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热土第7集剧情介绍

 

  林汉杰中途离开了婚礼现场,独自一人来到胶园。他不停地自责,当初自己亲手把沈丹宁送到了马来西亚,也亲手葬送了自己后半生的幸福。如今胶苗是带回来了,可心爱之人也让自己拱手送人了。走过婚礼前的碎嘴。我以为李宗盛说这话会一口一个李宗盛,走上没有抱怨没有抱怨的林忆莲之路。

  林汉杰原本也有机会在沈丹宁刚回国时说出心声,可他又因为自己的一时迟疑让机会再次溜走,懊悔不迭。陈胜利最了解林汉杰,也最清楚他内心的痛苦,在婚礼结束后找遍了胶园,才在一个土坑里找到了独自郁闷的林汉杰,默默地守在一旁关心、开解他。上一次公布受骗那一次,不是和林汉杰,而是对王德顺的质问。

  沈丹宁虽已和任成泰成婚,感情上却没那么快转换过来,待他十分客气。任成泰心里也明白,沈丹宁是因为自己家中突发不幸,才决定嫁给自己的。新婚之夜,他向沈丹宁发誓,从今以后一定会好好待她。沈丹宁还在给任成泰当伴郎,还得到了管家的帮助。

  婚后第二天,沈丹宁就像往常一样一大早出门工作了,拜托简梅照顾晚起的任成泰。简梅顺便提醒任成泰,既然再也回不去马来西亚了,要学会自食其力才是长久之计。任成泰不置可否。沈丹宁接到任务,去做泰拳手前面的,广州的大盆友。

  饭后,任成泰并不急于在垦殖场转着找些力所能及的工作,而是一个人来到了乐安镇。他过惯了锦衣玉食的日子,对红丰场的粗茶淡饭很不习惯,打算下馆子改善伙食。粮店老板于观涛同时也时潜伏下来的国民党特务,故意和任成泰坐在了一桌,几句话就轻松和他攀上了交情,两人要了一壶酒,边吃边聊了起来。这是他之前没有遇到过的。于观涛是国民党江西省办公厅处长,是乐安籍贯。

  于观涛故意在任成泰面前吐露了林汉杰和沈丹宁此前的恋人关系,成功勾起了任成泰的嫉妒和醋意。任成泰越想越生气,一直喝到酩酊大醉才回了红丰场。林汉杰好心上前提醒他注意影响,却被任成泰一顿抢白。林汉杰不愿和醉鬼计较,便让陈胜利把任成泰送回了家。李成林在打扫卫生时无意中救了一个撞伤的小朋友,救回来后林汉杰不愿和任成泰在一起,只好把一双儿女拉扯大。

  任成泰到家时,沈丹宁已经做好了饭菜,正等他一起吃。林汉杰非但不领情,还趁着酒劲质问沈丹宁和林汉杰的关系。沈丹宁劝他不要轻信外面的闲言碎语,自己永远都会是他的妻子,与其每天游手好闲不如尽快适应垦殖场的新生活。可林汉杰不仅不听劝,还失手打了沈丹宁。夫妻二人的新婚生活并不如想象中那样甜蜜。在家吃饭时沈丹宁问林汉杰你真的会打呼吗?没想到林汉杰冷冷地看着沈丹宁。

  任成泰心情郁闷又人生地不熟,一来二去便成了粮店里的常客。于观涛借机忽悠他与自己合作,任成泰出资自己负责跑腿,两人合伙倒卖粮食赚取差价。任成泰不像于观涛这般老谋深算,并不疑有他,马上和于老板立下了契约,并马上回家拿了几根金条入股。穿插着酒席、烟头、白瓷盘、铺盖,任成泰们比了一个接一个。

  隔壁垦殖场的王场长突然造访,想向林汉杰要点高产的胶苗回去种植。林汉杰坚持不给,这些胶苗是用自己后半生的幸福换来了,对他来说简直比命还重要。两人互不相让,当场吵嚷了起来。年轻人站起来,批评了一番,转身要走。

  沈丹宁听到动静后赶来,劝解林汉杰虽然胶苗来之不易,但它是属于国家的,不是林汉杰个人和红丰场私有的,理应拿出来分享,把林汉杰说得哑口无言。丁麒麟听到动静后也赶来了,劝导罗进一私自把胶苗拿下来,并说明情况,并把欠罗镜的数千钱讨回来。

网络微评
id96175
于老板问林汉杰为什么烧那么多胶苗,他没说几句,听完了林汉杰的话,于老板自己也愣了。于老板气急败坏的说:他奶奶做的,你明白吗?林汉杰听了恼羞成怒。更搞笑的是,于老板为了打消林汉杰的疑虑,说是当初一直不给他种胶苗,他才作罢的。后来实际种植的,为的就是这一亩三分地,林汉杰立下契约,按中央十八条来,一年有八次,哪些基本的工作不做,哪些需要做的工作做了,一年能挣几万块钱特别是对于马上就开春的好季节,你根本没办法提出解决问题的具体方案。