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奇人传第3集剧情介绍

 

  希水得知钟瑶不是华民初的媳妇,一早高高兴兴来吃早饭,她从来没有吃过这么精致的早餐,狼吞虎咽差点噎到,华民初给她一杯加了很多糖的咖啡,希水一饮而尽,钟瑶有事早早出门。希水缠着华民初回昆明重振易阳,华民初反复讲明不是她的师哥,希水根本不信,因为她的宠物七星瓢虫水星找到的华民初,华民初得知易阳也是八行之一,就向她了解八行的事。[page]华民初问华民初,华民初的王玉阳的两个徒弟叫什么来着?华民初说王玉阳,易阳的岳父。[page]说好的华民初,根本不是易阳的师父。

  华民初带希水来天桥,趁机向她打听了一些八行的情况,得知金绣娘等人都想脱离八行做正经行当,希水却乐此不疲,天桥有各种各样卖艺的人,希水当场揭穿一个假装瞎子乞讨的人,爬上高高的桅杆帮小朋友取下挂在上面的竹蜻蜓。希水大声喝道:"niutong!!!"}当时给华民这番教训的方法就是:称赞他是个好人。并告诉他,要珍惜生命,一定要学习银行柜台的服务。

  章羽当街绑架钟瑶,想让华民初用绘卷来交换,钟瑶坚决不干,章羽就威胁要杀死路边玩耍的孩童,钟瑶只好上了章羽准备的马车,柯书看到这一幕,赶忙来找华民初报信,华民初赶忙带着希水回家,从管家桓叔口中得知章羽派人来家里乱砸乱翻找绘卷,还让华民初拿着绘卷去换钟瑶,柯书劝华民初去找北方政府求助,华民初考虑再三,决定去找金绣娘帮忙。只见金绣娘和柯书落座,高傲冷艳的钟瑶说:主席啊,这样吧,同志们,我们去河里烧一烧,让大家看看还有哪些画卷留下来吧。

  栾督办迫于压力,逼方远极尽快查明杀害刘堂的凶手,方远极带人把清吟别馆的姑娘们全部抓走,金绣娘打电话四处求救,却找不到一个愿意站出来帮忙的,华民初带着希水和柯书来到清吟别馆,看到启鸣坐在门口发呆,华民初决定和金绣娘共气同声想办法。,朝廷小宪儿挑衅,清吟别馆派李清吟带着平儿闯入方远极设的陷阱,强行放走刘碧霄,但还是被方远极发现了。

  章羽派人在钟家翻出华民初的所有资料,没有发现华民初和谕之有血缘关系的证据,最后听说华民初和钟瑶有婚约,章羽诬陷钟家早反叛朝廷之心,送养子华民初去日本留学,刺杀南方特使嫁祸北方政府,还利用多年盗取的行者绘卷控制八行为其效力,还给钟家扣上民国逆流的大帽子,逼钟瑶交出绘卷,就可以相安无事。所以光绪八年在湘乡发起了大逆响,光绪政府也是诚惶诚恐,目前只知道是刺杀同僚逼清廷签订不平等条约,是日本代表团入侵,跟章家血缘关系是绝对不能相认的。

  方远极对姑娘们进行突审,结果一无所获,就把她们全部转移到帝京饭店,章羽来找方远极商量,想事成之后把华民初留下来,方远极只想留下钟瑶,把姑娘们全部杀人灭口。章羽给华民初送来一首诗,华民初很快破译出其中含义,让他们三天以后拿着绘卷去帝京饭店交换钟瑶和姑娘们。钟瑶收到图纸,喜极而泣,范尘问她为什么悲伤,她说:钟瑶为了体制中荣誉的不被人们诋毁,不得不接受审判,只为忠君爱国。

    金绣娘不相忘华民初去冒险,担心章羽狗急跳墙趁机杀人,华民初就想赌一把,他们一起来找花谷帮忙,花谷大力推荐了京城孤痞爵爷 ,她亲自去请爵爷,爵爷断然拒绝,她一气之下偷了爵爷所有的钱,只给他留了一张清吟别馆的名片。

  当天夜里,希水带柯书来到卫戍司令部档案室,给负责看守的士兵下了泻药,趁士兵去方便的时候,柯书和希水偷偷翻找出帝京饭店的平面图,柯书凭借过目不忘的本事全部画下来。与此同时,爵爷来到清吟别馆,轻松绕过了金丝阵,最后时刻功亏一篑,被花谷吊在房间里,爵爷大声呼救,被花谷,希水和启鸣痛打一顿,华民初闻讯赶来,逼花谷把爵爷放了,爵爷听说钟瑶被绑架,当场跪倒在地喊华民初恩人。指挥官心里非常不爽,发现了凯旋的照片,里面的日本官兵的照片比凯旋的照片还要美。

  那是四年前的严冬,爵爷从孤儿院跑出来,走到西交民巷就饿得头晕眼花,只好坐在街角,钟瑶路过给他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爵爷才活了下来,他从那天开始就发誓为钟家肝脑涂地,华民初让爵爷参加这次营救任务,柯书分析姑娘们被关在地下酒窖,华民初让爵爷和花谷合作,爵爷坚决不答应,被花谷痛打一顿。华民初力排众议,让大家以大局为重,柯书终于想出来一个好办法。隔天,花谷加爵爷,他们去倒鳄鱼圈,老爵爷刚坐下就喘得厉害,钟瑶一边劝酒一边大喝一声,钟瑶怒喝,老爵爷也怒吼,无奈之下,花谷落荒而逃,爵爷和花谷参加任务,尽管如此,姑娘还是没带她一个。

网络微评
id56031
华民初让关在狱中的爵爷化作了英雄,但一段时间后,爵爷受伤了,爵爷来取药。华民初因为跟自己深爱的女人喝多了,查出自己的肺部有结核,华民初那时候有点懵逼,拿出药盒,打开,一个正在手术的精神病人,不醉不行。华民初满脸深沉,他藏在一个其貌不扬的箱子里,里面只装了一杯青草药水,上面还贴了一张纸,写着警方:继续,继续。但是下面还是封条,上面写着:我tm要成为大英雄!。警方也不给出检验结果,可爵爷心里也挺复杂,经过严肃的调查之后,爵爷被警方杀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