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分贝剧情介绍

7-12集
美丽分贝剧情介绍

美丽分贝分集剧情介绍第7集

对于女儿能够顺利进入初赛,凌兴云大为高兴,宣称要与女儿大肆庆祝一番,但凌雪乔表示没有兴趣,藉意与宋天孙双双离去;宋天孙把凌雪乔带到一家已打烊的西餐厅,说要亲手弄一顿晚餐给她,作为庆祝;可是,宋天孙手忙脚乱,把食物弄得一团糟;最后,两人只好一起吃餐厅里的桶装冰淇淋。宋天孙探问凌雪乔的心事,凌雪乔说出心底话:她期待的,是一个用真心诚意,而并不是用金钱去打动她的人。一向认为金钱是万能的宋天孙,终于遇上难题。

林斐然在宿舍里看电视,看到在面试中的路瑶,兴奋莫名,决定要全力支持她,林斐然的大学同学,对他这种行径都感匪夷所思。

杨淇与唐菲分别接到电视台的入围通知,钟晴与钟爱亦顺利入围,钟晴立即向公司递上辞职信,并与一直至来针对她的女主管翻脸,但钟爱因为担忧日后的生活而不想辞掉工作,与钟晴争吵一番。钟晴心情不佳,一家接一家的四出喝酒,最后来到'不是酒吧',被郑裕泰的钢琴技巧和气质所吸引,主动结识了郑裕泰;言谈间,郑裕泰向钟晴解释了'尼欧酒吧'名字的意思('尼欧酒吧'的英文名字是'Neo',解作'新生代',另外,Neo与N.O. 看来差不多,而N.O.是New Orleans,美国新奥尔良州的缩写,此地实为爵士乐曲的发祥地),钟晴却笑说Neo看来就像个'No'字,应改名为'不是酒吧'!郑裕泰与钟晴一见如故,两人志趣相投,很快就成了无所不谈的好友,郑裕泰亦表示欢迎钟晴与他一起研究音乐和练歌。

农村里,村民四处寻找路添财,路添财以为村民在追讨他偿还上次出城时所借的路费,由于身无分文,路添财便慌忙闪躲,最后躲回家中,村民纷纷上门,路添财更加慌张,不敢开门;及后华毅兰与路瑶下班回家,村民们都向路瑶道贺,原来电视台致电村公所,通知路瑶已入围,村民只是想把消息告之路添财。村民更主动筹集路费和生活费,让路瑶参赛,期望路瑶为他们的村争一口气,令路瑶父女大为感动。 指导会上,五十位参赛者齐集,当中不少很快就成为朋友;成朗与雷敏,在会上解释了赛制以及各人要注意和准备的事项。

路瑶表示只身来到城中,没有住的地方,荣胜男愿意收留她,与她同住。

路瑶搬去酒店与荣胜男同住,荣胜男告诉路瑶很多城里的事情,更警告她小心提防城里的男性,路瑶感激荣胜男对她的关心和照顾,把她视作知己;阮文燕来到酒店探望女儿,荣胜男向母亲提及失踪两年间所发生的一些事情,原来荣胜男自小得到父母的真传,在大大小小的歌唱比赛中,未尝一败,但压力却愈来愈大,最后承受不了,只好离家出走,逃避没完没了的练习与比赛;在四处流浪的生活中,发现自己其实是非常喜欢唱歌的,因此想藉这此参赛,取得冠军,以求父母的原谅……阮文燕明白到女儿的决心,便与她一起练习,以作鼓励。路瑶对荣胜男的歌艺,大为佩服,阮文燕同时亦指点了路瑶,指出她技巧上的不足,嘱咐路瑶加倍锻炼。

宋天孙把凌雪乔带到他为她特别设计的高科技录音室,让她在这里安心练歌,但凌雪乔对录音室的设备不感兴趣,对宋天孙冷言冷语一番后便离去。

成朗与雷敏把参赛者分为五组作分组指导,并由专业的导师指导参赛者歌唱技巧,选择参赛歌曲,以及教导她们化妆,发型,形象设计等的基本知识。一帮年青的女孩,初次接触如此认真的一个比赛,自然充满兴趣,学习了新知识之余,也闹出不少笑话。李惠恩、凌雪乔、荣胜男及路瑶被编为同一组,成朗指出各人的优点和缺点,但对李惠恩的语气却特别严厉,李惠恩以为成朗存心针对她,因而有着反叛的心态,常与成朗抬杠,但荣胜男与凌雪乔都感到惊讶,因她们都看出,成朗对李惠恩其实是另眼相看;凌雪乔因而知道,自己的竞争对手除了荣胜男外,还有李惠恩。

成朗每每把李惠恩留下,作特别指导,目的是想李惠恩尽快提升水平,荣胜男却私底下与其它参赛者讨论,中伤成朗,散布成朗对李惠恩存有私心的传闻,期间被电视台工作人员及吴能听到,消息很快传到电视台高层,高层对此表示不满。

雷敏得悉此事后,知道成朗的态度会引起其它人的误解,私下劝导成朗,从而披露了成朗曾经有一个非常出色的学生,但成朗因疏于管教,学生放弃了歌唱事业,最后更失踪了;成朗一直非常自责,因而当发现李惠恩的潜力后,就严加对待,望她成大器。雷敏了解到成朗的想法,但亦劝他人言可畏,千万不要让人误解他偏袒李惠恩。

美丽分贝分集剧情介绍第8集

分组指导继续展开,各人都选到自己的表演项目,但路瑶却陷入迷惘,因为她深知自己歌唱水平不足,身边又尽是高手。离开电视台时,林斐然突然踏着滑板出现,手持支持路瑶的横额,却意外失足,撞得人仰马翻,其它参赛者如杨淇和唐菲等亦因此揶揄路瑶一番,令得她哭笑不得。

贺升离开电视台,顺道开车送路瑶、杨淇和唐菲回家,途上路瑶把困惑告诉贺升,贺升提出如果路瑶要'突围而出'的话,必需了解自己的优点,全力把优点发挥,才能加强自己优势,虽然这是一个歌唱比赛,但能在舞台上吸引观众,亦非常重要。路瑶开始意识到,自己应努力发挥跳舞的才华。

成朗的严厉态度,加上不时听到闲言闲语,令到李惠恩心里非常难受,于是在酒吧内向郑裕泰诉苦,说到伤心处,甚至哭了起来,郑裕泰好言安慰,其时钟晴来到,发现李惠恩与郑裕泰的关系非比寻常,对郑裕泰怀有好感的钟晴,心里顿感不是味儿,但也只能把感觉藏在心底,强装开心的与李惠恩说笑玩乐,三人更一起练习。

凌雪乔突然把宋天孙拉到录音室去,并决定要开始更严格的训练,宋天孙觉得奇怪,追问原因,凌雪乔指出李惠恩是潜在的对手,若不加紧练习,恐防会败于李惠恩手上。凌雪乔不停的苦练了一整天,最后竟不支晕倒。宋天孙大惊失色,手忙脚乱地把凌雪乔送到医院。宋天孙在急救室外等候,凌兴云和荻风来到,大骂天孙一顿,指他没有好好的照顾他的女儿,其时,医生从急救室出来,对他们摇头叹息…… 急救室外,医生摇头叹息,宋天孙、凌兴云和荻风都大为震惊,以为凌雪乔得了重病,医生连忙解释,他摇头叹息是因为慨叹现在的女孩子,为求外表而不理身体;原来凌雪乔是为了保持美好身段而节食,加上比赛的压力才导致血醣过低而晕倒,并非患上什么致命疾病,三人松了一口气,但也指责医生的态度令人误会。

私人病房中,凌兴云责怪凌雪乔及宋天孙,认为以他雄厚的财力,可以呼风唤雨,要拿下一个歌唱比赛的冠军又有何难?怎可能让女儿受苦,扬言要把电视台闹得天翻地覆;凌雪乔虽然身体虚弱,但也按捺不住怒气,向父亲表示强烈的抗议,宣称一定要凭自己个人的实力胜出,坚拒父亲任何形式的帮忙。 李惠恩从电视台回来,欢天喜地的告诉郑裕泰,只要能顺利进入二十强,电视台就会安排参赛者的住宿,到时候便不用再打扰他,可以搬离他家,郑裕泰表面上支持和鼓励李惠恩,心里却舍不得李惠恩离开,因为他心里知道,踏足娱乐圈后,李惠恩将会离他愈来愈达……郑裕泰的心事被奶奶点破,感到失意和绝望。

郑裕泰回到酒吧,心情坏透了,不单表现失准,更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与肥肥和长毛吵架,老鬼看出郑裕泰满怀心事,猜想是和李惠恩有关,本想说些话开脱他,但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郑裕泰误会老鬼有心刁难,反而吵得更烈;此时,钟晴来到,好言安抚郑裕泰;面对着钟晴时的郑裕泰,彷佛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一改平日严肃冷酷的态度,向钟晴诉说了他对李惠恩的感觉跟感情,钟晴心里虽然是酸溜溜的,但也大方的提议翌日与郑裕泰和李惠恩一起吃饭,作为预祝她们比赛顺利,也可顺道帮他探听李惠恩的心意。

美丽分贝分集剧情介绍第9集

路瑶向荣胜男求教,自己应如何面对赛事,是否应把观众的注意力引导向她的舞艺,荣胜男坚持这是个歌唱比赛,认为路瑶还是应该在歌唱技巧中多下苦功,路瑶闻言,又一次感到迷惘。

荻风往医院探望女儿,竟发现凌雪乔失踪,在医院遍寻不获,急忙致电凌兴云,凌兴云忙找宋天孙,宋天孙猜想凌雪乔应是偷偷跑到录音室,于是前往录音室,果然找到凌雪乔;凌雪乔以为宋天孙要抓她回去,原来宋天孙已买了外带给她吃。虽然凌雪乔一直都是冷淡对待宋天孙,也感到宋天孙对她关怀备至,虽然态度依然倔强,但也心存感激。 原来李惠恩回到自己的家楼下,希望在比赛之前见见父母,同时希望父亲原谅她,支持她,但在她考虑该不该回家时,李森却离开家门走下来,李惠恩一时之间不及反应,慌忙的避开,错失了与父亲见面的机会。 五十进二十的初赛当天,后台一片混乱,参赛者和工作人员都忙得团团转;赛前排练的时候,有参赛者发现自己的音乐碟素质出现问题,希望可以回家换另外一张,成朗认为是她自己准备不周,不允许她换碟,为此,不少参赛者都与成朗理论起来;在众人的注意力放在这事情上时,有人偷偷打开李惠恩的手提包,把她的音乐碟弄破了。 神秘人物在李惠恩不在意的时候,毁坏了她的音乐碟;其时,方才因音乐碟问题而被成朗痛骂的参赛者正向其它人哭诉,周遭的参赛者指桑骂槐,指成朗一向偏袒李惠恩,对其他参赛者则置之不理,任由死活,继而说了不少李惠恩的坏话,连钟晴也忍不住开腔维护李惠恩,气氛剑拔弩张;当李惠恩准备出场时,才发现自己的音乐碟已损坏,不少参赛者因而幸灾乐祸;急如锅上蚂蚁的李惠恩把此事告诉雷敏,雷敏汇报成朗,成朗立时叫雷敏把李惠恩的出场序调至最后,并命人到数据室找她的歌曲音乐;雷敏告诉李惠恩可照常出赛,其它参赛者哗然,均指成朗持双重标准,有些参赛者更声言要向赛会投诉。 初赛举行,参赛者一一演出,评委亦实时向参赛者提意见。 李惠恩的表现不错,成朗非常满意。 经过评委的一轮评审后,二十名入围名单很快就张贴出来,荣胜男与凌雪乔名列前茅,荣胜男仅以些微的分数取胜,李惠恩则排名第三;凌雪乔主动与荣胜男打招呼,两个宿敌言不及义的聊了一会,表面上是闲话家常,实则各不相让;路瑶排名榜末,仅仅入围,喜极而泣。

成朗虽然看出李惠恩大有进步,但仍痛骂她一番,着她以后小心保护自己。 由于参赛者的投诉,电视台高层召见成朗,要求他解释是否偏袒李惠恩;成朗指出李惠恩的音乐碟明显遭到恶意破坏,而非因她准备不周,高层接受了他的解释,事件暂告一段落

美丽分贝分集剧情介绍第10集

能够顺利晋级,李惠恩心情开朗的收拾行李,憧憬着美好的将来,郑裕泰虽在一旁帮忙,却是依依不舍,很想说点什么来挽留李惠恩,但始终开不了口;临行前,郑裕泰问李惠恩还有什么需要,他会尽力为她张罗,可是李惠恩却答说:你给我的已经够多了,我不能欠你太多!郑裕泰想向李惠恩表白自己的心意,以及把为她而写的歌曲送给她时,李惠恩已匆忙的离去。郑裕泰呆了一会,随即追上,但惠恩已上了出租车,郑裕泰追了一段,始终决定放弃;远处,钟晴目睹一切,黯然的骑机车离去。

二十个入围的女孩,兴高采烈的来到合宿的地方;雷敏分配房间,每两个女孩子住一个房间,同时向她们介绍几个助理的工作分配。凌雪乔本被安排与路瑶同住,但凌雪乔表示不惯与别人同房,雷敏坚决不允,因合宿的意义就在于培养合群性,但吴能却突然来到,带来高层的指示,凌雪乔会住进旁边的独立房屋,此事引起其它参赛者的不满,雷敏亦觉得无奈。 凌雪乔来到自己的房子,凌兴云已指使手下把它打扫得干干净净,连蚂蚁都没有一只,凌兴云叫凌雪乔放心入住,因他连管家、保安、佣人、厨师等全都已经安排好。凌兴云离开后,凌雪乔觉得偌大的房子,格外空虚;另一边,参赛者都高高兴兴,尤其是第一次有自己房间的路瑶;而李惠恩的室友张小慧,则是个文静的小女孩。

频繁的宣传活动和训练一个接一个的,可是当中出现了不少不寻常事件,例如:记者发布会上,杨淇喝的汽水被混入了酒,未成年的她第一次喝酒,很快就醉了,在接受采访时,胡乱说话,说出了不少惊人的抱负,成了当天的焦点;大会亦请到知名舞蹈学院'彩虹学院'的老师为她们排舞;但李惠恩的舞鞋被放了图钉,但碰巧路瑶穿了,因而受了伤;宿舍内,钟爱喝了本是交给李惠恩喝的水,当中放了辣椒,辣得钟爱连声音都变沙哑了。 在繁忙的工作、宣传和排练之下,荣胜男开始觉得体力不继,深深的后悔过去两年沉醉于靡烂生活,导致心有余而力不足。 路瑶勤加练习跳舞,舞鞋的损耗也快,但也发生了连串旧衣旧鞋被换成新衣物的事件,同时路瑶亦觉得正被一个神秘人看上了,一直跟纵着她。 在一个户外宣传活动举行时,李惠恩突然发现,大会为参赛者量身订造,出台表演时用的衣裙,竟然完全不合身,尺码小得可怜… 宣传活动举行前,李惠恩突然发现她的衣裙,尺码小得可怜,根本不可能穿上,最后雷敏找来备用的衣裙,才把事情解决。 有助理发现,李惠恩的衣裙问题,全因量身的数字被人偷偷的改了,以至做出不合身的衣裙;雷敏与助理及成朗对连串事件感到怒愤,商讨及决定彻查,到底是谁在幕后主使。 在人人自危,而大会亦未能有确实的交待时,荣胜男齐集各人,讨论对策,以求自保,各人应多加小心防范,以免再有意外发生;其时,李惠恩却忽然动起侦探头脑,与各人回忆想每件事外的过程,从而得出一个结论:大部份事件,本来都是针对她,冲着她而来的,只是当中阴错阳差,才会令到其它女孩子成了代罪羔羊;荣胜男在言语间,暗指李惠恩威胁到凌雪乔的地位,有人怕失败,才会加害于李惠恩,凌雪乔闻言,不发一言,拂袖而去,荣胜男进一步认为是凌雪乔作贼心虚的表现。 至于路瑶的衣衫被换,以及被人跟踪,大家都认为有色魔看上了路瑶,随时会对她不利。荣胜男于是发起众人,在寝室附近设下简单的陷阱,以防范色魔。 郑裕泰挂念李惠恩,跑到合宿地点,想入内找寻李惠恩,但被保安拦阻,并把他赶走,争执之际,成朗出现,成朗先命保安把他放开,再把他拉到一旁,真心诚意的对郑裕泰说:若你是真的爱惜李惠恩,就不应管束她,更不应用感情把她羁绊,如今她有着光明的前路,更应放开双手,让她踏上青云路。

成朗的教训,令郑裕泰黯然失落,回到酒吧,态度却起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突然活跃起来,穿梭于客人之间,不停劝酒,喝个不亦乐乎;及至客人逐渐离开,郑裕泰静坐钢琴前,弹出特意为李惠恩而写的歌曲,弹至中途,他发现一道熟悉的目光,于是停下来——原来钟晴一直坐在酒吧,但没作摇滚打扮,郑裕泰一时间认不出她,才不知她早已来了;钟晴询问此曲是否正是作给李惠恩的歌,但郑裕泰坚决否认,并推说是他玩乐之作,况且还没作完;钟晴便与郑裕泰一起坐在琴前,把这首乐曲完成。本来,这是钟晴感觉上最甜蜜的一刻,但她身患的重疾,却偏偏在这时候发作:钟晴吐出一口鲜血,把钢琴也溅污。 郑裕泰把钟晴抱到医院去,钟晴要郑裕泰无论如何都要替她保守这个秘密,因为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在舞台上唱出自己的心声;郑裕泰便把也们合作的新曲赠予钟晴,作为对她的鼓励,望她早日康复.

美丽分贝分集剧情介绍第11集

成为种种意外的主角,李惠恩也认为是有人从中安排;李惠恩感到心有不忿,忍受不了心中的气愤,便独自往找凌雪乔。实情是李惠恩并不相信凌雪乔是个会作弄他人,来换取成就的人;二人对谈一番,增加了认识,但仍无结果。

路瑶发现被人跟踪,匆忙回宿舍,众人义愤填膺,拿起扫帚,四出找寻。跟踪路瑶的人,原来是林斐然,他打扮成合宿处的酒店工作人员模样,四处闪躲;最后,众人找到可疑人物,乱棍打下之际,路瑶才发现此人竟是路添财,原来路添财爱女心切,只身跑到城中看女儿…众人得知原来是误会一场,正想散去;其时,寝室里的成朗和雷敏都中了她们设的简单陷阱,成朗大怒,骂了女孩子们一顿。

翌日的谢票活动中,钟晴赶及回来。活动举行期间,出现大量行列齐整,行动一致的凌雪乔歌迷;荣胜男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揶揄凌雪乔财大欺人,令凌雪乔非常不悦。

另一边,路添财在人群中只找到唯一一个支持路瑶的歌迷,就是林斐然。路添财与林斐然惺惺相惜,林斐然更教路添财制作横幅,二人很快便成为朋友。

凌兴云致电凌雪乔,问满不满意他的精心安排,凌雪乔怒而挂线,随即开车回家,指责凌兴云;凌雪乔请求父母不要再用任何手段,她自己要公平地、公开地打败胜男,况且日后的赛果,主要由公众的投票决定,不轻易可以由人改变赛果;荻风听到,心生一计,便好言相劝。

二十进十比赛前的最后彩排,李惠恩发现出台衣服竟被割开了一个大洞……

'二十进十'比赛开始前,李惠恩的舞衣被破坏,众人目光都投向凌雪乔。凌雪乔忽然站起,走到李惠恩面前,大家都期待她开口,想知道她有何话说。

李惠恩发现凌雪乔根本不是想跟自己说话,她的目光从未离开过自己手上的破舞衣……蓦地,凌雪乔拿起放在地上的摄像机三脚架,奋力横扫整齐摆放着的水晶杯阵(用以向进入前十名参赛者祝酒),乒乓连声,水晶杯通通堕地粉碎!吓得本来窃窃私语的众女鸦雀无声!

凌雪乔终于开口了,她问李惠恩:'你信不信我?如果你相信我,把舞衣交给我。'李惠恩将舞衣递出,凌雪乔竟将它撕得更破烂,钟晴喝止已迟。凌雪乔不理众人目光,吩咐钟晴、钟爱、唐菲、杨淇、路瑶帮忙,拿取胶纸、捡执水晶碎片,她则将破舞衣在李惠恩身上左披右搭……一轮忙碌之后,众女议论纷纷,凌雪乔下令将除了照在李惠恩身上的聚光灯外,关掉所有灯光,灯光一灭,登时一片喝彩!

李惠恩出场,身上披搭的舞衣,彷如希腊女神的造型,在多支聚光灯照射下,黏在舞衣上的水晶碎片绽放七彩耀眼的光芒,令全场触目。所有评委对李惠恩的表现给予甚佳评价;成朗微微点头,对自己眼光独到,发掘出这颗明日之星甚是欣慰;连宋天孙也不禁暗自喝彩,喃喃自语:'……也许她真的更适合当女神……'

台后,凌雪乔与钟晴在注视着李惠恩的演出,钟晴坦白说出本来对凌雪乔为人甚不欣赏,如今略有改观;凌雪乔却不在乎别人是否欣赏,只要做自己认为该做的事。两人表面针锋相对,事实上已打破了隔膜。

荣胜男一脸不忿,张小慧走到她身边,告诉她想不到会有这个结果,荣胜男连忙要她噤声。

李惠恩回到后台,衷心多谢凌雪乔。雷敏呼唤众人出场,因为赛果即将公布,除凌雪乔和荣胜男外,钟晴、钟爱、唐菲、杨淇、路瑶、李惠恩都榜上有名,众女手拖手互相祝贺,李惠恩下意识地连凌雪乔的手也拉上,凌雪乔竟然也不拒绝,凌雪乔终于加入'傻瓜组'。

'二十进十'的比赛结果令电视台高层震惊,因为凌雪乔得票最高,而且以数以万计的票数抛离其它对手,而亦因为凌雪乔有'凌氏兴业'的背景,受到怀疑,成朗负责彻查此事,如有弄虚作假的情况,电视台将毫不容情地将凌雪乔的参赛资格取消。

张小慧无缘进入十强,又遭到荣胜男羞辱,无地自容之余,更向凌雪乔打小报告,更嫁祸荣胜男说一直以来阻碍对手的是她。凌雪乔为免引起轩然大波,遂暗地里警告荣胜男。荣胜男表示李惠恩是个极强对手,她只是为了清除阻碍她和凌雪乔对决的障碍而已,她反问凌雪乔是否有足够信心胜得过李惠恩,凌雪乔亦不禁动摇。

成朗召见凌雪乔,直接向她说出电视台高层对她的离奇高票数产生了怀疑,并会对此作出全面调查,如果她知道什么内情的话,最好坦白说出来,否则若被查出有弄虚作假之事,她的下场只会被取消参赛资格。凌雪乔从来没想过这回事,彷如晴天霹雳。

凌雪乔带着既疑惑又不忿的心情,立即到父亲的公司,誓要问个明白。岂料一步入'凌氏兴业'的总部,触目所见,尽是母亲荻风所出通告,内容均是'要求'员工以手电投凌雪乔一票,而且众多员工纷纷上前祝贺她进入十强,有人更说出曾发动举家投票的'壮举','邀功者'不知凡几。凌雪乔再没怀疑,心中雪亮,撕下通告,直入父母办公室兴问罪之师。荻风本来下令员工投票,本着既没违反赛规,又可以帮助女儿的热诚而作,遭到女儿恶言相向,大为伤心。凌兴云对凌雪乔的言谈表示不满,重重斥责,两父女吵得面红耳热,终以闹僵收场。

受到如此打击,凌雪乔在公开表演活动时失准兼受轻伤,李惠恩、钟晴等又是奇怪又是关心,凌雪乔失去昔日的傲气和自信。

宋天孙探望凌雪乔,知道了事情始末,又眼见她信心大失,多次表示自己不如李惠恩。宋天孙努力慰解,反遭凌雪乔迁怒辱骂,闹到激烈之处,宋天孙忍不住拂袖而去。在宋天孙离去之时,恰巧遇上想探望凌雪乔的李惠恩,两人攀谈,李惠恩安慰宋天孙,宋天孙的心情略为平伏,并对李惠恩温柔开朗的性格大加赞赏。

凌雪乔向成朗自首,成朗对她的坦白表示赞赏,并表示将会聘用'公证行'进行调查,他保证会对此事作出公平裁决。但在凌雪乔耳中,成朗差不多等如预判了她的死刑。凌雪乔一个人奈不住寂寞与忧心,终于从凌兴云为她租下的大渡假屋迁出,搬回'超级女声'参赛者的宿舍,众女声大表欢迎。

'尼欧酒吧',郑裕泰、肥肥、老鬼和长毛为酒吧亏蚀不止,且众人皆为生活所逼而谋对策,除了郑裕泰外,众皆赞成将酒吧营业时间缩短,各自找兼职帮补。此时,钟晴和李惠恩分别来电问候,郑裕泰将困境对钟晴坦白相告,但却对李惠恩隐瞒,说近来太忙,因为酒吧即将要开分店云云……

美丽分贝分集剧情介绍第12集

一日,李惠恩、路瑶、唐菲、杨淇等在宿舍外休息散步时,宋天孙忽然驱车而至,四人以为他来探望凌雪乔,岂知宋天孙表示特意来找李惠恩,路瑶、唐菲、杨淇三人微感不妥。宋、李两人到咖啡室谈话,宋天孙表示大有兴趣找李惠恩为宋氏的时装品牌作代言人,李惠恩质疑宋天孙何以不找凌雪乔,宋天孙说已另有安排,李惠恩敌不过宋天孙三寸不烂之舌,初步答允。

郑裕泰口硬心软,虽不想缩短'尼欧酒吧'的营业时间,奈何形势比人强,唯有暗自找寻兼职,然而却处处碰壁。此时,肥肥、老鬼和长毛已各自找到工作,老鬼见郑裕泰如此,遂介绍一份在酒店大堂弹琴的工作。郑裕泰无奈,前往面试,怎知面试过程极是马虎,他立即得到录用。上班当日,钟晴致短讯问候,郑裕泰的回复令钟晴十分难过:'这里没人听我的琴声,一个也没有。'

女声在宿舍暗地里举行大食会,凌雪乔加入钟晴、钟爱、唐菲、杨淇、路瑶、李惠恩的圈子,众女声终于看到凌雪乔天真的一面,可是凌雪乔仍未能摆脱'造票疑云'的阴影,众女声都为她加油打气。

宋天孙相约李惠恩唱卡拉OK,为李惠恩介绍乐坛巨人和企业老板,说道在艺能界打滚,不可不交游广阔,李惠恩面对这些所谓大老板色迷迷的眼光,其实大感难堪,不过隐忍不发。当她回到女声宿舍时,已是三更半夜,更被成朗和雷敏递个正着,成朗因此事而大发雷霆。

大清早,众女声跑步练气之后,成朗罚李惠恩留下再跑十圈,缘途不断斥责,着令如果李惠恩无心比赛,而要攀龙附凤,结识公子哥儿的话,大可就此退出。李惠恩本已有心推却宋天孙的不断邀约,但成朗此举激起了李惠恩的反抗心理,不单死不认错,出言顶撞,而且逐渐生起要靠拢宋天孙之心。

众女声见李惠恩受罚,议论纷纷,大家都不敢直问李惠恩发生了什么事,而想凌雪乔向宋天孙方面打听。凌雪乔自上次与宋天孙闹翻之后,一直没和他联络,也反常地没接到他道歉的电话,她放不下这个面子,拒绝致电宋天孙了解事情。众女声当中,就以钟晴心事最复杂,她不单担心李惠恩变坏,也为郑裕泰的处境而感到不平,此事又只有钟爱了解。

大学宿舍之内,林斐然以帮所有兄弟做功课为条件,要他们相助,搭建了一顶大木轿,用来为路瑶声缓。兄弟们觉得林斐然迷恋偶像的行动已渐过火,有的好言相劝,有的出言相讥,都希望他能以学业为重,也要为毕业后的前途为重。林斐然说出他第一眼看见路瑶的时候,就觉得她的舞姿、意态跟他最爱的名画不谋而合,是他心中日美的化身,所以无论后果如何,他也一意孤行。

'超级女声'的宣传活动中,林斐然的'壮汉兄弟班'抬着大木轿出阵,林斐然更穿着古里古怪的假肌肉站到轿上大撒支持路瑶的传单!各参赛者的拥护者为之侧目,更有些因为被大木轿逼开而恶言相向。路添财见到如此声势,觉得是个好主意,也一同站到轿上为女儿打气。在人潮的碰撞下,大木轿失去平衡翻侧,林斐然和路添财硬生生掉到地上。台上的路瑶吓得心脏也几乎从口中跳出来!

活动结束,路瑶急不及待找寻父亲,看到路添财只是擦伤了,并无大碍,始放下心头大石。但旋即为林斐然的夸张莽撞行为而恼火,当她找寻林斐然的时候,林斐然已闻风先遁。路瑶在路添财面前指责林斐然,并劝父亲别再跟着他干傻事。林斐然的兄弟们知道他为路瑶付出过的的努力,听见路瑶毫不留情地批评他,心中都冷了一截,为林斐然感到不值。

钟晴到酒店偷看郑裕泰,只见他手指飞快掠过琴键,乐声之中只有敷衍,没有生命,不禁难过。傍晚,钟晴到'尼欧酒吧',看见肥肥、老鬼和长毛等已被工作压力所逼,乐声之中毫无生气,郑裕泰更厌倦演奏。钟晴为了要郑裕泰重新振作,要郑裕泰与她一起完成那首未作完的曲。郑裕泰想起李惠恩,精神一振,又投入到音乐之中。之后,郑裕泰忍不住问起李惠恩,钟晴感到一阵心酸,但不敢告诉他李惠恩和宋天孙的事,只讹称李惠恩仍然很好……

郑裕泰与钟晴街上漫步,钟晴忽然看到不远处宋天孙正约会李惠恩,连忙佯作身体不适,把郑裕泰拉到一旁。郑裕泰担心,忙到便利商店给钟晴买水服药。

原来宋天孙又以公事为名约会李惠恩,当他走开之际,李惠恩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郑裕泰。郑裕泰接了李惠恩电话,眼看着钟晴的背影,又对李惠恩说出'酒吧即将开分店,没空来探你'谎话,但在他心中,却回荡着成朗当初对他说的话:'你的存在,只会碍着惠恩的路!'

当宋天孙回来,李惠恩连忙挂线。此时,宋天孙的手电却响起,来电的人竟是从不主动找他的凌雪乔,可是宋天孙却支吾以对。

凌雪乔挂线,她身边原来早已围满姊妹,唐菲竟然猜中凌雪乔和宋天孙的一问一答,并表示只有搞外遇的丈夫才会这样,荣胜男也在此时落井下石,说认识宋天孙十年,他从来也没可靠过。凌雪乔烦恼上加烦恼,一言不发逃入路瑶的房间。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