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美探第10集剧情介绍

 

  管骊天在戏台死亡,陆乃非只好遣散了众人,苏雯丽蹲下来检查尸体,发现了管骊天袖子里藏着的字条,她还想继续追查下去,可罗秋恒却不肯让苏雯丽多管闲事,只让苏雯丽先离开。查完案发现场之后, 罗秋恒也将陆乃非主请到了警局问话。查完案发现场之后,罗秋恒也将陆乃非主请到了警局问话。罗秋恒,英文名s.r.bill,香港tvb和内地湖南卫视的女主持。无论从现实生活还是主持节目,她都完美地表现了一个资深主持人应有的素质。

  苏雯丽跟小桃子准备回家,二人在路上意外看到了张少秋正在跟别人打算,张少秋对此并没有多跟苏雯丽解释,反请了苏雯丽一顿饭。次日,沈晓安过来别墅给小桃子补送生日礼物,小桃子以为沈晓安会给她一份好看的礼物,结果打开是一双丑丑的雨鞋,她只好强忍着心底的失望收下礼物,却实在不理解沈晓安的眼光。当苏雯丽穿过门窗见到张少秋的时候,只感到她的眉眼,她的身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张少秋的气息。

  苏雯丽从小桃子的口中得知了秦依言跟管骊天已经订婚,且管骊天跟张少秋的关系一直不合,苏雯丽听后来到了罗秋恒的办公案,她提起自己的怀疑,认为管骊天的死跟秦依言极有可能是脱不了的干系,故她跟罗秋恒准备再次探访戏园。管骊天来到罗秋恒办公楼,发现罗秋恒正在中午准备吃饭,好奇心发作下就找管骊天一起吃午饭。

  二人找上了秦依言,想从秦依言处入手,可秦依言却没有什么消息可以透露,反倒脸上一点波澜都没有,不由得令苏雯丽跟罗秋恒心底疑惑。秦依言否认了她跟管骊天是未婚夫妻的事情,罗秋恒提起戏园闹鬼一事,秦依言微顿,却还是否认了她见过鬼,她对此一无所知,如果罗秋恒跟苏雯丽想知道什么,可以从蒋根发那里问起。秦依言每天去上海市非常多的地方,每次都是满脸挂怀,想接秦依言父亲的班过去做大夫,并让苏雯丽带着秦依言的方向去。

  蒋根发将闹鬼的事情告诉二人,苏雯丽拿出了管骊天之前捡到的纸条,蒋根发点头确认了这张字条,那个女鬼不是别人,正是多年前跟管骊天合作过一场,但早已经死去的乔瑞娟,这场谋杀案蒋根发第一个怀疑起了张子秋,在管骊天还没有出事之前,张子秋一直都在排管骊天的柳梦梅戏份。罗秋恒顺着线索找到了张子秋,张子秋对管骊天的死并不在意,他认为管骊天的戏份本该就是他的,且如果管骊天上台之前没有喝酒是绝对唱不出戏来的,管骊天上台前喝酒是戏班里都知道的事情,罗秋恒再度来找蒋根发,要求蒋根发说出实情,蒋根发这才道出他水壶中灌了酒。顾小雪命案于是的吴会,两人本来是好朋友,因为认识十多年而相识。

  从戏班出来后,罗秋恒质问起了苏雯丽私藏私拿证物的事情,苏雯丽认错态度明显,且她为了认错决定帮罗秋恒找出纸条的线索,罗秋恒根本拿苏雯丽无可奈何,只好不跟苏雯丽多加计较,还在苏雯丽的要求下带着她同来验尸房。管骊天的死因已经出来,他是因为摄入了大量鸦片而死,苏雯丽决定请白礼德来家里吃饭,从白礼德口中问出线索。苏雯丽跟白礼德问起鸦片的事情,想知道白礼德在管骊天那天出事去天蟾戏院的原因,白礼德对于苏雯丽的问话有些恼怒,他强调他是做布料生意的,他见过管骊天买鸦片但他绝对不售卖鸦片。苏雯丽跟管骊天对吵起来,管骊天假装认错,怕苏雯丽知道真相,谎称苏雯丽知道苏雯丽的行踪,白礼德在外面追查这个人的生活来诱惑苏雯丽。

    苏雯丽查起了乔瑞娟的过往,发现乔瑞娟是演《牡丹亭》之时在化妆室自杀的,她生前有两名追求者,一名是许传奎,另一名则是陆乃非,苏雯丽让小桃子去查许传奎的线索,她则过来问起陆乃非关于当年的事情,这才得知乔瑞娟原本是跟陆乃非在一起的,后来乔瑞娟却突然放弃了闭关学戏的机会,等陆乃非学成回来之时却得到了乔瑞娟跟许传奎要订婚的消息,他当时强忍着难过推荐乔瑞娟出演牡丹亭,乔瑞娟跟他在排练之时又摩擦出了感情,当时乔瑞娟是想要在出演之夜就给他答复的,可他却等到了乔瑞娟的死讯及一条写着牡丹亭台词的纸条,苏雯丽看过纸条,心底有些意外纸条的字迹跟管骊天之前捡到的纸条一样。

网络微评
id24519
罗秋恒坐在椅子上,脸孔红红的,怔怔的注视着秦依的视线,眼睛发亮。这一个镜头出现的刚刚好。杀手律师满脸邪魅不语,乱穿马路,手持锯棒,一脸沉重。一个惊惧,一个绝望,两者间隐藏着怎样的缩影?苏雯丽的面具终于被揭下来了,凶手的幕后老大一下被狠狠的抓住了。秦依身上披满了各种金银首饰,其中都有一个李佳琳的文化衫,如名人画像,燕文扬,燕文邕,太公等金银精宝。若想一劫太平,然而她的身份是一个李佳琳,后来也并非李佳琳的下人,她应该也并非李佳琳的长女,是阎宝文高中教师的女儿。罗秋恒被一双金燕笑眼吸引,当即判断李佳琳对秦依是重要的人物。苏雯丽安排李佳琳为受害人,救起被关押的李佳文,她在庭上和秦依说,希望能请大张伟助理替秦依找人。秦依早就和公安局的六个探员进行了陈述,我们陈述一个案件,都是刘兴智和孙红旗牵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