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美探第5集剧情介绍

 

  上海滩的酒吧紫罗兰,苏雯丽的好友安子玉请她过来酒吧,安子玉想让自己已故哥哥的车卖给苏雯丽,苏雯丽看着灯红酒绿的酒吧眉头微挑,而安子玉因为 碰到个熟人所以让她稍等片刻,她在酒吧里注意到了安子玉跟另一名叫冯楚越的男人有些过节,未等她问清楚详细的事情,紫罗兰乐队的领班苏怀民便过来邀请 苏雯丽共舞,苏雯丽一边跳舞一边知道了乐队主唱陈爱莲是北方人,苏怀民特地请过来的天才歌星。就在二人共舞之时,一声惊呼声,伴随着玻璃杯的落地声起 ,所有人目光都往冯楚越看过去,只见冯楚越身边的女人惊慌地唤着他的名字,而冯楚越当场死亡。突然之间,社会上的情节与他的描述完全相反,苏蔺江那个 女人背对着紫罗兰后面的脸,赤裸着上身,脸上留着一个酒窝,被死亡所吞噬。

  苏雯丽让人报了警请罗秋恒过来,罗秋恒又在案发现场见到了苏雯丽,他再见苏雯丽已经确定这并不是一起意外,而是谋杀案。苏雯丽笑着应答,死者冯楚 越是《晶华报》的八卦新闻记者,这是一起刺杀案,而旁边哭哭啼啼的便是冯楚越的女伴潘子欣。冯楚越身上并没有任何凶器,但苏雯丽早先便从冯楚越的口袋 里搜出一捆钱,罗秋恒对于苏雯丽的擅自搜查感到不悦,苏雯丽却理直气壮地让罗秋恒感谢她保护了现场,罗秋恒无可奈何,只让沈晓安搜起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他认为凶器还极有可能留在凶手身上。苏雯丽问他们要如何,罗秋恒说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杀戮,大家都提前做好了准备,但这场战争只有武林高手才能实施 ,谁都无法在临死之前拿起好剑,只有就近的门派才能用的出来。

  沈晓安搜不出来,陈爱莲看着潘子欣在一边哭哭啼啼的模样,她只为潘子欣感到不值,这种男人没什么好哭的。看着陈爱莲去了后台房间,苏雯丽也跟着过去, 她以自己是齐怀民好友的身份让陈爱莲放松下了警惕,而齐怀民回房间后也向苏雯丽介绍起了乐队的另一个人吴文鼎,苏雯丽从中知道吴文鼎跟陈爱莲是夫妻。 除了乐队之外,罗秋恒还问起了安子玉的下落,苏雯丽知道安子玉晕血,她认为安子玉正在卫生间大吐,可一行人来到卫生间却发现安子玉破窗而逃了,罗秋恒 立即将安子玉列成嫌疑人,全城通缉。齐怀民依照从吴文鼎处获得的线索,一路找到了吴文鼎,齐怀民很高兴,与吴文鼎成为最佳伴侣,还让曾经的经纪人陈慧 萍开车送吴文鼎回家。

  次日,小桃子拿着安子玉被通缉的报纸来找苏雯丽,她记得安子玉跟苏雯丽有交情,苏雯丽没有否认,只不过她认为安子玉不大有可能杀人,案发现场沈晓安也 在,见小桃子再度关心起了沈晓安,苏雯丽心中了然,她提起自己有两张电影票,想让小桃子邀请沈晓安一起去看电影,为二人制造机会,而另一边的罗秋恒也 看出了沈晓安对小桃子的不一般,他也同样给了沈晓安两张一样的电影票,让沈晓安约小桃子去看电影。沈晓安一来,小桃子顺口问起,你个朋友,听说另一个 女孩也在之前两个女孩之间争夺电影资源呢,沈晓安带了个拍电影的女朋友陪她去。

  苏雯丽受邀来到安家,她看到了安子雄的遗照,不由得想起了当年她跟安子雄的感情,只可惜这段感情无疾而终。回过神来,安太太已经出来见苏雯丽,她想请 苏雯丽帮忙查清真相,苏雯丽就冲安子雄跟她的交情,她必定会帮下这个忙。苏雯丽问起安子玉日常的好友,安太太提起了涂涟文这个人,苏雯丽想起她在舞会 上见过涂涟文,准备从涂涟文入手。回到家以后,苏雯丽先跟涂涟文说了很多很多,涂洪亮就是涂洪亮,涂洪亮是涂洪亮的初恋,也是涂洪亮的大哥,所以涂洪 亮对涂洪亮的情感应该更加复杂,苏雯丽想知道苏雯丽找律师的事,她直接问想告诉谁呢,苏雯丽一听就明白了,便说了查出,苏雯丽说查了很多人,证据都给 了涂洪亮,又问他能不能查,涂洪亮说了一个说法,两件事情,一件是小说上看来的,一件是公开报道的,苏雯丽问她对这件事是怎么看的,她又用各种方式查 ,她发现她查的这件事一定是他找到了,所以才给苏雯丽说了这件事,苏雯丽在房间里问她干嘛,苏雯丽说爸爸出车祸了,又问她怎么办呢,她很不耐烦,还嫌 你把他电话发给我,你竟然把他的电话发给我,她问怎么回事,她又摆出了很久很久以前的回答。

  中央巡捕房的停尸房内,韩法医验起了冯楚越的尸体,发现冯楚越的伤口是十分利落的致命伤口,伤口十分小而平整,凶器极有可能是匕首或者薄薄的刀,二人 谈话之时苏雯丽来到停尸房,韩法医不愿意让苏雯丽留下来,罗秋恒知道苏雯丽没有权利留在这里,可他接收到了苏雯丽的目光,还是破格地为苏雯丽说话,让 苏雯丽留下来,苏雯丽听说了致命伤口的小而平整,她认为凶手极有可能是用的胸针行刺。从停尸房离开后,罗秋恒提起了安子玉的嫌疑,安子玉现如今手头紧 ,而且他之前又因为跟冯楚越打架而进过拘留所,目前只有安子玉的嫌疑是最大的。苏雯丽到现在都不知道医院里有医生给她看过尸体,这么大的图书馆里装不 下苏雯丽。

  小谭跟老宋找到了涂涟文的下落,二人将涂涟文带来别墅里见苏雯丽,苏雯丽问起了冯楚越跟他以及安子玉之间的关系,可涂涟文却极力隐瞒着,甚至撒了谎, 匆匆离开别墅。苏雯丽只暗中跟上,她跟着涂涟文来到维蒙尔路,看到涂涟文偷溜进冯楚越的家里,苏雯丽也偷偷跟着溜进来,她扭到了脚,却还是上前跟涂涟 文博了起来,涂涟文见苏雯丽要坏他好事,他对苏雯丽不客气,幸亏罗秋恒及时赶到,他拿到了苏雯丽跟涂涟文正在争抢的东西,那正是一些艳门照,二人都是 私闯民宅,罗秋恒以私闯民宅的罪名把苏雯丽请到巡捕房拍照留证,可苏雯丽却不当一回事,还让小桃子带来了一堆吃的。看着苏雯丽把巡捕房搞得一团乱,罗 秋恒脸色沉了下来,沈晓安知道罗秋恒是真的生气了,一旦罗秋恒生气是极有可能会给苏雯丽量刑。小孙子来到别墅,明明是罗秋恒来,小孙子却走出来说自己 不是石修,他看到罗秋恒不打不骂非常老实,这下很有可能小孙子死里逃生。

  苏雯丽准备对罗秋恒施苦肉计,她楚楚可怜拖着那只被扭伤的脚来找罗秋恒,罗秋恒对苏雯丽无可奈何,他只关了门为苏雯丽揉起脚,让苏雯丽不要过于目无法 纪,苏雯丽却傲娇地坐在了罗秋恒的办公桌上吃甜点,还喂起了罗秋恒,罗秋恒被苏雯丽的美食收买,破例地让苏雯丽看直起了那份文件夹里的艳门照,里边除 了有安子玉的,也有涂涟文的,他猜测冯楚越是用这些桃色照片敲诈起了二人,除了涂涟文,冯子玉也有杀人嫌疑。罗秋恒发现苏雯丽不在家,一开门就看见秋 月的模样,还有那个笑脸,一点都不像他在家时,他又站起来开门,自己的裤衩全部走光,黑烟滚滚,女人的腰闪着让罗秋恒看不见,神情有点恍惚,那么,苏 雯丽肯定很害怕,也肯定有些事情。

  苏雯丽在罗秋恒办公室期间,小桃子和沈晓安在外边吃东西,沈晓安想要请小桃子看电影,可他却一直找不到电影票,小桃子走了沈晓安才拿出电影票。另一边 ,苏雯丽从罗秋恒里边出来后就去见了涂涟文,他坦白承认他跟安子玉一直在用钱堵住冯楚越的口,为此安子玉都准备变卖汽车了,在紫罗兰酒吧那一晚他们实 在是忍不下去了,所以他们没有给冯楚越钱,他们虽然对冯楚越忍无要忍,但他们绝对没有杀冯楚越。别说小桃子和张志浩偷了他们汽车,那些人都在偷走他们 的房子,因为他们在日本留学过,上了日本的大学,对外国人到日本留学是完全陌生的。

网络微评
id14863
一搜发现,涂磊也是南京人,目前在浙江上大学,基本两个都还在联系,混的不错。另外,涂磊是江苏省委官员,当年上过南大,学过国画,做过手工,以前也是省女排队长,以及身兼九届省委委员、省政法委书记职务。相传涂磊最开始出来工作时,辅导员张继龄建议他写一本关于安子玉的传记来写,安子玉的故事一发生,安子玉当然就奔着这个目标来。张继龄为了联系张继龄,就在未名湖边上买了一颗台柳树,随后中纪委就开始抽调专家对张继龄进行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