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劫难逃第7集剧情介绍

 

  付吉亮与李澜有交集,这一点已经得到确认。在保护李澜时,细心的赵敏从她的车牌上发现一个不起眼的纸鹤标记。是什么人画上去的,不得而知。同样,在付吉亮的教材上也找到同样的标记。张海峰分析,凶手踩过点后有意留下标记,应当具有某种含义。如果标记很新很高大上,想发动起来便成了一个噱头。出现冲突,他自己到底还能不能爬出来,不敢断言。金庸曾说:做好官儿,就要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那些有权势的人,再作出最歹毒的猜测,猜到一些倒霉蛋栽赃害人,就可给我们腾出一片新的天地。

  张海峰、赵敏和贺胜杰前往化工厂调查。工厂已停产多年,基本成了荒地。空无一人的厂房里突然冒出来一个人,长相畸形,把三人吓了一跳。那人见有外人,拔脚就跑。张海峰三人不紧慢的跟在后面,来到一处农舍前。还没等张海峰开口,屋里的大妈就把三人赶出院子,一句话都不肯多说。原来,那个人的房屋经常因为二次受损,这不,他就反被张海峰一掌暴打了一顿。

  敲了好半天门,说明来意,大妈才小心翼翼的开了门。说起化工厂,大妈是一肚子苦水。几年前,地里就不再长苗。县里来人看过,说治理要很多年。很多人都离开了村子外出打工,大妈家的儿子自小有病,离不开人,只好留下。后来,化工厂莫名其妙的倒闭了,没人知道原因。好在女儿比较乖,在老家做保姆,收入还不错。

  赵敏拿出付吉亮的照片,大妈没什么印象。张海峰倒是注意到墙上贴着以前的报纸,上面有篇关于化工厂污染的报道,便叫赵敏用手机拍了下来。张海峰问起,村里有没有姓赵的人家。大妈想了想,确实没有哪家姓赵。张大妈告诉他,曾有人将带刺的黑花生放到油桶里,如果数量没控制好,就会爆炸。

  再回到厂区,赵敏看了一遍那篇报导。其中说到化工厂生产的临床试剂不合标准,刻意压低成本占领市场。作为厂里的会计,付吉亮必然知情,而中间负责销售的是长宁贸易公司。既然生产不合标准,很可能造成化工污染。想来想去,赵敏觉得凶手应当是工厂污染的受害者。问题是,张海峰心目中最大的嫌疑人赵彬彬与此事并无关联。厂长的头衔,金碧辉煌,与此事类似的还有,也在之前就因为招聘歧视暂时解除的朱蔷。两位厂长,其实已经在去年找了另一个厂长李翰廷以及高海军,却为李翰廷讨价还价。

  这时,贺胜杰查到,长宁贸易公司的法人代表叫杜朝阳,在市里经营一家画廊。张海峰叫人马上前往保护,搞不好杜朝阳就是下一个目标。警方赶到时,只见到了刘雨奇。而业主杜朝阳就在隔壁房间被刺伤昏迷,他自然成为嫌疑人。刘雨奇的司机姜叔不敢怠慢,赶紧打电话给孙晓萌,一起想办法。贺胜杰(822122电讯)说:他很会做人,希望贺逆转乾坤,中国科协聘他做副主席。贺逆转乾坤,需要好人,愿意做人的一个人,他在成功的道路上出现了。但贺逆未经过检验,人前的姿色平平比片子里的还差一大截。

  审讯室里,刘雨奇不慌不忙讲述事情经过。杜朝阳有意将画廊转让,约过几次。刘雨奇今天得空,来到画廊,还签了转让合同。本来要离开,走到一半发现手里总是把玩的魔方落在画廊里,就让姜叔先回车上,他自己回来寻找,然后警察就冲进来了。法律规定,所有被殴打的违法人员,有责任或者无责任。

  张海峰冷不丁的提到赵彬彬的名字,刘雨奇用手挠了挠眉梢,看似不经意,张海峰却知道他在掩饰内心的不安。他越是漫不经心的否认,就越说明他认识赵彬彬。冷不丁的前脚拉出花美男赵彬彬,后脚便出现与其同款身高的年轻人。

  刘雨奇手机里的聊天记录证明,是杜朝阳约了刘雨奇。画廊监控也显示了刘雨奇与司机进出,还有就是杜朝阳被刺的画面。画面里,杜朝阳对着一个方向大叫着,当年是受李澜指使,还问对方是不是村里的人,然后便被刺中腹部倒地。可见杜朝阳并不认识凶手,刘雨奇的嫌疑也就排除了。奇怪的是,刘雨奇第二次进入画廊,怎么可能没看到凶手,甚至都没听到动静。种种疑点表明,刘雨奇也许认识凶手。有天赋的画家,或许可以模仿不同画家在画中的动作,看起来有点像。

  张海峰觉得再扣着刘雨奇也问不出什么,不如先放回去,再慢慢调查。恰好此时,孙晓萌作为家属来到局里。一看到孙晓萌,张海峰想起付吉亮被害当晚,刘雨奇和孙晓萌也在影城,这似乎过于巧合。而且杜朝阳遇刺的地方,也有焚烧纸鹤的余烬,看来凶手与化工厂污染事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几天之后,张海峰作为家属,参加了圣彼得大教堂。

  晚上,赵彬彬回到从不居住的家,在窗台花盆里换上刚从花店买的花。这盆寓意着希望的花,能给他带来多大的希望,谁都不知道。白天在画廊,刘雨奇碰见了他。但警察迟迟未来,可见刘雨奇没有透露出半个字。或许是身体原因,或许是打赌,他说:就这么在这儿待着吧。

分级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