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剧情介绍

1-6集
朱元璋剧情介绍

朱元璋1集剧情介绍

  

  真妃达兰曾是当年大汉皇帝陈友琼爱妃,朱元璋灭陈友琼后将达兰掠进宫时。达兰已有身孕,8个月后,故作早产,生下一子,唤作朱梓,被朱元璋封为潭王,达兰进宫之时,就一直保藏着陈友琼的皇帝玉玺,幻想有遭一日儿子朱梓灭掉大明重建江山。 达兰的举止被朱元璋觉察,于是派出心腹太监装成黑衣人从天而降,意图偷走达兰珍藏的玉玺,以拿到明证,无奈慌乱中黑衣人只偷走了达兰的玉玺盒子。

  朱元璋对太子朱标谈起陈友琼皇帝玉玺之事,朱标认为传言未必可信,何况父皇一直对真妃不错,朱元璋冷笑道:达兰来我这里八个月就生下儿子朱梓,朱梓长得与朕迥异,看来达兰是想让陈友琼的遗腹子一登大统,这还不是隐患,最大的隐患另有人在!正在这时,达兰宫中管事太监来报真妃娘娘宫里失盗,真妃正拷问宫人,等着回话。朱元璋听说是一个装首饰的盒子,于是故意说破财免灾,不值得兴师动众。 为识破达兰掩人耳目之计,朱元璋故意来到达兰所居的仁和宫中,谈起更换太子一事,达兰显得很是关切,千方百计哄骗朱元璋立自己的儿子朱梓为太子,朱元璋忍无可忍,疾严厉色地说:我不过试试你的心,你果然不怀好胎,别人告发朱梓擅自招兵买马,不在兵部列名,就有谋反之嫌,你告诉朱梓,倘若他有非分之想,那是他自绝于天地!说罢,拂袖而去。 听朱元璋一席话,达兰自觉形势不好,找大臣胡惟庸商议,胡惟庸分析一定是皇上派人前去偷的玉玺,达兰说她用重金买通了皇上身边的一个太监,偷听到了皇上和太子的对话,知道朱元璋已经了解遗腹子篡夺江山的计谋,于是决定先下手为强。两人商议在万寿节这天为皇上祝寿,毒杀皇上,假造遗嘱,先对外严守机密,秘不发丧,等潭王朱梓兵力一到,内外结合,再正式宣读遗嘱,谁反抗谁就是叛逆。 万寿节这天,仁和宫张灯结彩,真妃达兰里外忙活,一切准备就绪,只等皇上架到。当朱元璋和众妃嫔走进仁和宫,达兰立即迎接,并安排歌舞。与此同时,黑衣人再次潜入达兰卧室,从地下青砖中看出破绽,动手用佩剑敲砖,找到了玉玺。 这时下人禀报:达兰娘娘卧室的青砖被人橇动。达兰顿时脸色惨白,来到卧室,已经找不到玉玺,知也被盗走,但她强装镇定,向寝宫走去,朱元璋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 达兰恨得咬牙切齿:成败在此一举,她要让皇上的寿诞变成祭日。 达兰风光满面地回到宴席上,妃子们争相向皇上献祝寿酒,当轮到达兰时,达兰背过身去,无人注意时将怀中早已准备好的砒霜放入酒中,朱元璋看见达兰侧身倒酒,心生疑惑。达兰面带灿烂笑容,向朱元璋祝酒,轻启朱唇祝福吾皇万寿无疆。朱元璋接过酒杯,故意欣赏杯边铭文图案,以观达兰神色。看见达兰笑容逐渐僵硬,于是故意说道:来,朕与爱妃同饮。 达兰措手不及,立即后退半步:臣妾岂敢分享皇上寿酒? 朱元璋正色道:前年万寿节你不抢了朕的半杯酒喝吗?今年怎么了? 达兰感到无望成功,于是想将酒给皇上灌下去。无能为力之时,又想将酒泼在地上,说,皇上不稀罕,那我就倒掉它。于是将酒泼了一半,朱元璋龙颜大怒,说:朕命令你喝下这半杯!达兰自知不好,只见朱元璋向黑衣人示意,黑衣人拿出玉玺,朱元璋举印示众,斥责达兰私藏陈友琼玉玺,早有篡夺江山之心!达兰从衣带里拿出刺刀向朱元璋刺去,这时妃子郭宁莲飞起一脚将达兰踢翻在地,达兰奔向胡惟庸求救,胡惟庸突然从一将士手里夺过一把腰刀,将达兰杀死。并立即向朱元璋禀报,潭王朱梓也带兵里应外合,朱元璋看在眼里,心知肚明。 马皇后劝朱元璋回乡探望重建的皇觉寺。在皇觉寺外,朱元璋正接受众僧的参拜,正在此时,一和尚手持利刃,杀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老将徐达大吼一声:秃贼勿伤我主!飞起一脚,踢落了和尚手中的刀剑,将和尚劫住。锦衣卫一拥而上,打得和尚们满地滚爬。 朱元璋在这场恶斗中闭上眼睛,情绪极为低落,他眺望远方,眼前顿时掠过一阵风云,过去的一幕幕十分清晰。

朱元璋2集剧情介绍

  

  烟云中出现一座年已失修的古刹,那就是朱元璋曾经做和尚的地方——'皇觉寺' 一场瘟疫夺走了朱元璋父母和哥哥的性命,为了混口粥喝,朱元璋来到了皇觉寺,做了一个挑水小和尚。 寺庙里,大师佛性看出朱元璋与众僧不同,他爱好读书,思维敏达,睿智不凡,在寺庙里,馒头对朱元璋的吸引力绝对超过浮屠和正果,因此佛性深觉朱元璋不是真心修道之人。 一日,朱元璋和年龄相仿的两个小和尚如悟、云奇担水回寺,看见一小轿迤逦而来,轿子底下露出一双天足。轿子在皇觉寺伽蓝殿前落下,轿帘一拉,走出一个端庄秀丽的少女来,云奇告诉朱元璋这轿中之人是濠洲郭家马秀英小姐,她专程上庙进香,经常为寺庙献上各种供品及银子,三人正说笑着,只见一队人马风驰电掣般向皇觉寺奔来,为首者身披盔甲,半蒙着脸,原来是歹匪探听马小姐美色,准备劫持回去。 马秀英点香三柱,正跪拜时,几个蒙面歹徒冲入伽蓝殿,见人就砍。马秀英带的家丁皆被砍死在殿上,歹徒们不由分说,架起马秀英就跑,朱元璋摘下宝剑,对云奇、如悟喊了声:去救小姐! 被绑架在蒙面歹徒马背上的马秀英远远看见有三匹骏马飞奔过来,是三个和尚。 朱元璋知道歹徒必经过一座小木桥,于是设计将小木桥的木头撤去,用一些树枝在上面做掩护,等歹徒上桥,桥塌人陷,当伏着马秀英的土匪赶到时,看见一个个兄弟都堕入河中,他策马来看个究竟,朱元璋趁机飞速跃上马背,带着马秀英狂奔而去。 被救的马秀英惊慌失措,朱元璋将她安置在寺庙里,她默默地看着朱元璋被寺庙佛性大师剃度,起了一个发号叫如净。 几天后,已经剃度的朱元璋准备送马秀英小姐回家,马秀英问他:你真想一辈子做和尚吗?朱元璋说:做和尚也好,有粥喝,再说佛性大师很有学问,他教我读了很多书。 两人走到了集镇上,朱元璋为马秀英乞得两个烧饼,一路对马秀英照顾有加,深得马秀英好感。在和马秀英告别时,马秀英邀请朱元璋去她家里喝口茶水,朱元璋婉言拒绝说:我一个挑水和尚不配上小姐府中,等有朝一日我混出个人样,再来见你不迟! 朱元璋回到皇觉寺,这时寺庙粮食越来越少,朱元璋总感觉肚中饥饿。于是偷吃馒头,被佛性大师惩罚绝食三天,肚子填不饱,所以没有心思念经,朱元璋被寺庙众僧认为不是槛外之人。唯独佛性大师认为朱元璋有悟性。一日,佛性大师看见朱元璋在佛主面前看《玉壶清话》一书,就和朱元璋探讨起帝王将相为何讲宽厚仁慈的道理,朱元璋听得津津有味。 由于屡犯清规,朱元璋没法在皇觉寺存身了,佛性大师也无法再庇护他,时值天下大旱,又遭瘟疫,饥民遍地,皇觉寺也没有斋粮可吃,众僧一夜间作鸟兽般解散,朱元璋也开始了长达四年的游方生涯。 朱元璋和如悟二人来到当地富豪钱万三府第,被钱万三呵斥,并放狗出来,朱元璋大腿被钱万三的恶犬咬了一口,鲜血淋淋。 朱元璋在地上画了一个大饼,叫云奇、如悟来吃,看着那饼,似乎是真的,朱元璋说这叫'画饼充饥'。 在流浪途中,朱元璋、如悟、云奇三人被饿得奄奄一息。朱元璋对他们说,咱们分开走吧,不然讨点吃的还得三人分,都难以生存。于是三人各自走开。

  朱元璋在黄土路上走着,看见人们在揭树皮、挖草根放进嘴里咀嚼,许多饥民倒地身亡。一路上横尸遍地,他心有所思。 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朱元璋在小土地庙前,饿晕过去。 一少女和一老人进庙避雨,看见了他,用羽毛试其鼻孔,见还有气息呼出,少女说许是饿晕了,于是从篮子里拿出一个瓦罐,一口口喂朱元璋喝汤。

  朱元璋渐渐醒来,感觉是仙人救助,汤一下肚,居然口留余香,人也精神百倍,他连忙问少女和老人作揖,感谢救命之恩,并问这汤叫什么名字,少女'扑哧'一笑,说是珍珠翡翠白玉汤。朱元璋牢牢记住汤名,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把这人间美味喝个够!在少女的救助下,朱元璋死里逃生,带着对少女倩影的向往,他又开始了云游四方的生活。

朱元璋3集剧情介绍

  

  庐州有一著名风水先生叫郭山谱,生有一双儿女,儿子郭兴,女儿郭宁莲,从小舞拳弄棒,武功出众,尤其是女儿郭宁莲,眉目清秀,英姿飒爽,号称巾帼女儿。

  一日,郭山谱回家,发现门前石鼓旁睡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和尚,忙叫过儿子郭兴。郭兴说:一定是饿倒了,叫管家端一碗饭来。朱元璋一听说有饭,马上醒了过来,精神百倍,向众人作揖:多谢施主赏饭,阿弥陀佛! 那郭山谱细看朱元璋,眼睛顿时大放光彩,似乎看到了和尚头顶上的祥瑞之气。他喃喃自语道:这和尚相貌奇伟,凶中带善,凶善相辅,恩威并行,天地朝相,极为罕见。怪不得昨夜观紫微星从东南升起,果不其然。于是恭请朱元璋入内,特意准备一桌丰盛的酒菜。让朱元璋安顿下来。晚间郭山谱发现朱元璋夜里偷读《资治通鉴》,并在书旁做着记录,更觉朱元璋将来必成大器,打算把女儿宁莲嫁给他。 郭山谱告诉夫人这个和尚将来必成大事,想让儿子郭兴跟着他,以后必能拜将封侯。并说将宁莲许配给他,荣华富贵是注定了的。郭山谱夫人不信,带着丫鬟轻轻向朱元璋房中张望,见朱元璋已脱了上衣,坦胸露腹地伏案写字。觉得他坐没坐相,站没站相,要宁莲嫁给他,无疑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郭宁莲走进客厅,看见朱元璋那个破褡裢里全是《资治通鉴》、《太平广记》、《史记》等书,书边写着'民可载舟、也可覆舟'、'官逼民反、江山动摇'等字,十分敬重,这时,郭山谱进来,看见这些字,更加肯定地说:他不是一个凡夫俗子,他把所走的地方,考察的民情、民风、民怨全部记了下来。一路寻访,他断言元朝已经烂了底,各路义军造反他都写明了原因和可能预见的结局,很有心计和大志啊! 仆人将朱元璋云游的袈裟浆洗干净,送朱元璋出门。郭山谱向朱元璋提及托付女儿终身之时,朱元璋口里答应,一笑了之。 经过了四年的云游,朱元璋准备重回皇觉寺,好好思量自己的前程。当他风尘仆仆地赶赴皇觉寺后,但见大部分佛殿也成断壁残桓。云奇一人忠心耿耿地守着寺庙,云奇告之:濠州有个郭元帅,树起义旗,劫富济贫,朝廷屡次征战,都溃不成军。 夜间,老乡徐达和汤和来见朱元璋,告之他们已经归属郭元帅旗下,当上百户长了,徐达说元朝迟早是兔子尾巴长不了,从军至少有口饭吃,极力拉朱元璋入伙。

  朱元璋告别云奇,整装出发,他在伽蓝殿墙上提了一首诗:杀尽元朝百万兵,腰间宝剑血带腥,山僧不识英雄主,此去四海扬姓名。发誓混出个名堂来,一定接云奇一起享福。 朱元璋来到郭子兴元帅府,被人误会后双手被束,朱元璋扯嗓子大骂:郭子兴,你小人得志,成不了大气候……郭子兴听见,勒令推其上殿,见到郭子兴,朱元璋劈头就问:现在天下义军风起云涌,一是趁火打劫,一是成就霸业。既然元帅想当后者,就得安民心,得民意,你手下的人三天两头去骚扰百姓,这样军队能够持久吗? 朱元璋说出郭子兴军队的种种弊端,很得要领,他的才华使郭子兴颇为吃惊,于是郭子兴请朱元璋做其亲兵,专门向他讨教。汤和认为朱元璋当了亲兵是郭子兴太不把他当回事,朱元璋这么有能耐的,不该低三下四地给他干,徐达却认为亲兵守着主帅,生得也快,朱元璋不置可否。 朱元璋和老乡徐达、汤和一起上饭馆喝酒,被郭子兴的部下看见,恐怕朱元璋是元军派来的摊子,于是郭子兴的儿子郭天叙派人继续打探朱元璋的身份,如有反常,及时来报。 一日朱元璋坐在郭子兴所住的院子凉亭看书,一阵清越的琵琶声传来,忽儿婉转,忽而高亢,朱元璋忘神聆听,觉是人间仙乐,于是顺音而去,见一女子倩影晃动在窗口,身边还领着一个四、五岁的聪明伶俐的小女孩子。 朱元璋大喜,原来是自己曾经救过的马秀英小姐。 原来这马秀英是郭子兴养女,朱元璋高兴得忘乎所以,和马秀英谈天说地,谈兴正浓之时,马秀英养母张氏打发丫鬟来唤她回去歇息,看着马秀英远去的背影,朱元璋怅然若失。

朱元璋4集剧情介绍

  

  郭子兴告诉朱元璋自从赵均用、孙德崖等来投奔,已经有五个元帅了,互不服气,他们手中兵多,为难自己,该怎么办?朱元璋要他及早扩充队伍,离开濠州,郭子兴没有答话。 朱元璋把当年在桃花山皇觉寺抢马秀英小姐的赵均用、孙德崖在郭子兴门下的事告诉了马秀英。说赵均用想把她父亲郭子兴架空,要马秀英劝其父亲,除掉这两个祸害,否则有损义军清名。孙德崖得知,决定设计陷害朱元璋。 一日一小兵故作鬼鬼祟祟前去找朱元璋,被郭子兴儿子郭天叙手下发现,带来审问,小兵说赵元帅给朱元璋送信一封,必须面呈朱元璋本人。郭天叙不由分说从小兵身上搜出朱元璋吃里扒外的信函,报告给郭子兴,郭子兴不相信,只好暂时将朱元璋押进地牢。而此刻,孙德崖和赵均用正商计着将郭子兴捉拿后再一起庆功。 马秀英听说朱元璋失踪,很是着急,她打听得朱元璋关押的地牢,于是在厨房里要过一个烙饼,放进胸间,偷偷说服了看守,前去探望朱元璋。朱元璋对马秀英说自己被人暗算了,这不怪她爹,郭子兴没有什么主见,马秀英一口一口地喂朱元璋吃烙饼,被其养母张氏发现,马秀英只好告诉上次皇觉寺被抢,朱元璋救助一事。张氏很感动,说朱元璋从来没有说起过这件事,不把这件事作为升迁的资本,很仗义、有气节。 正在这时,张氏的兄弟张天佑满脸是血地闯了进来,原来孙德崖邀请郭子兴前去议事,被赵均用等以刀斧拿下,中了其圈套。张氏、马秀英只好找朱元璋商议。刚好接到赵均用的聘书,要强娶马秀英为妾,说是作为放回郭子兴回来的交换,朱元璋知道他们想一举两得,即使马秀英去了,郭子兴还是依然被杀,于是决定将计就计。 朱元璋扮作马秀英模样,头顶新娘红盖头,坐上花轿,由哥哥郭天叙带着一帮轿夫吹吹打打地往赵均用府第走去。到了赵府,郭天叙说要求见过父亲,赵均用想先见见马秀英,于是用手去拉那花轿。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穿着新娘服的朱元璋纵身跃出花轿,把一把银光闪烁的利剑架在赵均用脖子上,逼迫赵均用把郭元帅放出来。 朱元璋设计成功,郭子兴被救,深觉愧对朱元璋,于是决定把朱元璋招为东床快婿,提升他为镇抚,足智多谋的朱元璋成了郭子兴的左膀右臂。

  朱元璋娶了马秀英,心中欢喜,意气风发,不仅度过了危机,还打下了横涧山,奇迹般地拥有了三万兵力,更加所向披靡。 行军路上,朱元璋远远看见一个面目清瘦的中年人坐在瓜棚下面,手执团扇,自有一种不凡的气概,那人正是李善长。 朱元璋让将士们吃瓜,拿出十两银子作为瓜钱,朱元璋问李善长天下何时能定?李善长认为元朝气数已定,多则十年,少则几年。朱元璋问那谁得天下呢?李善长说有德者得天下。李善长要朱元璋学汉高祖,招纳贤士,不嗜杀,扬长避短,各个击破。两人越说越投机。朱元璋邀请李善长加盟他的队伍,李善长答应下来,朱元璋自得谋士李善长,如虎添翼。 话说风水先生郭山谱自从将女儿许配给朱元璋后,日夜念叨这个面相奇怪的人,听说朱元璋带兵打仗,儿子郭兴也在其靡下,于是带着女儿郭宁莲千里迢迢前来认亲。马秀英听说是曾经许配的夫人,脸色突变,质问朱元璋,朱元璋说过缘由,马秀英陷入两难境地。 马秀英见过郭宁莲,郭宁莲冷眼相对,顶撞父亲道:父亲把女儿许配给别人,连人家有无老婆都不知道,很伤面子。一气之下,回庐州老家去了。 马秀英被朱元璋坚决悔婚的决心所感动,决定亲自追回郭宁莲。她带着丫头金菊骑着两匹大马就出了城门,远远看见郭宁莲在一桥下用水洗脸,于是上前说道:

  '姑娘不要生气,我特意代表元璋追出城来,接小姐回去的。' 郭宁莲柳眉倒竖:'回去好啊,你把正夫人的位置让给我,你作妾,我就回去。'

  马秀英满口答应,并在郭宁莲的要求下写好了字据,气得丫头金菊责备马秀英太傻,遭到马秀英的一阵斥责后,金菊一阵委屈,无奈地说:真是狗咬吕洞滨,不识好人心。

朱元璋5集剧情介绍

  

  马秀英带郭宁莲回来,见过朱元璋,朱元璋知道马秀英让位一事,十分生气。马秀英百般解释,朱元璋仍坚决不从,说有郭宁莲其父其兄的友谊,我宁愿结亲,只是她这样一闹,我寒心了,人怎么可以这样不自重呢?挤掉别人让自己上去,这样的女人我宁愿不要!听此一说,马秀英十分感动。 晚饭间,在大家的左呼右唤下,郭宁莲才出来,她手里拿着马秀英给她开的字据,当着众人慢慢打开,朱元璋正要发作,郭宁莲却向马秀英道一个万福,说道:我初时听到朱元璋又娶了娘子,怪他言而无信,才决定悔婚回家,是姐姐坦诚相待,我逼你立字据是试试姐姐的真心,姐姐的心胸和修养都如此宽大,我也愿意留下。她当着众人把个契约撕得粉碎。 由于朱元璋势力逐渐扩大,羽翼丰满,郭子兴的儿子郭天叙和张氏兄弟张天佑恐其无法收拾,向郭子兴进谗言,要分解朱元璋兵力。郭子兴乘机告诉朱元璋自己要攻打濠州,朱元璋和郭宁莲刚结亲,也就不必前往,郭子兴要朱元璋把他手下的七梁八柱,不分文武,全都聚集到自己帐下,此次前往濠州,还需带走朱元璋两万兵力,几员猛将和三位谋士,说完,暗中观察朱元璋表情变化,朱元璋谈笑自若,面不改色,知道这是小人做梗,顺水推舟答应下来。

  张天佑问郭子兴带走朱元璋兵力他有无贰心,郭子兴回答说没有,张天佑认为朱元璋如若出于真心就是大忠,如若看破用心,逆来顺受以换得信任,等待时机再动手就是大奸,这个人十分可怕。郭子兴则嫌张天佑多疑,要张天佑和郭天叙做点正事,不要总依靠自己这棵大树。 朱元璋回到府第,见自己的心腹大将们全都来看他,依依不舍。大将们说:这郭子兴将我们都从你身边带走,你光杆司令一个可就好摆布了。朱元璋百般劝慰,大将们更感其博大胸襟,跟随朱元璋的信念更甚。 谋士李善长安慰朱元璋,郭子兴心胸狭隘,非但成不了霸业,寿命也不长。人心归向,并不是外力所能阻碍的。 正值朱元璋与郭宁莲洞房花烛之夜,朱元璋不去新娘房中,偏偏走进马秀英房里,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夫人,并委屈地放生大哭起来,马秀英听后,给朱元璋写了几个字:能屈者能伸。朱元璋十分感激夫人的理解,将马秀英紧紧抱在怀里。恰在这时,房门突被推开,郭宁莲站在门外,一脸怒气。马秀英连忙从朱元璋怀中挣脱出来,说,我正要催他快回新房。朱元璋生气地说,我想到哪就到哪,我连这点自由都没有吗?于是索性把衣服脱了上床睡觉,马秀英坚决把他推出门去。 朱元璋去敲郭宁莲的门,郭宁莲坚决不开门,朱元璋又回到马秀英处,马秀英也不便开门,朱元璋只有蜷曲在一棵大树下睡着了。 郭宁莲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终于对丫鬟七巧说,叫朱元璋进来吧! 丫鬟七巧对朱元璋说小姐吃软不吃硬,要朱元璋百般劝慰才是。朱元璋进得新房对郭宁莲连连赔罪,把个郭宁莲逗得'扑哧'一笑,她送了朱元璋一副作战铠甲,说这是杨六郎曾经用过的,是自己的陪嫁,她要求朱元璋带着她冲锋陷阵,征讨四方。知道朱元璋已经折兵损将,于是向朱元璋推荐两员大将,胡大海和邓愈,这胡大海是郭宁莲武功师傅,邓愈是将门之后,把其父的队伍也拉了过来,有七、八百人之多。郭宁莲劝慰朱元璋说,尽管你召来的贤良被别人夺走,人心是无法夺走的,这两个将军已经被李善长藏了起来,朱元璋十分感激地看着郭宁莲。 李善长以家父亡故为借口,没有跟随郭子兴一起去濠州。见过朱元璋,告之一定要装傻,静观待变,也就安全。丈人郭山谱对朱元璋说近日夜观天象,郭子兴不会很久,要朱元璋忍为贵,和为高,给郭子兴过几天当大王的瘾,终究要另立门户。 马秀英给养母张氏以朱元璋的名义送去珠宝,希望养母在父亲面前为朱元璋多多美言两句,尽管又一场危机化险为夷,但功高盖主所引发的矛盾是无法化解的。李善长向朱元璋说道:和阳是靠近长江的富蔗之地,打下和州,与太平隔江相望,可以大展宏图。

朱元璋6集剧情介绍

  

  朱元璋成功打下和阳之后,元军几十万已兵临城下,派使者来劝降,郭子兴十分焦急,于是召来朱元璋商议。 朱元璋说:既然我们如期占了和阳,就可关闭三座门,把兵力集中到南门把守,等和阳兵返回来,里外夹击,元军必退。 和阳交战之时正直郭子兴病重之际,他不时惊厥,连连呼唤:元璋救我,元璋救我。。。。。。 城外战势正紧,一股元军骑兵冲过来,高喊:抓穿绿袍的,抓朱元璋! 朱元璋被冲进的蒙古将领飞枪刺中,差点跌下马来,郭宁莲死命冲上前来救护,徐达叫郭宁莲护总兵回城,朱元璋说,我一进城,等于宣告败北,于是亲擂战鼓。

  士兵因战鼓助威,个个振奋,呐喊着冲向敌阵,敌军溃退。正在这时,朱文正禀报,郭元帅不行了,请朱元璋快快收兵。 此时郭子兴也处于昏迷状态,朱元璋来到床前,郭子兴竟睁开了眼睛,对朱元璋说,我死后,你就袭了我的元帅吧,好好辅佐天叙……..朱元璋答应下来,郭子兴才放心闭上了眼睛,屋里顿时一片哭声。 在郭子兴墓前,李善长对朱元璋说,郭子兴一死,你实际上是这支军队的统领者,你不该答应郭子兴辅佐他的儿子郭天叙,大将们已觉得心灰意冷,大家投奔你朱元璋,是看你能够成为一个人物,你却把他们转卖给一个废物,你完全不要把郭天叙放在眼里。 朱元璋没有作声,算是默许。 长江上风帆蔽日,旌旗如林,朱元璋站立船头,向金陵挺进。巢湖廖文忠千艘战船前来归附朱元璋,使他顺利度江南下,江南百姓前来犒军,朱元璋下榜安民,深得民心。 朱元璋和女扮男装的郭宁莲来到了秦淮河一带,私访是否有将士嫖娼宿妓。为了稳定军心,朱元璋规定所有将士不得沉溺女色,一旦查出,立即斩首。这时正好看见谋士李善长的轿子,朱元璋探听原来轿子是去请秦淮名妓刘思思的,朱元璋知道后沉思不语,这时郭宁莲问:你该不会拿李善长开刀吧?朱元璋显得左右为难,说:李善长屡立战功,杀了他等于自残臂膀。但是至少让他知道我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江南行中书省衙门议事的时候,朱元璋故意问大家可否知道秦淮名妓色艺双全的刘思思?话音刚落,故意看李善长脸色,李善长如坐针毡浑身不自在,杨宪说:可否叫她前来一展歌喉?朱元璋故意说道:天下未定,不可为声色犬马迷了心窍!又看着李善长,李善长垂下头来。 李善长向朱元璋分析局势说:刘福通派兵攻克了胶州商州,小明王一鼓作气站了卞州,我们不如利用这个机会向江南发展。西面有陈友琼,东面有张士诚,北面有小明王与元军做战,等元军势力进一步削弱,我们已经拥有江淮、湖广、闽浙的大片土地,我们就会无敌于天下了。 朱元璋点头称是,运筹帷幄之后,亲自修书一封,派杨宪送往张士诚,希望张士诚在自己南下西进时不要后院放火。 刘伯温是浙江四贤之一,被号称为三国诸葛亮,是预知上下500年大事的先知。一日,刘伯温拜访皇觉寺佛性大师,佛性大师劝其出山,说他必遇明主,刘伯温问谁是明主?佛性大师说:朱元璋尽管出生低微,但天资聪慧,有气吞山河之势,必为明主。 马秀英的干儿子沐英从外面回来,告诉马秀英文正、文忠两位哥哥已经征得父亲同意上前线打仗了,自己也要出征。临走之时,沐英向郭子兴之女郭惠送了一盒香粉,说是蓝玉将军代送给她的,郭惠收过香粉,不好意思起来。 朱元璋和郭宁莲又一次微服出访,来到鸡鸣寺山门前,朱元璋拜见寺中长老,在和长老的交谈中,长老告之曰:佛门甘露不能雨露苍生,皇上圣水能拯救芸芸众生。朱元璋突然大彻大悟了。在光亮处,朱元璋才看清长老是当年的佛性大师,连忙询问自己该如何称王,佛性大师向朱元璋推荐了刘伯温,并对朱元璋说了9个字: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朱元璋牢记在心。 杨宪给张士诚送信,被对方扣住。朱元璋命令19岁的朱文忠向浙江出击。朱文忠攻入万年街,害怕官军沉溺女色,于是下令将年轻女子统统杀掉,顿时满城悲声怆地,血流成河。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