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美探第2集剧情介绍

 

  范靖羽偷了苏雯丽的耳环,他到荣昌行报出口号想买烟火,可荣昌行的人却识破了范靖羽的舞蹈王子身份,他们恐范靖羽是巡捕房的人,故对范靖羽开枪,幸亏苏雯丽为范靖羽遮掩 ,方才令范靖羽脱身。范靖羽受伤,苏雯丽带着范靖羽来到自己这里包扎,她从范靖羽口中知道范靖羽的姐姐因黑道上的一个男人而死,他准备揪出全上海地下最大的贩毒组织。苏雯丽怀疑胡云朗是范靖羽所杀,范靖羽却从容否认,在他还未查清楚真相之前他绝不会滥杀无辜,而他跟马敏兰的关系也清清白白。胡云朗向南雄进言,我们不如脚踏两条船,如果你有十万,我有十万,分分钟就能倒逼你要你的命,你说你会不会用脚踏两条船?但范靖羽一分钱都没提到。

  次日,小桃子上门来投靠苏雯丽,苏雯丽热情招待了小桃子,小桃子将胡云朗的为人道出,胡云朗总想着占她们两个佣人的便宜,她在巡捕房都如实招待了,而警方也开始怀疑起了李巧妹,正在寻找李巧妹的下落。李巧妹是案情的关键,苏雯丽让小桃子仔细回忆起关于李巧妹的一切,小桃子必须把她知道的一切说出来,这样她才能帮到小桃子。殊不知,这时的李巧妹正在医院里,她便是先前医院里收留的堕胎女子。李巧妹穿着警服,戴着手铐,看样子一定是地狱最深处的鬼主意。

  苏雯丽过来医院时也看到了李巧妹的包袱,得知了李巧妹的身份。苏雯丽问起了李巧妹关于胡云朗的事情,李巧妹否认了杀胡云朗之事,她再恨胡云朗也不会这么冲动,未等苏雯丽问清楚胡云朗引荐李巧妹去雪姨当佣人的事情,巡捕房便来了,苏雯丽跟小谭急匆匆保护起了李巧妹,避免李巧妹落入警方之手。警方重案组十分紧张,与李巧妹已经偷偷沟通了此事。

  小谭带着李巧妹先行离开,苏雯丽扮作病人躺在床上,暂时瞒过了罗秋恒的眼睛,罗秋恒寻不到李巧妹只好先行离开。苏雯丽把李巧妹带回自己的住处,让李巧妹好生休息,同时她得知了小桃子会认字,惊喜地让小桃子留下来帮她,小桃子十分喜欢苏雯丽这个人,二话不说地应了下来。苏雯丽开始着手调查雪姨这个人,她让小桃子拿着李巧妹的引荐信去雪姨开的怡春院探底细,而她则去洗浴中心调查一下雪姨,一切果然有了进展,雪姨给了小桃子一个包袱跟信物,让小桃子第二天去指定地点等着。这件事情十分危险,如果小桃子不愿意,苏雯丽也不勉强,可小桃子却愿意冒险一试,只要查清了事情就能帮李巧妹洗清罪名。小桃子就是小谭,小谭是李巧妹的未婚妻。小谭也想帮小桃子洗洗头发,可小桃子却不愿意。李巧妹说,小谭害怕洗头,小谭让李巧妹带她洗完头后回来,让小谭脸上带点润肤露给她用,小谭帮小谭洗头发,两人在厅里待了一夜。

  雪姨误以为小桃子怀了孕,她介绍了小桃子去葛老六那里堕胎,小桃子惊慌之际准备逃离,葛老六却不容小桃子挣脱,他想强行给小桃子堕胎,小桃子呼救声起,苏雯丽晚到一步,幸亏罗秋恒带人及时赶到,镇住了场面,他看着小桃子惊恐抱着苏雯丽哭的模样,忍不住斥责起了苏雯丽胡乱一人调查才会导致这种失控场面。。。。。。。。。。。。。。

  小桃子随苏雯丽回了家,经过这件事情她更加怜惜李巧妹,也决心要找出真正的凶手帮李巧妹洗清嫌疑,苏雯丽见小桃子没有任何惧怕之意,这才放下心来,她让小桃子留在家里,如果她今晚十点后还是没回来便直接报警。苏雯丽独自一人夜探雪姨房间,她在怡春院门口意外看到了范靖羽,可她并未多想只偷溜进雪姨房间找文件,正在她找一半时,范靖羽的身影被发现,苏雯丽手持手枪准备二救范靖羽,可这里是雪姨的地盘,二人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便被抓捕。苏雯丽跟范靖羽二人在怡春院见到了马敏兰,苏雯丽瞬间明白了一切,胡云朗让自家女佣怀了孕,他是被马敏兰所杀,而雪姨只不过是马敏兰的一个马仔而已,荣昌行包括胡家所有见不得人的勾当都是马敏兰所做。马敏兰大笑出声,她坦承地承认了一切,胡家都是她在把控操持,而胡云朗对自家女佣下手就证明他该死。看着眼前残忍无情的女人,范靖羽迟迟不相信她会是那个有艺术细胞的马敏兰,马敏兰却对二人下了杀机,她让人将二人关在土耳其浴室里,一切要做得像个意外。马敏兰见事不对开始骂起了她的狗腿。

  范靖羽跟苏雯丽被关在土耳其浴室里,二人都围着浴巾在浴室里出不去,水蒸气越来越重,正当二人体力越来越不支时,小桃子按照苏雯丽吩咐的报了警,罗秋恒赶来救下了二人,看着眼前春光乍泄的女人,罗秋恒眉头微皱,只将外套披在了苏雯丽身上,抱着苏雯丽离开。范靖羽回房后发现房门被关了,苏雯丽一走进门罗秋恒的脑袋就发昏,但自己并没有看清。

  次日,苏雯丽醒来,她道出了自己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她之前就察觉到马敏兰跟胡云朗之间的感情蹊跷之处,而且她也排除掉了当日在家的夫人,再加上她的层层推断,这件事情的凶手是马敏兰无疑。如今巧妹已经洗脱嫌疑,苏雯丽心底轻松,她会预支巧妹半年的工资,只让巧妹留于医院好好休息。之后,苏雯丽来到监狱里看丁如山,她妹妹当年死在丁如山手上,可法院却找不到丁如山的犯罪证据,丁如山准备申请提前出狱,苏雯丽明确告诉丁如山,她绝不会让丁如山逍遥法外,丁如山的余生只能留在监狱里忏悔。可是,案件一出,苏雯丽的出狱就戛然而止,苏雯丽再次向巧妹抛出讯问,巧妹居然只回复说:小丁,你走吧,最近忙吧。

  苏雯丽成立女子侦探社,她的姨妈以及其他夫人都来为苏雯丽贺喜,罗秋恒跟沈警方来找苏雯丽,只见到了苏雯丽一身旗袍在镜子前,他跟苏雯丽算账起当日她在土耳其浴室堵住蒸汽回流导致浴室爆炸,怡春院着火的事情,为此整整出动了五辆消防车,苏雯丽认为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反倒是为她的新事业而燃起的烟竹炮仗,她拿了两杯酒给二人,让二人同她们一起举杯庆祝爱思侦探社成立。没有出场的警察士兵将苏雯丽随机带进一个墓地,后来苏雯丽得知他们中好几个人都是嫌疑人,苏雯丽一开始找不出嫌疑人,但开枪后却在距离下面仅五米远的位置打了个结扣动扳机,警察士兵们分析苏雯丽是嫌疑人。

网络微评
id75837
苏雯丽到瑞士学习侦探技巧,在接到了丁如山的要求,让她能够顺利回国见丁如山,这时她才知道丁如山一直在隐藏,但是苏雯丽被抓后,苏雯丽就一直在想丁如山的事情,苏雯丽怕丁如山知道苏雯丽要来跟她一起举杯庆祝,已经试图在沈警方提出的要求上支持丁如山,这两次都因为苏雯丽的暗示强行答应了。可是苏雯丽还是没有想到丁如山在他心中的位置,她用了一辈子的时间来隐藏,无数次站在丁如山的角度想丁如山还在狱中,最后她被一个瑞士人抓进来,她虽然想守护丁如山,可是不想给丁如山一个交代,因为这个瑞士人的做法根本违反瑞士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