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0集
新洛神剧情介绍

新洛神第25集剧情介绍

  曹丕再次借酒浇愁,郭笑劝其少饮,喝酒伤身。郭昌敬酒,郭笑代饮,曹丕舞剑助兴,笑、昌两姐弟连连叫好。曹丕醉酒中误把郭笑看成甄宓,待他稍微清醒时又看清眼前的人并不是甄宓,怒将郭笑推倒在地。吴先生带陈琳求见,曹丕吩咐除陈琳以外的其他人退下,郭笑不听,曹丕大发雷霆,将其赶了出去。陈琳独自面对曹丕,心中惶恐万分。曹丕抓着陈琳的手至桌边,倒了一杯酒给陈琳,陈琳迟疑着不敢喝下去,曹丕问他是否害怕酒中有毒,陈琳惊吓的失手将酒打翻在地,曹丕捡起杯子又给陈琳倒了一杯酒,并叫陈琳吃菜,还问这桌上的菜和他当初在牢里的是否一模一样。说完曹丕大笑,陈琳已经害怕到不行。

  郭笑问内侄他是否是甄宓,又以上报曹丕相要挟,甄宓见瞒不过,大方承认。郭笑将其打量一番,要求看甄宓女人的样子,甄宓取下帽子,郭笑惊呆。

  陈琳已陪曹丕饮酒几个小时,吓得他不停的擦汗,曹丕却一直劝他饮酒。陈琳请求让他的内侄先离开南皮,曹丕邀请内侄一同来饮酒,陈琳推脱内侄不会饮酒,也是曹丕让吴先生安排内侄离开的事。吴先生禀报曹丕称内侄长的极为俊俏,建议内侄留下来陪陈琳。因此,曹丕又改变主意,决定明日邀请内侄,三人共饮。

  郭笑称自己输了,甄宓不解。郭笑称自己的容貌不及甄宓万分之一,并说要将甄宓献给曹丕,紫嫣又急又气,与郭笑吵了起来。甄宓赞美郭笑貌似貂蝉,与曹丕极为相配,又明示自己已有意中人,请求郭笑帮助他们离开南皮。郭笑大喜,同意帮忙。

  袁尚收到并州寄来的书信,是高干写血书表忠心。尚属下认为高干这人不可信,袁尚却觉得有高干的兵暗捅曹操对他十分有帮助。

  甄宓、紫嫣坐立不安,等待郭笑的回音。正说着,郭笑带郭昌前来,吩咐郭昌带他们二人离开。刚走,吴先生就带着一行士兵来抓甄宓。吴先生赶到城门处,吩咐守城士兵曹丕下令任何人不得出城,郭笑突然出现,笑问这道令难道也包括自己?吴先生见笑的马车有何用,笑说出城。吴先生疑惑,笑称心情不好出城观景。吴先生已猜到郭笑是要保护别人出城,郭笑装糊涂。吴先生要检查马车,郭笑拦不住,吴一掀开帘子,只见空车一辆。吴自言自语:不好,中计了。于是询问郭昌是否已出城,郭笑称是,并提醒吴先生注意自己弟弟的身份。吴先生懊恼自己中了郭笑的调虎离山之计。

  甄宓、紫嫣在去故安的路上才安下心来。陈琳一大早来到内侄的房间,郭笑问陈琳是否在找甄宓,又说陈琳应该感谢自己,于是将昨晚的情形描述了一番。陈琳对郭笑感激不尽,拿出银两要感谢郭笑,郭笑拒绝,称有其他报恩的方式。

  曹操带华佗来探望曹植,曹操答应植可以不让他带兵出征乌丸,但是要他代自己去答谢天子的封赏。曹植认为不妥,论资排辈轮不到自己,曹植暗中担忧父亲心意如此明显,立自己为世子,少不了一场纷争。杨主簿来报高干已经叛变,曹操大怒,决定仍由曹植面见圣上,曹丕出征乌丸。

  陈琳表示愿意戴罪立功,曹丕叫其在父亲面前美言,助自己登上世子之位。

新洛神第26集剧情介绍

  袁冰为曹植送行,问起曹植对故安的感受,曹植称很喜欢故安,打算归来后就长期定居故安。袁冰欣喜万分,羞涩的告诉曹植这里每天都有一个人在热切的期盼他回来。曹植惊觉袁冰对自己动情,心想糟糕,这下闯祸了。曹操为子送行,并告诉曹植别弱了自己的名头,同时又命令张辽挺进壶口关。

  曹植与甄宓的马车失之交臂,甄宓忐忑不安,因为上次的误会,她不知道曹植对于她的到来会作何反应,同时又担忧曹丕会怪罪郭笑。两辆马车背道而驰,渐行渐远。

  甄宓和紫嫣到达故安,见到了杨主簿,甄宓急切的询问曹植,听闻曹植今早刚刚离开,甄宓失落不已。杨主簿说起曹植因甄宓失魂落魄,紫嫣忙着帮小姐解释。甄宓问起袁尚和袁熙,杨主簿说袁熙不愿苟活,已自杀身亡。甄宓大惊。到了下榻处,甄宓再次问起袁熙安葬的地点,想去拜祭。门外的袁冰偷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在杨主簿走后,甄宓伤心痛苦,感叹与曹植一向情深,奈何缘浅。

  曹丕问起陈琳的内侄,陈琳谎称已叫内侄代自己前去见主公。曹丕又说陈琳好大的胆子,陈琳探究其详。曹丕一一列出:曹氏全家对陈琳信任万分,陈琳却反间背离,暗中与袁熙通信,并毒害自己。罪状被指出,陈琳吓倒在地。曹丕扬言要上报曹操,又以陈家一家老小相要挟,陈琳认罪求开恩,表示愿意戴罪立功。曹丕称陈琳是父帅面前的红人,要其在父亲面前美言助自己登上世子之位。同时还要陈琳促成自己与甄宓的婚事。正在这时,华歆求见,传来曹操的口谕要曹丕发兵并州,又将曹植面圣和操欲传世子之位与曹植的事告知曹丕,曹丕大叫不服。吴先生认为这次发兵是大好的展示机会,有助于曹丕与曹植争夺世子之位,曹丕若有所思。

  曹植在殿前被侍卫拦下,一一破除后,来到大厅又被士兵团团围住。这时,皇上和娘娘驾到,娘娘问其父亲目无君长是否属实,曹植为其父开脱。娘娘见曹植胆识过人,赏玉如意与他。曹植称无功不受禄,娘娘要其收下给未来的妻子。皇上颁旨封曹操侯位。

  曹丕即将出征,郭笑泪眼婆娑,舍不得曹丕离开。称自己虽为歌伎,但是出淤泥而不染,已将终身托付给了曹丕。曹丕却在心里想到了甄宓。曹丕走后,郭笑问弟弟曹丕会不会忘了她,郭昌故意逗姐姐,最后叫姐姐放心。但是郭昌提醒姐姐曹丕到了故安一定会和甄宓会面,郭笑又急了,郭昌为姐姐出了一计。

  甄宓一身白衣拜祭袁熙,叹月老错安排,自己虽然对袁熙无爱,也不忍其丧命。紫嫣安慰她,称袁熙地下有知,会保佑小姐与曹植结成良缘。袁冰跟踪至此,听到甄宓也对曹植有情,心中起恨。

  清儿匆匆忙忙拜见母亲,曹夫人责怪她太没礼貌,清儿称三弟回来了,曹夫人欣喜万分,爱抚的看着儿子,直说儿子瘦了。又问起近况,曹植将面圣一事告知了母亲。清儿告诉曹植甄宓已回家扫墓,曹植忘记在杨主簿面前承诺的即使回到邺城也不见甄宓一事,不知不觉走到了甄宓的房门外,听闻房间里有动静,一看,却是崔丽。

新洛神第27集剧情介绍

  崔丽问曹植是不是找甄宓,曹植迟疑片刻称自己是来找崔丽的。崔丽内心感到无限欣喜,曹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崔丽心中暗自忖度:曹植越发风姿焕发、英姿飒爽了,而且他居然还记得自己,不枉自己对他一往情深。曹植刚想解释,但又怕越描越黑,就推脱自己想陪母亲。刚转身就听到母亲在唤自己,曹夫人看到曹植来探望崔丽,觉得很高兴。崔丽刚想走,曹夫人叫她一同为曹植送行。清儿见弟弟面对崔丽这么羞涩,称曹植不如曹丕敢爱敢恨,曹植陷入了沉思,觉得疑惑。清儿又说曹丕敢爱甄宓敢恨曹操,曹植惊诧,曹夫人忙怪清儿多嘴。

  这边戚姨娘与众姨娘商议不同意曹操纳甄宓为妾,并决意促成曹丕与甄宓。

  甄宓来到曹植的房间,睹物思人。她的心思被紫嫣识破,害羞不已。甄宓刚走,袁冰也来到曹植房间,抚摸着曹植的书卷,恨极了甄宓。

  曹植与曹彰相聚,谈及以后不想回邺城,长居故安。曹彰看弟弟神情忧郁,问何事令他如此消沉,曹植不言。曹彰误以为曹植是为了崔丽苦恼。

  袁冰潜入甄宓的房间,欲行刺甄宓。甄宓问是不是袁熙生前叫她这样做,袁冰否定了。甄宓追问理由,袁冰指甄宓是贪生怕死之辈才会苟活这么久,紫嫣反说该自尽的人姓袁。甄宓再三追问,袁冰才说早知甄宓已经变心爱上了曹植,但是曹植会长居故安,并对自己有意。甄宓很不安,杨主簿听到争吵声赶了过来。甄宓将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杨主簿,但是并没有提起袁冰和曹植的事。紫嫣责怪曹植误会小姐,现在他的红颜知己反而要来杀甄宓。甄宓心凉,思忖着故安不是久留之地,要回中山,并叮嘱紫嫣不要让杨主簿知道她们要离开的事。

  曹丕骁勇万分,击退高干。曹操制定战术,要给袁尚和蹋顿来个瓮中捉鳖。袁尚祭奠父亲和兄长,歃血为誓,称一定会报仇雪恨,但是夜观天象,是不祥之兆。战场上,曹丕故意不敌袁尚喝蹋顿,不过几招就落荒而逃,袁尚疑惑曹丕带领的明明是曹军最勇猛的白虎骑,恐怕有诈。而蹋顿轻敌,非要杀曹丕个片甲不留。这正中了曹操的阴谋,当蹋顿的军队行进到白狼山时,地势险峻,被曹丕和张辽团团围住,张辽亲自砍下了蹋顿的头。曹操远处观战,大笑不已。袁尚被活捉,陈琳焦虑不安,张辽刚要杀袁尚,曹操说起建安八年自己差点败给袁尚的往事,问袁尚还有何话说。袁尚请求曹操放过其他将士,又求陈琳好好照顾母亲。尚感叹天要灭袁,又拿起刀奋勇杀敌,终被万箭射死。陈琳老泪纵横。

  曹植归故安,闷闷不乐,无言吹曲逗曹植开心。甄宓离城,刚到城门口,见到曹植的马车,忙拖着紫嫣躲了起来。紫嫣要去叫三公子被甄宓拦下,等曹植的马车进城远去后,她又伤心不已。

新洛神第28集剧情介绍

  杨修恭贺曹植面圣归来荣耀加身,称要抓住机会'巴结'曹植,又将曹操战事告捷之事告知,还说有喜事告诉曹植,他故意出了一谜:有一姑娘夜间赶制战衣,要大哥送小弟,大哥误穿衣心欢喜,傻小弟从此误会姑娘。曹植猜到这个傻小弟就是自己,杨修称此姑娘已经来到了故安。曹植赶忙跑去找甄宓,却见空房无一人,又经无言提醒到自己房间寻觅,看到玉缕金带枕知道甄宓已经来过。杨修猜测甄宓已经离开,曹植赶紧快马加鞭出城追寻。

  马车上,甄宓始终闷闷不乐,听闻车后有人叫蜜姐,欣喜万分,见到曹植又佯装生气。紫嫣对植说小姐心灰意冷要回中山,曹植言不管去哪儿都要为甄宓驾车,还说要带甄宓去天涯海角。

  到了一客店,甄宓将曹植锁在门外,紫嫣提醒曹植不让他进去也可以解释。曹植埋怨自己妒意深,迷糊了脑袋。甄宓称自己夜夜为曹植伤神。曹植又说如今已经知道了甄宓的情意真。甄宓却说以后都不会见曹植了。叹气自己一生坎坷经历,要削发为尼。曹植拿来枕头赔罪,甄宓又说起袁冰行刺之事,曹植坦露世上花万千只爱一枝梅。曹植假装要销毁玉枕,甄宓不舍,去抢玉枕被曹植抱住,两人和好如初。

  无言对紫嫣说自己很想她,紫嫣羞得掩住了脸,无言握住紫嫣的手,紫嫣称希望三公子和小姐早日成亲,这样她和无言见面也方便一点。这席话又被袁冰听到,气炸了肺。

  曹操与众将士畅饮,只称赞了张辽和其他将士,唯独不理曹丕。陈琳饮酒呛着,曹操提起陈琳为袁绍作过一篇武军赋,甚为壮观。如今攻克乌丸,要陈琳再作佳作。陈琳迟疑,曹操称难道才思枯竭?于是陈琳当场作诗,气势磅礴,众人围观,甚为惊叹。诗作好后,曹操连连叹妙,陈琳特意留给曹操题名,曹操题为神武赋。又亲自给陈琳倒酒,为赋举杯。

  曹丕在战营里来回走动,心中愤怒,他打败了高干曹操却不理睬,只表扬张辽等人,吴质劝他要忍。

  陈琳回忆起袁尚死前拜托其照顾母亲,又被万箭射死,追忆昔日君臣情谊,不禁老泪纵横,借酒浇愁。他向天上的袁氏一族敬酒请罪,虽然身在曹营,无时无刻不在思念袁氏一族。如今身不由己,为操写赋,必定被天下人视为阿谀奉承,于是嚎啕大哭。又暗下决心,要辅助曹植,告负天下汉室。

  四人外出游玩,莺飞花舞,飞瀑横流,好不喜庆。甄宓再次吐露心声,此情此景,只愿与曹植徜徉。

  曹丕求见曹操,曹操暗叹其太心急,曹操命曹休守在帐外,又问曹丕知不知道自己为何叫曹休回避,曹丕称不敢揣度父亲心思,曹操言是为了方便曹丕忤逆自己。曹丕忙谢罪,曹操问其是不是怪自己不疼惜他,曹丕答父亲对自己和对弟弟们是一样的疼爱。曹操却反问是谁教他说这些话,是不是为了争夺世子之位。

新洛神第29集剧情介绍

  曹操问曹丕若传世子之位给曹植,他有何意见?曹丕称曹植文若云锦、善良淳厚、英烈正气,自己心服口服,还会鼎力相助。曹操又问他对甄宓做何打算,曹丕坚定的说绝不退让,曹操要其重复一次,曹丕仍说绝不退让。曹操称如果甄宓对曹丕有情,他回考虑此事。曹丕却暗中对曹植觐见天子一事恨得咬牙切齿。

  吴质问曹丕是否真的如此喜欢甄宓,曹丕称若不是为了甄宓,也不可能与父亲水火不容。吴质说甄宓可能在故安,又将当时甄宓假扮陈琳内侄一事告知。曹丕要去质问陈琳,被吴质拦下,吴质称既然曹操要其带兵先行,不如去故安一探究竟。

  曹丕到达故安,只见杨修不见曹植,杨修称曹植出城去走走,曹丕问是不是有陈琳的内侄陪他,并凶神恶煞的盯着陈琳。曹植与甄宓、归来听到杨修与曹丕的谈话,慌了神,无言先去引开曹丕,与曹丕打了起来。甄宓忙躲了起来,曹植帮无言,也与曹丕打了起来。曹丕要严惩无言,曹植为无言开脱说是自己叫无言去试试大哥的武功,曹丕识破谎言。

  曹丕问曹植是不是有一位美人在故安,不等曹植回答就推门而入,屋里的人却是袁冰。袁冰故意当着曹丕的面向曹植撒娇,又说曹植常在自己面前提起曹植如何骁勇。曹丕误以为两人交好。等曹丕一走,袁冰向曹植解释起此事,称知道曹植与甄宓真心相爱,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就是要曹植以后都叫她冰儿。袁冰带曹植去找甄宓,甄宓与曹植忘情相拥。甄宓准备离开故安,曹植不许。甄宓反问他是不是能取找曹丕说出两人生情之事,曹植称这就去,又被甄宓拦下,称不愿见两人兄弟相残。杨休为他们献上一计,曹植先回邺城禀告母亲,甄宓在中山等曹植来下聘。曹植担忧万一父兄不准,母亲独力无计可施,甄宓表示愿一直等着曹植,独木伴青灯。

  曹植为曹丕解封,曹丕问为何不叫袁冰一起来,曹植称袁冰一介女流,并且兄弟相聚不愿别人打扰。吴质笑称曹植心不在焉,杨修解围曹植是在担忧曹操何时归来。曹丕问起朝中有何喜事,曹植将皇上叫他代钦差宣读圣旨一事告知。曹丕问起圣旨内容,曹植称在曹操归来钱不敢偷窥,曹丕赞曹植乖巧,难怪父亲要将世子之位传之,同时脸色忽变。曹植忙说历来世子只传长子,自己对世子位绝无非分之想,又说袁氏兄弟就是因为世子位而情谊破裂,众人感触。曹丕称想起袁尚说的亲不和必家破裂,有所感触,。曹植推脱不胜酒力先行告退,曹丕疑心,杨修敬酒拖住了曹丕。

  曹植为甄宓送行,两人默默相对,无声胜有声,爱意浓浓。曹植劝慰甄宓不要终日愁眉紧锁,必定会早日来娶她,又将皇后赏赐的玉如意拿出来送与甄宓,称皇后当场是叫他将此物送给自己的妻子。甄宓感动不已,两人难舍难分,终离别。曹植望着甄宓的马车,久久不愿离去,回头却见曹操的大军已经到达故安。

  曹操问为何不见曹植接驾,刚言落,曹植便带着圣旨到。

新洛神第30集剧情介绍

  曹操见曹丕已经改过,吩咐他替父领旨。在圣旨中皇上要曹操回京封相,众人恭贺曹操。曹操问曹植是不是为了颁旨才没有来接驾,杨修、陈琳等人忙为曹植解释,赞赏曹植有礼有节。曹操称将来的事托付给曹植肯定没有问题,曹丕、吴质等人脸色阴沉。陈琳暗想曹操对拜相好像并不满意。曹操下令三日后率大军见天子。

  袁冰听闻曹植要进京,打听他下一步的安排。曹植称要回邺城,暂时不回来故安了。袁冰又问何年何月才能见到曹植,曹植以朋友情远搪塞,欢迎袁冰去邺城。袁冰开心,邀曹植共品小菜。曹丕见袁冰与曹植有说有笑,称自己错怪了弟弟。吴质叫他防人之心不可无,提醒他曹操十分看重曹植,曹丕答防谁也不用防着自己的弟弟,吴质又问如果曹操执意立曹植为世子呢,曹丕称他可以不要世子之位,今生只要可以得到甄宓就可以了。吴质又挑拨如果甄宓与曹植两情相悦呢,曹丕抓着吴质的衣服问他为何要挑拨兄弟之情,并撂下狠话说如果曹植与他争甄宓,自己将不念兄弟之情。这些话都被陈琳听到。

  曹丕揪出偷听的陈琳,问他的内侄现在何处,又说有人向他说内侄是女扮男装,陈琳否认,曹丕称一定会调查清楚。曹丕又提醒陈琳要在父亲面前多说他的好话,再次以告发之事威胁。陈琳暗自思量如果曹植娶了甄宓,曹丕一定不会放过他,自己要提醒曹植早做准备。

  夜宴上,曹操兴致盎然,邀众人斗诗。曹操出了上句,曹丕刚要对下句,被曹植抢答。次次如此,曹操为曹丕为何一句也答不上来,曹丕言弟弟对答如流,自己的文采确实不如他。曹操又令曹休出城放宝剑,看其二人谁先取回宝剑。杨修假装身体不适离开。曹植、曹丕二人走到城门口,被士兵拦下不让出城。曹丕离开,杨修悄悄为曹植出一计,骗士兵说是奉父亲口谕出城取剑,违者杀无赦。曹植带剑而归,曹操叫曹丕要多向曹植学习。众人神色各异。

  曹操率曹植、曹丕等人向京出发,路遇狂沙,曹丕为父亲挡风沙,又关心弟弟安危。无言猜测这是曹丕的阴谋,曹植叫他别乱猜测。

  曹操在殿上直言因三公之位在丞相之上,自己不会接受授相。皇上问他的意思,曹操言要废三公,削权分位。皇后质问曹操为何如此大的野心,吹吹牛称朝廷之上没有妇人说话的份。皇后怒说曹操无礼,贴身侍卫居然佩剑上朝。曹操取过剑,称妇人干政非汉室之福,拔剑要杀了皇后,曹丕挺身为皇后挡剑。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