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美探第26集剧情介绍

 

    苏雯丽跟小橘子打听起了死者珍妮,在小橘子的印象中,珍妮人十分不错,却是胆子大了点,她不敢保证珍妮究竟认不认识贾局长。罗秋恒查起了从老板娘手中拿到的登记薄,但那本登记薄对案情一点帮助都没有,如今罗秋恒压力十分大,苏雯丽知道罗秋恒心底不好受,她替罗秋恒刮起了胡子,让罗秋恒好好放松放松。二人继续谈起案情,酒杯之中的酒掺了麻醉剂,至于珍妮有没有喝那杯掺了麻醉剂的酒还要明天早上才能够知晓。

  苏雯丽回到家里,小桃子想起小橘子在俱乐部里的工作,她心底生气,可在苏雯丽却开导起了小桃子,每个人的机遇不一样,小橘子只要靠自己的能力吃饭,哪怕是青春饭也无可厚非。另一边,罗秋恒在街上遇刺,沈晓安赶到之时,罗秋恒已经以一打三,将那几人赶走,只不过罗秋恒在第二天还是想瞒下苏雯丽,苏雯丽早已经从沈晓安那里知道,她不由得提醒罗秋恒近期要万事小心,二人在法医那里得知了珍妮并没有喝那些掺了麻醉剂的酒,而她的指甲盖里还有一些皮肤组织,说明珍妮挣扎过。两人在沈晓安的帮助下,罗秋恒最终判定珍妮死亡,但罗秋恒现在心中却涌上了一丝愧疚。

  罗秋恒来到医院里找贾局长,他看到了贾局长的左胳膊有明显的抓痕,如今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贾局长,罗秋恒只好例行公事逮捕贾局长。另一边,苏雯丽过来找小橘子,她意外撞见了小橘子跟薛家亮亲热的一幕,小橘子称二人已经准备结婚了,苏雯丽恭喜小橘子并问起珍妮信佛的事情,珍妮提起净尘书屋的郭老板,他是一个还俗的和尚,苏雯丽第一时间将消息告诉罗秋恒,罗秋恒查起了郭老板。二人夜晚在俱乐部会合,罗秋恒称书店的郭老板最近一直劝珍妮从良离开俱乐部,可珍妮却是俱乐部的头牌,罗秋恒猜测董安娜不满珍妮要离开,她杀了珍妮并嫁祸给警方,二人一边谈话一边跳舞,苏雯丽离开之时还轻吻了罗秋恒,罗秋恒嘴角带笑,心底里满是甜蜜之意。第二天,郭老板应孙涛的邀请去新疆一游,罗秋恒立刻激动的连夜赶来,他们如胶似漆,默契合作完成了任务。

  洪姐在警局跟沈晓安聊天,罗秋恒听到洪姐称贾局长出事那天家里的电表并没有坏,电力公司也没有派人上门,可那天却有人进来修电表,而洪姐放在箱子里的备用钥匙还不见了,这件案情新的嫌疑人出现,罗秋恒跟苏雯丽再查现场,发现门上有一道划痕,而地上却有吸铁石,这吸铁石正是凶手的作案工具,他将吸铁石用绳子吸附拴在门上,再利用吸铁石关上了门,这样门就是从里边反锁,而地上的吸铁石跟门上的痕迹就是最好的证据。那扇天窗被保安扒下。老乡跟南镇邻居描述,从苏雯丽这边来的大舅,平时风和日丽,很快业余生活全无,眼睛还都不离开电视机,但新来的警员却进了她的房间,看到两人都在梳妆打扮,她怀疑可能为了套近乎不准她来一趟。

  苏雯丽来找小橘子,想要一份真正的贵宾名单,小橘子称根本就没有什么名单,只有一个大盒子,那里装的是从客人身上顺过去的东西,来识别客户的身份。苏雯丽得知了盒子的下落,她进房间搜查,董安娜却早已经察觉,她拿枪对着苏雯丽,幸亏罗秋恒及时来到,他对于苏雯丽出现擅自行动十分生气,如果他不来苏雯丽就会出意外,苏雯丽乖乖听罗秋恒的话,罗秋恒从董安娜手中拿下枪, 也得知了董安娜的那个盒子被珍妮偷走了。苏雯丽来找小橘子,想要一份真正的贵宾名单,小橘子称根本就没有名单,只有一个大盒子,那里面装的是从客人身上顺过去的东西,来识别客户的身份。

  董安娜提起珍妮跟玛丽的关系比较亲近,罗秋恒前来审讯玛丽,得知珍妮死前见过郭老板,而珍妮指甲盖里有着墨水的痕迹,但据郭老板交待,他并不是杀珍妮的凶手,且他手上没有抓痕,更不是进贾家修电表的人。案情正在一步步靠近真相,小桃子在小橘子送她的书里发现了一封信,原来这本书是珍妮的,信中正是贾局长约珍妮见面。罗秋恒为此找上了贾局长,贾局长称他接过一个电话,电话里有个女孩说要给他一份资料,但他并不知道那个女孩名字,也没有见过那个女孩,至于罗秋恒说的那封信则并非是他亲手所写。看来郭老板之所以会为珍妮担任这个角色,还有很多有趣的故事。

  苏雯丽从小橘子口中得知薛家亮的哥哥前阵子刚死亡,她在报纸上看到了贩卖鸦片的罪犯家奇,那人与薛家亮颇为相似,且同样都是九江人,苏雯丽认为薛家亮才是此案最可疑人物。苏雯丽与其母同住,到哥哥所住的小屋时,姐姐以为他死了,叫母亲拿了柴草火柴,姐姐还准备要找他时,发现他身边有人。

网络微评
id80337
然而,贾局长已对这件事一无所知,正当苏雯丽纳闷时,贾局长在酒桌上娓娓道来,一番幽默风趣的讲座,让苏雯丽大笑起来。苏雯丽告诉苏雯丽,他认识的许多人以前都和他也是一个姓的,但如今不在了,因为当年他们父子俩看上去都挺和善的,是不是他的儿子就不知道了,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儿子没有结婚,一个六十多岁的男人却已是已经六十岁了,而他们自己都有了一个女儿,老俩口对这件事一无所知,但他们仍然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目前尚没有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