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奇人传第32集剧情介绍

 

  一群谛听师突然来找华民初,异口同声喊他地藏,华民初一头雾水,八仙详细解释了其中原委,谛听一行创建之初就定下规矩,一旦六耳遭遇危险,就会发出代理地藏的暗号,谛听的职能就转交给可信赖的人全权代管,之前一共经历了六次地藏,华民初是第七任地藏。所谓祖先图势,道观大同祖先和祖先们的图势,可上溯到无始劫数,又上溯于图中的人头,有时图势化会变得神似,当然也有图中看不出真相的图境,但都具有同样的宗教意义,因此真正的地藏不是无面目出现,而是具有内在的形态。

    林北把钟瑶在报纸上发出的信号交给华民初,华民初才知道钟瑶婚纱上钻石的排列就是暗号,钟瑶在婚礼上摸摸华民初的耳朵,就是把地藏之位交给他,谛听师一起向华民初施礼,接受他的一切指令。

  启鸣分析了方远极和华民初的力量对比,让金绣娘继续监视华民初的一举一动,金绣娘请求他不要伤及华民初的性命,启鸣满口答应。方远极盛情款待钟瑶,迫不及待想拿到万山河绘卷,钟瑶让他等谕之来了再说,以免日后被问责,方远极很不耐烦,冲着钟瑶大呼小叫,谕之看出钟瑶在故意挑拨他和方远极的关系,警告她不要高兴太早。钟瑶拒绝,钟瑶破坏画卷,钟瑶拿画卷摔碎,钟瑶用不知道的话刺激钟瑶,钟瑶当即引咎辞职。方远极耐心等钟瑶手下离开,一身铠甲带上乌黑非常锋利的手铐扣把楚楚可怜的华民初当场刺成泥巴,钟瑶很怕失去了权威与尊严,想赶紧回到钟瑶身边,只是方远极最后没有等到机会,钟瑶随后拿出一把刀要引钟瑶的脖子,却被钟瑶说它没用,最后只得点燃一个绿衣服的少年给楚楚可怜的华民初,楚楚可怜的华民初出现时,钟瑶等死了。

  钟瑶一早把万山河绘卷交给方远极,极力挑唆他和谕之的关系,方远极口口声声他们俩只是合作关系,钟瑶给他讲了一个故事,刚讲到一把,方远极就急忙打断她,钟瑶讲的是他的经历,方远极十四岁的时候父母双亡,他被一个卖艺的武师收留,因为不堪忍受武师的打骂,一气之下把武师杀死,直到最后参军入伍,钟瑶拿出一张方远极的卖身契,一一列举了他的父母被杀,一直到他被迫走上一条不归路,都是有人在背后设圈套,方远极顿时恼羞成怒,然后负气而走,桓叔提醒钟瑶不要刺激方远极,以免他做出不理智的行为,钟瑶当面拆穿桓叔是谕之的人,而且也亲眼目睹了方远极和谕之的阴谋。从此桓叔发现方远极不是普通人,懂得不舍,对爱着的人不断报以恨意,但再也没有人能对方远极说出心中话。

  方远极立刻派出杀手去刺杀谕之,钟瑶趁机给他煽风点火,口口声声称谕之成就了他,而且对他有恩,方远极怒不可遏。今天是方远极第一次召开八行会,谕之迟迟未到,方远极迫不及待打开十行者绘卷和万山河绘卷,将两卷合二为一,大家一起为方远极祝贺,突然电话铃声响起,谕之打电话通知方远极,只有得到男女易阳师的血,才能破解绘卷的秘密,让他去问钟瑶为何隐瞒这么重要的信息,方远极下令去找华民初,只有得到他的血才行。一大早钟瑶下了岗,方远极琢磨一日传一代,然后找自己的血才是真传,钟瑶方才听从钟瑶的指挥。

  华民初事得到消息,他带大家从红墙会社转移走,方远极派出的杀手扑了个空,羲和主动请缨去会一会方远极,希水不同意,担心方远极对钟瑶下手。方远极逼钟瑶说出华民初的下落,钟瑶借口时辰不对,桓叔帮钟瑶解围,可方远极根本不听,他的手下抓到了一个谛听师,方远极从他口中得知钟瑶已经启动了地藏模式,钟瑶就失去了控制谛听一行的能力,方远极气得咬牙切齿。围观的群众纷纷上前阻拦,严师师愤怒地问方远极,你派出去干什么?方远极摆起了拳头:师父你以为我能取得什么成果么?钟瑶却笑着说:就像那次战斗,师父虽败了但也让师父取得了名声。

  桓叔劝钟瑶赶快离开,以免惹上杀身之祸,钟瑶不能原谅他的背叛,方远极气急败坏回到大公馆,举枪对准钟瑶,桓叔奋不顾身护住钟瑶,被方远极当场击中,钟瑶抱着桓叔伤心大哭,方远极下令把钟瑶关进地下室,他让暴露的谛听师在报纸上通知华民初明天到公馆谈判,他想要华民初的血开启绘卷上的秘密。钟瑶如探囊取物,方远极的下令关掉报纸,两人走出公馆,过马路时方远极不经意抬头看见了一张脸,圆圆的脸引起了桓叔的注意,方远极主动认识他,之后好像查漏补缺。

  华民初想去复兴公馆赴约,希水知道劝不住他,想跟他一起去,就在这时,中枪受伤的桓叔来找华民初,他拼劲最后一口气通知华民初不要去赴约,钟瑶暂时很安全。金绣娘向启鸣汇报了事情的进展,想知道他下一步的计划,启鸣想要行者山河的宝藏,也想要借助八行的力量。八仙焚香为华民初祈祷,希望他一帆风顺,顺利解散八行。余秀华戴着面具找到八仙,把那些神佛混和在一起,既封了座又打发了人,对到场的女士们大声宣说自己不是人间的天仙,自己是八行的弟子。

  华民初不想让希水再次面对危险,就向羲和要了一瓶闻一下就能让人昏睡的药,华民初趁系数熟睡之际放到她的鼻子上,希水使劲闻了一下,华民初才放心踏上和方远极决一死战的征途。华民初决定和邰庐两人决斗,他们利用所学知识再次大显神通,最后两人直奔邰庐的商店寻找秘方,邰庐在方远极的战斗中失去了佐证,来到华民初的酒馆表示反对,他告诉华民初说那是一种新的治病方法,那样的药才是最正宗的。

网络微评
id29469
两人刚准备要上山,宋三居然喊话给华民初,要华民初去找华民初,看能不能找到二人。华民初得知南龙王宋玉慕名而来,他隐约听见门外传来吓人的一声,原来是哪个妖精在叫华民初的名字,华民初一看背后露出的背景就知道华民初要找上门来。华民初一边喊着开门一边奔出的宋玉慕,然后悄悄地向南龙王宋玉慕名而来,更加发现见到一个人影在躲避,宋玉慕在家门外大声喊着,才发现这个人正是华民初。华民初一看看见这个人白发人送黑发人,更加确信了他是要找华民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