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美探第1集剧情介绍

 

    民国时期的上海码头边,中央巡捕房汪探长得知毒品的藏匿地点,他正带领着一帮手下在寻找毒品,胆大心粗的汪探长认为毒品是放在观测塔上,故让手下爬上去取毒品,而迎而走来了一位帅气俊朗,且性格十分沉稳的男人,他对汪探长此举忍不住摇头轻叹,毒品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会在光天化日之下藏匿于高处,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巡捕房的罗秋恒罗探长。罗秋恒一双俊眉轻挑,目光巡视了一圈现场,就在罗秋恒的身侧有一位身姿妖娆的旗袍女子,她是法国回来的上海名媛苏雯丽,苏雯丽有着外朗的性子及不输男人的果敢智慧,她得知毒品的藏匿线索是秋分二字,故以秋分二字破解了毒品的藏匿线索,罗秋恒也聪明无比,他接下了苏雯丽的话,轻易找出了毒品的藏匿地点。

  破案后,罗秋恒客客气气将苏雯丽请出了警戒线外,他虽然很佩服苏雯丽的天文地理知识,但苏雯丽还是不得干涉警方办案,苏雯丽没有想到罗秋恒这么过河拆桥,可看着眼前只剩下一个背影的罗秋恒,苏雯丽无可奈何。警方的威严威严令人惊叹,苏雯丽却仿佛当年的被她打倒的几百只老虎。

  苏雯丽性子豪爽,她转过身便看到了前来接自己的好友,她大方地给了帮她搬行李的小弟不少小费,而之后她跟好友一同吃饭,她这次回上海是为了她失踪的妹妹而来,一想到害她妹妹的凶手准备申请提前出狱,她便眼里心里只剩下恨意,绝对不会让那个男人逍遥好过。吃饭时,好友提起苏雯丽姨妈给苏雯丽递来的请帖,让苏雯丽去马敏兰家赴宴,苏雯丽点头应下,接了请帖。苏雯丽想到平时看到大学校园里都是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女孩子,却没有校园卡就没办法找到大学生在校园附近的地方,苏雯丽在前天还帮室友改了下答案,看见室友改成了苏柳莹,当天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看到。

  苏雯丽准时赴宴,原本以为这是一场宾客尽欢的宴会,可学姐马敏兰家里却传来了凶杀案,马敏兰丈夫胡云朗当天早上在浴室跌倒而亡。胡云朗的死亡令苏雯丽备感意外,她心思敏捷,不顾警察的阻止偷溜进了浴室,看到了第一案发现场。苏雯丽胆大心细,她查验了案发现场,发现胡云朗死前异常痛苦,许是腹痛难忍痛苦死亡,就在苏雯丽查验期间,罗秋恒已到了案发现场,罗秋恒十分头疼苏雯丽的出现,苏雯丽却大方地将她查验出来的结果告诉罗秋恒,罗秋恒知道苏雯丽是一个聪明人,但尸体跟浴室内的陶瓷碎片都交由专业人士鉴定,一切结果自有专业的知识来判断。所以,明白吗?生命的起点不是衣食住行,而是在看破红尘的那一刻的缘由。

  苏雯丽离开浴室,她在楼梯口发现了丫鬟小桃子的惊慌,故她有些疑心地到丫鬟的房间查看,她的鬼鬼祟祟落入了正准备离开的罗秋恒眼中,罗秋恒来到了苏雯丽面前,苏雯丽只谎称自己在找厕所,她离开之后罗秋恒也深看了一眼佣人房间,发现了佣人房间里边有两套衣服两双鞋子,这个院子绝对不止小桃子一个佣人。这时候潘玉刚来访。苏雯丽刚想走,几分钟之后,一名南方口音的口音女子即将出现在苏雯丽面前,潘玉发现了一个极为奇怪的人,她是朱可心,才交代说是朱可心。

  医院里,苏雯丽拿着药包来找自己的好友化验,马敏兰喝了这包茶包也出现了心悸的问题,她怀疑这包茶包有问题。正在这时,医院里送来了一个堕胎失败的女子,好友匆忙前去给女子做手术,苏雯丽听闻近期总是有女子经常做堕胎手术险些丧命,她来到中央巡捕房找汪探长说明情况,要求中央巡捕房介入此事,可赤脚大夫葛老六却无任何犯罪证据,中央巡捕房也管不着,苏雯丽只好决定自己来处理此事。汪探长打算去你们医院检查一下,苏雯丽死活要上手术台,并举着计划完整的结果单指着患者写下大字:再做我就撞钟了!这时,赤脚大夫的头大声叫嚷:你等着!你到我们医院来看病,我保证不砍死你!苏雯丽这才意识到有问题,薛启明才赶紧抽身。

  胡家准备的慈善晚宴,马敏兰抱恙在床,苏雯丽前来看望马敏兰,并从马敏兰的口中得知了胡家不止小桃子一个佣人,还有一个李巧妹,只是李巧妹手脚不干净被胡云朗辞退了,而就在胡巧妹走之后,胡云朗就出事了,苏雯丽怀疑胡云朗的出事跟这个离开的女佣有关,可胡敏兰却认为这不大可能。苏雯丽并没有多说,她安慰了几句马敏兰之后便下楼参加宴会,也从各位夫人的口中得知了胡云朗从来不参加马敏兰的社交活动,而宴会上风度翩翩的舞者马靖羽就是马敏兰的好友之一,二人关系亲密。宴会进行到一半,苏雯丽受邀上前与一男子共舞一曲,罗秋恒跟汪探长却在这时来到宴会场上,罗秋恒看着苏雯丽的妖娆舞姿,他在苏雯丽跳完舞之后便上前停了宴会。宴会的组织者都很高兴地认为苏雯丽跟苏雯丽的关系亲密,也非常高兴地替她端了茶,点了一盏小红酒,谁知苏雯丽却认为她太年轻不知道该如何做起,马敏兰在宴会上认识了她,还带了许多朋友来到宴会上一起玩,又有老乡来找她,汪探长把她带回去跟苏雯丽的孩子们玩了。

  宴会散场,罗秋恒将胡云朗的死因告诉马敏,胡云朗是中毒而亡,有人在胡云朗的糖里加了砒霜,马敏兰听到心底惊讶,也庆幸起了自己早上没有将咖啡喝完。早餐都是佣人做的,罗秋恒第一时间将嫌疑人锁定在了佣人小桃子身上,他当场准备把小桃子带到警局问话,苏雯丽知道罪犯绝对不可能是小桃子,她把自己的名片给了小桃子,让小桃子有困难找她帮助,且她也有意提醒胡家还有另一个佣人,罗秋恒的办案能力十分高超,他早苏雯丽先一步开口了他已经在追查李巧妹的下落了,见罗秋恒聪明至此,苏雯丽倒是有些意外及满意罗秋恒的能力。十多分钟后,李巧妹的女朋友韩雪电话到罗秋恒家中催促罗秋恒赶紧结束破案,罗秋恒闻听韩雪的电话,知道韩雪家住在京郊,打电话通知韩雪说韩雪嫌案有结,他提前了十分钟才接到电话。

  夜色正浓,苏雯丽看到了马靖羽的鬼祟身影,她认为此人绝对有问题,故趁着月黑风高一直偷跟踪马靖羽。苏雯丽来到马靖羽家,发现马靖羽整个人都神情阴沉冷酷,她一不做二不休追踪了马靖羽到了马渊之中,才见识到了马靖羽在这里所受的一切苦楚,她便喊上了三位亲人。

网络微评
id33987
第二天,人们发现马靖羽同一人从办公室出来,因为马靖羽与办案民警交流使之浮现凶相。此时,李巧妹见苏雯丽如此厉害,就去问苏雯丽怎么办?苏雯丽想了好久说道:这人是她学生的同学,好像以前就是她学生,李巧妹当时还是她女朋友。故事里的苏雯丽其实是一个和大部分人一样家里一个独女,她的母亲也经常被狐狸精所害,外公是贪财好色的坏小子,恶势力太强大,她完全改变不了一个变态强奸犯,一个软弱自私的父亲。她在苏雯丽后来出事的地方骑三轮车,从街上一直骑到,越骑越气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