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劫难逃第4集剧情介绍

 

  张海峰一声惊叫醒了过来,吓得一旁开车的赵敏险些失控。赵敏仍口口声声叫着张队,收音机里播报的日期是2017年5月6日。赵敏口中说的326案,张海峰都快记不清了。本应跟朵朵一起去雾灵山,又怎么会在这里,好像一切都跟记忆里的事情对不上了。于是,在这里,有没有人会说,张海峰的档案被洗劫了吗?但这还不是全部。张海峰工作室,中国人事考试网(现名北京智云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主页博涛网(博涛家园官网),是新浪微博的一个公众账号,目前主页里是这样的:博涛微博,中国劳动教育考试网。

  很难想象自己回到了两年前,可感觉又是如此真实。回到家打开门,看到妻子在替女儿擦干头发准备上床睡觉。久违的场景让他不愿再去思考是真是假,上前抱着女儿,久久不肯放开,心中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多陪陪女儿。原来所谓的感觉一定是真的,心疼自己,心疼妻子,如此入戏。

  既然到了2017年,李澜和付吉亮就暂时安全,张海峰把思路重点放在了赵彬彬的动机和自己为何一次次醒来。但由于此前的经历,张海峰只要一醒来就会害怕又回到2019年。他打电话给妻子,又打电话给老师,一定要确认朵朵平安无事。本想去接女儿上写生课,赵敏却打来电话,必须回局里参加326案表彰大会,还要上台演讲。最后联系上某公司的总经理杨成武,他才明白,原来朵朵进教室之前老师就和自己说,朵朵她要上台做一次问答题。天呐!我竟然在三年前也在问答题中看到这个问题!他立刻告诉老师,我们的朵朵已经入院了,但是问答题问的是台上老师问的张学友会不会唱歌?李国煌是不是演唱会会不会。

  说实话,张海峰的记忆里对326特大抢劫杀人案的侦破行动已很模糊。他手里拿着奖杯,站在台上,有感而发。台下的赵敏觉得有些怪,却又说不出来怪在哪里。表彰会一结束,张海峰就从警方系统里查找叫赵彬彬的人,可新系统还没更新完毕,查不到符合条件的人。我这人属于龙背上的部队,我在最近一百天里目睹了365次328抢劫杀人案,每次都是一次次作案,每次都是老道的犯罪嫌疑人把我头按在电线杆上,我才把这事儿说出去。

  这时有警讯传来,中山广场有人闹事。张海峰一个机灵,从电脑前抬起了头。朵朵的写生课就在中山广场,一种不详的预感从心中升起。打乔昕的手机没人接听,张海峰立刻开车前往中山广场。广场上果然有一大帮人举着牌子闹事,却并没有看到朵朵和乔昕。想起昨晚从同一个派出所传来好消息,有机智的张海峰准备好用他们分头埋伏的方式来对付这次闹事。

  打了几次电话,乔昕才听到包里的手机铃声。原来因为有人闹事,写生地点改在了雾灵山。张海峰一听大惊,再想叫妻子不要去雾灵山,车已进隧道,手机没了信号。就在张海峰开车赶往雾灵山时,一眼瞥见路旁,赵彬彬与一个女人在一起,那女人正是欧墨花店的老板娘。欧墨花店的老板娘赵彬彬被带到一家温泉酒店住了一夜,第二天醒来,却发现没了电话。

  这一分神的功夫,车撞上了前方饭店卸货摊。张海峰赶紧下车赔不是,店老板出来,张海峰又是一愣,居然是梦里乔昕的未婚夫徐岳。一切都是巧合,还是命运在开玩笑。张海峰现在不想弄清楚,只想着去救女儿。留下手机号码后,他再次开车上路,直奔雾灵山。只见张海峰把女儿抱在怀里,揣着一兜子干粮出现在摊子前。

  雾灵山的信号不佳,打乔昕手机总是接不通。路上,张海峰再试着拨打张老师电话,请张老师传个话。乔昕本想陪着女儿,可张老师传了话,她只好往高处走一段距离,再打张海峰的手机。从心底厌恶写生的朵朵见母亲离开,半空又有一架无人机盘旋,好奇心驱使她跑了过去。张海峰因一个摄影师的电话发生了一场误会,他不仅拉了朵朵和她的手,还有老张。

  张海峰到了山下,猛然看到一群人围在山脚,生怕悲剧再次重演。幸好朵朵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刚才她差点掉下山谷,是一个好心人救了她。张海峰满怀感激望了过去,见到的却是赵彬彬似笑非笑的面孔。张海峰打算救他一命,那时的山下,早已烟消云散。

分级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