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断上海滩剧情介绍

1-6集
情断上海滩剧情介绍

情断上海滩分集剧情介绍第1集

人称'孤岛'的上海滩上,各国租界林立,龙蛇混杂,贫富悬殊。有人夜夜笙歌,灯红酒绿;亦有人食不裹腹,朝不保夕,日日在刀口上讨生活。赵世荣是外滩娱乐业巨子,旗下拥有多个夜总会、电影院和游乐场,是繁华夜市的主要支柱。世荣刻意行善,为自己赢得'慈善家'美誉。

烈文、烈之兄弟自幼父母双亡,识字不多,为了糊口,或者当保镖,或者充打手,艰难地在集水市场讨饭吃。兄弟俩性格悬殊,烈文狡猾贪婪,爱耍小聪明,有时施以骗术,并认为此乃求生之道;烈之有勇有谋,身手了得,虽然很快便在集水市场打出了名堂,但秉性纯良,从来不肯滥杀无辜。烈之养了几只鸽子,闲时在家相伴为乐,寄托着他的情怀梦想。外面的天空虽然混浊,烈之这儿却一片晴朗。

乞丐沈滔常在市场流连,别人都看不起他,烈文烈之却视他为师傅。沈滔在清朝曾是一名将才,甲午战争显赫一时,但因朝纲不振吃了败仗,从此遁迹江湖,一个偶然的机会将烈文烈之兄弟收养为义子。他和烈之特别投缘,一老一少,情同父子。

外滩举行巴黎时装表演,商界巨子赵世荣、公务局局长马德安及国货大王倪彦祥一同出席,三人之间的明争暗斗亦公开化。烈文兄弟在现场当保镖,白尘采访时发现一个人形迹可疑,原来是刺客谋杀赵世荣。烈之奋不顾身与刺客周旋,白尘也英勇投入激战,现场一片混乱,赵世荣、马德安、倪彦祥纷纷钻到桌子底下,丑态毕露。枪手逃去,白尘与身为衣帽女郎的盲女姚玲撞个正着。

白尘回到报馆,编辑擅自把姚玲的照片刊登,称她是目击证人。白尘恐刺客杀人灭口,急忙前去通知姚玲,不料刺客已先发制人。白尘机警地追赶,全力拯救姚玲,却好心办坏事,所幸他集中生智,协助巡警力擒凶手。姚玲的父亲是巡捕姚小文,白尘央求小文让他当巡捕,小文拒绝。

音乐学院选拔参赛小提琴手,玫瑰和依依二人比试技艺,最终依依琴弦折断,玫瑰取得参赛资格,她却并不开心,认为依依故意让着自己。

集水市场游乐场广告牌下,烈之和白尘看着画像中的女孩,烈之告诉白尘自己对画像中女孩的心意,烈之和白尘成了好朋友。

烈文因开罪马德安的侄子马国亮,被罚吃三只蟾蜍,烈之救烈文并替他吃了蟾蜍,烈文十分感动。

白尘相约姚玲外出,姚玲玩的很开心,白尘遂请求姚玲向小文求情,讲明自己想当巡捕之意,姚玲嘴上生气,却把白尘的事放在心上,并花费一番心思,向姚小文推荐白尘。小文同意,白尘了却心愿,成为了一名法租界的巡捕。

七重天赌场,一个神秘之客前来搅局,此人是赵世荣的旧识邵勇,早年曾带世荣出道,而且世荣曾替他擦过皮鞋,得知世荣在上海滩正吃得开,遂大闹赌场,将世荣引出,并当场逼他帮自己偷运烟土。赵世荣面有难色,将倪彦祥、马德安等人的情况如实相告,邵勇一概不听,并再三给赵世荣施加压力。赵世荣同意帮忙。没料到被倪彦祥出卖,途中被巡警包围。

情断上海滩分集剧情介绍第2集

赵世荣被小文和白尘查问,车上运的烟土换成了蔬菜,没有证据,众巡捕无奈。阿勇才知道赵世荣早有防备,把烟土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

马国亮一向在集水市场横行霸道,想在江畔投下巨资开跳舞厅,方圆一带只有'晴天'照相馆的乔老头硬是不肯出让地盘,马国亮以重金诱使烈文兄弟前去交手。烈文接钱的同时,烈之拒绝,但经不起烈文劝说,烈之只好与哥哥一起干。

烈之前往照相馆建议乔老头搬迁,发现乔老头的孙女乔依依正是自己家门口广告牌上的漂亮女孩儿,与其商量买依依的照片时遭乔老头拒绝,遂以钱开道,说明搬迁之事。乔老头将烈之赶出门外。依依至,乔老头向孙女倾诉满腹心事。

烈之再次来到照相馆,不料冲出一个美少女,怒目相向,举起扫帚,迎头就打,少女正是乔依依。争执之际,二人不慎从露台掉到天井里,依依表面大怒,内心却生起莫名的激动,烈之更是对依依念念不忘。

烈文夜闯影楼,偷走乔老头的照相机,并在墙上留字威胁老头迁出。乔依依见此情景,却误认为是烈之干的。依依找烈之兴师问罪,烈之带依依到市场逼烈文说出照相机下落,不料照相机被拾荒的老头儿搬走。烈之带依依四处追寻,可惜照相机被砸毁,依依愤然离去。

烈之为相机的事向依依道歉,请鸽子传信。并拿着砸毁的照相机前去找人修理,职员因修不好为由另请高明,烈之只好等候,请来的高手正是乔老头,依依也随爷爷一同赶到。乔老头终于修好了相机,满面兴奋的他不停为在场的人拍照,其中有一张是烈之和依依的合影。分手时烈之问依依可曾看见送信的白鸽,依依说没看见,烈之以为缘分未到,不再言语。

白尘和小文追捕租车给日本人的货车司机,一下子闯进英租界,引来'红头阿三'干涉,二人语言不通,闹出误会重重。马国亮因烈文兄弟没把乔老头的照相馆赶走,怪罪烈文并吩咐他到虹口区开赌博'花会',此地为赵世荣的大本营,烈文劝国亮不要自找麻烦,国亮不听劝阻。赵世荣的手下老金得知'花会'一事,急向世荣报告,世荣亲往现场,巧施小计,赢走马国亮的巨款,马国亮气得七窍生烟。

白尘因小吃档的牌照过期,将档主带至巡捕房盘问,小文则劝白尘不要管此事,原来是赵世荣打电话要求放人,因为其女儿玫瑰(依依所在音乐学院的同学)喜欢吃该档主的小吃。白尘因胳膊扭不过大腿,只好将其释放。白尘、玫瑰因此相识。

赵世荣与乔刚、黄迈克讨论建新校舍的事,这时,玫瑰进来向赵世荣说了自己要参加小提琴比赛,请父亲批准,赵世荣则批评女儿水平不够。玫瑰找依依理论,表现得刁蛮无理,但依依不卑不亢,惹得玫瑰跺脚憋气。

依依终于在照相馆看见了鸽子腿上的字条,并回信约会烈之。鸽子飞回烈之家,但字条却被烈文丢在一旁。依依如约到咖啡店等候烈之,烈之久久未到,偏巧来了玫瑰,暗中窥探。烈之终于发现字条,一看约会的时间已过,火急火燎前往。依依正要失望地离开,烈之匆匆走来。玫瑰看见烈之和依依离开,尾随不舍。

玫瑰一直跟踪着依依和烈之,烈之用计将玫瑰甩开。迷路的玫瑰遇上白尘,遂缠住白尘不放。玫瑰装作负伤让白尘背她回家。

情断上海滩分集剧情介绍第3集

白尘背着玫瑰送她回家,玫瑰却故意误指路线叫白尘绕圈子,憨直的白尘一心助人,却没有识破玫瑰的花招。

依依和烈之到市场吃小吃,又攀上屋檐看星星,聊了很多很多,从小失去母亲的共同经历使两人的情感紧紧联系在一起,二人互吐心声。乔刚发现依依不在家,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到处打电话寻找女儿。烈之把依依带到游乐场广告画前,并对依依说出了自己对她的喜爱。这时,遇上了马国亮手下一帮流氓,烈之护着依依逃跑,二人躲进货舱,流氓实行火攻,形势十分危险。白尘看到烈之于情急之中发出的暗号,前往相助,乔刚、宋盾等人也及时赶到,这才化险为夷。

乔刚对女儿又气又爱,也没有办法,依依将烈之介绍给父亲,乔刚却十分生气,并不理会。

乔刚一直以宋盾为未来夫婿,因此根本看不起烈之,依依却喜欢烈之,只当宋盾是哥哥。乔刚生气地带依依回家,父女之间发生争执,宋盾从中调和。乔刚一怒之下,砸坏了依依的小提琴,父女反目。

市场上发现了流浪汉的无名死尸,沈滔查觉尸体有异,其中必在问题,便决定偷偷到停尸房查个究竟。上文与白尘对此事十分好奇,为查清真相,两人扮成流浪汉到处查访。白尘与姚小文一起到姚家,在帮姚玲做饭时烫了手,姚玲凭感觉准确地为白尘吹气,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使白尘情绪异常激动。

乔刚偶然发现校园一隅黄迈克教授所住的小楼内有异声,敲门相问却无动静,原来小楼内是秘密实验室,黄迈克等人正以流浪汉的躯体进行毒药试验。乔刚当面质问黄迈克,被黄迈克搪塞过去。

法租界边交汇处,红头阿三和法租界巡捕为河面一具死尸推来推去,白尘劝小文把尸体捞上岸查看,原来和以前流浪汉的尸体伤口一样。

乔刚还是对小楼怀疑,又去查看。撞破了赵世荣与黄迈克的阴谋,乔刚惊恐不已,赵、黄二人请乔刚配合,乔刚不从,赵世荣便以依依相要挟,无奈,答应帮他们隐瞒。

白尘、沈滔到小文家讨论流浪汉死尸的事,。

白尘在沈滔和小文之间撮合,并请沈滔与自己同到小文家作客,二个相见,话不投机,白尘再次从中调解,二人渐渐友好起来,决定里应外合搞清流浪汉死尸这个案子。白尘得知姚玲在市场买菜,匆匆寻至。姚玲童心大发,带白尘来到儿时的住处,问他田野上是不是有蜻蜓,白尘为讨好姚玲撒谎说有,不料果然飞来漫天蜻蜓,姚玲大乐。

情断上海滩分集剧情介绍第4集

白尘约姚玲到DDS喝咖啡,巧遇玫瑰及其同学,玫瑰快人快语,不仅说姚玲长得像自己的妈妈,而且因'盲妹'一词出言不慎,刺痛了姚玲的自尊心,姚玲离去,白尘急忙追赶。

依依躲到乔老头的照相馆不肯回家,宋盾与烈之不约而同,赶到照相馆寻找依依,场面难免尴尬。乔老头为三个人照合影,照片上三个人各怀心事。宋盾对烈之说他担心明晚的演奏会依依是否能如期参加,并将乔刚砸琴的事告诉烈之,烈之恍然大悟。

烈之毅然往学院找乔刚,想帮依依讨回被砸坏的小提琴,在校门口被校工阻拦。玫瑰施计带烈之进了校门,并问烈之更喜欢自己还是更喜欢依依,烈之不便回答。玫瑰将校长室的方向告诉烈之,还说她会在原地等烈之回来。烈之因依依的事与乔刚据理力争,烈之为了依依的事业,被迫答应乔刚不会再见依依,乔刚只好把琴给了烈之。玫瑰向烈之示爱,遭到拒绝。烈之将琴给了依依,心爱之物失而复得,依依心中欢喜,表示愿如期参加演奏会。

乔刚在校园里又发现一只死狗,心中的疑惑进一步加重。

演奏会即将开始,白尘、姚玲、玫瑰、宋盾都在会场,惟独不见烈之,依依因此神不守舍,望眼欲穿。烈之想去观看依依表演,内心的自卑感又使他觉得自己配不上依依,一方面认为不如及早停止与她交往,另一方面满脑子全是与依依在一起时的画面,犹豫再三,烈之终于决定前往。演奏开始,依依在关键处略失分寸。烈之赶到,依依就像突然获得了灵感一样,将小提琴拉得流水行云,如泣如诉,博得满堂喝彩。

玫瑰设宴招待众人,大家在一起欢笑、跳舞、聊天,好不热闹。烈之与姚玲谈她与白尘的感情,烈文则想方设法讨众多女孩子的欢心,并乘机向玫瑰献殷勤。世荣赶到,发现姚玲像极了她的亡妻。白尘忽然发现白衣日本人佐滕在场,职业的敏感使他又一次展开行动。乔刚劝烈之远离依依,并直言宋盾和依依才是真正的一对。烈之为救白尘而受伤,依依不顾父亲的反对,与烈之夺门而去。

烈之和依依来到影楼天台,两人在星光下谈天、跳舞、讲故事,烈之趁机吻了依依,依依将她与亡母之间的暗语'陀陀木修贝叭叭'告诉烈之,烈之表示感谢。拂晓之际依依恍惚睡去,醒来时烈之已不知去向。

马国亮派烈文到赵世荣家打探邵勇的动静,烈文手捧玫瑰来到赵公馆,见玫瑰后谎称花是烈之送给她的,并探知邵勇确实有所行动。

情断上海滩分集剧情介绍第5集

马国亮派人突袭邵勇,邵勇杀出重围,却将帐算到赵世荣头上,误会是世荣耍的阴谋。邵勇回赵公馆挟持玫瑰,仓促逃离。

玫瑰被绑架,世荣派手下将烈文抓过来问罪,并怀疑他与邵勇同伙。烈之闻风来赵府救烈文,并自告奋勇前去营救玫瑰。狡猾的邵勇不断变换见面地点,烈之只好从一个地方赶到另一个地方,最后在火车站追上邵勇,二人斗智斗狠,几经周折,烈之终于救出玫瑰,并杀死了邵勇。

小文带白尘巡视市场,小贩像往常一样给小文行贿,白尘不明白为什么拿十元钱买东西却可以找回三十,好生奇怪。小文以过来人的口气告诉白尘,这就是租界。小贩以同样的手法向白尘行贿,白尘坚决不领,被小文戏称为'包大人'。

白尘与小文到饭庄吃面,饭庄老板十分殷勤,白尘看到碗里的肉太多,表示疑问,小文劝他只管吃即可。白尘得知巡捕房的法国人马龙是个大魔头,其'马龙班'正在搞特务活动,而且与身穿白西服的日本人佐滕之间有关系,欲动手捉拿,小文碍于各方背后的强大势力,劝白尘隐忍。

白尘初次在巡捕房认识马龙,马龙态度傲慢,白尘和小文发现马龙的手下跟日本人有联系,暗里跟踪。沈滔前往协助,三人寻至樱花旅馆,与日本人展开殊死搏斗,小文遭受重创,血如泉涌。姚玲没日没夜照顾昏迷的小文,白尘陪伴左右,二人感情大进。

白尘回巡捕房问罪于马龙手下,马龙护短,白尘怒斥马龙,白尘的上司郑震洲为他打圆场。

依依思念烈之,无奈烈之总是不来找她,所以放下女孩子的矜持去找烈之,沈滔很高兴,烈文却不给好脸。依依很不开心。依依到码头找烈之,烈之有苦难言,迫于乔刚的压力,烈之狠下心来故意给依依难堪,并提出了分手。依依一个人呆在码头,宋盾来找她,令她感到宋盾对她的爱,一腔苦水发泄了出来。

烈之心中的痛苦与思念难以排遣,食不甘味,寝不安席,不由自主到音乐学院去找依依,但当依依走出校门之际,他又不敢上前搭话,只好偷偷地躲在一边,这一切恰巧被玫瑰看到。玫瑰对烈之尚未死心,二人相约到海滩放风筝。

情断上海滩分集剧情介绍第6集

依依寻找烈之,看见他当保镖时受尽闲气。烈之带依依到市场周边去看罪恶世界,并说自己和她压根儿在两个极端上,但依依不以为然,路上烈之行侠仗义,并因此跌毁了袋表。

乔刚看见回到家中的依依,又联系起赵世荣的要挟,更加对依依不放心。

烈文追求玫瑰,到玫瑰经常去的地方找,但玫瑰只把烈文看成是接近烈之的桥梁,烈文自作多情而不自知,并因玫瑰捉弄自己开的玩笑而喜出望外。

白尘到医院看望小文,小文仍在昏迷之中,姚玲十分担心,白尘向她大胆地表露爱意,并伴着她款款深谈。姚玲因为目盲不忍心成为白尘的负担,忽闻小文的鼻鼾声,俩人大喜。世荣为女儿玫瑰挑选保镖,烈之是最佳人选,玫瑰请烈文将这一消息转告烈之,烈文希望自己当玫瑰的保镖,继续向玫瑰表达爱意,玫瑰拒绝。

依依怀揣着为烈之买的袋表,在他家附近的广告牌下等待着,此时烈之正与玫瑰驾车出游。烈之横冲直闯,吓坏了玫瑰。汽车终于翻倒,两人在车下困了好久,也谈了好多,玫瑰说她下辈子再也不想当大亨的女儿,烈之不解地进行讽刺。

玫瑰开车将烈之送回家,没想到依依仍在原地等待烈之。依依看见俩人拔腿就跑,烈之穷追,依依为烈之买的袋表从怀里掉出。烈之追赶依依,玫瑰劝阻,烈之推开玫瑰奋力朝依依跑去。第二天,玫瑰略有悔意,找依依道歉。

烈之到学校接玫瑰下课,被依依及同学撞到,依依非常佃心,而这边玫瑰却不依不饶,终于烈之忍不住,摔车门而去。

玫瑰巧遇烈文,烈文约玫瑰看电影,并再次说自己想为她当保镖,玫瑰坚持要请烈之。

姚玲上医院看眼疾时遇上了盲人孙伟,俩人一见如故,孙伟写诗给姚玲,并叫她有空上自己的酒吧玩。

白尘被调为马龙的部下,马龙有心为难白尘,叫他到黑猫舞厅追查日本黑龙会活动,白尘因遇上女特务险象环生,却英勇地救出人质。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