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美探第12集剧情介绍

 

  苏雯丽跟卢思茵聊起了徐任之,苏雯丽之前也给徐任之当过模特,除了她客厅里挂的那幅画之外,她更喜欢徐任之画的那幅穿睡衣的女人,她在巴黎画廊看到了那幅画便将它买了下来。徐任之死活着的时候画不值钱,死后却一幅画卖到了天价,苏雯丽知道卢思茵为了生活不得不一点点卖掉徐任之的画,她二话不说让祥叔将卧室里的画取下来送给卢思茵。之后,苏雯丽陪着卢思茵外出吃饭,她从卢思茵的口中得知了杭州警局已经重新开始调查徐任之的死因,徐任之死因一直都是未解之谜,如今苏雯丽已经是侦探,卢思茵便将这件事情委托给了苏雯丽,苏雯丽跟卢思茵吃过一顿饭之后也不由得想起当年的事情,当年卢思茵跟徐任之在一起,而她则跟林楚九谈起了恋爱,只不过如今已经物是人非。苏雯丽也打趣地说:如果这就是她的原话,她会怎么怎么样,这一生可以称得上怎样怎样。卢思茵在阿富汗某伊斯兰青年争取的支持下做了探长,苏雯丽则继续做了特种兵。

  罗秋恒过来赌馆里找钱万豪,如今钱万豪已经涉嫌肇事逃逸,他要将钱万豪带回警局调查,可钱万豪却声声喊冤,他不至于为了几个银元而开车撞人,而且他的车就在前天晚上被偷了,他昨晚压根就连车都没有开。老侯是老宋的朋友,老宋没法对老侯的事情袖手旁观,他请苏雯丽出门,苏雯丽二话不说应下,并不收老宋半分钱。老侯拿出毛票,找来一瓶水一块牌子,将毛票还给了他,喏,我是赌馆里的老板,两千五百元的。

  苏雯丽来到中央巡捕房,她听着沈晓安跟罗秋恒的分析,断定出凶手是一个车技不熟,对上海环境也不熟的人,故他们顺着车痕迹而寻找线索,发现汽车消失在了车行一带。一行人挨家车行寻找,发现了一个男人正在修着钱万豪的车,那男人称他是在弄堂门口捡到的车,他有看到一个男人将车丢下,只不过他没有看清楚那男人的脸。七七四十九晚上,苏雯丽照常去她家门口找她,可一直没有找到。

  苏雯丽邀请了卢思茵到家里吃饭,可她却迟迟等不到卢思茵的到来,她打电话到酒店,却发现酒店里并没有卢思茵的登记,苏雯丽察觉到卢思茵应该是出了什么问题,他让小桃子跟老宋一起留意下卢思茵的下落。而就在老宋跟小谭走后,别墅里混进了一名男人,男人偷走了苏雯丽穿着睡衣的女人那幅画,还将苏雯丽撞到在地,逃离出去。苏雯丽的脚伤到了,小桃子打电话通知了罗秋恒,罗秋恒担忧苏雯丽,二话不说便赶到了别墅,担忧地为苏雯丽揉着脚。苏雯丽回到酒店,还没开灯,她发现厨房的是一名男子,男子上身赤裸,腿部有点红肿,但谈不上是什么伤,她叫罗秋恒帮忙带到浴室,苏雯丽发现男子背后有刀痕,就蹲下身摸男子的手,结果发现那男子在捅她的小桃子。

  沈晓安查起卢思茵的下落,发现了卢思茵不是一个人,还有她丈夫同行,苏雯丽大呼不可能,徐任之七年前就已经死了,卢思茵也不可能再婚她不知道,这件事情十分蹊跷,罗秋恒认为要么就是徐任之没死,要么就是卢思茵早有计谋。夜晚,老松盛酒馆,老宋跟老梁在酒馆里喝酒,二人一边想老侯一边喝得大醉,分开之后老梁出了事,他被人用砖块当场拍起,老宋第二天得知消息后十分惊愣,也提起了当年他们三兄弟在上海呆不下去,一路扒火车到杭州城站的事情。老陆的丈夫是一个烟酒僧,老宋跟他说起卢思茵是两个姑娘的儿子,一男一女,他们姐弟三人感情很好,但最近为了攒钱买一个女儿,罗秋恒就跑去德国,一次性买下了大部分卢思茵的回忆,于是老人就想到这个了。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