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8集
新洛神剧情介绍

新洛神第43集剧情介绍

有人欢喜有人愁,有人默默泪珠流。拜堂时曹植甄宓刚好挨在一起,曹植去碰甄宓的手,甄宓挪开。礼成,甄宓望向曹植,被曹丕牵走。曹植一直看着甄宓的背影,几乎站不稳。而曹植却始终未看过自己的妻子崔丽,崔丽盯着曹植眼泪潺潺的流。

杨修挖苦陈琳仕途通畅,在多处扮好人,并称曹植令人哀恸,叫人无奈。陈琳称自己并非贪生怕死,只是怕连累了家人。又说甄宓嫁与曹丕是有条件的,那就是曹丕必须放弃世子之位。这些话又被郭笑听到,看到陈琳与杨修是一伙,郭笑心想不会放过这个老东西。彩萍问今晚甄宓曹丕大婚,她怎么办,郭笑打了彩萍一巴掌,称她哪壶不开提哪壶。

新婚之夜,曹丕欣喜,紫嫣请曹丕要体谅甄宓已经怀孕,让曹丕去书房过夜。曹丕不依,欲与甄宓喝下交杯酒,甄宓称累了一天,要曹丕去陪郭笑。紫嫣劝甄宓不管怎么说,曹丕对他真的很好,如今既然已经成婚,应该快乐,不应对曹植念念不忘,不然对不起曹丕,也对崔丽不公平。

这边曹植独饮交杯酒,看见窗外残月半轮,好似劳燕分飞情丝断。最是崔丽无辜,独守空房,见房外的曹植悲切,自己的心也茫茫崔丽称知道曹植忘不了甄宓,如果他想独处,自己可以离开。曹植觉得对不起崔丽,拉住她,让她先休息,自己出去走走,却遇到了同样来散心的甄宓。曹植欣喜,甄宓却想走,曹植拉着甄宓到相思石处,捧着甄宓的脸,两人均落泪,甄宓突然清醒,称不应该再见面,曹植问为什么,难道甄宓真的已经变心。甄宓却推脱天快亮了,要回去了。 不让甄宓离开,甄宓告诉曹植要自重。曹植问甄宓可记得初会面,可记得患难情相牵,可记得生死同穴,可记得双双誓天。甄宓痛苦万分,嘴上却说记不记得又如何。曹植心冷,称测得高山测不到女人一丈心,从此衷心祝福她。甄宓要曹植从此忘了她,曹植大喊就算甄宓忘了自己,自己今生都忘不了她,随后跑开。甄宓痛苦欲绝,直说对不起。

新洛神第44集剧情介绍

曹夫人早早来到花厅,等待媳妇们前来敬茶。戚夫人等姨娘恭贺曹夫人。曹彰先来,孙芸敬茶,曹彰调侃兄弟们春宵一刻值千金,舍不得出门。之后曹丕到,甄宓敬茶,曹夫人一脸不满,要甄宓以后谨言慎行,曹丕叫甄宓拜见众姨娘,戚姨娘笑着称甄宓可别忘了是自己和郭笑成全了她的美好姻缘,甄宓想起那夜只是,才明白过来,恨恨地说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随后外面的人报曹植到,却只见崔丽一人前来,曹夫人问曹植为何没来,甄宓脸色沉重,曹丕注意到甄宓的不自然。

杨修劝曹植接受崔丽,刚一起话题,曹植就打断他。杨修又说有两大疑问,一是陈琳那日仿佛有不得已的苦衷,二是曹操秘密陪驾回宫,并召见了华歆。

吴质从朝歌赶回,问起曹丕为何推辞了立他为世子的提议,曹丕不语,吴质说明白曹丕一定是无可奈何地退让,曹丕称吴质深知他心,吴质分析他兄弟三人,称只要曹丕最具有成为世子的潜质。曹丕说出原因,称是答应了甄宓不去争世子位。

曹植深忧朝中之事,要杨修多方面打探。杨修称这才是他认识的忧国忧民的曹植。

紫嫣说既然已经知道是戚姨娘和郭笑在陷害,应该向曹植说明。甄宓不许,称又会掀起一番风波。紫嫣称要好好惩罚郭笑,被彩萍听见。

彩萍称甄宓已知是郭笑在害她,又添油加醋地说紫嫣要甄宓将郭笑毒打几顿,关进铁笼,饿上几天,还说要曹丕休了她。郭笑惊讶甄宓怎么会知道,彩萍想起紫嫣还提到了戚姨娘。

吴质称杨修不难对付,倒是那陈琳。郭笑走进来,称她有办法。吴质打听详细,郭笑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杨修打听到曹操命人包围了国丈府一事,曹植忙快马加鞭,赶往京城。

紫嫣见曹植出城,告知了甄宓。甄宓想去向陈琳打听消息,刚一出门,就遇到了曹丕,曹丕称要陪她走走。

陈琳约定夜间与杨修相见,在听雨轩,陈琳想起种种往事,泪流满面。听见有人来,以为是杨修,却是郭笑。郭笑称要与陈琳商讨曹植,又称知道甄宓爱的是曹植,曹丕一心爱甄宓,竟要将自己送回南皮,求陈琳为自己求情。郭笑又倒上酒,称要替陈琳驱寒,陈琳一直迟疑不喝,郭笑先干为敬,陈琳只好喝掉。杨修前来,刚好见到离开的郭笑,又见轩里黑灯瞎火,以为陈琳还未到,正想往里走,却踢到一个人的身体,杨修大惊,却看见陈琳躺在地上。此时甄宓前来,都去叫陈琳,杨修一探陈琳的气息,发现陈琳已经死了。杨修想想刚刚离开的郭笑,称要华佗为陈琳检查,如果真是郭笑下了毒,必定要她偿命。

曹操深夜在大殿上面见皇上,称国丈企图在圣上参观铜雀台时带兵造反,命人将国丈等人押上。又称国丈是受人唆使,已经找到确凿的证据,问华歆抓到那主谋没有,华歆称宫里都没有,只有这大殿未搜查。华歆探到龙椅后有夹墙,曹操命人砸墙。

新洛神第45集剧情介绍

砸墙后,华歆将皇后拖出。曹操称这伏寿干扰朝纲,不配做娘娘,要皇上废了她。曹植赶到,称曹操忠肝义胆,皇后又贤良淑德,肯定有所误会。曹操发怒,踢开曹植,要将国丈全族斩首,皇后乱棍打死。曹植拦住不让,曹操将曹植几拳打翻。皇后哀求皇上就她,皇上称自己的命也不知到几时。曹操称自己并无异心,要皇上立曹节为皇后。

甄宓一副怒容见郭笑,问她昨夜可去过听雨轩。郭笑不承认,称昨晚与曹丕早早睡下,不信可以去问曹丕。又以向曹丕禀报甄宓其实爱的曹植这件事相威胁,不知道曹丕知道后还会不会遵守甄宓的三个条件。

曹丕假意惊讶陈琳的死,杨修陈琳是被人谋害的,因他去时发现郭笑刚刚离开。曹丕大笑,称昨夜郭笑陪自己到天明,又说陈琳、郭笑素不相识,郭笑为何要害陈琳。陈琳称自己从未说过就是郭笑害死了陈琳,曹丕为何要忙着帮郭笑说话。曹丕无言以对。郭昌报曹操归来,并且非常愤怒。

曹操听闻陈琳死讯,痛心疾首。曹操命曹植退下,并称以后没有他的命令,不许来见他。曹植转身伤心痛苦,曹操又命曹丕亲查陈琳死因,曹操头疼不已,曹丕推举吴质任元城令,曹操答应。

曹植感叹君不君,臣不臣。崔丽安慰他。杨修到来,称曹植的苦衷他都懂。杨修称他仍然怀疑是郭笑害死了陈琳,又将遇到甄宓一事告知。

甄宓伤心不已,曹丕称为何所的事情都赶在了一起,甄宓问还有何事,曹丕称曹植包庇叛臣,曹操打了曹植,还不让他去见曹操,而曹操也旧疾复发。

曹丕召见华佗,华佗言行拘谨,曹丕打发走所有下人。问华佗陈琳的死因可查清楚,华佗称陈琳是中毒而死,曹丕又问是中了何种毒,华佗答是九阴散,而自己的九阴散正好遗失,这一切曹丕都明白。曹丕哈哈大笑,对华佗说如果他向曹操禀告陈琳是中毒而死,曹操会相信一个外人还是会信自己是亲儿子。于是曹丕要华佗讲陈琳早有隐疾,突发身亡。华佗无奈应承。

曹植夜夜借酒浇愁,被崔丽阻拦。曹植误将崔丽认做甄宓,嘴中叫着甄宓的名字,将崔丽抱上了床。

新洛神第46集剧情介绍

曹操头疼欲裂,也借酒浇愁。崔琰求见,曹操醉酒将崔琰误认为披头散发、向他索命的陈琳,拔刀刺之。曹操清醒,苦恼如何向众人交代。

朝会上,曹操称昨夜梦到冲锋杀敌,梦中失手刺死了崔琰。又问陈琳死因,曹丕称是旧疾复发而死。曹操称既然是这样,设灵堂,要亲自吊唁。

崔丽伤心欲绝,不信那梦中杀人之说。曹植叫她说话要谨慎,曹操也痛失左右手。曹植心想甄宓也一定为失去叔父伤心,感叹苍天同时让两人失去至亲,何其不公。

彩萍称杨修追究死因不罢休,劝郭笑要早下手。

曹丕吊唁陈琳、崔琰,杨修在灵前质问郭笑那夜是否见过陈琳,郭笑不自然,正在这时,曹植到来。曹植拜见曹丕,曹丕问他为何不叫大嫂。杨修苦苦追问,郭笑讽刺杨修欺负弱女子,怎么不敢质问曹操梦中杀人,杨修称放肆,曹丕问杨修这声放肆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父亲,警告杨修最好收敛。曹操和曹夫人到,曹操致悼词,称今夜在此守灵,以示对逝去的贤卿的器重。郭笑若有所思。

无言遇到紫嫣,紫嫣对无言说以后都不要来找自己。无言责怪甄宓,紫嫣将那夜郭笑与戚姨娘的阴谋全部告诉无言,又称甄宓已经怀孕,而且嫁给曹丕是条件的。无言气愤不已,彩萍偷听到他们的谈话。

彩萍告诉了郭笑,郭笑想曹植知道后一定会去找甄宓,于是命曹丕监视甄宓的一举一动。

紫嫣回来后神色不自然,甄宓问她有何事。紫嫣称自己已经将所有事情告诉了无言。

无言又全部告知曹植,曹植又急又气,非要去找甄宓,被无言拦下。曹植冲动下打了无言一巴掌,无言仍劝曹植不要去。曹植拿自己出气,见曹植如此气馁,无言陪曹植惩罚自己。

杨修带袁冰见曹植,在他房内未找到人。

曹操仍头疼不止,曹夫人劝他别去守灵,曹操执意要去。

曹植醉倒在花园,甄宓一直命紫嫣注意曹植的行踪,甄宓来到花园见曹植,曹植醒来,抱住甄宓。郭笑带曹丕赶到,曹丕大叫两人在干什么。

新洛神第47集剧情介绍

曹丕要打曹植,被甄宓拦下。郭笑在一旁怂恿,说甄宓的衣服还披在曹植身上。甄宓称与曹植是偶遇,没有做对不起曹丕的事,郭笑称这日渐西斜,孤男寡女相约花园,谁知道接下来会干什么。曹丕扇了郭笑一巴掌,拖走甄宓。曹植又望着相思石,大哭不已。杨修找到曹植,曹植伏着杨修哭泣。

曹丕要甄宓解释,甄宓称没有什么好说的。曹丕称自己对甄宓一往情深、与父相争、抛名弃利,甄宓回答见曹植是劝他振作,劝他忘记。曹丕不信,指责甄宓不贞。紫嫣要曹丕摸心自问,甄宓怀的是谁的孩子,这让曹丕想起是自己侵犯甄宓在先。曹丕要甄宓答应他从此以后都不见曹植,甄宓答应。

杨修知道了甄宓所受的所有委屈,问曹植难到要增加甄宓的痛苦,继续哭哭啼啼、大吵大闹。曹植称当然不行,杨修劝曹植化小爱为大爱,争夺世子之位,完成甄宓的心愿。

郭笑找到戚姨娘哭诉,假称碰到杨修,杨修传话要戚姨娘今夜去灵堂陪曹操,郭笑又说杨修一直不信曹操梦中杀人,自己想向曹操禀告,但是人微言轻。戚姨娘欲揽功。

戚姨娘带宵夜来到灵堂,曹休不让进,戚姨娘称是曹操命人传她前来。戚姨娘见曹操熟睡,叫醒他,曹操问是谁叫她来的,戚姨娘称是杨修。曹操对杨修不满,戚姨娘又说杨修说曹操不敢担当。曹操怀疑戚姨娘是杨修派来刺探自己的,若不杀之,难圆梦中杀人的谎言,无法向众人交代,遂杀之。曹操头疼欲裂,昏了过去。

曹植和袁冰正在说话,无言来报曹操的事。

曹操醒来,对杨修说已经杀了戚凤,不会再怀疑了吧,杨修不解。曹丕和曹彰前来探望曹操,刚好曹操的药煎好,华佗称这药还缺一味药引子,即热腾腾的鲜血。曹丕毫不犹豫割开手臂,曹操感动。曹夫人落泪,清儿安慰父亲已经无大碍,曹夫人称叹气是因为曹植到现在还没来看爹爹,曹植应声而尽,称自己早已守在门外,但是曹操下令未召见不得见他。曹夫人欣慰,曹植又请求夜夜服侍曹操,清儿称父亲得的是梦中杀人之病,万一病发…曹植称父母生他养他教他,不尽孝道天理不容。曹操假寐,听见了所有谈话。

曹操召集众卿,称欲拥立世子,但是心意未定,要大臣们表态。拥立曹植的站左边,拥立曹丕的站右边,结果唯独贾诩站中间。曹操问原因,贾诩称只是在想袁绍立袁尚为世子,引得兄弟反目。曹操称所言极是,以后再议。

时光飞逝,甄宓即将临盆。

新洛神第48集剧情介绍

甄宓产下儿子,郭笑称这孩子长的真像曹植。曹丕大喜,直称甄宓伟大。郭笑恭喜甄宓,称甄宓有了这个孩子,世子位必然是曹丕的了。曹丕称虽然已经答应甄宓,但是若曹操一定要立自己为世子,又怎能不答应他。

崔丽告诉曹植甄宓已经产下了麟儿,崔丽问曹植去不去,曹植称去了反而惹得曹丕不高兴。崔丽又责怪自己未能生下一男半女,但是理解曹植已经尽力做好。无言来报吴质运送布匹来,并偷偷坐运货车来见曹丕。

杨修带着曹操截住曹丕运送布匹的车,问曹丕车内是什么,曹丕称是无用的布匹,杨修用剑试探车内,未见血迹,曹休掀翻车辆,也未见吴质。杨修惊讶,曹丕称杨修诬蔑自己无非是为曹植争夺世子位,自己如今有了孩儿,对世子位毫无留恋,曹操怒而离去,曹丕责骂曹植为夺世子位不择手段。

郭笑见吴质,提起初到邺城,吴质提议除掉自己。吴质大惊,郭笑要他与自己合作。

杨修向曹植请罪,曹植称无大碍。

郭笑称现在的障碍只剩下杨修了,郭昌报樊城告急,曹仁派人来搬救兵。吴质恭贺曹丕机会来了。

曹操考虑领兵之人,华歆推荐曹丕,杨修称曹丕初为人父,况且曾说过对世子位无留恋,心中已无大志,恐怕无心打仗,推荐曹植,曹操答应。

紫嫣将此消息告诉甄宓,甄宓满心欢喜。

曹丕发气,自己一语说错,元帅就被他人抢去。郭笑安慰他,早晚杀了杨修。吴质担忧若曹植破了樊城之危,世子之位必然是曹植的。吴质出一计,让曹丕以兄弟之情约曹植喝酒,延误明天军机即可。

崔丽提心吊胆,不舍与曹植分开。曹植安慰他,崔丽要他收下袁冰为偏房,曹植问为何,崔丽称自己一直未有孩儿,袁冰天真活泼,又识大体,对曹植也仰慕,纳她为偏房说不定春天就可以为曹植生下孩子,曹植不依。

郭昌来报曹丕已经备好宴席在芙蓉池旁,崔丽向曹植使眼色,不让他答应。曹植怕不答应兄弟情会更加恶化,于是应下。

曹丕带甄宓赴宴。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