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分贝剧情介绍

13-18集
美丽分贝剧情介绍

美丽分贝分集剧情介绍第13集

早上,例行练习之前,凌雪乔与路瑶居然已在苦练舞步,原来凌雪乔已决定放开所有感情包袱,积极备战。李惠恩惊讶地表示不明白何以凌雪乔忽然如此奋勇,凌雪乔不知所对,众女声对李惠恩此问都感尴尬。

训练后,成朗向众女声训话,表示将来的日子将会是决定性的时刻,就是全力以赴,百份百集中精神,也不一定济事,并含沙射影地说,如有些人喜好夜生活,经常夜归,是自毁前途的行为。李惠恩与钟晴都在挨批之列,但钟晴只默默忍耐,李惠恩却反应激烈,再与成朗口角。

看到李惠恩因宋天孙而与成朗不和,凌雪乔更加拚起狠劲,努力练习,荣胜男看在眼里,觉得凌雪乔是自知不敌,所以临急抱佛脚,对她嗤之以鼻。

在一间颇具规模的杂志社中,李惠恩接受访问,而宋天孙以时装赞助商的身份,陪着李惠恩接受访问,还摆出一副护花使者模样,令李惠恩尴尬万分。在一问一答中,记者们的神色有异,可是李惠恩却没有发觉……不过,李惠恩始终不想黏在宋天孙身边,籍辞匆匆离去。还穿着拍照用的靓妆,在街上走啊走的李惠恩,居然远远看见失魂落魄,在踽踽独行的郑裕泰。李惠恩停步等待,郑裕泰竟像没看见她一般,跟她擦身而过!

李惠恩唤住郑裕泰,郑裕泰彷似如梦初醒,两人奋力想跟对方对话,可总是言不及义。两人无言以对之际,宋天孙驱车而至,说李惠恩在杂志社留下了东西,又向郑裕泰打招呼。宋天孙呼唤李惠恩上车,但李惠恩婉拒,当李惠恩回头看郑裕泰时,他已消失于人海之中……

其实郑裕泰早已看见李惠恩,但见到彼此日渐悬殊的处境,不禁自惭形秽,不敢相认。当再见到风度翩翩的宋天孙驾名车来接李惠恩时,更是无地自容,急急黯然离去。

车上,宋天孙问及李惠恩,她与郑裕泰的关系,李惠恩回忆前事,对郑裕泰的衷心照顾无以忘怀。宋天孙半开玩地说他听着不爽,也许就要喝醋了,令李惠恩面红过耳。

钟晴、钟爱也接受报章的专访,在报社摄影室中,钟晴忽然身体不适,跑进厕所呕吐大作。钟爱对此大感紧张,钟晴只说个理由瞒了钟爱。之后,她前往医院就诊,主诊医生神色凝重,说出她的病情已十分严重,已不适合再操劳及进行比赛。钟晴坚持,并要求主诊医生为她开出止痛药物,原来主诊医生也是钟晴的乐迷,他执拗不过,只好依她的意愿而行。

钟晴想到自己时日无多,奈不住心中的激情,习惯了'乐与怒'情感奔流的心不断驱策,她奔往'尼欧酒吧',见到郑裕泰时,单力直入,问郑裕泰对她的心意到底如何?郑裕泰也直言一直对钟晴的好感,和与她一起的无拘无束,可是……钟晴知道他就要说出难忘对李惠恩的感情,于是抱着他就吻下去!一吻之后,轻轻吐出一句令郑裕泰肝肠寸断的话:'我也不要求什么,就要你在我在生一日,心里只有我一个,可以吗?'

电视台拍摄路添财在大型商场为路瑶拉票的情况,路人对他指指点点有之,对他冷嘲热讽有之,更有恶人嫌举着大纸牌的路添财阻塞通道而出手推撞,路添财爬在地上无人帮扶的时候,一双瘦弱的手替他接过纸牌,路添财抬头一望,竟然便是路过的林斐然。林斐然微微点头,立即高举纸牌,接过路添财大嚷着为路瑶拉票,连刚才出手推倒路添财的恶人也被林斐然的狂迷行径吓得奔逃。

成朗知道宋天孙不断向李惠恩埋手,遂约宋天孙面谈,宋天孙明白表示赞助合约上写明'宋氏企业'对参赛者的录用有'优先指名权',他现在先行'了解'李惠恩,是完全合理合法。成朗直指宋天孙别有用心,宋天孙大耍无赖,表示如果成朗不满,大可以取消李惠恩的参赛资格,又或中止'宋氏企业'与电视台的合约,成朗实在无可奈何。

成朗回头对李惠恩作出劝告,说明宋天孙一定不安好心,可是李惠恩对成朗成见已深,又听宋天孙说过成朗不少坏话,反而认为成朗对她别有用心。成朗面对这个自己有心裁培的人,想不到会弄成如此恶劣的关系,不禁大为沮丧,只有劝李惠恩带眼识人,好自为知,但此时此刻的李惠恩又怎听得入耳?

宋天孙约李惠恩到酒店洽谈合约,李惠恩其实不笨,正籍辞推却宋天孙之际,雷敏出现,替成朗提点李惠恩,激起了她的反叛情绪,于是一口应承了宋天孙。李、宋两人在酒店大堂会合,恰巧就是郑裕泰打工的那一间酒店,郑裕泰眼看着心爱的人和别个男人言笑晏晏地步过,心中之痛不能言喻,却忍不住化为琴音,以悲伤调子弹出了他为李惠恩所作的曲谱……李惠恩听到这一段伤感动听的音符,不禁神为之夺,但在宋天孙的催促下,步入升降机,与钢琴后的悲哀演奏者缘悭一面……

路瑶房间,凌雪乔每天苦练至筋疲力尽,但仍睡不着,路瑶聆听着凌雪乔心中的郁结:一方面她仍被'造票风波'所困忧,担心随时被取消资格;而更令她耿耿于怀的,是她心中不自禁地常与李惠恩比较,由歌艺到个性,她都觉得李惠恩比较强,眼看着信心低落的凌雪乔,路瑶真不知如何开解是好。而更严重的,是凌雪乔终于弄清楚,原来自己对宋天孙,并非毫不在意……

林斐然在大学宿舍内,软硬兼施地央着众兄弟帮他制作为路瑶打气的'秘密武器',众兄弟将当日路瑶痛骂他的刻薄说话复述一遍,林斐然听不进耳,众兄弟仍是说个不休。念电影的'大块头'忽然发火,指斥众人如果当林斐然是好朋友的话就闭嘴帮忙,如果不当他是好朋友的话就立即离去,众人低头不语,林斐然对'大块头'点头感激。

宋天孙知道李惠恩喜欢当日在酒店大堂听到的一段乐章,特意包下酒店的'顶层酒廊',并请来这名乐手。当李惠恩满心期待之际,这名乐手终于出现……李惠恩和郑裕泰想不到,也不想在这种情况下会面!

美丽分贝分集剧情介绍第14集

郑裕泰、李惠恩、宋天孙在酒店顶层酒廊相遇,宋天孙惊讶,原来这个一曲感动李惠恩的人,居然曾有一面之缘。郑裕泰对李惠恩态度冷淡,令李惠恩难受。宋天孙要求郑裕泰再奏一遍那首乐章,郑裕泰拒绝。李惠恩质问郑裕泰何以会在这出现,何以会丢下'尼欧酒吧'不顾,郑裕泰无言以对,宋天孙说出郑裕泰在这间酒店当兼职的事,李惠恩因而当面拆穿郑裕泰以往所说要扩展酒吧的谎话。三人不欢而散。

雷敏手握一份以李惠恩绯闻为封面的杂志,在电视台内东奔西走地找寻成朗,同事告知高层召了他去开紧急会议,雷敏忧心如焚,空自着急。

记者包围'超级女声'宿舍外、电视台门口,电视台高层为李惠恩的绯闻而震怒,成朗要为这事件负责,成朗一边应付记者追访,一边要雷敏把李惠恩藏起来,徐图计策。

李森与韩盈在家,收到亲友的电话,问及李惠恩的花边新闻。时韩盈刚买报章回来,李森一把抢过,看了后倒抽一口凉气,顿觉面子被女儿丢尽,责骂韩盈,怪她当初把女儿放走,终于酿成今日辱及家门的事。两夫妇大吵大闹,李森越发激动,忽地胸口剧痛,面容扭曲,捂胸倒地。

雷敏下令众女声,任何人都不得离开宿舍。众女声向失魂落魄的李惠恩了解情况,李惠恩将与宋天孙结交的始末和盘托出,澄清她与宋天孙之间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凌雪乔表示大概已猜到是怎么回事,钟晴也认为是宋天孙有心陷害李惠恩。此时,韩盈来电找李惠恩,告知李森心藏病发入院的消息,李惠恩方寸大乱,夺门而出!

车上,李惠恩哭着向凌雪乔道歉,凌雪乔怒气冲冲,但她表示令她愤怒的,另有其人!

凌雪乔载李惠恩到医院探望李森,李森盛怒之下,以水杯掷向李惠恩,并痛骂她连妓女也不如,李惠恩伤痛嚎哭,李森又再病发。李惠恩嚷着要留下陪父亲,凌雪乔劝住李惠恩,说此时李森不能再受刺激,当等待事过境迁,才来向李森解释误会。李惠恩认为除非宋天孙主动澄清,否则她不能指望有洗雪的一日。

记者追访众女声,雷敏挡架;另一边厢,连'尼欧酒吧'也有记者上门,老鬼、肥肥和长毛不胜其烦;郑裕泰正在上班弹琴时,忽被记者一拥而上包围着,访问有关他与李惠恩的情事,郑裕泰百般回护李惠恩,但记者愈问愈过火,郑裕泰愤而脱下工作礼服,辞职而去。

绯闻事件愈闹愈大,成朗无法平息事件,上头追究责任,雷敏忽然抢在成朗之先开口,将监督不力的罪名一力承担,并且引疚辞职,成朗愕然。

凌雪乔将李惠恩送回宿舍后,驱车直驶'宋氏企业'大楼。这时,宋天孙正与父亲通电话,说自会妥善处理这个绯闻事件。宋天孙放下电话,缓缓将桌面上的相架揭起,相中就是他和凌雪乔的合照,宋天孙喃喃自语:'雪乔,由始至终,我心里只有你一个。就算你不喜欢,我也为你去掉了最强的对手……'

宋天孙的秘书忽报,凌雪乔来找他,他正要出迎之际,凌雪乔已带着盛怒的表情推门而入。凌雪乔质问宋天孙,他直言不讳:追求李惠恩是假的、找她做代言人也是假的,而各大报章联合报道也是他刻意安排的,他的且的只有一个,就是给李惠恩一记致命重击,就算她不被取消参赛资格,从此受欢迎程度亦一定受损。这样一来,李惠恩再不能威胁凌雪乔。凌雪乔愈听愈怒,终于忍不往,重重打了宋天孙一记耳光!

成朗回到宿舍后,召见李惠恩,这次成朗没再疾言厉色地责骂李惠恩,只语重深长地告诉她艺能界的复杂,他一直坚决反对她与宋天孙结交就是怕有今日之事,可是这个残局,他已无法收拾……

凌雪乔回到宿舍,向众女声说出宋天孙的阴谋,为李惠恩澄清。李惠恩知道自已累及了这么多人,又辜负了成朗的厚望,是夜,她决定留书出走。

大雨中,李惠恩行行重行行,天地之大,真的无家可归。当她行到倦时,蹲了在地上,四顾一看,周遭环境居然熟口熟面,原来她不自觉便回到了'尼欧酒吧' ……

李惠恩推门而入,其时郑裕泰、老鬼、肥肥和长毛正谈论李惠恩的事情,一见李惠恩到来,立即收口。郑裕泰对李惠恩极是冷淡,李惠恩嚷着自己是被陷害,众人不大相信,当她听到郑裕泰说:'那么李小姐这次光临,又有什么关照了?'的时候,李惠恩含泪夺门而出。

美丽分贝分集剧情介绍第15集

郑裕泰气走李惠恩,实时后悔,冒雨追出。一番寻找后,见到李惠恩瑟缩街角,心中不忍,脱下外套作伞为她挡雨,并轻轻地说了声对不起。李惠恩立即抱着郑裕泰痛哭,郑裕泰柔声安慰。

李惠恩再度到郑裕泰家中作客,但奶奶居然错认李惠恩作钟晴,李惠恩尴尬之余又觉没面目,不敢进门。郑裕泰连拉带推,才把李惠恩留下,郑裕泰为李惠恩安顿一切,李惠恩连声感激,郑裕泰觉得再受委屈也是值得。

翌日,众女声发觉李惠恩留书出走而大急,雷敏致电托人四出寻找,均不得要令。但钟晴却表示她猜到李惠恩大概会在什么地方。

郑裕泰的电话响起,是钟晴来电,李惠恩登时摇手,郑裕泰只好说没见过李惠恩。电话挂线,门铃大响,大门打开,钟晴领着众女声已站在门外,钟晴说:'你骗我!'郑裕泰无辞以对。众女声一拥而入,劝李惠恩回去,李惠恩表示无颜再见大家,已决定退选。凌雪乔向郑裕泰解释,其实这次风波是宋天孙为了帮她打击对手的阴谋,他和李惠恩并没关系,目前最重要就是要宋天孙澄清这件事。郑裕泰愈听愈火,怒吼着说要宋天孙今日就澄清这件事!接着就夺门而出。就在众女声彷徨无计时,成朗致电凌雪乔,问她知道李惠恩的下落没有,凌雪乔将一切报告,又说出郑裕泰去了找宋天孙晦气。成朗怕郑裕泰会搞出大事来,遂约了凌雪乔在'宋氏企业'会合,本来李惠恩也想同去,但凌雪乔认为有李惠恩在场,郑裕泰只会更冲动,劝李惠恩留下。李惠恩不从,却给钟晴劝住。

宋天孙知道郑裕泰来找他,怕他会在办公室搞事,于是偕护卫到地下大堂面见郑裕泰。两人见面,郑裕泰怒斥宋天孙所作所为,宋天孙越众而出,表明他跟李惠恩无仇,与郑裕泰亦无怨,他所做的一切完全是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至于李、郑两人所受的苦,只好怨自己不走运。郑裕泰盛怒之下,一拳打倒宋天孙,但随即被护卫制服,宋天孙正要将郑裕泰送到公安局时,成朗和凌雪乔赶到。凌雪乔视宋天孙如仇寇,并表示如真要控告郑裕泰她会立即退选,并聘请大律师为郑裕泰辩护。而成朗则说出凌雪乔的'造票风波'已有定夺——即使扣除所有'嫌疑票',凌雪乔仍是当日得票最高者,所以他为凌雪乔所作的阴谋,全是枉作小人。宋天孙如泄了气的皮球,目送凌雪乔转身离去。

回程路上,雷敏说李惠恩参赛已经一波三折,他恳求郑裕泰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做出令李惠恩声誉有损的事,别破坏李惠恩的前程,郑裕泰知道自己冲动误事。

雷敏到郑裕泰家想接李惠恩回去,李惠恩坚持退选,雷敏无奈,众女声都十分伤感。

成朗回到电视台,见雷敏在执拾,准备离职,成朗表示责任在自己身上,不想雷敏做代罪羔羊,雷敏坚持,成朗执拗不过。

宋天孙主动到电视台,开会澄清连日来的事件,实属误会,错在他太心急想取得'超级女声'的成果,因此给各大传媒炒作的机会,而且承诺会摆平传媒单位,并对电视台受损的声誉作赔偿。电视台高层接受了这个解释,与及宋天孙的条件——撤销对事件中无辜者的处分。

成朗到火车站追到雷敏,告诉她处分已取销,雷敏借机说出自己对成朗多年以来的忠心没人知晓,表示早己不想留下,成朗何尝不知,一声:'如果我要你留下,你会考虑一下吗?' 成朗不但挽留了雷敏的人,还挽留了她的心。

电视台当局正式宣布凌雪乔的调查完成,维持当日判决,凌雪乔终于放下心头大石。

成朗再找李惠恩说话,终于明白其实李惠恩的最大心结,在于未能得到老父李森的原谅,于是他亲自到医院探望李森,本来李森对成朗极是抗拒,但听到成朗言辞恳切地称赞李惠恩的才华,又知道李惠恩是被人摆布陷害时,气已消了一半。当成朗说到情绪低落的李惠恩此时最需要是父亲的鼓励时,李森也不禁动容。

郑裕泰家,众女声仍在苦劝李惠恩回去,李森忽然来电,除了惯常地教训她一顿外,居然说:'知道外头风波险恶了吗?吃够苦头了吧?吃了这么多苦头,怎可以不打个胜仗才回家?'李惠恩听到父亲一言鼓励,重拾决心,终于决定回到宿舍。

凌雪乔见到李惠恩与父亲言归于好,不禁想到自己,于是也回家里探望父母,凌氏夫妇竟然像失忆般忘了当日的吵骂,凌雪乔又是好气,又是安慰。

钟晴往'尼欧酒吧'找郑裕泰,说她已为郑裕泰所作的曲填上歌辞,问他可不可以用这首歌来参赛,郑裕泰当然赞成,但钟晴再三问他会否后悔,郑裕泰表示决不后悔,钟晴大喜。

'十进七'比赛前,成朗训话,鼓励众女声全力以赴,荣胜男揶揄凌雪乔、李惠恩花了太多无谓事间,不会是她的对手。

林斐然不眠不休,终于制成为路瑶打气的'秘密武器',在'十进七'最后一次的女声拉票活动中,林斐然祭出'巨型七彩闪珠横幅',可惜手工极度差劣,连路瑶的名字也串得东歪西斜,引来全场哄笑,连路瑶也成为笑柄。

活动结束后,路瑶忍无可忍,直到林斐然身前,毫不留情地责斥他一直以来的小丑行径令她十分难受,林斐然不禁愕住。路瑶看到不成模样的横幅,与傻头傻脑的林斐然,怒从心上起,一把推向林斐然,林斐然失手,闪珠横幅掉下,几千颗闪亮小珠就如林斐然的心情,散落满地!路瑶也感到自己太过份,但内咎感更驱使她骂得林斐然更凶,在旁边听着的路添财也不禁回护林斐然,路瑶拂袖而去。

林斐然一言不发,伏在地上拚命地捡回小珠,连路添财都为他难过,劝他不要再拾,林斐然不听。路添财忽地大吼:'别捡啦!' 一把揪起林斐然,难过地说:'斐然,你给自己留少少尊严,好不好!'林斐然目无表情地说:'我就是想捡回它,你不喜欢,我不捡就好啦。'然后拨开路添财,沮丧地离去。

林斐然在人潮之中,行尸走肉般前行,他没留意附近是什么,也没看到交通灯,心中只有路瑶骂他的无情话……然后是一声剎车巨响!

美丽分贝分集剧情介绍第16集

被路瑶狠狠责骂过后,失魂落魄的林斐然竟在过路时被汽车撞倒,重伤躺在地上,引来大量途人围观。然而,路瑶一帮人,完全没有发觉。

第二天早上,所有参赛者来到电视台作最后的排练,平常林斐然与路添财总在电视台

外为路瑶打气,每天看见他们的谐趣打气方式,已成为超女们的习惯,但今天却只见路添财而不见林斐然;杨淇和唐菲感觉怪不自在的,连忙问路瑶是什么原因;路添财走到路瑶面前,责怪路瑶昨天的行为太过分,路瑶问及林斐然在哪,路添财认为林斐然必定是太生气所以没来,路瑶口硬说没所谓,他不来更好。

排练期间,路瑶却不期然的想起林斐然,每次有人走进来,她都不自觉的看一眼;因为心不在焉,排练时不停失手,给雷敏责骂,其它参赛者都觉路瑶有异样,但路瑶却死口不认。

突然,一个身材健硕的男子闯进演播厅,疯狂的大声叫嚷,说要找路瑶,最终被警卫拉住,路瑶以为是林斐然,高兴的上前察看,原来是林斐然的大学同学大块头,他告诉路瑶,林斐然发生了车祸,躺在医院里,情况危急,叫路瑶去见他最后一面。

路添财带着路瑶,赶往医院,林斐然在病床上昏迷不醒;头发被绷带缠着,也没有戴眼镜的林斐然,原来长得也挺帅,路瑶及路添财都大感詑异;悲伤的林斐然母亲,把一本画册及一支录像带交给路瑶。路瑶打开画册,发现全都是她的素描,而第一幅竟是她在面试前,在汽车客运站练舞的样子,这画的题名是'飞吧!我的天使!'。内疚的路瑶希望留下来,等待林斐然苏醒,但路添财叫她回去排练,由他负责看顾林斐然。

当天是十进七前的最后排练日,路瑶因为懊悔自己以前待林斐然不好,也担心林斐然的伤势,魂不守舍,表现屡屡失准,连成朗都忍不住教训她;排练完后,看穿她心事的贺升,叫她要懂得放低心事,才能在台上演出;贺升提点她说:'一个成功的表演者,每次站在舞台上,就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今天的烦恼,今天就把它解决掉吧!'

路瑶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演播厅时,看到林斐然母亲给她的录像带,路瑶告知成朗,想把录像带看完才走,成朗应允;路瑶留在漆黑的演播厅,在偌大的电视幕墙上,独自观看林斐然的录像带,原来带子所纪录的,是林斐然对她的真情表白,讲述他一直对她的感觉和心意,路瑶方知林斐然并非普通傻瓜,而是一个至情至圣的大傻瓜!

晚上,钟晴想在比赛前再见郑裕泰一面,跑到尼欧酒吧找郑裕泰,钟晴见郑裕泰满怀心事,问郑裕泰是否仍挂念李惠恩,郑裕泰因为经过成朗的劝说,答说不会再见李惠恩,而且会坚守对钟晴的承诺,然后又再弹奏原是写给李惠恩的歌曲;钟晴发觉这是郑裕泰弹得最伤感,但又是弹得最好的一次,心知郑裕泰最爱的,始终是李惠恩而不是自己,伤心之余,又再病发吐血,郑裕泰劝钟晴退出比赛,但钟晴坚持要用最后一口气完成比赛,因为她想在离开这世界之前,能在舞台上绽放光芒;郑裕泰知道怎劝她都没用,无奈的只好把她送回宿舍。

七进五的决赛开始前,荣胜男依然满有信心,对其他人的态度,十分嚣张,令众人反感;可是,出乎意料的,荣胜男竟在第一轮的投票中已然落败,未能打进决选。台上播出荣胜男过往的参赛片段,荣胜男仍强颜欢笑的唱出最后一首歌,还大方地祝福其它参赛者,观众都觉得她虽败犹荣;回后台后,她却深深不忿,愤然把化妆间的镜子打破!

荣胜男的父母,荣豫和阮文燕却突然出现,荣豫对荣胜男说,她的歌唱技巧,毫无疑问是众人中最高的,但她一心只想求胜,没有用'心'去唱歌,歌声中根本没有感情,不能打动听众,结果'败给心中有爱的人';荣胜男反省自己,父亲欣然接受,荣胜男终于重投父亲怀抱,忍不住哭了。

钟晴在出场前,已感不适,差点晕倒,钟爱本来要找医生,钟晴却挣扎站起来,坚持出场。

路瑶出场时,大屏幕播放着一直以来路添财为她拉票,并且成为城中出名'慈父'的有趣片段,但路瑶一直留意的,却是画面一角的林斐然,直至音乐奏起,她仍是看着画面,潸然泪下,呆呆的不懂开始表演;现场观众对她的举动,都感到奇怪;突然,场内响起一句话:'飞吧!我的天使!',路瑶回头一看,原来路添财搀扶着行动不便的林斐然到场。路瑶心下一宽,以完美的歌舞答谢林斐然、路添财和观众的全心支持,赢得激烈的掌声。

钟晴坚持上台演唱,站在舞台上的她,精神奕奕彷佛没事似的,令现场观众完全投入在她的摇滚乐声中,直至完成最后一个音符,钟晴突然吐血,晕倒在台上……

美丽分贝分集剧情介绍第17集

钟晴突然晕倒在台上,现场观众都给吓呆了,部份钟晴的歌迷,更惊惶失措的哭起来,场面一片混乱,比赛只好暂时终止。

钟晴被抬到后台,李惠恩等人大惊失色,成朗主持大局,命人叫急救车,并叫参赛者冷静,继续赛事;钟晴在后台醒过来,众人围着她,钟晴紧紧的握着李惠恩的手,嘱咐李惠恩要待郑裕泰好一点,然后由钟爱陪同前往医院。

郑裕泰在电视上看到钟晴病发,紧张的赶往医院;钟晴的朋友,包括女主管及摇滚乐歌友,都跑到医院去;参赛者于后台折腾一番,在成朗和雷敏的苦劝下,终于凌雪乔、杨淇和唐菲决定继续比赛,但当凌雪乔唱罢,回到后台时,却发现李惠恩泣不成声,不想比赛;凌雪乔冷静的劝慰她说,作为一个舞台表演者,必定要把身边所有人对自己的爱,化成动力,才能报答他们;但李惠恩仍未能冷静下来,不能作赛。杨淇,唐菲一个一个回到后台,是李惠恩出场的时候了。

其时,钟晴已被送到医院的急救室,郑裕泰及好友要陪她进去,医生却把他们赶出去,但钟晴奋力要拿郑裕泰的手机,一字一字的打了一条短讯:'李惠恩,加油,钟晴没事,放心!';郑裕泰含着泪把短讯发出去,李惠恩看到短讯后,化悲愤为力量;最后,李惠恩终于鼓起勇气上台,完成比赛。

最后入围五强分别是:李惠恩、凌雪乔、路瑶、杨淇以及'情爱组合'。

赛后,众人匆忙更衣,准备赶往医院,凌雪乔终于忍不住哭了,原来她一直强装坚强;一只手突然搭在凌雪乔肩上,原来是荣胜男,荣胜男表示要一起往医院。

急救室外,钟爱自责,她终于明白为何钟晴一直如此投入赛事,后悔自己以前不理解钟晴的心思;钟爱归咎于郑裕泰,明知钟晴病危,仍让她参赛;钟晴的摇滚歌友闻言怒不可遏,想揍郑裕泰一顿,但郑裕泰慷慨陈词,指钟晴最大的心愿就是在舞台上演出,一个热爱音乐的人,绝不可能死在病床上,他亦为钟晴而心痛,但正因为关心她所以才忍痛让她参赛;郑裕泰的一番话,令钟爱和歌友们怒意稍减,这番话亦被刚到医院的李惠恩听到,李惠恩得知郑裕泰为钟晴所付出的感情,感到有点心痛。

医生从急救室出来,表示钟晴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情况并不乐观,现正处于昏迷状态。

众人走进病房探望钟晴,李惠恩看到郑裕泰对钟晴的紧张表情,明白到自己已放弃了一个本是真心爱自己的男人,但此刻她亦十分担心钟晴的病势。众人告知昏迷的钟晴,她已顺利进入总决赛,希望她快点醒来,继续比赛。郑裕泰亦对钟晴说,要她快醒来,因答应会好好的对待她。

众人离开,郑裕泰回头,凝望着李惠恩,两人对视良久;郑裕泰想对李惠恩说点什么,但始终想不到合适的语言,最后李惠恩不发一言,转身离去。

宿舍内,成朗安慰各人要收拾心情,因走到今天并不容易,并询问钟爱会否继续参赛,钟爱一口答应,因她要代钟晴完成心愿;成朗提示各人,比赛还是要继续,嘱咐她们努力,不要因为钟晴的病情而影响比赛。

第二天,日常排练照常进行,门外有歌迷大声叫喊,路瑶以为林斐然康复回来,继续支持她,但走进来的人,却令她们大感意外,因为此人正是宋天孙!宋天孙的随行员工带着一大批纸币做的花牌、各样名贵的美食和华美衣服,以及高声为凌雪乔吶纳助威;凌雪乔却不领情,把花牌悉数转赠清洁工人;美食统统用来喂狗;华服则来用来擦地板。凌雪乔指他送的礼物,与他一样,中看不中用,宋天孙颜面无全。

路瑶到医院探望林斐然,林斐然已无大碍,但行动仍不方便;两人闲话家常,互道近况和开对方玩笑,感情大进。

尼欧酒吧里,心情极度矛盾的郑裕泰,一方面担心钟晴,另一方面又禁不住对李惠恩的思念,不断重复弹奏写给李惠恩的歌,乐师们苦劝无效,均感无奈。最后,郑裕泰决定提早打烊,往医院探望钟晴。

其时,钟爱在家中找到钟晴的遗书,匆忙赶到医院,把遗书交给郑裕泰,郑裕泰看罢钟晴的遗愿,显得一脸的愕然。

美丽分贝分集剧情介绍第18集

医院里,郑裕泰读着钟晴的遗书,脑海内泛起两人交往时的种种片段,彷佛也听到钟晴亲口唱出他们合写的歌曲,以及她新填的歌词。歌词诉说着钟晴对郑裕泰的爱,是何等深切而不能自拔,又是何等的痛苦和无望……这种感觉,既是钟晴对郑裕泰的,同时,钟晴也想提醒郑裕泰,他对李惠恩的爱,也是如此这般。

遗书中,钟晴指出郑裕泰心中最重要的,始终是李惠恩,即使郑裕泰照顾她,关怀她,都只是出于友谊,出于同情,怎也比不上他对李惠恩的爱;钟晴已把郑裕泰的歌写上全新的歌词,希望郑裕泰把歌曲送赠给李惠恩,让李惠恩在总决赛当晚唱给她听。

钟晴的书信,情辞并茂,充份显出钟晴对郑裕泰的关切和无私的奉献,看得郑裕泰泪流满面,钟爱更是泣不成声。听到钟晴所交托之事情,钟爱质问郑裕泰,是否真的打算把他和钟晴的心血,交给李惠恩?郑裕泰对着昏迷的钟晴说:'就是因为你这样说,我才不能这样做。'

宋天孙继续积极追求凌雪乔,希望得到凌雪乔的原谅;在不同的排练和宣传场合,宋天孙不停的送上鲜花、钻石指环、巨型毛公仔等,期望以礼物打动凌雪乔,但凌雪乔把礼物都转赠予路瑶。

在一个商场的公开拉票活动中,由现场观众上台把贴纸贴在参赛者身上以表示支持,凌雪乔得到很多小孩子的支持,后来凌雪乔发现,原来又是宋天孙躲在一旁,以糖果奖励小孩子投票,结果,宋天孙又给凌雪乔骂了一顿。

宋天孙在办公室指挥,员工都如临大敌般做准备,并且不停向宋天孙汇报情况,原来这天凌雪乔她们到电台接听歌迷的电话;节目进行时,所有打进来的电话,说话的都是宋天孙,原来他命令所有员工,不停的打电话到电台,占据了全部电话线路。凌雪乔挂了很多遍电话后,最后也被逼接听了;电话里,宋天孙认真的向凌雪乔表白,但凌雪乔依旧不回话便挂线。宋天孙的直率,反而赢得员工们的掌声鼓励。

有电台听众致电钟爱,问候钟晴;钟爱表示会继续参赛,并叫观众放心,因为钟晴已有一个很好的男孩子在照顾她,说着看了李惠恩一眼。

节目完后,李惠恩把钟爱拉到一旁,表示自己只是郑裕泰的好朋友,从没打算介入郑裕泰和钟晴之间,叫钟爱放心。

电视台制作了一个特别栏目:超级'粉丝'(歌迷)大决战。目的是让超级女声的歌迷,在不同的游戏项目里比拼,以示对支持歌手的忠诚;一直是'模范歌迷'的林斐然,因伤不能参赛,成了这栏目的嘉宾评审;而玩得最投入的,竟然是宋天孙!平日衣冠楚楚、文质彬彬的宋天孙,在游戏中丑态百出,但仍奋力争取胜利;凌雪乔等人在寝室里看电视,看至目瞪口呆,不能置信。女孩子们看到宋天孙如此'牺牲',已原谅了宋天孙往日的种种不是,凌雪乔心下窃喜,但表面上仍装作气愤。

此特别栏目原来是由吴能策划,吴能感激成朗令他有了新的灵感,更称呼成朗为'师父',往日的敌对态度消失无形,令成朗感到莫名其妙。

凌雪乔在房内,偷偷用手提电脑看'超级粉丝歌迷大决战'中,宋天孙艰苦作战的片段。路瑶进来,凌雪乔匆忙合上计算机,路瑶坚持要打开来看,原来是游戏项目中,宋天孙倒地后挣扎爬起来的一个凝镜。路瑶取笑凌雪乔,却被凌雪乔按倒床上,两人扭作一团,凌雪乔终于开怀的笑了。

宋天孙来找李惠恩、路瑶和杨淇,恳求她们给予意见,该如何令凌雪乔回心转意,众人意见纷云,尤以杨淇的意见最多,但总的来说,都是教宋天孙以真心诚意,多花心思,而非用金钱去令凌雪乔感动;及后,宋天孙向李惠恩道歉,并问郑裕泰近况,宋天孙于言谈间说到,他觉得郑裕泰肯为了李惠恩而只身跑去找他麻烦,其实郑裕泰是非常爱惜李惠恩的。

医院里,郑裕泰用水杯毃出他所写的歌曲,护士听到,交头接耳的讨论;当中有护士说,经常看见郑裕泰这样做,觉得歌曲很动人,早已偷偷把它录下,制成手机的铃声。

离开医院后,郑裕泰独自去了愿望树,发现树上已挂满橘子,彷佛变了一棵橘子树,原来全是李惠恩她们对钟晴的祝福。郑裕泰回忆当日与李惠恩许愿的情景,忽然,一阵风吹过,树上掉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裕泰,你要活得好好的!'下款是李惠恩。

郑裕泰所写的歌,被护士录下来后,很快在网上流传,唐菲从网上下载了歌曲,发了给杨淇,杨淇用了歌曲作手机铃声,被李惠恩听到,李惠恩只觉很耳熟,但想不起是什么歌。

'超级粉丝大决战'颁奖仪式上,五位超女是颁奖嘉宾;后台里,五人估计宋天孙这次有什么新花样,凌雪乔不表兴趣,路瑶直指她口硬心软。

台下,林斐然以专家的口吻对路添财说,这次连他也会败给宋天孙,想不到宋天孙会想出如此厉害的招数……

台上,凌雪乔四处张望,但不见宋天孙的踪影,路瑶又再取笑她。

其时,宋天孙正在一幢大厦里,挨家挨户的拍门,恳求住户帮忙;途中,他想过花钱去解决,但想了一想,最后仍是费尽唇舌的哀求人家帮忙。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