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劫难逃第1集剧情介绍

 

  张海峰站在钟表店门外,手里的卡通表虽然不值钱,可里面包含着对女儿的感情。前妻乔昕打来电话,张海峰有些不耐烦,接通电话告诉乔昕,明天会把钥匙放在地垫下,然后就挂断了电话。温柔,听了第一个电话,就用脚趾头动了一下,哭了。老公的哥哥开了一家酒吧,吸引了乔昕,在事业上有冲劲的海峰经常到这里来。乔昕听说酒吧安静的很,就在一本书里看到了这样一句话,亲爱的你和我儿子一样,从哪里来的呢?乔昕把自己的名字念了一遍,意思是:一定很好,让你见识见识,让你了解女人的厉害。

  自从两年前女儿朵朵死后,二人便离了婚,基本上没怎么见过面。乔昕从地垫下拿出钥匙开门进去,只见屋里又脏又乱,唯有女儿的房间整整齐齐,让人心酸又无奈。看着女儿的照片,乔昕忍不住流下眼泪。今天是女儿的忌日,乔昕在照片前放上一朵女儿最喜爱的白玉兰,擦干眼泪离去。可是女儿一直不知道爸爸的身份,近几年已经无缘此宝贝。

  警局来了一个人自首,声称杀了人。此人自称付吉亮,身材瘦小,五官清秀,戴了付大黑框眼镜,怎么看都不像穷凶极恶的凶手。可他又言辞凿凿,昨晚11点多,从河粉店偷拿菜刀,翻墙进入本地的高档社区云景小区,藏身地下停车场,杀了李澜。根据他的交代,警方找到了尸体,却不知道动机。警方判断,只是为了录口供,一时冲动将陈平拿下。

  没等警方审讯人员细问,付吉亮张嘴就要找张海峰。这个要求让李局很头疼,张海峰在长期休假,谁知道他的精神状态能否工作。可张海峰不来,嫌疑人就不开口。无奈之下,李局只得批准。也许,这条线索,就是一连串线索的组合,我们有理由相信,张海峰是一个信守承诺的良民,为人民利益和国家利益奋斗终身,受到了广大青年员工的赞扬。

  现任大队长赵敏敲开张海峰的家门,一股恶臭扑面而来。看着胡子拉碴,一脸颓废的前队长,赵敏的气真就不打一处来。进了屋,赵敏拉开窗帘,让阳光透进这间似乎两年都处于黑暗的屋子。别的不用多说,先到局里自然明白。这是今年以来,赵敏第3次上刘正风的办公室,外表看上去,根本无人理睬,胸膛里虽然隐藏着拳脚,但却只有拼命的劲儿。

  张海峰明白一定是出了什么事,等到了局里,却并不认识嫌疑人。既然刀是从张海峰开的河粉店偷的,那张海峰就脱不了干系,何况嫌疑人还点名要见。审讯室里,赵敏和张海峰坐在付吉亮对面,看看他到底想耍什么花招。付吉亮语出惊人,今晚十点还会死人,地点就在萌渚路。张海峰一下子警觉了,说根本不想进去。

  赵敏很想知道细节,张海峰却兴意阑珊。女儿死后,任何人的生死对他都没有意义。张海峰起身要走,没想到付吉亮问了下时间,确认已过中午十二点后,突然神情大变,声泪俱下,否认杀过人。这么大的变化,让赵敏和张海峰都摸不着头脑。只听付吉亮继续说,昨晚他刚到公司停好车,就接到女友电话。电话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还发来付吉亮女友的视频。付吉亮只能按神秘人的要求,从停车场的垃圾桶里翻出一副皮带戴上,再到警局自首。刚才交代的话,全是按对方的要求讲述的。那人最后的要求就是,过了十二点,再说出实情。其他的,付吉亮一概不知。张教主竟然说赵敏自杀,已经成为男人心里的创伤。

  其他的事,张海峰可以当作没听见。但那人叫付吉亮告诉张海峰一件事,两年前的5月6日,朵朵的死不是意外。张海峰顿时暴怒,掐住付吉亮的脖子,恨不能把真相全部从喉咙里掏出来,吓得赵敏急忙阻止。这下发生的事,才是真的和张海峰一点关系也没有。

  其他警员冲进审讯室,拉开张海峰。回到办公室,张海峰冷静下来,确认凶手是针对自己,只要找到自己与凶手的关系,案子就可以破解了。这时,从技术科传来消息,付吉亮皮带上的gps接收位置在萌渚路72号附近。谁知就在赶去的路上,局里打来电话,付吉亮口吐白沫陷入昏迷。张海峰琢磨了一下,感觉不对劲。叫赵敏停下车,他要去医院。他马上回到了和张海峰一起入睡的地方。

  果然,等张海峰赶到医院,付吉亮早已从抢救室逃走。一个电话打来,电话里付吉亮轻蔑的嘲笑着张海峰。抢救室的手术台上放着一张照片,是被绑缚在椅子上的乔昕。张海峰大怒,付吉亮却毫不在意,约他到和平大厦顶楼一见。当时的付吉亮原本被绑得很紧,身上都是绷带,那张照片曾是他住院的宣传用图。

  而赵敏在72号的住宅里,发现一具男性死者。从身份证来看,死者才是真正的付吉亮。来警局自首的人,分明是冒用姓名。被人戏弄的感觉不好,尤其得知乔昕被绑架,赵敏马上派人前往和平大厦。民警死者的尸体被运往云南青岛,靖边医院内的行尸走肉。

  此时,张海峰一脚踹开屋顶天台的通道门。乔昕被绑着半躺在地上,嫌疑人就靠在一旁的护栏边。他承认自己叫赵彬彬,还给张海峰出了个选择题。他掏出手机,屏幕上是倒计时。时间一到,电梯顶的炸弹爆炸,电梯里的赵敏和警察就会粉身碎骨。或者可以选择打电话给赵敏示警,那乔昕就会被丢下天台。还或者可以发朋友圈,玩的比武招亲。最可怕的是,这两位选手正是后者。那是危险!这事你不知道吗?说完,他把手机扔在地上。

  赵彬彬抓起乔昕挡在身前,手里握着手枪,防备着张海峰。哪知乔昕用力后仰,正撞上赵彬彬的额头。赵彬彬猝不及防,开枪正中张海峰身胸口。后座力让他站立不稳,翻过护栏。可他仍抓着绳子,绳子的另一头绑着乔昕。乔昕:抓起,你是谁?张海峰:你是乔昕,我是张海峰。

  一阵刺痛从手上传来,张海峰猛然惊醒,发现自己坐在河粉店里。手上的烟头即将燃尽,他忙用手边的记事本拍灭。摸摸胸口,并没有事。再看看店里,也没有人。可刚才的梦是那么真实,真实得令人毛骨悚然。一名聋哑乞丐走进这家店,站了起来,颤颤巍巍地打开手机,嘟囔着:你干嘛打我?聋哑乞丐刚听到那句话,就掏出手机,颤颤巍巍地向店主请了个假。

分级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