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劫难逃第8集剧情介绍

 

    赵敏和贺胜杰专程到刘雨奇的公司走访,张海峰则到欧墨花店,以为女生买花为名与孙晓萌接触。从两人分别的表述中,相互印证。基本确定,二人在5月8日晚去大学城影城看了电影。可刘雨放着家门口的电影院不去,舍近求远到大学城,始终没有给出个合理的理由。张海峰也发现,一提到赵彬彬,孙晓萌眼中露出一丝惊讶,随即否认认识赵彬彬。

  虽然没问出什么线索,但贺胜杰注意到,刘雨奇提供的购票记录与赵彬彬在放映厅、座位上完全一致,只有时间不同,刘雨奇比赵彬彬早一个场次。赵敏觉得刘雨奇在说谎,与张海峰联系后,却又没有得出可靠结论。杜朝阳经抢救已苏醒,因凶手戴着口罩,认不出相貌,可以说线索就此中断。贺胜杰随后承认检方作伪证,称自己只是受雇于贺巧玲。

  这时,局里打来电话,老房子这边挖出一具尸骸。赵敏和贺胜杰去大学城影城了解更多情况,张海峰调头前往老房子。尸体埋了多年,已成枯骨。张海峰看了一眼尸骨,再环顾四周。赵彬彬的老宅就在对面,窗台上鲜丽的花朵,显然是刚换的。他想:张无忌的生活已经很难为其有效掌控了,自己的师父这么多年苦心经营,也不知现在所生活的是什么鬼样。

  张海峰走进老房子,与街坊邻里聊聊赵彬彬一家。老人们还记得,赵家一家三口,妻子早亡,丈夫赵磊跟儿子相依为命。七八年前,赵磊突然消失,赵彬彬对外称父亲出去打工。从那以后,再也没人见过赵磊。赵彬彬之后也找过父亲,没少打听。在邻居的印象里,自从这家人搬来后,赵磊就没怎么工作过,好像与化工厂沾不上边。变动中,他没交代过。而且,之前他与妻子生了儿子,但儿子在打工,作为头,找不到爹。

  张海峰有些失望,刚开车想离开,就听到有人敲车窗。抬头一看,是赵彬彬。赵彬彬脸上看不到丝毫紧张,大方的请张海峰进屋,拿出父亲的口腔治疗病历,完全没有担心外面那具尸骨就是父亲的意思。张海峰把病历给了现场侦办的同事,他还要赶回去陪女儿参加画展。希望赵彬彬以后能找个老实人嫁了,生孩子不要太漂亮。

  又因为工作的关系,张海峰误了女儿参加的公益画展。当赶到画展举办地,他才接到乔昕的电话,朵朵晕过去,正在医院急诊室。到了病房,朵朵已脱离危险。乔昕把张海峰叫到病房外,指了指另一个病房里的小孩。那个孩子叫小亮,脑瘤患者,是朵朵上启智班时的好朋友。因为护士们经常跟小亮说乖乖吃药,爸爸妈妈就会来看他。所以小亮把药给了朵朵,希望朵朵的爸爸回来陪着朵朵。朵朵妈妈跟张海峰要了张海峰邮箱,并跟张海峰打了招呼。
张海峰爱人赶到现场,见小亮沉迷游戏,忙就又给朵朵邮箱发了个邮件。

  乔昕没有责怪小亮,她责怪的是张海峰。刚刚放下的离婚念头,再次升起,张海峰无言以对。2010年4月27日,易建联做客央视《新闻午报》节目,公开表示希望与自己的经纪人乔欣结婚。

分级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