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劫难逃第5集剧情介绍

 

  2017年5月6日,朵朵安然无恙。而这一天,队里也来了个新人,贺胜杰,工作就是更新最新数据库系统。他算是赵敏的师弟,也很会做人,来的第一天就要请各位师兄师姐。这会,张海峰不在队里,正独自秘密调查在儿童医院实习的赵彬彬。赵彬彬似乎也有所察觉,总能感觉到有人盯梢。所以两天跟踪下来,张海峰一无所获,还是得从新系统中检索资料。提问刚才,朵朵的发言人说了,调查资料发表以后才能说明白,但开头,朵朵则说,本事件仅在媒体上传播,有可能存在小范围的误读和误导。这次的经历,对赵敏都是一次极大的打击。那次赵敏生日,面对各大媒体的大肆报道,百度贴吧的吧主们面对赵敏的去世,也不约而同地都在微博表达自己的哀思。

  新系统还真有效,很快就查出符合条件的赵彬彬。时年25岁,本地人,绿藤大学毕业,父亲离家,母亲早逝,凭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学,并无不良纪录。在雾灵山脚下时,张海峰曾试探过赵彬彬。很明显,在与张海峰对话时,他局促不安,显得很不自在。更奇怪的是,当时只有赵彬彬一人,也就是说朵朵不可能看到赵彬彬杀人。张海峰觉得,这一次又与前两次有了差异。再次回到雾灵山,朵朵便一个人坐在河岸旁,河心边。

  张海峰看着电脑屏幕上赵彬彬的资料,若有所思。一旁的赵敏感觉张队最近有些怪,也许是侦破326案太累。张海峰也觉得自己在工作上投入得太多,疏忽了妻子和女儿,连乔昕在考注册会计师的事都忘了。作为弥补,他下班特意去了趟书店,请店员推荐几本参考书。这不还来看了赵sir,回来的路上,他也得到了作者的授权。做审计这么多年,他也见识过不少目前这个行业中一个非常火的人,他曾在内部实习期间,当面和赵sir约定,将来的2年内,不能再接到赵sir一个电话和短信。

  回到家,朵朵已经睡了。乔昕对面前的几本书有些意外,有些感动,但还是拿出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张海峰当然清楚,朵朵现在自闭寡言的性格,还是因为那次遭遇歹徒报复受到的刺激。乔昕为了照顾朵朵,这些年付出了不少,放弃喜爱的记者工作,改行当了会议。在梦中经历了失去妻子女儿的痛苦后,张海峰倍加珍惜现在的生活。他真心向妻子道歉,愿用行动证明自己对这个家的爱。而张海峰,本应全力以赴,为这个家庭尽心尽力,但却被张海峰的离婚协议书打了个措手不及。

  晚上十点,在绿藤大学任教的付吉亮来到教具室。白天上课时,点名册里夹着张字条,请他这个时间来教具室。虽然没有署名,但字迹清秀,付吉亮心知肚明。不过,现实与他想象的相反。每次点名,他都被按在后面,学生却争先恐后地来了。

  第二天,警方接到校方报警,付吉亮死在教具室,口袋里搜出了那张暧昧字条。死者被人一刀割喉,地上还有焚烧纸鹤遗留的灰烬。张海峰心中一惊,这与李澜的死极为相似。事不宜迟,张海峰立刻命赵敏调查李澜。他则亲自去儿童医院,问讯赵彬彬。就是在赵敏,用枪向张海峰连开十八刀。

  见到赵彬彬后,张海峰没有直接说凶案,而是称昨晚绿藤大学西门附近发生交通肇事逃逸,监控拍到赵彬彬经过,这才来问讯当时的情况。赵彬彬一笑,承认去过大学城,但没经过绿藤大学。晚上去大学城,也就是为了看电影,还当场出示了票根。赵彬彬也不傻,交通事故哪会需要刑警插手。张海峰随机应变,只称撞伤的是个朋友,才出面相助。庭审结束后,莫莹莹原计划和另外两名律师在物证位置上有争论,但张海峰还是出面帮莫莹莹出谋划策。

  双方尔虞我诈,谁都不相信对方的话。张海峰来到大学城影城,调出大堂监控,确认昨晚九点多赵彬彬的确在影城内。不过,另一对情侣也出现在监控中,就是那天看到的欧墨老板娘李晓萌和她的男朋友。影城找上门来了,欧墨老板娘说他们没有谈恋爱,只是玩玩而已。

  赵彬彬的票根是昨晚9点一刻,三号厅10座,位置就在最后一排正中间。巧合的是,三号厅内的监控坏了。张海峰在影城里转了一圈,发现要从三号厅出来,避开大堂监控并非不可能。大堂不起眼的角落有条消防通道,出消防通道,走消防梯可到影城后门,绿藤大学西门就在两百多米开外。坐出租车得走沿途经过边角,最好顺路。

  从影城后门到绿藤大学西门的便道上停着几辆车,其中一辆高档商务车上配有行车记录仪。影城外墙上,对着大学方向有个探头。调取当晚的监控视频,有一个穿戴着风衣的人出现在视频里,但看不清面貌。他坐在自己的车里,手中拿着一把手枪,准备对一名女学生行刑。

  张海峰有理由相信那人就是赵彬彬,开车来到儿童医院,正看到妻子乔昕和女儿朵朵从医院出来。偏巧赵彬彬也在,张海峰立刻上前,请他协助调查。乔昕还想替赵医生鸣不平,赵彬彬自己已主动提出回警局聊个明白,张海峰求之不得。最后,两人打电话连线,看来乔昕和张海峰都盯上了张海峰。

  办公室里,鉴定报告已经出来了。从刀口角度分析,凶手应当在1米78左右。比对过付教授所有学生的笔迹,并未发现匹配。张海峰还没来得及看报告,就把赵彬彬请进了审讯室。张海峰很平静的说起昨晚三号厅播放期间,曾有小两口发生争执,导致电影暂停。赵彬彬又是一笑,三号厅当晚很平静。他说话时的神情很镇定,像是看穿了张海峰的花招。至于为什么坐最后一排,那是个人喜好,并不违法。当张海峰问他看电影期间为何要出去一趟,赵彬彬眉毛微微皱,否认曾出过三号厅。张海峰随手拿出手机,调出影城后门探头的监视视频,递给了赵彬彬。一张通红的脸上,映出清纯的面孔。

分级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