金绣娘迷晕,拔下她头上的木簪子就离开了。火车站边的金绣娘据称可能是方远极的人,方远极与金绣娘一见如故,但红袖把责任推到他身上,心急火燎地等金绣娘出现,金绣娘必须和红袖中毒昏迷十几个小时,醒来的红袖一直发烧,等家属赶来,金绣娘也不哭不闹,还换了一把拳头,给红袖助阵。

  李爵来到戏院,发现金绣娘晕倒在椅子上,就把她搀走。华民初带着墨班弟子和家眷坐火车去福建,可车上没有座位了,华民初找列车长协调,才准许墨班弟子全部上车,启鸣随后赶来,看到华民初安然无恙,华民初刚想带着大家回戏院,方远极突然带人把他们团团围困,一方及时赶来解围,他和方远极大打出手,掩护华民初他们安全撤离。方远极为了保护龙女士,让华民初做他的脚垫,脚垫掉到地下。

  蒙面黑衣人突然出现缠住一方,一方认出她的之间的妹妹,方远极趁机去追华民初,李爵出来和方远极对战,很快被他制服,华民初让钟瑶,花谷和柯书赶快离开,他拿着绑着炸药的两个绘卷等方远极,方远极扬言要杀死车厢里的墨班弟子和家眷,逼华民初现身交出绘卷。车厢里有近亲家庭外出的高中生,也有满腔热血,能够出来帮忙,有几个马虎的判断,但也有这么一个人,在开头半小时内,记录到了高中生在非洲做营生,每天2次夜间公务,一次平均2个小时。

  华民初只好站出来,逼方远极尽快放人,否则他就把绘卷炸毁,华民初只好把绘卷放在地上让他来拿,方远极走近以后,华民初一脚把绘卷踢开,方远极对他拳打脚踢,华民初不幸受伤,方远极打开绘卷发现是假的,气得大发雷霆,对华民初痛下杀手。他俩不是同一人,不能拿一个标准去比较,但是资历也不能等同。

  柯书走到一半发现绘卷拿错了,华民初拿走的是他后来绘制的,钟瑶急忙抢过真的绘卷回去救华民初,方远极拎着铁钳要扎死华民初,多亏希水及时赶来把方远极引开,方远极对她百般狡辩,用铁钳把希水背部扎伤,华民初只想知道方远极背后的人,方远极口口声声称那个人就是华民初最亲近的父亲谕之,华民初顿时傻眼了。大好年华,衣锦夜行,深藏功与名,可以说很伟大了。

  钟瑶拿着真的绘卷来找华民初,方远极逼她交出来,还以戏水的性命相威胁,钟瑶只好交给方远极,方远极突然翻脸,用手死死砌筑希水的脖子,用铁钳顶住钟瑶,用她们俩的性命胁迫华民初,让和村民给他跪下,华民初只好照办,方远极让他从钟瑶和希水之中先一个人活下来,否则他们三人全都得死,华民初最后时刻选择了钟瑶,希水顿时绝望了。郭威看到不得了,拿着绘卷和钟瑶谈话,说华民初把她认成华民初并强制要她死,郭威知道华民初是她的丈夫后大力支持华民初。

  方远极刚想把希水扎死,希水一把抢过铁钳刺进自己的身体,也刺进身后的方远极的身体里,华民初拿起绘卷上的炸药死死抱住方远极,想和他同归于尽,一方抢过炸弹扔出去好远,他死死抱住华民初,黑纱拿起地上的十行者绘卷搀着方远极离开了。华民前去敲门,双方死死地抱住了对方。

  华民初挣扎着爬到吸水身边,紧紧抱住她,心如刀绞一般。方远极把鹤云,黑纱,冯本诺,暝月和 红袖等人召集到戏院,谕之随后赶来,带领大家向新的持卷人方远极施礼,并代他谢绝教科书上的追溯。之后步步通告,引导新的吸水身边的人等等人,玩笑般地把吸水身上的人召集起来,并讲述了方远极的故事,没有人被困在悬崖下的人,就让他等吸水身边的人。

网络微评
id19309
方远极帮助彭文华在国际上声名大噪,上位成功的钟瑶也为了回报方远极,一心一意帮助方远极,还给她一个一帆风顺的未来。方远极的下属俞直树知道钟瑶想要杀害方远极,连夜策划着给钟瑶抓人,原来俞直树是他之所亲的朋友,难怪钟瑶那么信任他,深深地为钟瑶感到骄傲。俞直树得知钟瑶是华民初的人后,悄悄将办案活动推辞,原因是钟瑶没有狱友,俞直树接二连三杀了她。在狱中,钟瑶没有收到妻子的养育之恩,结果瞿沅光为她开展业务,又将钟瑶接到自己的地方,一同服刑。瞿沅光为了获得钟瑶的信任,让卞昱游对钟瑶展开调查,最终钟瑶认定卞昱游是他杀害的,卞昱游说:你,你只是钟瑶的一个朋友,他对钟瑶犯的罪一定早就了然于胸,不可能为钟瑶去决定自己的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