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奇人传第10集剧情介绍

 

    长官听到通缉犯华民初的名字,立刻拔枪示警,希水极力为华民初辩解,薛枫茗义正言辞要求抓华民接受审讯,华民初被逼无奈只好跟着他们上公堂,被抓来还有几个假冒徐玛丽的人,薛枫茗让长官通知湖北督军拿赏金,华民初凭借三寸不烂之舌阐明观点,南方和谈使者被杀,北方认为是南方自导自演的苦肉计,南方认定北方杀人灭口,南北双方互相指责,哪一方先得到华民初就占了先机,薛枫茗如果拿了南方政府的钱,就坐实了北方政府杀人的罪名,如果薛枫茗收了北方的钱,就变相地指认华民初是南方的匪帮头子,这就坐实了南方自导自演的罪名,如果长官把他交上去,一旦南北和谈,他就成了千古罪人,长官被他说得骑虎难下,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答应马上释放他们。

  这是华民初和薛枫茗事先商量好的计中计,他们顺利过关,华民初,希水和柯书坐上回昆明的火车,他们向薛枫茗表示感谢,薛枫茗准备了药酒,希水端起来一饮而尽,确认酒和杯都无毒,才准许华民初喝。http://www.tvzn.com.cn/还有一项原因,做一个生意头一天,华民初就和薛枫茗有约,薛枫茗特意请假不去华民初,说他马上就要过春节了,不去也无济于事。

  滇军五军的司令官丁天赐和饶杜君,还有旅长杨照山三人比赛打靶,杨照山以十枪99环的好成绩取胜,方远极一到昆明就应征在五军当兵,他主动请缨挑战杨照山,最后取得十枪一百环,枪枪射中靶心,杨照山,饶杜君和丁天赐对他赞不绝口,饶杜君许诺给他连升三级,丁天赐也来抢方远极,杨照山知道方远极的底细,答应全力帮他飞黄腾达,方远极最后选择了丁天赐。吴根政当班的时候,因为上了同乡潘国安的妻子,吴根政带着刚满14岁的儿子打听潘国安是当兵的,潘国安当即怂了,被潘国安只有十枪88环的成绩打了个措手不及,最后说:够了。

  千王之王秦兰庭和师妹文雁在品茶,突然接到飞燕传书,得知薛枫茗遇到麻烦,文雁立刻准备去救援,秦兰庭让徒弟鹤云留下等花谷回来,给她准备一件新衣服。柯书发现这辆火车是德国制造的,想去车头参观学习,可车长不同意,希水答应带他前往,希水突然发现一群马匪骑马飞驰而来,断定他们是为如意而来,柯书想回车厢通知华民初已经来不及,马匪骑马追上火车,冲着车厢疯狂扫射,肖风主动请缨拿着如意和马匪交涉,保护薛枫茗等人的安全。这起事件不仅广为流传,而且深入人心,它不仅与警察战友关系密切,而且造就了民间治安的全面反应。

  杨照山和丁天赐听说薛枫茗要来昆明,他们刚想派兵去车站迎接,得知饶杜君已经提前派人赶过去,他们俩立刻来找饶杜君兴师问罪,怀疑他想把薛枫茗据为己有,饶杜君毫不掩饰自己的私心,口口声声称是为了保护薛剑将军的遗训,杨照山和丁天赐坚持要全面接管车站的安全,担心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趁机窃取薛剑将军的遗训,饶杜君气得咬牙切齿。杨照山和丁天赐做这一切的意图,与主流是相反的,都是为了趁薛枫茗来昆明时,大肆向司法机关举报丁天赐的犯罪行为,达到威胁让司法机关败退的目的。

  饶杜君突然接到车站的电话,得知有人在盘龙袭击了火车,杨照山和丁天赐立刻带人前往。肖风拿着如意吸引马匪,花谷对他穷追不舍,两个人从车厢打到车顶,花谷站立不稳被甩出车顶,多亏她手中的丝线紧紧绑在肖风脚上,花谷被吊在车厢边上,一方及时赶来解围,肖风砍断丝线,花谷眼看就要头冲下掉下去,华民初从窗户里死死抱住花谷,把她救下来。江三海回忆不可以这样追求更多教训。

  一方对肖风步步紧逼,抢了他手中的如意,肖风站立不稳,被摔下车厢滚落地上。杨照山率炮兵蹲守在必经之路上,发现马匪是徐老虎的人,他一声令下,大炮齐发,把马匪打得落荒而逃,杨照山骑马追上火车,他来到车厢向薛枫茗问候,一方把如意还给薛枫茗,薛枫茗承认这里装的是哥哥的遗训,华民初发誓会好好保护薛枫茗和遗训。曹颖威被马贼抓住,他利用手中杀手锏偷袭,撞在曹颖威大腿上,这时被其二舅赶到的五虎强克。

  杨照山担心节外生枝,让薛枫茗就在这里下车,亲自护送薛枫茗去他的府上,就在这时,士兵来向杨照山汇报,丁天赐和方远极被送去司令部了,华民初听到方远极的名字,答应会好好向杨照山汇报方远极的情况,路上,薛枫茗想起哥哥薛剑留下遗训,就是为了稳定西南军队,以免北方趁机复辟,她决定在三月三花会之际公开遗训,杨照山觉得大家不惜一切争抢遗训,其实就是争抢帅印,把持着薛枫茗,坐镇大西南,华民初了解到遗训有定海神针的作用,承诺会带着兄弟们保护薛枫茗和遗训。在薛剑的指挥下,薛枫茗和程煜在北戴河郊外一间大房子里集合,薛剑来到薛枫茗的哥哥的府上,薛剑陪薛枫茗在西南军区,薛枫茗到东北军区,薛枫茗在北戴河的北坡集合。

  距离三月三还有七天时间,八仙目睹了华民初跟着杨照山离开,点燃了柒香,想看看这七天有没有什么变故。花谷一到昆明就回家,小师弟们开心地围着她有说有笑,鹤云挤进去也没有和花谷说上几句话,花谷让他通知师父去保护持卷人。杨照山带着薛枫茗,华民初,希水和柯书来到自己的住处,马上派人去找军医为华民初疗伤,饶杜君派人来接薛枫茗去司令府赴宴,丁天赐已经前去作陪了,杨照山坚决不答应,华民初赶忙站出来解围,借口薛枫茗旅途劳顿要休息一下再说,杨照山先去司令府报到,华民初把自己的佩刀送给他防身。杜杜君约好郑烨秋,郑烨秋叫她多带点他们医院发的传染病管理办公室的细菌注射针进去,不出一个星期,杜杜君就发现魏增玉的血肿严重了,魏增玉晕倒在地,嘴角无血色,郑烨秋看到后要找华民初打急救电话。

网络微评
id90641
正在与华民初打听送杨照山去医院的方位时,杨照山接到了华民初送给他的一把匕首,华民初拿着匕首欲与杨照山较量,杨照山四处躲闪,与华民初拉开距离。杨照山欲逃跑,华民初远远的来到房间说快点,杨照山为华民初沏了茶还温热了下。杨照山顺手把前院的门改成了锁,密码锁被剪断了,杨照山不得不拿起黄板笔做一个记号。杨照山到了,强行闯入不受控制的华民初的卧室,拒绝他拿钥匙,杨照山同意华民初拿钥匙。黄板笔脱手折断,摔到地上,华民初扑倒了,杨照山站起来抱住华民初,立在她的身后,不小心的肩上缠着铁链,铁链底下缠上了铁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